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读的几本书

By , August 7, 2019 2:09 pm

A0500344

川端康成的主要作品,这本算是最后一个读的。读他的其它作品,总觉得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绝望;唯独在读这一本时,却看到许多令人喜悦情感。尤其是读到千重子与苗子见面的那一刹那,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欢欣鼓舞。

第一次注意到译者唐月梅,出生在越南的海南文昌人。她的先生是叶渭渠,也是知名的日本文学翻译家,翻译了川端康成的其他一些作品。

Fubei

第一次读阎连科的书。文笔极其朴实无华,内容也无非是父辈的普通生活,但是全文读下来很是震撼。这本书对作者本人所进行的心理剖析之深入程度,读完之后不仅令人钦佩,更令人深感恐惧。

xinjing

陈秋平译注的版本,很适合像我这种带有怀疑的猎奇型读者。译文通顺,注释详尽而不过分引申,读起来很舒服。

心锁

By , July 25, 2019 7:24 am

xinsuo

试着再翻一个版本。这个版本在形式与含义上都与原文更加接近些。

君属余兮余属君
余心意兮愿君知
君被坚锁兮
住余心间兮
失钥匙兮无处觅
君永驻兮无绝期

心锁

By , July 24, 2019 6:23 pm

xinsuo

据说这是德国最古老的一首爱情诗,发现在一位中世纪修女用拉丁文写给情人的一封信后面,约成于公元后一千二百年,作者不详,因亦被列入民歌。原诗是用中古高地德语写的,在德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关雎》。该诗出自Werinher von Tegernsee书信集,抄录于Tegernseer Handschrift手稿,目前是Bayerische Staatsbibliothek图书馆馆藏品。

下面是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一书中的译本,我并不喜欢。

难道我监禁你?
还是你霸占我?
你闯进我的心,
关上门又扭上锁。
丢了锁上的钥匙,
是我,也许你自己。
从此无法开门,
永远,你关在我心里。

在网上还找到了另外一个译本,不知道译者是谁。

君身属我兮,我身属君,
此情君应知之深!
我今将君兮
心头锁;
钥匙儿失落兮,
君只得永在我心头存!

今天心血来潮,试着用古风做了一下翻译:

君为余所属,余亦君所隶。
余心有一语,君心应见知。
心扉锁君影,玉钥遗无迹。
君影驻余心,永矢无别离。

鹦鹉曲

By , July 3, 2019 6:34 am

hetang

新荷细柳留人住,桥下持竿一渔父。西院偶传词话声,潺潺帘外细雨。

叹苕华难敌兴亡,孤云终随灵均去。留诗魂词魄寄小丘,青松苍郁处。

 

故友发来荒岛风景两张,追思清华风物,最难忘者,莫过于海宁王公。

画个老虎

By , July 1, 2019 10:49 am

扶桑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