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兩次再邂逅(曾纪川)

By , January 23, 2016 8:49 am

每次返鄉,總有回一趟文中的念頭,但是畢業二十多年了,正兒八經地回去印象中竟然只有兩次!一次是大學畢業工作之後跟幾個高中死黨回去看望班主任,另外一次是走馬觀花、帶隊交流。閒來無事,老友催促、特作此文、如有造假、定為老來多忘事、望多包涵。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第一次回文中竟然是畢業十年的時候,坐上老友的座駕,離開兩旁種滿椰子樹的主校道向左轉,透過車窗我們的視線從高大巍峨的潘正洲教學樓轉到了最為熟悉的老圖書館,哪裡可是標榜為文中精英中的精英班——6班的教室所在地,每到晚自修小息時,一幫腳踢天鵝王、無所事事的男學霸就坐在草坪上對路過的女生行注目禮,用於緩解學習的巨大壓力還有腹中的飢餓感。

車子穿過東側校道,左側的女生宿舍樓在高大的鳳凰樹陰裡若隱若現。車子顛簸地轉過被台灣思想樹及風樹遮掩住的小小校醫院,再右轉上一條相當陌生剛填好紅土的泥路上,記憶中的胡椒園突然消失了,矗立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排新建的教師樓。“×××,還是一點沒有變化”,“×××,現在工作可好?”……剛坐下來,兩鬢蒼白的老班任竟然把畢業快十年的我們名字都叫了出來,讓我們都大吃一驚。在回來的路上,不知道誰冒出一句:“班主任教完我們這一屆就再也沒有擔當6班班主任了,一直在普通班教語文,也是最近才分了房子。”“是不是我們那一屆比下一屆差太遠了?”我問了一句。“聽說是不會做人,太木訥的他得罪了某大人物,也是猜測,不能做實。”車外的椰子樹被黃昏的北風吹得呼呼做響,西邊的最後一抹斜陽也慢慢地消失在學校排球場側邊的圍牆後面。

“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第二次回文中竟然時光又過了另一個十年。“歡迎光臨!”剛跨過文中大門,校長就帶領一眾學校領導在校道上歡迎我們,畢業二十年的我這次步入校園可算是“衣錦還校”。借校間交流的機會,我再次踏進因掛上一大堆金光閃閃的各類牌子而顯得陌生的校門。坐在電瓶車上,透過椰子樹蔭,很多年輕的學子們身穿整齊的藍白運動服在快樂地奔跑著、跳躍著,往昔南風一吹就漫漫黃沙的籃球場、大雨一衝就泥濘遍地的排球場已是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鋪上紅顏色泰坦地膠的操場,整齊劃一、筆挺嶄新的籃球架及排球網。

電瓶車繞過主樓轉入主校道,兩排排列整齊、間隔均勻、樹葉茂密的印度紫檀把一直沉睡在大腦某處的文中回憶一下子喚醒了起來,我激動地對坐在前面的校長說:“文中變化真大啊!唯有這條主校道沒有太多的改變。”“哦,不過這樹落葉太多,經受不了颱風的,明年我們決定要換種上名貴的非洲楝”,“太可惜了!”我脫口而出,繼而不由自主的低下腦袋,陷入一陣沉默。當我再次抬頭張大眼睛轉向路旁,剛才在微風吹拂下,裊裊多姿彷彿列隊少女向我們招手致意的紫檀突然間幻變成低頭垂淚的少婦在那裡傷感地回憶年華的流逝,歲月的無情!

“占地面積近千畝,全國中學排名第二,建築面積15萬平方米,高標準的教學樓、圖書館、科學館、運動場、……,配備先進的教育教學設施。學校現在職教師4百多人,在校學生6千多人,每年一本上線率超過50%,近幾年每屆都有600多位學生考上北大、清華等國家重點大學,辦學成績在海南排名第二,僅次於海南中學,曾獲得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的“全國先進單位”“五一勞動獎狀”,中央組織部授予的“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等國家級榮譽稱號70次……”坐在98年重建的王兆松樓裡面,回頭看著同行們一邊聽校長滔滔不絕地介紹文中威水史一邊發出驚訝的讚歎聲,時空在這裡發生了相當的混亂,記憶一會兒回到20多年前我坐在舊圖書館的三樓教室裡,聆聽謝晉華老師在講台上手腳起舞在講英文語法,一會兒又回到西邊圍牆旁邢詒雄老師給我們上完物理課之後回到師娘開的飯堂給我們炒一碟煎雞蛋。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在兩次再邂逅之後,一次偶然的機會翻閱了文中校友送的印刷裝訂極為普通的《文中舊事》一書,一口氣看完後對文中老校友們有關符芹英校長、鄭心伶老師、戴家寶老師、林樹基老師等眾多名師的回憶,深受感動。那是一個沒有電燈的年代,煤油燈是伴隨老師們備課到深夜的工具;那是一個沒有投影機的年代,一支粉筆就是老師們講課的工具;那是一個沒有大魚大肉、海鮮野味的年代,老師跟學生一起用番薯飯、椰子鹽、蘿蔔幹、鹼蝦醬填肚子。在符校長的帶領下,遠處祖國邊緣的文昌中學名師們鬥志昂揚,“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率領一群農民子弟兵,勇奪多項榮譽:“61年高考海南第一、廣東第三,69%的大學升學率遠超全國平均的10%,64年全國中學排球冠軍並換來了廣東省獎勵5萬元建起全島第一座體育館……”“名校之所以成為名校,不在於歷史,不在於佔地面積及建築面積,甚至不因為有名學生、名校友,而在於有名老師、名校長!”60年代的文中用青春的激情及熱血詮釋了什麼是“文中培育我成才”。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文昌河畔柳依依,紫貝山陽光華在。鴨子阿飛走四方,何時再來添光彩!

文昌中学的情结篇(廖湖贤)

By , December 22, 2015 7:03 pm

引言:

回首青黛叹同窗
展翅苍穹叩师恩;
携手再续前程路
不枉如歌二十载!

每每听到别人提起母校,在眼前晕开的总是那条笔直且高耸入紫贝岭上的校门之路画卷,它就像我的6年漫漫求学图,看得见我在浓得化不开的晨雾中奔跑,身边总有陪跑者、擦肩者和后来者,催着我的青春脚步,一迈三尺远,一晃就过了二十几年。都说:“岁月无情人未老,桃花依旧笑春风。”文昌中学,这个已有107年历史的学府,成了我生命中终究无法释怀的情结,仅于此文,聊以慰藉。

(一)师者,学高为师,德高为范。

2014年的春节回校聚会,当我听到背后一声爽朗呼唤:“这个一定是廖湖贤!”我即刻转身,撞上的竟是时隔23年未见的李经柳老师目光,还是那个可拘笑容和清瘦的身板,惊得我无从以对,唯有哽咽!今年5月,回校拜访90高龄的老班主任陈仕仁,多年来亲切叫做 “公”的他,同样对我的父母工作如数家珍的攀谈状,令我自叹不如!还有上个月,终于了结了我20年的一桩心愿:毕业后请符致奋班主任吃顿饭!宴席后,他惴惴不安,悄悄问我:“是不是很贵?”……此时的我,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师者,学高为师,德高为范。”原来,有幸成为师者之生,无论过去多少年,总还是留在他们心底的;无论我们回不回来看望他们,他们也总在这里,静候春天,等花叶开灿,一起回味,一起继续曾经说起的那些话题。

1988年9月1日,告别了我的小农场,和爹妈第一次踏时文中的校门。报名时,在意气风发、笑露亮白大门牙的年轻班主任郑文桐老师身边,围着一群年纪相仿却语调不一的“文昌小妮子、小伙子”,说着“哝嘀文昌人”的方言,就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陌生的圈子,一阵所谓的“蒙圈”!特别是看到那深遂的“水井”,我彻底“歇菜”:我不会用吊桶打水,怎么洗澡?真想一逃了之。留住我的是陈静老师的语文课,个子矮小,但爆发力极强的洪亮声音,令我如题灌顶,挪不开脚!没多久,我就被他一下课就拎到荒野般的校医室边上的树林里,伴着涩涩的青草味,一遍遍地背诵、吟唱、顿挫着:“我是你河边破旧的老水车,千百年来……”,终于我可以顺利地登台参加全校的演讲大赛,这样的训练一直延续到高中毕业。谁曾想,如今我也当了一名老师,每年也会提溜一名学生,走到校园的空旷地,声情并茂地一遍遍练习,一如当年的老师样子,真的是应了那句歌词:“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悠扬的这首歌,一直飘荡在我的梦境中,不曾离去!就像这样的师者,我有幸一一碰到。想起,我的初三作文本,被李经柳老师批改着,写的评语有时还超过我的作文字数;一到数学课,一黑板的因数分解,看得眼花缭乱;每年的政治时事比赛场,都是面红耳赤的激动。这样的初中三年,从胸前的红领巾换成了团徵,真的是成就了师生之间的亲情!“亲其人,信其道。”在1991年的那个7月,我们以为终于可以毕业了,可才叫了一个月后的“知了”,竟然又通知我们得重新参加中考!这个史无前例的中考题泄漏事件成了我们91届所有学子的噩梦,可面对依然淡定笑咪咪等待我们的陈林书班主任,我们就像一群推着西瓜下山的猴子,猛然刹车又嘻哈起来,重拾尚在的书本,重新上道,其中苦乐都是历历在目的。

简单率真的初中生活一晃而过,“亚历山大”的高中生涯就开始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如今再回首,不会再去记恨那反复的枯燥生活,留下的是记忆中那些温馨的感动!风度翩翩的君子之仪云凰老师的妙言;入木三分的淋漓细致之者郑祝利老师的妙笔;真诚敬业的淑女风范妙姐的纯正英语……都是学习中值得仰止的师者。现在我也走上三尺讲台17年了,也正体验着当时他们在这的心情,唯有努力追赶,才能成仁,风华再承!

(二)同窗,连理同谊,共守一窗。

总是自豪,说“我们是文中的”!这份同窗的缘,总是在嬉戏打闹中生成的。6年的学习生涯,也是青春懵懂的6年蜕变。每天清晨,总是在校园进行曲中,像打仗般地行军冲刺。在宿舍区的校道口处,厨房师娘们早早就地支起了早餐摊,我们将形状各异的自带碗盒在地上摆成了一圃花垛,而后偷工减料地完成早操之后,看见碗里已是“早有默契”散着热气的各色早点,姐妹淘们围成一团,就着露水、就着雾气,就着微尘,贪品着粥、豆浆、豆腐脑、炒粉,还有还有奶滴、面包……这些都成了青春记忆中的最好的味道!终于上完两节课了,终于到了可以做课间操的时间,可是这完全不是喜欢运动,而是可以在做“转体运动”的时候,转身可以碰巧“瞥见”那个隔壁班心仪的男生或女生身姿,也许会在旁人未知的情况下“四目相对” 、“悦心相赏”,这样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就都会有一种巧克力的味道在味蕾上翻腾,很甜腻,却充满力量去前进,不扰他人,自怜自爱,共守同谊,也是记印!如今,也总会听见在多年相聚时有人会这样说起:“当年,我喜欢过……”回忆当年,眼中的泛起的柔情也是纯美。青春的悸动总是勾人心魄的,请允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段,成为我们每个同窗学友中心底的秘密。一天8节课过得也是很快,到了傍晚,就成为最快乐的时光。洗完澡,还带着发香,和已成为闺蜜的女友,会在绿枝相绕的校道上,等待书摊的那位大叔大姨的到来,有时他们还不及摆上书刊,我们早已熟络地翻开已等了一月才出一次的期刊书籍,心满意足地看起来!我喜欢的《读者》,一看就是一辈子的“粉丝”,而《故事会》、《意林》、《笑话林》、《女友》、《政治时事》等也成了我们之间传颂的“乐段子”,日子过得单纯而惬意。晚8点开始上晚修了,有10分钟的读报时间,或是唱歌时间,感觉这一生想唱的歌都是那时学来的,再相聚时,同学们一起去K歌,总会异口同声,回想当年是谁谁谁教的,很是感叹。那么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甚至2个小时,专注的就是各科的作业、习题,一个晚上的时间,各种求解的小纸条会在学神、学霸、学友、学渣、学沫中传开,按部就班,默契十足。当然,也会有人搞蛋、搞怪、斗嘴、甚至于大打出手,也总会被来“趴窗户”的班主任逮住,周围的同学劝住,最后总也是“不打不相”识般地散开,成了佳话,至今乐道!

除了同届、同班同学带来的乐趣外,不得不说一下另外的一个小圈子友人,比如社团学友,比如学生会。非常自省,知道自己除了会耍些文笔,也做不了别的事了,所以早早谋求一些志同道合的学长学姐们来度过闲暇时间也不错的选择。我加入了紫贝文学社,还有一到校庆就临时成立的小记者团,一帮貌似“文艺青年”的半大小家伙们就开始了文学痴梦!每天下午放学,我们就会聚集在团结柱边上的小二楼或团委社,自栩是”紫贝人”,在黄有宝和李经柳老师的指点下,码“豆腐块”,看稿、画插图,忙得有模有样。还会带上小本子,戴着记者证去运动会上采访同学,校庆上去采访市长、韩少功这样的名人,结果一不小心,自己也成了“名人”,上了海南日报,和小伙伴们成了别人的采访对象,真逗!潘校长还开心地给紫贝社提了字,这样就算是没有痴人说梦话了吧。谁还曾想,当年这群有“共同情怀”的人,几经年轮,直到现在,还有个微信群,说着文中“紫贝人”的故事,才有了今天的这种追忆。

(三)姐弟,扶携相长,共记文中。

我和弟,前后相差两年进入文昌中学,也成了师姐弟。一人一个床头柜入校,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奇人”,而随后的6年,在学校文化的各种熏陶下,也成了半个“文昌仔”。我们拥有许多共同的授课老师、紫贝学友,这样的相似成长经历,在我身边就有许多的同学兄弟连、姐妹花。我们性格还是有差异的,我外向、热闹,他内俭、安静,也有许多同学说,其实挺像。有时想起挺汗颜!有一次,我高一,他初二了,学校段考结束,宿舍一同学的妹妹,拿了张英语试卷给她看,姐姐严历地指正她不该扣的分,在旁的我这才知道,我从来没有帮我的弟弟做过任何学业上的辅导,我是不是不太像个姐呀?煎熬到了周末,带他出校门吃了个小店里最经典的文昌炒粉后才稍稍安了心,心想让他多吃一点也是照顾吧!哈哈,也许真是的上天听到我的话,初三那年,他身子长个,猛窜个头,足足高我两头,成了个帅小伙,才明白有了值得依靠的弟!再后来,我们越来越适应文昌的生活,一起完成点点滴滴的各种活动!学会农作,劳动课要摘胡椒花、施肥;学会采访,文学社要写稿、审稿;春游去看高隆湾,秋游去爬铜鼓岭,和同学们去野炊、看电影;清晨去跑步、夜灯去挑读;一起参加作文比赛,一起参加椰子节的各种演出。。。文中给予我们的不仅是成长,还有培养的共同爱好、人生观和价值观,这才是当年父母给我们选择学校的最重要的目的和礼物!

岁月如歌,青丝渐生华发,当年记忆中的文昌中学风貌也已换颜,教学大楼添蓝加红,校道铺青多砖,可是当我们慢下脚步,总还是会寻到那幢不改容颜的图书馆、那个细水长流的假山喷泉,一如我们曾经见过的模样,等待着我们师生、同窗、家人再相首,一起忆当年这个文昌中学的情结,深入骨髓!

1994届毕业生廖湖贤,记于2015年12月冬至

第二个硕士

By , December 22, 2015 8:07 am

MPhil

用一年半时间,获得了第二个硕士学位。在此期间比较拿得出手的作品包括经济学论文一篇(IEEE Cloud Computing Magazine, 2015),并行与高性能计算论文一篇(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rallel Processing, 2015)。此外,尚有一篇软件工程与社会学论文在审稿中(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oftware Engineering, 2016)。

休息三个月,明年3 月份开始读博士啦。

  1. Qingye Jiang, Young Choon Lee, Joseph G. Davis, “The Growth of Open Source Developer Communities”, paper submitted to the Software Engineering in Society (SEIS) track in 2016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oftware Engineering (ICSE), Austin, 2016
  2. Qingye Jiang, Young Choon Lee, Albert Y. Zomaya, “Price Elasticity of the Enterprise Computing Resource Market”, paper accepted by IEEE Cloud Computing Magazine
  3. Qingye Jiang, Young Choon Lee, Albert Y. Zomaya, “Executing Large Scale Scientific Workflow Ensembles in Public Clouds”, 2015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arallel Processing (ICPP 2015), Beijing, 2015.09
  4. Luke M. Leslie, Chiaki Sato, Young Choon Lee, Qingye Jiang, Albert Y. Zomaya, “Dewe: A Framework For Distributed Elastic Scientific Workflow Execution”, 13th Australasian Symposium on Parallel and Distributed Computing (AusPDC 2015), Sydney, 2015.01
  5. Qingye Jiang, Young Choon Lee, Manuel Arenaz, Luke M. Leslie, Albert Y. Zomaya, “Optimizing Scientific Workflows In The Cloud: A Montage Example”, Cloud Challenge Workshop, 2014 IEEE/ACM 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Utility and Cloud Computing (UCC), London, 2014.12

圣诞卡片

By , December 21, 2015 6:36 pm

Athena_A
Athena_B

给大娃婉清做的圣诞卡片,取材于迪斯尼动画片Frozen。

Yunshu_A
Yunshu_B

给二娃云舒做的圣诞卡片,取材于动画片Angelina Ballerina。

南山荷韵

By , December 17, 2015 7:55 pm

thumb_IMG_1373_1024

thumb_IMG_1397_1024

三年前,我们一家还住在海南,平时在海口上班工作,周末回文昌养花种菜。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有位朋友约我到世贸茶叶城谈点事情,地点就在小丹的金悦茗。那天小丹不在店里,朋友不善冲泡,我冒昧借用小丹的茶叶茶具做了一回茶主。小丹的茶室简单又雅致,各式茶具也深得我心。虽然我是第一次来,却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小丹收藏的普洱很干净,很地道,都是难得的好茶。自此,我经常来小丹的店面,也就认识了小丹。

“南山荷韵”这款熟普,是小丹定制并监制的。在茶商这个圈子里,故事几乎是忽悠的同义词。关于这款茶,我倒是有几个不是忽悠的故事。事实上,自从喝过这款茶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喝过别的熟普。去年二月我们全家迁居悉尼,由于行李重量限制我们只带了两块茶饼,其中一块就是这款“南山荷韵”。去年十二月,有位朋友到悉尼来出差,我托他帮我带来一块茶饼,也是“南山荷韵”。几天前,另外一位朋友到悉尼来,我又托她帮我带来一块茶饼,还是“南山荷韵”。每一回,都是小丹将茶饼从海口快递到北京,再由朋友随身从北京带到悉尼。说真心话,这一款茶,值得我动用积累多年的人品来长途专递。

喝了小丹这么多年的茶,我很想帮小丹做一下广告。在海口的朋友们,如果喜欢喝普洱或者红茶的话,不妨到世贸茶叶城一楼的金悦茗去逛逛,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外地的朋友如果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提供小丹的微信联系方式。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