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江木棉

By , February 10, 2019 8:44 am

o6r0aqYukr5Lh6MUta1DSanrsnQ=

远山脉脉不相语,坐观赤霞攀木枝。

村妇催牛越沟畦,黧犬匍匐逗鹭鸶。

浮云有心竞流连,落花无意漾清渠。

小姑负箕鞠身拾,红英人面映绿溪。

两个老虎

By , February 6, 2019 6:11 am

Tiger_001 Tiger_002

又被拒了

By , January 22, 2019 7:55 am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一觉醒来,迫不及待地看手机,WWW’19一个accept两个weak reject,果然又被据了。

这篇文章,前前后后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吧,自我感觉还是做出了一些东西的。这几年来,从来都没有如此强烈地对一篇论文寄以厚望过。然而……然而……

一声叹息,上班去吧.

被埋葬的记忆

By , January 14, 2019 4:11 pm

Buried_Giant

 

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读完了石黑一雄的《被埋葬的记忆》,从明天开始读《长日将尽》。

读小说就是快啊。相比之下,钱公的书实在是太费脑细胞了。

小记

By , January 6, 2019 6:30 pm

thumb_IMG_1181_1024

 

历时整整两个月,终于草草读完钱公《国史大纲》上下两册。因为不通文言,钱公所言,不得十一,即是如此,也甚有裨益。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