乱记

By , April 5, 2020 7:06 pm

起床的时候,发现只有6:40,觉得好奇怪,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一直到吃完早饭,看了近一个小时的书才明白过来,哦,原来是换冬令时了。

不由得想,入冬了,疫情会不会变得更厉害呢?

大概整理一下澳洲疫情发展的主要时间线:

2 月15日,累计15个确诊病例。
3 月10日,突破100 个确诊病例,用了25天。
3 月20日,突破1000个确诊病例,用了10天。
3 月24日,突破2000个确诊病例,用了4 天。
3 月26日,突破3000个确诊病例,用了2 天。
3 月29日,突破4000个确诊病例,用了3 天。
4 月01日,突破5000个确诊病例,用了3 天。
4 月05日,累计5687个确诊病例(下午三点的数据)。

澳洲是在3 月20日前后采取社会疏离和在家办公措施的,到现在有两个星期多一些。如我前天所说,在社会疏离措施的作用下,确诊病例增长曲线从指数增长变成了线性增长,并且线性增长的速度会逐渐减缓。

在布村狩猎的秋总说,去超市,在货架上看到了满架的手纸。

你看,后面的路虽然还很长,但是并没有黑暗到令人绝望的境地。

昨天其实有一些话想说的,但是并没有说。

昨天全民哀悼的主题,是“致敬烈士,哀悼同胞”。是的,记住那些勇敢的人们曾经为这个国家做过什么,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怀念。

我在财经杂志的公众号上看到,湖北省有14名在疫情中殉职的人员被认定为烈士。在这个14人的名单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李文亮。

在那个令人百感交集的名字后面,是这样一段说明:

李文亮,男,满族,1985年10月出生,辽宁锦州人,中共党员,2011年7月参加工作,生前系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主治医师。李文亮同志不顾个人被感染的风险,仍然坚守一线岗位,2020年1月6日在收治一名患者时不幸感染新冠肺炎,他在住院治疗期间表示,康复后要再投入抗击疫情战斗中,表现出医者仁心、不惧危险、救死扶伤的优秀品质,2月7日经抢救无效以身殉职。2020年3月被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追授为“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

昨天看到这段话时,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致敬烈士,但是不要记住他们曾经做过什么,这就是我们致敬烈士的方式吗?”

我很庆幸,昨天没有把上面这句话发出来。冷静下来认真一想,我个人所珍视的,并不一定是国家、政府、或者其它国民所珍视的,甚至可能是他们所鄙视与厌弃的。所以,昨天的那个想法,其实充满了我个人的偏见。

记得我在4 月1 日的记录中写到:“不同的人,处于社会的不同位置,具有不同的社会经历,决定了他们会有不同的视角,会看到不同的事物和事件,会有不同的感受和观点。无论我们多么强调观察与记录的中立性,我们所观察到与记录下的,始终是经过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所过滤的结果,只能被称为现实世界在我们心理上的投射。”

我自己的感受也是一样。

历史也是一样啊。历史都是人手所写,而人手所写下的,都并非历史。

不过是历史在作者心理上的投射而已。

亲爱的们,你是否还记得,在你自己的世界里,那些勇敢的人们,是缘何值得缅怀与纪念的吗?

Au_Total_2

Au_Accumulative_2

乱记

By , April 4, 2020 7:20 pm

今天略忙,有空刷微信的时候,已经是半下午了。在某群里看到朱师兄早先发的“全群默哀三分钟”的消息,自个走到小庭院里,安静了三分钟。

三分钟时间并不长,却仿佛想了很多事情。并没有为任何逝去的英雄或者平民流泪,只是觉得有许多思绪许多感慨,乱七杂八地混杂在一起,说不清楚。讲真,站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这个视角过于遥远,很难与国内的亲朋好友感同身受。后来细想起来,大概是国内的疫情已经好了,这边的疫情才刚刚开始,不免有种时空错位般不真实的感觉。

今年的清明节是4 月4 日,恰好与我国最重要的HTTP状态码404相契合。好些人在朋友圈里如此写道:“对逝者最好的怀念,是不是应该先从消灭404开始?”

多么美好的愿望啊。

许多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中华民族过去一百五十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自信之日。前些年,国人的确已经表现出了一些自信,但是这种自信仅仅来自经济实力。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自信,则是实实在在的制度自信。经此一役,来自内部的建议与批评,不仅会被政府所无视,也会被国民所厌弃。

中国与西方社会,从此就再次渐行渐远了。将来还会发生什么,都不好说了。

这就是所谓时代的分水岭了吧。

乱记

By , April 2, 2020 6:46 pm

我们对门的邻居,似乎已经好多了。每天晚上出去倒垃圾的时候,都能够隔着篱笆看见她们在客厅里坐着看电视。今天从阳台上看见她们在客厅里和别人视频聊天,情绪看起来挺好的。虽然还时不时地咳嗽,不过没有前几天那么厉害了。

每隔三两天就有人给她们送来食物,放在门口就走。

仔细算来,从注意到女主人咳嗽开始,已经是第十一天了。希望她们两个都赶紧好起来。

讲真,我特别想炫耀一下我的通讯录。最近几天,一直都有朋友要给我寄口罩,我家里的口罩加上在路上的口罩,应该够我们用好长时间的了。还有位朋友说,如果没有飞机了,就坐火车给俺送来!

特别值得夸奖的是寄居布村的秋总,就是拖家带口到新西兰过年然后就一直布村狩猎的那位。秋总刚收到国内快递过来的口罩,顺手就往她对门爷爷奶奶家的信箱里塞了一打。

有这样的通讯录,真好。

今天新南威尔士州的警长说有望在90天内解除封城措施,那就是6 月底了。

不过总理很快就出来补了一刀。

最近澳洲的总理换得实在是太勤快,等俺查一下现在澳洲的总理叫什么名字先——哦,叫做莫里森,竟然已经上任一年半了。

莫里森总理说:“有的组织建议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我说你们许愿的时候小心些,因为我们至少要在那种状态下生活六个月。”(Some organisations advocated much stronger measures. I said to be careful what you wish for, because we will have to live with it for at least six months.)

六个月?那就是9 月底咯?换句话说,就是等春天来咯。

怎么俺隐隐地闻到了期望值管理的味道。

对于从事客户服务的人来说,期望值管理是日常工作中的关键环节,甚至比从业人员的业务水平还要重要许多。举个简单的例子,早上客户爸爸给了你一个一百块钱的大单子,问你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完成。你估摸了一下,觉得一天时间应该足够了,于是你跟客户爸爸说,这个任务比较复杂,至少得三天时间呢。

客户爸爸一般都会跟你讨价还价的,最后打个七折,两天。

然后你第二天一早就交活了,顺带告诉客户爸爸说,爸爸您对鄙司实在是太重要了,我昨天晚上一宿都没有睡,加班加点给您弄好了,爸爸您得空了就看一下,我先回去补个觉。

在这种情况下,客户爸爸一般都会很高兴的。

如果看澳洲在1,000个确诊病例之前的数据,指数增长的趋势是非常明显的。3 月20日前后采取了社会疏离和在家办公措施之后,虽然确诊病例的增长速度比以前快多了,但是过去两个星期的增长模型更接近于线性增长。从这个角度来说,澳洲目前采取的措施起到了减缓疫情扩散的作用,但是尚不足以隔绝疫情扩散。在社会疏离措施的作用下,预计线性增长的速度会逐渐减缓,但是减缓的速度也会比较慢。考虑到澳洲这边很快就要入冬了,由于天气干燥的原因,人们会更加容易得病。将期望值设定为冬天结束,可以估算出澳洲政府希望将确诊病例控制在40,000左右。在继续保持线性增长的前提下,只要能够做到新增病例与治愈病例相互平衡,就可以避免把医疗资源的挤爆,从而将病死率维持在目前的水平(小于百分之一)。

所以澳洲所采取的抗疫策略很容易理解,就是慢慢熬过这个冬天再说,等夏天来把病毒热死。从期望值管理的角度来讲,其实不算什么高明的招数。等到夏天来了,如果疫情真的不那么严重了,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病毒其实是太阳晒死的,跟澳洲政府一点关系都没有。

要说期望值管理,其实金毛狮王才是高手呢。

金毛狮王说,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将会有220万的美国人死于这场大瘟疫。

所以呢?如果金毛狮王能够将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以下,大家都得夸他是美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总统。

Speaking in the White House Rose Garden, the US president claimed that, if his administration keeps the death toll to 100,000, it will have done “a very good job”.

这就是期望值管理。

而金毛狮王之所以能够成功,大概是因为美国人的平均记忆时间只有7 秒吧。

相比之下,无限责任公司似乎就没有搞什么期望值管理。

Au_Cumulative

Au_NewCases

乱记

By , April 1, 2020 5:59 pm

说一说最近关于国产医疗产品的一些非议吧。

开始关注国产口罩的问题,并不是因为看到相关的新闻,而是看到了颜宁老师的微博。俺是学土木工程的,只要能够防尘就算是好口罩;颜老师是生物医学领域的,还是看得出口罩是否合格的。坦率地说,我手头并没有任何数据可以说明国产医疗产品大量地存在问题。目前的确有一些国家召回或者取消购买中国产口罩以及中国产试剂的报道,看起来数量也不是特别多,在舆论界尚未造成重大影响。

我感兴趣的,是方法论。​

到目前为止看到的危机处理方法,基本上可以被归为三个类别:

—— 全盘否认。我们的口罩都是好的,完全没有质量问题。
—— 轻描淡写。我们生产那么多口罩,只有极少数有质量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
—— 推卸指责。境外敌对势力为了打压中国民族工业而抹黑中国产品。

武汉前期的危机处理方法,也可以同样归类:

—— 全盘否认。根本没有的事情,造谣。
—— 轻描淡写。病例很少,可防可控,不人传人。
—— 推卸指责。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病毒是美国人偷偷带过来的。

美国当前的危机处理方法,也可以同样归类:

—— 全盘否认。美国只有流感,没有新冠肺炎。
—— 轻描淡写。病例很少,我们美国厉害的很,不会死人。
—— 推卸指责。病毒是从中国来的,他们什么都瞒着我们,这笔账我们一定要算。

不由得想起我们《紫贝拾遗》中谈及我们文昌重男轻女的文章,许多读者的反应也可以同样归类:

—— 全盘否认。哪里有的事,我们文昌人一点都不重男轻女。
—— 轻描淡写。重男轻女的地方多了去了,干嘛说我们文昌。比我们文昌更重男轻女的地方多了去了,我们文昌有一点点,没什么毛病。
—— 推卸指责。我们文昌这么好,你们《紫贝拾遗》为啥老要抹黑我们文昌。

你看,只要学会否认、淡化、甩锅这三个技巧,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问题在于,一锅滚开的水,灶膛里汪汪地烧着火,不管锅盖盖的多么严实,蒸汽总是会跑出来的。哪怕是高压锅,也得留一个透气的小孔,不然的话锅会爆炸的。

其实我想说的是,在否认、淡化、甩锅之外,还是要让人说话。

不同的人,处于社会的不同位置,具有不同的社会经历,决定了他们会有不同的视角,会看到不同的事物和事件,会有不同的感受和观点。人毕竟不是上帝,并不具备所谓的上帝视角。我们观察事物和事件的方法,始终是自带滤镜的,这个滤镜来自我们所受的教育与成长过程当中的经历,反应在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里面。无论我们多么强调观察与记录的中立性,我们所观察到与记录下的,始终是经过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所过滤的结果,只能被称为现实世界在我们心理上的投射。换句话说,你是谁,你就会看到什么;或者说,你想看到什么,你就会看到什么。

就拿武汉来说,有的家庭安然无恙,岁月静好,春暖花开;有的家庭先是没了一个,接着又没了一个,然后全家都没了。有的人看到武汉人民的坚韧,有的人看到武汉人民的哀伤;有的人看到医护人员的英勇,有的人看到医护人员的牺牲。在一个正常的舆论环境里面,来自不同视角的感受和观点都可以被表达。许许多多的视角拼在一起,才有可能看到事物和事件大致的样子。我们所处的舆论环境,过于强调视角与观点的“正确”,言下之意,是存在一个唯一正确的视角与观点;过于强调所谓的“大局观”,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的观点不够正确,便是与国家和人民为敌。

在过去七十年当中,我们国家曾经选择过许多不同的方向。几乎是在每一个阶段,许多国民都坚信,整个国家只有一条“正确”的出路,一个“正确”的方向,并且当时的选择就是那个是“唯一正确”的出路与方向。

其实,这种现象不仅在我国有,在其他国家也不少见。许多美国人也坚定地相信,他们所选择的制度才是世界上唯一“正确”的制度。如果说美国和中国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美国对于不同的视角和观点有更大的容忍度。

也就仅此而已。

说到这里,又忍不住要谈到由方方日记所引起的争议了。我并不全盘认同方方老师在其日记中所表达的某些观点,但是我赞赏方方老师在其日记中所记录的视角。看到胜利、看到幸福、看到欢乐,都是容易的,这是动物的本能;看到死亡、看到痛苦、看到哀伤,是不容易的,这需要慈悲心。在这样一个足以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大事件中,不同于主流的视角与观点是如此稀少,使得方方老师的日记显得更加珍贵。

反观社会上对方方老师的日记的批评,似乎也可以用上面说过的三个技巧来归类呢:

—— 全盘否认。方方写的东西,也不过是从网上道听途说的而已,根本就是造谣好不好。
—— 轻描淡写。武汉一千万人口,不过死了两千多人而已。武汉这么乱,要做的事情这么多,有一点点不足之处是正常的,干嘛老盯着一点点小事不放。
—— 推卸指责。我们国家这么好,方方你老黑我们伟大的祖国,是不是投靠敌对势力的汉奸。

你看,否认、淡化、甩锅,就是这么好用。

否定方方是容易的,淡化方方是容易的,指责方方也是容易的。这样的观点符合大局,表达这样的观点无需付出任何代价,并且可以轻而易举地占据道德上的制高点。

所以我们才说方方老师是勇敢的呀。

乱记

By , April 1, 2020 3:24 pm

往回翻了一下微信上的记录,上一场羽毛球——第七场——是3 月1 日打的。不觉间,竟然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去年结束的时候数了数,一共打了七十三场球。今年本来是计划要超过去年的,看来计划是赶不上变化了。

打不了球,只能自己锻炼了。在家里按照羽毛球课的要求跳绳,目标是每组两百次,一百秒以内完成,休息二十秒再跳下一组,一共跳五组。五组全都加起来,也就十分钟的运动量吧。

真的是太久没有跳了。第一组就跳了两分十五秒,中间断了六次,藕卖糕的!休息了整整一分钟再跳第二组,中间又断了六次,两分三十秒!又休息了一分钟,定了定神跳第三组,这回断了三次,一分五十秒。剩下两组,今天先不跳了,实在是跳不动了。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