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读书笔记

周本纪第四(一)

By , 2020年5月3日 9:50 下午

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適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弃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穀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穀。”封弃於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后稷之兴,在陶唐、虞、夏之际,皆有令德。

周的始祖是后稷,名字叫做弃。弃的妈妈是帝喾的正妃,叫做姜原。姜原在野外看到巨人脚印,心里欢喜,就去踩它。踩了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怀了孕,生了个娃。姜原觉得这事不太吉利,就要把娃偷偷丢掉。

姜原把娃丢在巷道上,但是牛马都不踩他。姜原把娃丢到树林里,可是那里有好多人,只好换个地方。姜原把娃丢到结冰的水沟里,鸟儿飞过来,张开翅膀垫着他,给他盖着。姜原没有办法,只好把娃养着,取名叫做弃,就是“丢丢”的意思。

这大概就是神迹了吧。

上回提到商的始祖是契,契的爸爸也是帝喾,妈妈是帝喾的次妃,叫做简狄。简狄洗澡时,看到一只黑鸟下蛋,简狄把蛋捡来吃了,由此怀孕生下了契。

理论上,契和弃是兄弟。两兄弟的来历,都很神奇。

商人不在乎契的来历,那时尚未完成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周人在乎弃的来历(以为不祥),那时已经完成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

弃爱种地,很会种地,大家都学他。帝尧听说了,就让弃做农业部长。弃这个农业部长当得很成功,到了帝舜时,被封为诸侯,封地在邰,以后稷为号,以姬氏为姓。在唐陶(尧)、虞(舜)、夏(禹)的年代,后稷家族的名声都很好。

顺便说一句,尧的爸爸也是帝喾哦。

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脩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畜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公刘卒,子庆节立,国於豳。

后稷死后,不窋继诸侯位。不窋晚年,夏的势力日衰,就撤了农业部长的位置。不窋没有官当了,就跑去投奔戎狄。

叛国哦……

许多人以为戎狄就是外族,其实不然。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早期,既狩猎,也采集。喜欢狩猎的,逐渐发展为游牧民族;喜欢采集的,逐渐发展为农耕民族。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早期是混居在同一片土地上的。游牧和农耕都需要土地,所以两边经常要打架。

农耕民族更早地出现了文字,文字又促进知识与经验的积累与传承。农耕民族因为首先掌握了书写,也就掌握了历史,掌握了正统和正义。

对和错,内和外,美和丑,正义和不义。外族就是不义,揍外族就是对的。

不窋死了,鞠继位;鞠死了,公刘继位。公刘虽然跟戎狄混在一起,却把种地这祖传的手艺发扬光大起来。他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许多贵族都迁来投靠他。所以,周朝的兴起,得从这位流亡戎狄种地的公刘算起。

民以食为天。就是说,谁给人民饭吃,谁就是人民的天。

公刘死了,儿子庆节继位,定都在豳。

庆节卒,子皇仆立。皇仆卒,子差弗立。差弗卒,子毁隃立。毁隃卒,子公非立。公非卒,子高圉立。高圉卒,子亚圉立。亚圉卒,子公叔祖类立。公叔祖类卒,子古公亶父立。古公亶父复脩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薰育戎狄攻之,欲得财物,予之。已复攻,欲得地与民。民皆怒,欲战。古公曰:“有民立君,将以利之。今戎狄所为攻战,以吾地与民。民之在我,与其在彼,何异。民欲以我故战,杀人父子而君之,予不忍为。”乃与私属遂去豳,度漆、沮,逾梁山,止於岐下。豳人举国扶老携弱,尽复归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国闻古公仁,亦多归之。於是古公乃贬戎狄之俗,而营筑城郭室屋,而邑别居之。作五官有司。民皆歌乐之,颂其德。

后稷的后人,在戎狄那边又传了好多代,轮到古公亶父继位了。

传说中古公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薰育、戎狄来抢夺财物,古公就任由他们抢。薰育、戎狄来攻占古公的地盘,古公只带了些亲信,翻山渡河一直逃到岐下。

古公的民众,原本是想和薰育、戎狄拼了的。可是古公说了:“民众跟着君王,图的是君王给他们好处。戎狄图的是我的土地和民众,民众跟着我和跟着戎狄有什么区别呢?让我的民众去打仗,去杀戎狄的民众,让我做戎狄的王。哎呀呀,我真是太不忍心了。”

逃跑都能被说成这么帅,不知道岳爷爷读了会作何感想。

古公逃到岐下,豳人也拖家带口跟到岐下。

古公在戎狄那边时,也是住帐篷牧牛羊的。到了岐下,开始盖房,开始筑城,开始划分圩镇。周人又从游牧民族变回了农耕民族。

古公有长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长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历以传昌,乃二人亡如荆蛮,文身断发,以让季历。

古公卒,季历立,是为公季。公季脩古公遗道,笃於行义,诸侯顺之。

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西伯曰文王,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伯夷、叔齐在孤竹,闻西伯善养老,盍往归之。太颠、闳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归之。

古公长子太伯,次子虞仲,幼子季历。季历生下昌时,有吉祥之兆。古公说:“咱们家要是有出头之日,就得靠昌啦。”太伯和虞仲知道古公想传位给季历,将来好让昌继位。他们为了让位给弟弟,就跑到南方去,断发文身,表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太史公用了一个“亡”字,一个“让”字。

如此波澜壮阔的爱恨情仇,若是让今人来写(biān),二三十集恐怕打不住吧。

古公卒,季历立,是为公季。公季卒,子昌立,是为西伯,就是周文王了。

西伯敬老,有些诸侯国的老干部,退休了就到他那养老。传说中的伯夷和叔齐,就是从孤竹国到西伯那养老的。

崇侯虎谮西伯於殷纣曰:“西伯积善累德,诸侯皆向之,将不利於帝。”帝纣乃囚西伯於羑里。闳夭之徒患之。乃求有莘氏美女,骊戎之文马,有熊九驷,他奇怪物,因殷嬖臣费仲而献之纣。纣大说,曰:“此一物足以释西伯,况其多乎!”乃赦西伯,赐之弓矢斧钺,使西伯得征伐。曰:“谮西伯者,崇侯虎也。”西伯乃献洛西之地,以请纣去炮格之刑。纣许之。

崇侯虎向纣王告状,纣王就把西伯捉了來,关在羑里。闳夭等人通过纣王的宠臣费仲给纣王献上美女、好马、珠宝。纣王说:“哎呀呀,你们真是太客气了,给我这么多好东西。光是这个美女,就可以放了西伯吖。其实西伯是好人,都是崇侯虎陷害他。”

于是纣王放了西伯,又给他兵器和兵权。西伯把洛水西边的地盘送给纣王,请纣王废除炮格之刑,纣王也答应了。

这个美女当真不简单。那时有个部落叫做有莘氏,盛产美女。商汤有个老婆,是有莘氏的;西伯有个老婆,是有莘氏的。献给纣王的美女,也是有莘氏的。

西伯阴行善,诸侯皆来决平。於是虞、芮之人有狱不能决,乃如周。入界,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虞、芮之人未见西伯,皆惭,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祇取辱耳。”遂还,俱让而去。诸侯闻之,曰“西伯盖受命之君”。

明年,伐犬戎。明年,伐密须。明年,败耆国。殷之祖伊闻之,惧,以告帝纣。纣曰:“不有天命乎?是何能为!”明年,伐邘。明年,伐崇侯虎。而作丰邑,自岐下而徙都丰。明年,西伯崩,太子发立,是为武王。

西伯盖即位五十年。其囚羑里,盖益易之八卦为六十四卦。诗人道西伯,盖受命之年称王而断虞芮之讼。後十年而崩,谥为文王。改法度,制正朔矣。追尊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盖王瑞自太王兴。

周人和睦,耕田都留下很宽的边界,不互相争抢。虞国和芮国的人因为地界纷争,来找周人当裁判,看到周人宽阔的边界,都觉得很丢脸,就不好意思地回去了。

不争抢的前提是吃得饱,有余粮。周人的祖先,在帝尧的年代就是农业部长,跟戎狄混在一起都没忘记种地,可是周人吃得饱可能不是因为会种地。周人揍犬戎,揍密须,揍耆国,揍邘,揍崇侯虎,都是诸侯国。诸侯国被揍趴下了,就会把吃的喝的给送来。

难怪周人种地可以留下很宽的边界。

虞芮之讼,是典型的以果为因。

揍完崇侯虎,盖了一座新城,叫做丰邑,迁都到丰。第二年,西伯去世,太子发继位,就是后来的武王。

西伯被纣王关在羑里时,将《易》的八卦发展成六十四卦。

武王称王之后,追称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西伯为文王。

所谓“制正朔”,就是改历法。

夏朝的时候,把一月(寅月)当做正月。商朝的时候,把十二月(丑月)当做正月。周朝的时候,把十一月(子月)当做正月。

这就是所谓力量即正义吧。

殷本纪第三

By , 2020年4月30日 8:32 上午

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曰:“百姓不亲,五品不训,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五教在宽。”封于商,赐姓子氏。契兴於唐、虞、大禹之际,功业著於百姓,百姓以平。

契卒,子昭明立。昭明卒,子相土立。相土卒,子昌若立。昌若卒,子曹圉立。曹圉卒,子冥立。冥卒,子振立。振卒,子微立。微卒,子报丁立。报丁卒,子报乙立。报乙卒,子报丙立。报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主癸卒,子天乙立,是为成汤。

商的故事,要从契说起。契的爸爸是帝喾,妈妈是帝喾的次妃,叫做简狄。简狄洗澡时,看到一只黑鸟下蛋,简狄把蛋捡来吃了,由此怀孕生下了契。契长大后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帝舜把商给了他作为封地,从此契家就在商那里做诸侯,世代相继。

那个时候,王妃大概是在河边洗澡,不然无法看到鸟。那个时候,物质大概还很缺乏,不然王妃不至于捡鸟蛋来吃。

讲笑了。王妃取食鸟卵,大概是当时正处于采集文明向农耕文明的过渡阶段。王妃吞卵生契,大概是当时正处于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阶段。

在夏朝,帝位可以由父传子(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由兄传弟(太康崩,弟中康立),还可以传给堂兄弟(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廑立。帝廑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为帝孔甲)。

从契到成汤,一共有十四世。诸侯的位置,都是父子相传。

成汤,自契至汤八迁。汤始居亳,从先王居,作帝诰。

汤征诸侯。葛伯不祀,汤始伐之。汤曰:“予有言:人视水见形,视民知治不。”伊尹曰:“明哉!言能听,道乃进。君国子民,为善者皆在王官。勉哉,勉哉!”汤曰:“汝不能敬命,予大罚殛之,无有攸赦。”作汤征。

从契到汤,曾经八次迁都。到了契这一辈,把亳定为国都,因为帝喾曾经建都在这里。汤还写了一封信(帝诰),把这事说给老祖先听。

说来惭愧,俺是查了字典,才发现这个亳(bó)字比毫(háo)字少了一划。

商强大起来了,就去揍别的诸侯。

诸侯不是可以乱揍的。譬如说葛伯,因为他不来祭祀商的祖先,汤没有办法,才去揍他的。

为了说明这揍之合情合理,汤还以《汤征》为题写了篇文章,说:“你不听话,我就狠狠地揍你,绝不轻饶!”

总之,商去揍别的诸侯都是有道理的。

伊尹名阿衡。阿衡欲奸汤而无由,乃为有莘氏媵臣,负鼎俎,以滋味说汤,致于王道。或曰,伊尹处士,汤使人聘迎之,五反然後肯往从汤,言素王及九主之事。汤举任以国政。伊尹去汤適夏。既丑有夏,复归于亳。入自北门,遇女鸠、女房,作女鸠女房。

汤有个得力的大臣,叫做伊尹,来历很神奇。有的说伊尹为了求见汤,趁着有莘氏把女儿嫁给汤的时机,自告奋勇扮作伙夫陪嫁到汤那里,在做饭的时候给汤讲道理;有的说伊尹其实是个隐士,汤派人去请了五回,这才出来给汤效力,给汤讲古代帝王的故事(素王),给汤讲治国的道理(九主)。

开始的时候,伊尹大概是想做更大的官,于是就到夏那头去了。到了那头,才发现原来是看走眼了,又从夏回来。

伊尹回来的时候,大概是有点不好意思,是从后门进来的。

然而还是碰上了熟人,女鸠、女房,都是汤那时的贤人。为了避免误解,伊尹写了《女鸠》《女房》两篇文章,表明心志。

对于古人来说,会做文章,是很厉害的。夏启做《甘誓》。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商汤做《帝诰》《汤征》。伊尹做《九主》《女鸠》《女房》。

在商汤的时代,已经有甲骨文了。不过,甲骨文的主要功用是占卜和祭祀。上面说的这些文章,在甲骨文里面并没有发现。

伊尹的《九主》,很长时间以来,都只是个传说。1973年,在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帛画里发现了一个版本,可惜残缺得很厉害。

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

当是时,夏桀为虐政淫荒,而诸侯昆吾氏为乱。汤乃兴师率诸侯,伊尹从汤,汤自把钺以伐昆吾,遂伐桀。汤曰:“格女众庶,来,女悉听朕言。匪台小子敢行举乱,有夏多罪,予维闻女众言,夏氏有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夏多罪,天命殛之。今女有众,女曰‘我君不恤我众,舍我啬事而割政’。女其曰‘有罪,其奈何’?夏王率止众力,率夺夏国。有众率怠不和,曰‘是日何时丧?予与女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尔尚及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理女。女毋不信,朕不食言。女不从誓言,予则帑僇女,无有攸赦。”以告令师,作汤誓。於是汤曰“吾甚武”,号曰武王。

这个网开三面的故事,讲真,我一直没看懂。人之所以张网,不过是为了谋生。汤德及禽兽,人就禽兽不如了。

夏桀荒淫,罩不住诸位小弟了。恰好昆吾氏不太安生,汤就去揍他。

汤叫其它诸侯一起去揍夏桀,说:“不是我爱闹事,而是夏桀太坏了。我要不是怕上天怪罪,才不会去揍他。”

汤说:“你们和我一起去揍夏桀,我会给你们好处的。你们可别不信,我说到做到的。你们要是不听话,我就杀了你们,绝不轻饶。”

汤说:“我武功好厉害的,你们得叫我武王。”

跟夏启一样一样的嘛。

桀败於有娀之虚,桀奔於鸣条,夏师败绩。汤遂伐三嵏,俘厥宝玉,义伯、仲伯作典宝。汤既胜夏,欲迁其社,不可,作夏社。伊尹报。於是诸侯毕服,汤乃践天子位,平定海内。

……

汤乃改正朔,易服色,上白,朝会以昼。

汤在桀的老家(有娀)把桀暴揍一顿,桀被揍怕了,逃往鸣条。

汤又去揍三嵏,抢了人家的宝玉,当作自己的国宝。

其它诸侯也被汤揍服了。

汤当了老大,就修改历法。夏朝的时候,把一月(寅月)当做正月;到了商朝,把十二月(丑月)当做正月。

夏朝喜欢黑色,商朝喜欢白色。

夏朝晚上上朝,商朝白天上朝。

总之,对着干就对了。

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太甲,成汤適长孙也,是为帝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作伊训,作肆命,作徂后。

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汤法,乱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以朝诸侯。

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过自责,反善,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帝太甲修德,诸侯咸归殷,百姓以宁。伊尹嘉之,乃作太甲训三篇,襃帝太甲,称太宗。

……

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武乙猎於河渭之间,暴雷,武乙震死。子帝太丁立。帝太丁崩,子帝乙立。帝乙立,殷益衰。

第一次明确地提到储君,太子太丁。可惜这个太子死得早。

帝太甲不乖,伊尹关他三年,自己当老大。等到帝太甲乖了,再放出来,让他当老大。

这个伊尹太厉害了啊。

在商朝,帝位可以由父传子(汤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於是乃立太丁之弟外丙,是为帝外丙),由兄传弟(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壬,是为帝中壬),还可以传给侄子(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乃立太丁之子太甲)。这三种情况,都很常见,说不上哪个才是主流。

帝武乙,历史上第一个被雷劈死的人。

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

帝纣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知足以距谏,言足以饰非;矜人臣以能,高天下以声,以为皆出己之下。好酒淫乐,嬖於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於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钜桥之粟。益收狗马奇物,充仞宫室。益广沙丘苑台,多取野兽蜚鸟置其中。慢於鬼神。大冣乐戏於沙丘,以酒为池,县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

百姓怨望而诸侯有畔者,於是纣乃重刑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侯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纣。九侯女不憙淫,纣怒,杀之,而醢九侯。鄂侯争之强,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闻之,窃叹。崇侯虎知之,以告纣,纣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闳夭之徒,求美女奇物善马以献纣,纣乃赦西伯。西伯出而献洛西之地,以请除炮格之刑。纣乃许之,赐弓矢斧钺,使得征伐,为西伯。而用费中为政。费中善谀,好利,殷人弗亲。纣又用恶来。恶来善毁谗,诸侯以此益疏。

终于说到纣王了。

纣气力过人,见多识广,颇有辩才。

大臣想要怼他,还没有开口,他就知道人家想说什么,直接就怼回去了。花言巧语这样普普通通的形容词,实在不足以形容他的口才。

纣王爱饮酒,爱音乐,爱舞蹈,爱美女,爱收藏。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收藏家,非纣莫属。这些都是很高雅的爱好,只是物极必反。

西伯、九侯、鄂侯是纣王手下最大的官。九侯给纣王送了一位美女,但是这位美女不合纣王的心意,纣王就把美女杀了,又把九侯剁成肉酱。鄂侯跟纣王争辩,言辞激动了些,就被纣王做成肉干。西伯啥都不敢说,只是暗地里叹了口气,没想到被崇侯虎告密,也被纣王关了起来。西伯的手下给纣王献上美女、奇物、宝马,这才把西伯给救了出来。

西伯、九侯、鄂侯都不在了,纣王先后任用费中、恶来主政。这两个都是小人,诸侯都不喜欢,与纣王越发生疏了。

西伯归,乃阴修德行善,诸侯多叛纣而往归西伯。西伯滋大,纣由是稍失权重。王子比干谏,弗听。商容贤者,百姓爱之,纣废之。及西伯伐饥国,灭之,纣之臣祖伊闻之而咎周,恐,奔告纣曰:“天既讫我殷命,假人元龟,无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维王淫虐用自绝,故天弃我,不有安食,不虞知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不欲丧,曰‘天曷不降威,大命胡不至’?今王其奈何?”纣曰:“我生不有命在天乎!”祖伊反,曰:“纣不可谏矣。”西伯既卒,周武王之东伐,至盟津,诸侯叛殷会周者八百。诸侯皆曰:“纣可伐矣。”武王曰:“尔未知天命。”乃复归。

纣愈淫乱不止。微子数谏不听,乃与大师、少师谋,遂去。比干曰:“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争。”乃强谏纣。纣怒曰:“吾闻圣人心有七窍。”剖比干,观其心。箕子惧,乃详狂为奴,纣又囚之。殷之大师、少师乃持其祭乐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诸侯伐纣。纣亦发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周武王遂斩纣头,县之白旗。杀妲己。释箕子之囚,封比干之墓,表商容之闾。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行盘庚之政。殷民大说。於是周武王为天子。其後世贬帝号,号为王。而封殷後为诸侯,属周。

周武王崩,武庚与管叔、蔡叔作乱,成王命周公诛之,而立微子於宋,以续殷後焉。

太史公曰:余以颂次契之事,自成汤以来,采於书诗。契为子姓,其後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来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孔子曰,殷路车为善,而色尚白。

越来越多的诸侯背叛纣王,投奔西伯。比干、商容、祖伊等大臣劝说纣王,纣王都不听。

祖伊的劝说,挺有意思的。他说:“大王你玩得太过了,老天爷都不要我们了,占卜都不灵光了。”

这样的劝说,当然是没有用的。

西伯死后,周武王在盟津纠集了八百诸侯,要去揍纣王。诸侯都很激动,都想赶紧去揍。但是周武王说,时间还没有到呢,咱们先回去。

纣王那边,微子、大师、少师逃走了,比干被纣王挖了心,箕子装作疯子,还是被纣王关了起来。

周武王率领诸侯在牧野把纣王暴揍了一顿。纣王逃到鹿台,穿上玉衣,自焚而死。周武王砍下纣王的脑袋挂在白旗上示众,又把妲己杀了。

周武王从此当了老大。他很谦虚,不称帝,只称王。

商的时代过去了,周的时代到来了。

孔子说,殷人的车很好,殷人喜欢白色。

夏本纪第二

By , 2020年4月26日 10:01 上午

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禹之曾大父昌意及父鲧皆不得在帝位,为人臣。当帝尧之时,鸿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尧求能治水者,群臣四嶽皆曰鲧可。尧曰:“鲧为人负命毁族,不可。”四嶽曰:“等之未有贤於鲧者,愿帝试之。”於是尧听四嶽,用鲧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於是帝尧乃求人,更得舜。舜登用,摄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视鲧之治水无状,乃殛鲧於羽山以死。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於是舜举鲧子禹,而使续鲧之业。

……

禹伤先人父鲧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

……

禹曰:“予娶涂山,辛壬癸甲,生启予不子,以故能成水土功。”

……

皋陶於是敬禹之德,令民皆则禹。不如言,刑从之。舜德大明。

禹的爸爸,也就是鲧,在同僚中是很有威望的。“等之未有贤于鲧者”,是高得不能再高的评价了。

然而尧并不喜欢鲧,说他“负命毁族”。即便如此,尧还不得不重用鲧。

鲧治水九年,没有成功。这时尧已经得了乘龙佳婿,也就是舜。舜一天也没有治过水,就“摄行天子之政”,又“殛鲧於羽山以死”。

读到“天下皆以舜之诛为是”这一句时,真是觉得好寒心。

舜杀了禹的爸爸,又让禹去治水。禹和涂山氏结婚,只在家里住了四天,辛壬癸甲。此后十三年间,都没有回过家。我从小就从历史课本上读到“大禹治水,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读到这里才知道,原来是禹并不是勤奋工作到“过家门而不入”,而是因为爸爸被杀才“过家门不敢入”。

后来的历史课本,为什么连这么丁点小事都要改呢?

禹治水第九年时,舜没有把他流放到羽山。可见,舜并非不知道治水是需要时间的。

当年舜行摄天子之政,位子坐得还不是很稳,必须把共工、讙兜、三苗、鲧分别流放到幽陵、崇山、三危、羽山去。

禹治水成功,皋陶敬禹之德,让民众都听禹的话。

不听话,是要受刑罚的。

禹的功劳,也算是舜的德行。

帝禹立而举皋陶荐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封皋陶之後於英、六,或在许。而后举益,任之政。

十年,帝禹东巡狩,至于会稽而崩。以天下授益。三年之丧毕,益让帝禹之子启,而辟居箕山之阳。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及禹崩,虽授益,益之佐禹日浅,天下未洽。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曰“吾君帝禹之子也”。於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

夏后帝启,禹之子,其母涂山氏之女也。

有扈氏不服,启伐之,大战於甘。将战,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启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弃三正,天用剿绝其命。今予维共行天之罚。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御非其马之政,女不共命。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女。”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禹打算让皋陶继位的,但是禹还没有死,皋陶就先死了。

禹死的时候,把天下让给益。三年丧期满了,益仿照先例,把天下让给禹的儿子启。

尧把帝位传给舜,舜让给丹朱,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舜把帝位传给禹,禹让给商均,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禹把帝位传给益,益让给启。按照早先的剧本,应该是没有让成的,然而竟一不小心让成了,因为“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

那么天下又是如何属意启的呢?太史公说:“有扈氏不服,启伐之……用命,赏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则帑僇女。遂灭有扈氏,天下咸朝。”

听话,有赏;不听话,杀头,辱及子孙。

怪不得天下咸朝,

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太康崩,弟中康立,是为帝中康。帝中康时,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作胤征。

中康崩,子帝相立。帝相崩,子帝少康立。帝少康崩,子帝予立。帝予崩,子帝槐立。帝槐崩,子帝芒立。帝芒崩,子帝泄立。帝泄崩,子帝不降立。帝不降崩,弟帝扃立。帝扃崩,子帝廑立。帝廑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为帝孔甲。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後。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孔甲崩,子帝皋立。帝皋崩,子帝发立。帝发崩,子帝履癸立,是为桀。帝桀之时,自孔甲以来而诸侯多畔夏,桀不务德而武伤百姓,百姓弗堪。乃召汤而囚之夏台,已而释之。汤修德,诸侯皆归汤,汤遂率兵以伐夏桀。桀走鸣条,遂放而死。桀谓人曰:“吾悔不遂杀汤於夏台,使至此。”汤乃践天子位,代夏朝天下。汤封夏之後,至周封於杞也。

夏朝的故事,对于太史公来说,似乎就是一连串的joke。

譬如说“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譬如说“羲、和湎淫,废时乱日,胤往征之”。

譬如说“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

这个吃龙肉的故事,实在是太狠了。乱吃野生动物,是要出大事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现世报。孔甲吃了龙肉,夏朝还是又传了三代(帝皋、帝发、帝履),这才被商汤给灭了。

夏禹、夏启、太康、中康、帝相、少康、帝予、帝槐、帝芒、帝泄、不降、帝扃、帝廑、孔甲、帝皋、帝发、帝履(夏桀),共十七世。

五帝本纪第一.舜

By , 2020年4月22日 5:31 下午

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以至帝舜,皆微为庶人。

帝舜名字叫做重华,也被称为虞舜。重华爸爸是瞽叟,瞽叟爸爸是桥牛,桥牛爸爸是句望,句望爸爸是敬康,敬康爸爸是穷蝉,穷蝉爸爸……藕卖糕的,就是帝颛顼,颛顼爸爸是昌意,昌意爸爸……哦,就是黄帝了。所以,帝舜是黄帝的九世孙,是颛顼的七世孙。

颛顼的后代,从穷蝉到帝舜,都是庶人。

帝尧是黄帝的四世孙,从辈分来说,帝舜要管帝尧叫太太爷爷。不过帝舜娶了帝尧的两个女儿,只要叫岳父大人就行了。

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象,象傲。瞽叟爱後妻子,常欲杀舜,舜避逃;及有小过,则受罪。顺事父及後母与弟,日以笃谨,匪有解。

舜,冀州之人也。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於寿丘,就时於负夏。舜父瞽叟顽,母嚚,弟象傲,皆欲杀舜。舜顺適不失子道,兄弟孝慈。欲杀,不可得;即求,尝在侧。

舜是冀州人,种过地,捉过鱼,烧过陶,学过手艺,做过生意。

他的爸爸瞽叟是个瞎子,生母早亡。爸爸娶了个后娘,给舜生了个弟弟,叫做象。象有亲妈疼,亲爸爱,所以很骄横。总而言之,舜的爸爸很坏,妈妈很坏,弟弟也很坏,都想要杀死舜,还好舜每次都能逃掉。舜很小心谨慎,总是顺着爸爸、后娘和弟弟,一心想要守着家人,岁月静好。

那是!不这样是要死人的。

一个庶民,还是瞎子,能够接连娶到两个老婆。舜的老爸也不简单啊。

在舜的那个年头,只要没有当官,就算是庶民了,和现在的庶民是不同的。舜家虽然是庶民,也还是祖上有两个天子的庶民好啵。

舜年二十以孝闻。三十而帝尧问可用者,四嶽咸荐虞舜,曰可。於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舜居妫汭,内行弥谨。尧二女不敢以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尧九男皆益笃。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上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瞽叟尚复欲杀之,使舜上涂廪,瞽叟从下纵火焚廪。舜乃以两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後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为匿空旁出。舜既入深,瞽叟与象共下土实井,舜从匿空出,去。瞽叟、象喜,以舜为已死。象曰“本谋者象。”象与其父母分,於是曰:“舜妻尧二女,与琴,象取之。牛羊仓廪予父母。”象乃止舜宫居,鼓其琴。舜往见之。象鄂不怿,曰:“我思舜正郁陶!”舜曰:“然,尔其庶矣!”舜复事瞽叟爱弟弥谨。於是尧乃试舜五典百官,皆治。

舜二十岁就有孝名,三十岁时得到诸侯领袖举荐,帝尧把两个女儿嫁给他,安排九个儿子跟着他,考察他的言行。两个女儿很守妇道,从来都不跟亲戚显摆,九个儿子也更加团结了。

舜去种地,农人都把田地让给他。舜去捕鱼,渔夫都把居所让给他。舜去烧陶,黄河沿岸都出好陶。舜住的地方,先是成了村庄,然后成了圩镇,然后成了都市。

两个“让”字!

帝尧也给舜送些小礼物,衣服啊,乐器啊,别墅啊,牛羊啊啥的。

做天子的女婿真是好啊。

可是舜的亲爹似乎得了失心疯?

瞽叟舜上房修屋顶,然后在底下放火烧房,就这样都没把舜烧死。

瞽叟让舜去挖深井,又和象合伙把他活埋,就这样也没把舜弄死。

可是老爸和弟弟都以为舜呜呼哀哉了。弟弟把哥哥的房子和牛羊分给老爸,只要哥哥的两个老婆和琴。

然后舜就回来了,更加孝顺老爸,更加心疼弟弟。

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谓之“八元”。此十六族者,世济其美,不陨其名。至於尧,尧未能举。舜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序。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

帝颛顼有八个好儿子,称为八恺;帝喾也有八个好儿子,称为八元。这十六个家族,世世代代都没有坏名声。可是到了帝尧的时候,这十六个家族的后人,一个都没有用。

帝尧也是帝喾的儿子。

八元都是帝尧的亲兄弟,世济其美,不陨其名,然而帝尧一个都没有用。

往回翻,帝尧还有一个哥哥,叫做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目测帝喾家里有故事吖……

这十六个家族,后来舜都起用了。

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慝,天下谓之浑沌。少皞氏有不才子,毁信恶忠,崇饰恶言,天下谓之穷奇。颛顼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天下谓之梼杌。此三族世忧之。至于尧,尧未能去。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天下谓之饕餮。天下恶之,比之三凶。舜宾於四门,乃流四凶族,迁于四裔,以御螭魅,於是四门辟,言毋凶人也。

那时候有四大恶人。爱做坏事的叫做浑沌,乱嚼舌根的叫做穷奇,不知好歹的叫做梼杌,贪吃贪财的叫做饕餮。舜把四大恶人都轰到边疆去打妖怪,然后,然后,据说大地上就白茫茫一片地没有恶人了。

原来,像舜他爸爸和弟弟这样的,都是大好人啊……

舜入于大麓,烈风雷雨不迷,尧乃知舜之足授天下。尧老,使舜摄行天子政,巡狩。舜得举用事二十年,而尧使摄政。摄政八年而尧崩。三年丧毕,让丹朱,天下归舜。而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倕、益、彭祖自尧时而皆举用,未有分职。於是舜乃至於文祖,谋于四嶽,辟四门,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论帝德,行厚德,远佞人,则蛮夷率服。舜谓四嶽曰:“有能奋庸美尧之事者,使居官相事?”皆曰:“伯禹为司空,可美帝功。”舜曰:“嗟,然!禹,汝平水土,维是勉哉。”禹拜稽首,让於稷、契与皋陶。舜曰:“然,往矣。”舜曰:“弃,黎民始饥,汝后稷播时百穀。”舜曰:“契,百姓不亲,五品不驯,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宽。”舜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轨,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度,五度三居:维明能信。”舜曰:“谁能驯予工?”皆曰垂可。於是以垂为共工。舜曰:“谁能驯予上下草木鸟兽?”皆曰益可。於是以益为朕虞。益拜稽首,让于诸臣朱虎、熊罴。舜曰:“往矣,汝谐。”遂以朱虎、熊罴为佐。舜曰:“嗟!四嶽,有能典朕三礼?”皆曰伯夷可。舜曰:“嗟!伯夷,以汝为秩宗,夙夜维敬,直哉维静絜。”伯夷让夔、龙。舜曰:“然。以夔为典乐,教稚子,直而温,宽而栗,刚而毋虐,简而毋傲;诗言意,歌长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能谐,毋相夺伦,神人以和。”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舜曰:“龙,朕畏忌谗说殄伪,振惊朕众,命汝为纳言,夙夜出入朕命,惟信。”舜曰:“嗟!女二十有二人,敬哉,惟时相天事。”三岁一考功,三考绌陟,远近众功咸兴。分北三苗。

舜最厉害的本领还是找路,在荒郊野岭里遇上暴风雨都不会迷路。作为一位学过定向越野的骨灰级路盲,俺已经退化到只认得左右不知道南北了,一出门就要打开手机查地图,丢了手机根本就回不了家。对于舜的这个本事,俺服。

舜给尧当了二十年小弟,尧就让他当代理大哥。又过了八年,尧就去世了。所以尧其实是在位七十年外加二十八年,共计九十八年。在前一则笔记里算成了一百一十八,原来是俺算错了。

尧在位的时候,设了许多闲职。譬如说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倕、益、彭祖等等等等,虽说都有工作,但是都没有工作。

所以舜挑选接班人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勤奋。

小弟们异口同声地推荐了禹。

禹一开始当然是拒绝的。后来实在是推卸不掉,只好应了下来。

舜安排弃当农业部长,契当民政部长,皋陶当司法部长,垂当工程部长,益当畜牧部长,伯夷当大祭司。

他们一开始当然也是拒绝的。后来实在是推卸不掉,只好应了下来。

舜每三年给他们做一次绩效评估。

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皋陶为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实;伯夷主礼,上下咸让;垂主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辟;弃主稷,百穀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违;唯禹之功为大,披九山,通九泽,决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职来贡,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南抚交阯、北发,西戎、析枝、渠廋、氐、羌,北山戎、发、息慎,东长、鸟夷,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於是禹乃兴九招之乐,致异物,凤皇来翔。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

此处略去歌功颂德无数字。

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於苍梧之野。葬於江南九疑,是为零陵。舜之践帝位,载天子旗,往朝父瞽叟,夔夔唯谨,如子道。封弟象为诸侯。舜子商均亦不肖,舜乃豫荐禹於天。十七年而崩。三年丧毕,禹亦乃让舜子,如舜让尧子。诸侯归之,然後禹践天子位。尧子丹朱,舜子商均,皆有疆土,以奉先祀。服其服,礼乐如之。以客见天子,天子弗臣,示不敢专也。

舜六十一岁时正式成为天子,在位三十九年,崩,刚好一百岁。回想起尧当了九十八年的天子,不得不说那时的人真是太长寿了。

舜把曾经想要杀他的弟弟封为诸侯。自己的娃商均不听话,舜就让禹接任老大。三年丧期满后,禹也要把天下让给舜家的娃,但是所有的诸侯都来归顺禹。禹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把这个老大当下去。

尧把帝位传给舜,舜让给丹朱,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舜把帝位传给禹,禹让给商均,没有让成,只好继续执掌天下。

讲真,小时候去走亲戚,别人塞给我俺包的时候,俺也是拒绝的,不过好像没有拒绝成功过。

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

从黄帝到尧、舜、禹,本来都是一家人,都是同一个姓(公孙),只是改了国号。从禹开始用氏进行区别,夏禹姓姒氏,商契姓子氏,周弃姓姬氏。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於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於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太史公说,五帝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说老实话,读前人的文章,也就《尚书》还行吧,其它的,也就那样。可是《尚书》大部分已经丢了,别的书里说《尚书》说了啥啥啥,也不好判断真假。俺只好挑些文字比较通顺的,凑在一起,作为俺大作的第一篇。

总而言之,俺都是听别人说的,你们爱信不信吧。

顺手画了个《五帝世系图》。说是五帝,其实有六个,但是因为“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的缘故,买一送一了。

《五帝本纪第一》是《史记》中很特别的一篇。因为年代久远,太史公自己也说“难为浅见寡闻道”。这里用稍微轻佻的态度做些注解,不过是疫情期间给自己解闷而已,莫较真。

《史记》后面的部分,就要认真读了,不闹了。

Wudi-3

五帝本纪第一.尧

By , 2020年4月14日 8:18 下午

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黄收纯衣,彤车乘白马。能明驯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万国。

帝尧,也就是放勋了。听说他很仁德,也很聪明。这么些年,放勋的老爸、爷爷、祖爷爷、高祖爷爷到处猛揍,向其他诸侯收取保护费。到了放勋这一辈,轩辕氏族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仔细算来,放勋如果不是富四代,至少也是富三代了。因为手里有钱,放勋的生活比较讲究,坐车要坐红车,骑马要骑白马,戴帽要戴黄帽,穿衣要穿黑衣。按照太史公的说法,他应该是很会打扮的,就像是一只五百瓦的大灯泡,光彩夺目。

讲真,只要钱足够多,不管怎么花都算是节俭的。更难得的是,放勋虽然已经非常有钱,他还是非常努力工作。所以太史公说他“富而不骄,贵而不舒”。他做老大,七大姑八大姨都很和睦,诸侯之间也不互相打架。

乃命羲、和,敬顺昊天,数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旸谷。敬道日出,便程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中春。其民析,鸟兽字微。申命羲叔,居南交。便程南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中夏。其民因,鸟兽希革。申命和仲,居西土,曰昧谷。敬道日入,便程西成。夜中,星虚,以正中秋。其民夷易,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便在伏物。日短,星昴,以正中冬。其民燠,鸟兽氄毛。岁三百六十六日,以闰月正四时。信饬百官,众功皆兴。

要说放勋最大的成就,大概就是创造历法了。太史公介绍完放勋的衣服和帽子后就扯到了历法,可见这件事情的确非同寻常。放勋安排羲仲住在郁夷、羲叔住在南交、和仲住在西土、和叔住在幽都,每天看太阳什么时候上山下山、啥时候天上有什么星星、鸟儿什么时候长毛什么时候掉毛。就这么看了许多年,竟然就算出来一年有三百六十六天,竟然就算出啥时候是春分、夏至、秋分和冬至,竟然就会用“闰”的方法来调整四时误差。

放勋有了历法,就把它传授给被祖爷爷们揍过的诸侯,这样诸侯就知道啥时候耕种才能有更好的收获。就凭这一点好处来说,过去挨了那么多揍,恐怕是值得的。

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又曰:“谁可者?”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尧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尧又曰:“嗟,四嶽,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嶽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尧於是听嶽用鲧。九岁,功用不成。

然后大洪水就来了。放勋大概是觉得自己有点老了,得找个能干活的。他就问百官:“各位老大,你们觉得谁有治国的才能吖?”

你们觉得百官会怎么回答呢?

放齐给了个标准答案:“你们家娃,就那个叫做丹朱的,很棒啊。”

放勋说:“唉,我这个娃吖,还是有点顽皮,爱打架,算了吧。要不,你们再说一个?”

讙兜说:“我看共工干活挺卖力呢。”

放勋说:“共工这个人嘛,人前人后很会说话,老天被他卖了都得帮他数钱,算了吧。”

大臣们都不说话了。

放勋叹了一口气,说:“哎呀呀,各位老大,洪水这么大,山都要被淹了,你们就不能救救百姓嘛?”

大家都说:“要不,让鲧上?”

放勋说:“鲧这个人不太听话,还窝里斗,算了吧。”

大家都说:“先试试看呗,不然也没有别人上啊。”

放勋只好让鲧去治水。鲧治了九年,好像没什么用。

讲真,治水这个事情,不能怪鲧没本事。从洪水发生和消退的规律来看,鲧只是治水的时机不太对而已。要是等到水快退了再叫他去治,说不准就没有大禹什么事了。

尧曰:“嗟!四嶽: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嶽应曰:“鄙德忝帝位。”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众皆言於尧曰:“有矜在民间,曰虞舜。”尧曰:“然,朕闻之。其何如?”嶽曰:“盲者子。父顽,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奸。”尧曰:“吾其试哉。”於是尧妻之二女,观其德於二女。舜饬下二女於妫汭,如妇礼。尧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从。乃遍入百官,百官时序。宾於四门,四门穆穆,诸侯远方宾客皆敬。尧使舜入山林川泽,暴风雷雨,舜行不迷。尧以为圣,召舜曰:“女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舜让於德不怿。正月上日,舜受终於文祖。文祖者,尧大祖也。

放勋可能是真的觉得自己有点老了,试探地问百官:“各位老大,我当带头大哥七十年了,你们能干,我把带头大哥的位置让给你们吧。”

几位小弟简直没被吓死,赶紧出来澄清:“我们哪里有这个本事,还得仰仗大哥您啊!”

放勋又说:“要不,你们推荐些个亲戚,或者是有名的隐士也行啊。”

大家都知道放勋有两个女儿还没嫁人,隐隐地猜到了放勋的心思,就说:“民间有个叫做虞舜,口碑还不错呢。并且,还没结婚。”

放勋觉得这名字很耳熟,又问:“我好像也听说过耶。这人到底怎么样嘛?”

大家都说:“他爸爸是个盲人,很坏。他妈妈很坏,他弟弟也很坏。他跟这三个坏人住在一起,却能够和睦相处,可不得了呢。”

放勋说:“我且试他一试。”于是他把两个女儿嫁给舜,看他怎么怎么对待自己的女儿。舜竟然有本事让两个公主住在自己家里,一点都没有抱怨。放勋十分满意,就让舜来做官。舜的官做得很好,处理公务、待人接物,都很合大家的心意。有一回,放勋让舜在刮风下雨的时候到野外去,舜竟然没有迷路,这个本事让放勋很满意,觉得舜厉害极了。

放勋对舜说:“你跟着我已经三年了,挺棒的嘛。这样吧,我下,你上!”

舜害怕极了,说:“不行的不行的,还得靠您啊。”

不过放勋还是挑了个吉日,在太爷爷的祖庙里宣布退休,让舜来当天子。

於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舜乃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遂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辩于群神。揖五瑞,择吉月日,见四嶽诸牧,班瑞。岁二月,东巡狩,至於岱宗,,望秩於山川。遂见东方君长,合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脩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为挚,如五器,卒乃复。五月,南巡狩;八月,西巡狩;十一月,北巡狩:皆如初。归,至于祖祢庙,用特牛礼。五岁一巡狩,群后四朝。遍告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肇十有二州,决川。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灾过,赦;怙终贼,刑。钦哉,钦哉,惟刑之静哉!

于是帝尧宣布退休,让舜摄政。所以帝尧完完全全地放弃了权力吗?“以观天命”,短短四个字,就不用多说了吧。

女婿摄政,丈人训政。

舜在考察期里头表现不错。(此处省略歌功颂德若干字。)

讙兜进言共工,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共工果淫辟。四嶽举鲧治鸿水,尧以为不可,嶽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故百姓不便。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於是舜归而言於帝,请流共工於幽陵,以变北狄;放兜於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於三危,以变西戎;殛鲧於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

当年讙兜推举共工,帝尧不喜欢,但是还是让共工当了工长,发现共工果然狡猾。各位小弟推举鲧来治水,帝尧不喜欢,但是还是让鲧去治水,发现鲧果然没本事。这时候正好三苗不太听话,在江淮一带作乱。舜出巡回来,就跟帝尧商量,把共工流放到幽陵区揍北狄,把讙兜流放到崇山去揍南蛮,把三苗流放到三危去揍西戎,把鲧流放到羽山去揍东夷。

共工、讙兜、三苗、鲧,严格地说,都是舜的政敌。这四个恶人给定了罪,天下咸服。

那是!不服是要挨揍的。

一个“请”字,不知道遮掩了多少刀光剑影,血海深仇。

读历史太考验想象力了。

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荐之於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百姓悲哀,如丧父母。三年,四方莫举乐,以思尧。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权授舜。授舜,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尧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於南河之南。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後之中国践天子位焉,是为帝舜。

帝尧在位七十年才得到舜做女婿,过了二十年退休让舜摄政,又过了二十八年才去世。帝尧上位之前,还跟帝挚有过一段往事(挚不善,放勋立)。就算我们假设尧刚生下来挚就死了,那么尧至少活了118岁。

所以,在尧的年代,就能够精确地计算出一年有三百六十六天,就能够精确地计算出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就能够用“闰”来进行矫正,靠谱不?

会粤语的人大抵会说,母鸡啊。

帝尧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坏蛋,不能把天下传给他,于是把天下传给了舜。他说:“把天下传给舜,天下得利而丹朱遭殃;把天下传给丹朱,丹朱得利尔天下遭殃。这样,不好吧?”

看到这里,其实还是没看出来丹朱到底怎样坏了。大概是帝尧说丹朱坏,丹朱就一定得坏吧。

如果说帝尧把帝位传给舜就是禅让的话,考虑到受让者就是自己的女婿——还是两个女儿双重加持的女婿——帝尧真的是举贤不避亲的榜样呢。

帝尧不喜欢自己的儿子,但是肯定为两个女儿操碎了心。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不被自己的儿子欺负,帝尧也真的是拼了。

帝尧去世,三年丧期过后,舜还是想把帝位让给丹朱,就跑到南方去躲起来。但是诸侯办事都到南方来找舜,不去北方找丹朱。舜说:“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于是舜回到中原登上天子之位,从此,他就被称为帝舜了。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五帝本纪第一.颛顼、帝喾

By , 2020年4月13日 7:49 下午

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

黄帝娶了西陵氏族的女性为妻,就是嫘祖,是黄帝的正妃。嫘祖给黄帝生了两个儿子,都被降为诸侯,但是他们的后代都执掌过天下。这两个儿子一个叫做玄嚣,也就是青阳,另一个叫做昌意。青阳住在长江,昌意住在若水。昌意娶了蜀山氏族的女性为妻,名叫昌仆,昌仆生了个儿子,名叫高阳。高阳的德行很好,黄帝死后丧在桥山,立孙子高阳为帝,也就是颛顼了。

黄帝将青阳和昌意贬为诸侯,立孙子高阳为帝。黄帝一共有二十五个儿子,得其姓者十四人。青阳和昌意,大概都得了黄帝的姓吧。另外二十三个儿子,或者说另外十二个得了姓的儿子,命运又如何呢?

讲真,其实我更好奇的是那是一个没有得了姓的啦。

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絜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阯,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帝颛顼,就是高阳了,是黄帝的孙子,昌意的儿子。(此处省略歌功颂德若干字。)颛顼跟他的爷爷一样,也爱去揍其他部族。颛顼在位的时候,北边揍到幽陵,大概就是现在北京河北的位置了;南边揍到交趾,已经到现在的越南了;西边揍到流沙,差不多就是现在的甘肃了;东边揍到蟠木,传说就是现在的日本。

和爷爷相比,颛顼揍的范围更广阔了。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能够跋山涉水揍到越南,揍到日本,是很辛苦的。

颛顼这么厉害,花草树木、飞鸟走兽、大小神仙,都得乖乖地听他的,不然就会挨揍的。

帝颛顼生子曰穷蝉。颛顼崩,而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

颛顼的儿子叫做穷蝉。颛顼死后,也没有立自己的儿子为帝,而是立玄嚣伯伯的孙子高辛为帝。

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自玄嚣与蟜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於颛顼为族子。

帝喾,就是高辛了,算是黄帝的曾孙,颛顼帝的族子。高辛的老爸是蟜极,蟜极的老爸是玄嚣,玄嚣的老爸是黄帝。玄嚣和蟜极都没有当过老大。

高辛生而神灵,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取地之材而节用之,抚教万民而利诲之,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动也时,其服也士。帝喾溉执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

高辛出生时,可能也天降异象,不用教就会说自己的名字。(此处省略歌功颂德若干字。)他大概也是很厉害的,日月所照,风雨所至,没有不服的,大概是不服就要挨揍吧。

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帝喾有两个老婆。一个老婆是陈锋氏族的女性,生了放勋;另一个老婆是娵訾氏族的女性,生了挚。挚是哥哥,放勋是弟弟。帝喾死后,先立挚为帝。帝挚没有什么政绩,死后传位给弟弟放勋。放勋就是帝尧了。

等会,那帝喾有什么政绩呢?往回翻了一下,啊,天文学大概就是从他开始的(历日月而迎送之),跳大神肯定不是从他开始的,但是他似乎把跳大神这事情更加规范化和仪式化了(明鬼神而敬事之)。

在这里,“某某之女”都理解为某某氏族的女性后代,而不是某某的女儿。

在咱们的历史书上,盛传咱们古代是实行禅让制的,也就是前一个帝在死前把帝位让给别人。不过,到这里为止,我们看到的是轩辕崩,颛顼立;颛顼崩,帝喾立;帝喾崩,挚立;挚不善,帝尧立。

挚不善,帝尧立?所以,所以,挚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好奇吖好奇。

到现在为止,帝位都是黄帝一家子(轩辕氏)里头的事情,也似乎没有禅让什么事。

补充一下老祖先们的名字在现代汉语里面怎么读,古时候到底是怎么读的,真不知道。轩辕(xuān yuán),嫘祖(léi zǔ),玄嚣(xuán xiāo),颛顼(zhuān xù),穷蝉(qióng chán),喾(kù),蟜极(jiǎo jí),娵訾(jū zī)。

五帝本纪第一.黄帝

By , 2020年4月12日 8:56 下午

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

姓,标志家族系统的称号。氏,同姓贵族的不同分支,远古部族及其首领均称以氏。自汉代以后,姓氏合一。有的学者认为少典是一个具体的人名,有的学者认为少典是一个部族。所以,“少典之子”有两种可能的解释,一是少典氏的儿子,二是少典氏族的后裔。个人的看法,第二个解释更靠谱些。

轩辕氏出生时,可能天降异象。他说话很早,身手敏捷,为人厚道,勤敏聪明。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於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於阪泉之野。三战,然後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於是黄帝乃徵师诸侯,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

从“世衰”一词猜测,“神农氏世衰”指的是神农氏族,并非特指神农氏一人。最初神农氏族是诸侯中的老大,可是到了轩辕氏的时代,神农氏族就一代不如一代了。诸侯之间互相揍和挨揍,百姓(这里的百姓,指的是当时的贵族,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普通民众)的生活很苦,神农氏族却没有办法教训他们。轩辕氏很厉害,经常揍别的诸侯,凡是不向轩辕氏进贡的,轩辕氏就去揍他。后来诸侯都向轩辕氏进贡,当轩辕氏的小弟,免得被轩辕氏揍,只有蚩尤特别厉害,轩辕氏一时还揍不过他。

炎帝是神农氏族的后裔,眼看轩辕氏变成了诸侯的带头大哥,心里很不服气,就想去揍诸侯。诸侯都去找轩辕氏,说大哥你要保护我们。轩辕氏一面以德服人,一面训练士兵,研究节气,种植五谷,安抚民众,让人安居乐业。轩辕氏又驯服黑熊、貔貅、老虎等等猛兽,带着这些猛兽与炎帝在阪泉的野外对揍,一共揍了三次才把炎帝揍服了。轩辕氏从此功成名就,志得意满。

但是蚩尤还很嘴硬,不肯听轩辕氏指挥。轩辕氏叫小弟们一起出手,在涿鹿的野外群殴蚩尤,先是把蚩尤活捉,后来又把蚩尤杀了。直到这时候,轩辕氏才算是正式取代了神农氏带头大哥的位置,被诸侯称为天子,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黄帝。

天下只要有不服的,黄帝就去揍他,揍完就回家。咱们就这么随便一说,好像揍人很轻巧似的。其实他大老远去揍别人很辛苦的,逢山开路,逢水架桥,没有过上一天安稳日子。

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迁徙往来无常处,以师兵为营卫。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置左右大监,监于万国。万国和,而鬼神山川封禅与为多焉。获宝鼎,迎日推筴。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顺天地之纪,幽明之占,死生之说,存亡之难。时播百穀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

黄帝揍过的地方很多。东边揍到渤海,爬过丸山和泰山;西边揍到崆峒,爬过鸡头山;南边揍到长江,爬过熊山和湘山;北边揍到荤粥,与诸侯在釜山回合,然后在涿鹿山下的平原上建立都城。这里太史公用了“迁徙”一词,就是说现在黄帝揍人的地方离他的老家已经很远很远了,自己带的人已经居无定所了。于是他们围着兵营盖房子住,官员都用云命名,军队也叫做云师,听起来就特别厉害。

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

黄帝一共生了二十五个孩子,只有十四个得了他的姓,也就是公孙。咱们在一开始的时候说过,姓是标志家族系统的称号。所以……所以……另外十一个孩子是怎么回事?

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

黄帝的老婆和娃们,就不细说了。黄帝死后,他的孙子高阳继承帝位,就是帝颛顼了。

明后天再现学现编吧。

狂人日记

By , 2020年3月11日 7:10 下午

0bff1fe0-a1e2-40a6-be62-a31549060820

花了两周的时间,把鲁迅先生的小说完整地读了一遍。

先生的小说,都是短篇,其中许多小时侯就在课本上学过,然而当年并不懂得。如今一把年纪了再读,方才明白先生笔下的深意。

《呐喊》和《彷徨》里面的文章,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一篇一篇读下来,都不觉得意外。《故事新篇》里面的文章,都是第一次读,很有新意,甚感惊讶。然而更惊讶的是先生用文言做的《怀旧》,惊讶完了再回过头来想,才记得先生原本是那个年代的人,原本就是那样作文的。

从唐代散文到现代文学

By , 2020年2月17日 6:30 下午

Tang

讲唐伯虎:“在一个人侃侃而谈的时候,他往往忽略了向内的反省力量,最后他向外的批判就会不真实。”

讲张岱:“一切对于繁华和感官的执着与耽溺,在国破家亡之际遭到当头棒喝。好像你读佛经,觉得领悟到了什么东西,但是没有事件发生,所谓的‘领悟’可能是假的。当你面对一个自己最亲爱的身体的消失,或者是有巨大事件发生的时候,你或许才能明白所谓‘空幻’是什么意思。”

讲“文学的性情”:“我们在读《红楼梦》的时候,好像越来越不喜欢薛宝钗,可是她做错了什么事吗?没有,她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非常得体的人,从来不得罪任何人,讲话永远不出错。可是为什么你好希望贾宝玉和林黛玉在一起,而不是和薛宝钗呢?其中隐含的东西实在是非常有趣。薛宝钗是现实中的成功者,非常聪明。她想出来改善贾府经济状况的点子,探春恨佩服,要去公布,她却不让对方说是她想出来的。小说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它刻画了人性,而你喜欢的人物常常是经受了挫折和失败的。我们在现实中大多扮演的是薛宝钗,可是心里有一个部分没有得到满足,那个部分会喜欢林黛玉,会觉得她更接近自己真实的性格。你甚至会发现《红楼梦》中的每个人都在你身上,我们有薛宝钗的部分,有史湘云的部分,也有袭人的部分。”

“有时候,我们不能接近文学的原因在于我们的价值观太固定,而文学世界恰恰不是一个拥有固定价值观的世界。文学价值观与政治不同,与法律不同,与世俗道德不同,它恰好是对法律、道德的弥补。被判死刑的人会成为文学中的主角,比如窦娥。杜丽娘思春,在明代的礼教之下是不对的,是不道德的,可是汤显祖把她写得那么感人,为什么?因为人性,只要是合于真实人性的部分,首先应该被尊重,被包容。”

说《红楼梦》:“我一直强调一点,好的文学其实是在写生命不完美的状态。完美可能是作假的,可能是做给别人看的,而在自己诚实地面对自己的时候,会看到许许多多的不完美,那是忏悔的意义会在美学中体现出来。”

说《红楼梦》,提了这么一句:“我有个朋友在美国教《红楼梦》,期末时做了个调查,让学生写出最喜欢的女子,结果第一名是王熙凤,最后一名是林黛玉。”

说沈从文:“文学在写历史,可是历史却不会写到这样一个故事,故事里面有让你读不下去的东西。我常常对朋友说,鲁迅的作品会让人感到愤怒,可是沈从文的东西读到最后,你会感到苍凉,感到无力,但这些都是沈从文在生命当中真正看到的。”

讲台湾文学:“但是,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就会发现文学的纵向继承和横向移植其实并不冲突。东汉的时候,佛经传入中国,最初和我们的关系是横向移植,可是后来又变成纵向继承,并不是说纵向继承就不能有横向移植。我们今天讲‘观世音菩萨’,‘菩萨’两个字就是从印度传入中国的外来语。佛经里面的‘般若’‘阿难’‘袈裟’‘刹那’等,都是梵语音译,可我们感到一点儿也不陌生。所以我想,‘横向’‘纵向’并不是很重要的问题。”

讲台湾文学:“汉字并不等于汉语,闽南话和客家话也不一样,将来客家的语言系统有没有可能发展出自己独特的文学,我们目前都不知道。但是我必须提出来,在台湾的文学史上,客家人占了非常重要的位置,刚才我们讲到的吴浊流、叶石涛,以及钟肇政先生,都是客家人,他们对自己的文化传统有一种强烈的固执……台湾文学当然和传统的中国文学有关,可是千万不要忘记它有一部分可能是独立发展的,因为台湾有一段时间被荷兰占据,有一段时间被日本统治,它的文化形态是比较特殊的。”

从《诗经》到陶渊明

By , 2020年2月13日 4:05 下午

tao

蒋勋的文笔很好。

从理工男的角度来看蒋勋的文章,他的大方向把握得很好,有非常好的论点,但是他的细节——也就是论据和论证过程——有许多值得商量的地方。

他很喜欢用一些绝对化的表述方式,经常用“全都”、“一定”、“肯定”、“当然”、“完全”、“最”之类的词,不免有以偏概全之嫌。这也许是他的口头禅,不过,能够大量地使用这样的词,也说明他对自己的观点很自信。

在写到曹丕的时候,引用了弗洛伊德的观点,很喜欢:“按照弗洛伊德的心理学说,白天完成的我,跟晚上完成的我,刚好是两个相反的我。白天一切不能满足的部分,会在梦里满足。弗洛伊德野指出,艺术创作也是生命的弥补,所以艺术并不是我们平常的形象,而是反常的。在艺术里表达的部分,刚好是我们在现实中无法完成的部分。苏东坡越不能退隐,越要去写退隐的诗,真正退隐的人可能就不会再写这类诗了。”

读到这一段的时候,也就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对着照片写关于故乡的诗。

谈乡愁:“‘乡愁’是觉得自己所在之处都不是故乡,因为你有更大的归宿,那个地方我们可能还不知道。曹操和曹丕的诗一只有一种很强的流浪感,它和世俗里的漂泊不一样。他们已经是帝王,现实中有很大的稳定感,可是他讲的故乡,是心灵上莫须有的归宿。”

讲《洛神赋》:“我们的传统文化教育很少鼓励人的非理性,可是在审美、艺术领域中的非理性非常珍贵。我们通常都有很多理性的思考与执着,突然冒出来一个理性之外的空间或时间,是生命里非常重要的时刻……大部分的时间,我们是站在白蛇的立场去憎恨法海的,可是我们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其实常常是法海……只有在美学领域,才可以让在现实里被憎恨的人可以被欣赏……《洛神赋》诗曹植的一次出轨,这次出轨最后演变成在美学上鼓励其他人给自己一点出轨的可能。后来的赵孟頫,还有其他文人,不时书写这篇文章,喜爱这篇文章,可是出轨的机会并不多。但出轨的满足感却在阅读这样一篇美丽的文章时完成了,这就是文学和艺术的贡献。精神的出轨是另一种出轨,它用美学的形式,释放了很多渴望、爱慕……皮肉的瞬间快感与精神上的绵长思念是不同的,这也是为什么康德一直认为肉体上的感觉只是快感,不叫美感。他认为美感是精神性的回忆,快感是身体上的刺激,快感是短暂的刺激,美感是身后的满足。在快感太强的社会,美感没有机会呈现。人们没有耐心去把情感变成回忆,变成美学,都是短暂的、刺激性的东西。”

总而言之,是一本非常好的书。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