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记号

By , November 10, 2018 8:43 am

thumb_IMG_0920_1024 thumb_IMG_0921_1024

 

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艰难读完了钱穆先生所著《国史大纲》……前面的引论。

这书在书架上也放了好几年了,一直都没有拿下来过。前几天为了赶一篇论文做了一些大规模的实验,在等待结果的间隙间突发奇想把它翻出来解闷。因为不通文言,只能囫囵吞枣读个大概,许多细节就不甚了了了。

读完引论,先是觉得相见恨晚,值得硬着头皮继续读下去。又转念一想,若是早十年二十年遇上此书,也不见得就会打开来读。可见,读书还是需要缘分的。

画个老虎

By , November 1, 2018 5:27 pm

thumb_IMG_0896_1024

 

熊熊圣火,焚我残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何以解忧,画个老虎。

戊戌季夏过友人白沙茶园

By , October 29, 2018 3:36 pm

WechatIMG381dcf00088262806ccddd

白沙有嘉木,聘婷展枝丫。
岂无绿水绕,泠泠润紫芽。
纤手捋雀舌,扬袖逗松鸦。
素心焙香茗,氤氲沁朱崖。

注:华南松鸦,身粉褐,羽翅有黑白蓝三色辉亮横斑,极醒目。

小记

By , October 15, 2018 6:20 am

昨日在悉尼的文昌中学校友聚会,校友们带来了许多自家制作的海南菜和海南点心,吃了个饱。

聚会后,和几位到哥涛的新家去小坐。我在文昌中学读书时,哥涛的父亲韩海光任教导。闲聊中哥涛提起他的爷爷韩超南(锦山人)早年从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毕业,大约于1936年前后在燕京大学读物理专业。五十年代起在文昌中学教书,高十五届校友林树楫说是1965年曾经教过他。文革期间下放到农村,1978年起又回到侨中教书。《琼山县志》第二十七篇《人物》中关于“王尊荣”的条目下,有短短的一句提到韩超南,如下:“抗战结束后……韩汉英、陈济棠主政琼崖……韩超南任琼崖公路局长”。

哥涛在读书的年龄,正好遇上文革,所以没读多少书。但是因为祖孙三代的关系,哥涛在文中住的时间很长。哥涛问大家:“你说你站文中早,我问你,文中的第一架车是什么车,咪时候买的?”大家都回答不出来。哥涛嘿嘿一笑,说:“1978年,一辆面包车。开车的是一个伯爹,现在已经过世了。”

1978年,文中有一个政策,凡是文中的教职工子女,可以无限期地读复习班。用校长邹福如的话来说,就是一直复习到文中大门崩。

然而哥涛没有去复读。他做汽车生意去了。

这些事情,都是闲聊间的速记,不一定准确。等有空的时候,我再约哥涛慢慢聊。

 

画个老虎

By , October 3, 2018 5:17 pm

Tiger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