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小记

By , 2022年1月17日 10:48 上午

渡了个小劫,稍稍记录一下吧。

1 月2 日,出门打了今年第一场球。在回家的公车上,写了今年第一首诗。

径须寻欢解愁苦,莫再枯坐长太息。
命长终是难过百,寿短亦有四十余。
为人万般拘手足,做鬼当教刘伶讥。
且呼旧友试新茶,不令瓦缶酬疏篱。

1 月4 日,出门滑冰。

1 月7 日,头晕,低烧。

1 月8 日,头晕,低烧。收到短信通知,说是在溜冰场与确诊者存在密切接触。我想,大概率是中招了吧,于是发了个胖圈求文殊姐姐罩着。鱼教授第一个发来贺电说“恭喜恭喜”,然后又补了一句“多喝热水”——亲师妹真是贴心吖。

1 月9 日,低烧,鼻塞,喉痛,有烧灼感。下午烧到38.5度,傍晚烧到39.2度。打开官方网站给自己自助看病,大字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句:“居家隔离,料可痊愈,病程数日,卧床休息,多喝热水。”后面又跟了几行小字,略略啰嗦:“发烧就吃退烧药,疼痛就吃止疼药,咳嗽就吃止咳药。”蔫蔫的没啥精神,就看点村上春树消遣。家里有纽洛芬,睡前吃了一颗,高烧是退了,然而胃胀气,一晚上都没睡着。

1 月10日,高烧38度以上,请假一天,继续看村上春树。两天功夫,竟然就把厚厚的两大本《刺杀骑士团长》给读完了。

1 月11日,继续高烧,上午都是37度多,下午就超过38度了。不敢吃退烧药,靠冲热水澡物理降温到38度以下,可惜效力太短。糊里糊涂吃了一小把感冒药,锌片、维生素,大概三四种的样子。勉强撑到晚饭,壮着胆子吃了片钮洛芬,果然又胃胀气,想吐又吐不出来,难受得要命。坐在床上刷了三个小时的短视频,眼睛都快瞎了才觉得好些,勉强睡去。夜里一直觉得嗓子疼,仿佛被薄薄的玻璃划过,丝丝交错地疼。严格地说,并没到疼得受不了的地步,只是那种层理清晰的感觉很奇怪很奇怪。

1 月12日,开始旷日持久的低烧与咳嗽。每天都心想着今天该好了吧,然而喉咙里总是痒痒的,时不时咳嗽两声。咳嗽一般并不惊天动地,但是偶尔也锻炼到腹肌,就是那种死不了又没好利索的感觉。这一周都没正经干什么活,幸好咱是老员工,也没什么人说咱摸鱼。

1 月17日,早上起来觉得再不运动就废了,于是出门跑了三公里,回来还好好的。心想,这得算是渡完劫了吧。

乱记

By , 2022年1月12日 7:28 下午

纽洛芬果然厉害得很。昨晚高烧的确是很快退去了,然而胃胀气,疼得要紧,想吐又吐不出来。没法睡,就坐着刷短视频,整整玩了三个小时的短视频,眼睛都快瞎了。到了十点多,方才感觉好些。

晚上一直觉得嗓子疼,仿佛被薄薄的玻璃划过,丝丝交错地疼。严格地说,并没到疼得受不了的地步,只是那种层理清晰的感觉很奇怪很奇怪。

早上起来测了一下体温,37度。

白天除了偶尔咳嗽几下,平安无事。

乱记

By , 2022年1月11日 6:08 下午

今天上午一直都是37度多一点点,不难受。写了点东西(暂时不可说),尽管是在请病假,还是顺手帮同事小朋友看了个case。

下午又烧到38度多。略晕。因为前天对纽洛芬反应过大,于是去洗了个热水澡,强行物理降温到38度以下。然而物理降温的效力太短,没过多久就又烧上来了。到了傍晚,不得已让领导找出感冒药、维生素、锌片等等,糊里糊涂地吃了一小把,大概三四种的样子。

勉强撑到傍晚,吃饭。为了防止晚上高烧,饭后吃了个纽洛芬。

睡觉。

乱记

By , 2022年1月10日 5:10 下午

今天一天都是38度。请了假,今天和明天。

在家呆着,就好好读书呗。这两天,刷刷刷地把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读完了。

乱记

By , 2022年1月9日 7:45 下午

昨晚没睡好,一是有点低烧并有一边鼻塞,一是年轻的邻居在大声喧哗,有些闹腾。

早上起来,觉得喉咙有些痛,有烧灼感。并不觉得很累,还想着要不要出门跑个三公里呢。后来看了一下居家隔离的要求,说是不要出门,就不跑了。感觉有点低烧,但是还没到需要吃退烧药的程度。

白天慢慢烧到38.5度,傍晚时分烧到39.2度。就不硬撑了,吃了片退烧药睡觉。

乱记

By , 2022年1月8日 9:36 上午

大概率是中招了,做个记号。

今天早上收到的短信通知说,大概率是周二带球球去Ice Zoo滑冰的时候中招的。

中招的初始症状似乎是拉肚子,那是前天的事情。咪咪昨天下午高烧,最高的时候一度超过39度,吃了退烧药,今天貌似好些了。我今早只是感觉略晕,还是出门跑了三千米,回来照常读书。

发了个胖圈,跟文殊姐姐说你要罩着我们喔。

鱼教授看了胖圈发来贺电说“恭喜恭喜”,后来又补了一句“多喝热水”。

亲师妹真是好吖。

乱记

By , 2022年1月2日 4:05 下午

今天去打了今年的第一场球,两个小时。坐在回家的公车上,写了今年的第一首诗。

径须寻欢解愁苦,莫再枯坐长太息。
命长终是难过百,寿短亦有四十余。
为人万般拘手足,做鬼当教刘伶讥。
且呼旧友试新茶,不令瓦缶酬疏篱。

球场人不多,大概是都被新疫情吓跑了。在球场认识了位在印尼出生的台山人,打得很好。我过去套近乎,说起我妈妈也是在印尼出生的,并且以前海南也是广东的,顿时就成了老乡。老乡指出我动作过于紧张,经常乱跑位,所以打得很费劲,又给我推荐了赵建华在Youtube上的视频教程,让我好好学习学习。

盘点

By , 2021年12月25日 9:57 下午

今年读过的书:

  • 《崖州志》
  • 劳榦,《魏晋南北朝简史》
  • 姚思廉,《梁书》
  • 姚思廉,《陈书》
  • 魏徵,《隋书》(没读完)
  • 三岛由纪夫,《金阁寺》
  • 石黑一雄,《我辈孤雏》
  • 村上春树,《1Q84》
  • 夏目漱石,《三四郎》
  • 夏目漱石,《从此以后》
  • 夏目漱石,《我是猫》(没读完)

特别说一下夏目漱石,文笔好美。《三四郎》写得平平淡淡,不知不觉地很快就读完了。《从此以后》则要深刻得多,读得很慢,但是一直不忍放弃。《我是猫》写得最有趣,读起来很轻松,然而并没有读完。

早上慢走的时候,陆陆续续地通过《看理想》听完了《讲谈社·中国的历史》第一季《神话时代、夏王朝》和第二季《殷周、春秋战国》,还有《从中国出发的全球史》第一季《人类文明的共同起点》和第二季《战争与移民》。在《看理想》的节目中,段志强老师的声音很好听,内容也值得听。不过最近把慢走改成跑步了,跑步的时候不想带手机,也就不听了。

今年写过的诗:

  • 《蹦蹦娘》
  • 《猫猴》
  • 《庚寅拾遗》
  • 《扶南犀》
  • 《叱秋风》
  • 《续貂》

《蹦蹦娘》其实是2020年写的,不过麦英今年给谱了曲录了歌,勉强也能算今年的作品吧。《猫猴》《庚寅拾遗》和《扶南犀》都是长诗,风格各不相同,写完这几首长的,觉得自己又有了些许长进。有几个想要写的主题,今年没有时间写,希望明年能够抽空写出来,旗子暂时就不插了吧。

今年喝过的茶:

  • 紫藤庐,90年代易武老黄片
  • 小丹私藏,1997年英德红茶
  • 小丹私藏,2008年南山荷韵
  • 2013年老曼峨
  • 2018年早春景迈古树
  • 舍予茶院,2018年布朗山古树熟普
  • 舍予茶院,2018年白牡丹
  • 海南白沙,2020年陨坑白茶
  • 舍予茶院,2020年云南晒红
  • 舍予茶院,2021年云南晒红
  • 舍予茶院,2021年凤凰单丛(竹叶香)

两周前去办公室,在抽屉里翻出一包坪上炒茶来,只剩下一点点了。办公室里没什么人,我用保温杯接了点热水,回到座位用盖碗冲泡,一边写程序一边喝。这茶是淑婉君三年前还是四年前送给我的,甚细碎,甚苦涩,一般人喝不来。淑婉君说潮汕老奶奶爱喝这茶,一定要用小壶,放很多茶叶,泡得浓浓的,苦苦的,小小地嘬一口,一边皱眉头一边砸吧嘴。我给淑婉君泡过一回,她很惊奇,说是想不到这里竟然也有人会泡这么小众的茶,便送了两包给我。话说,我到雪梨后喝的第一款乌岽单丛,也是淑婉君送的呢。后来淑婉君回国了,我在这里再也没遇到过会喝坪上炒茶的人。

淑婉君回国前邀我给几位小朋友讲怎么泡茶。我第一次在雪梨喝到滇红,便是其中一位云南小朋友送的,桃子味的。这两年在舍予买的云南晒红,果香浓郁,一模一样的味道。

小丹的97英德,我在舍予跟许多朋友分享过,都说跟酸梅汤一样。翻了一下胖圈,上一次喝这茶,是去年十月份,跟阿瑾和另外一位小友一起喝的。前些天看了一下茶叶罐子,酸梅汤还剩下两泡左右,顺手就封了起来,留个念想吧。

紫藤庐的老妖精黄片也快喝完了。话说回来,紫藤庐的茶,最好喝的还是那款微花之吟。什么时候能够再去一趟台湾就好啦。

南山荷韵,我喝过的最好的熟普,没有之一。那天小丹说,海口库房里还剩下几只小饼,都是我的。

话说,这几年结识的茶友,大都不在雪梨了呢。

再别康桥

By , 2021年12月18日 7:51 上午

打球回来,排练了半下午,又录了一首《再别康桥》。

通过微信视频发出去之后,有些朋友说听到最后有点想哭,大抵是背景音乐过于哀伤的缘故。《辛德勒的名单》是我最喜欢的一组音乐,昨天朗诵完后没有多想,顺手就用上了。音乐的意境和原诗的意境相比,的确是太沉重了。

当你老了

By , 2021年12月17日 7:45 上午

文坛师妹和朋友们有个用各地方言朗诵的活动,指定题目是叶芝的《当你老了》。我也试着用海南话朗诵了一下,效果还不错呢。

我向来以为,从汉字到海南话语音,是两种不同语言之间的翻译。因此,在朗诵这首诗时,我没有使用所谓的“文读”,而是将部分汉字词语直接翻译成海南话白话。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