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闻香品茗

白木香

By , January 15, 2018 5:23 am

Sinesis_Leafs

幽谷有白木,寂寂隐芳林。
晴翠遮素英,寥寥又经年。
弱质不惊风,欣欣迎霜霰。
岁寒聚香魂,氤氤满花笺。

无题

By , January 4, 2018 10:12 am

莲塘
苔蕨2

汲水莲塘畔,涤壶紫藤隅。
苔蕨侵残垣,薇蒿越疏篱。
燃萁煮新绿,举杯邀故谊。
瓦缶熏牙香,相笑不相语。

品茶作业 —再泡 2014麻黑古树

By , January 1, 2018 11:54 am

thumb_IMG_2279_1024thumb_IMG_2280_1024thumb_IMG_2281_1024

这一块茶饼,是2017年春节张师兄从北京带到帕斯又从帕斯邮寄到悉尼的。去年2 月份曾经试着品饮过一次,总的感觉是极为甘甜,但也伴随着较为明显的苦涩。师兄说这款茶是二春茶,略有苦涩应该是正常的;又说我冲泡时间略长了些,要是即冲即出的话品饮感受会好一些。当时答应师兄说要按师兄的说法再品饮一次,只是这一年各种俗务缠身,竟然一直没有能够付诸行动。2018年的第一天,略有闲暇,便拿出师兄的这一款茶来好好地再做一下功课。

这一块茶饼,干净清爽,条索分明,褐中带银,茶叶通体白毫,兼有些许紫芽。清闻无烟味,有冷香,略带木香,去年的轻微土腥气已经完全散去。掰下茶叶适量,拆散后置于茶荷内,茶叶大小匀称,带些许碎屑。

用沸水冲洗盖碗,趁热将茶叶投入盖碗中震荡数次醒茶,温热的茶叶木香浓郁,花香幽淡。第一至第三泡先将水壶中的滚水倒入公道杯,等水温稍凉之后再进行冲泡。从第四泡起,每泡茶均重新烧水,直接用滚水冲泡。出汤时将茶汤注入公道杯,又由公道杯分注入茶杯。在品饮之前,首先观察茶叶的形状和香气,其次观察茶汤的颜色和香气。待茶汤稍凉后分两口品饮,第一口少量茶汤缓缓漫过舌面,第二大口茶汤稍多快速滚过舌面。

茶具:110 CC白瓷盖碗,白瓷公道杯,白瓷品茗杯
用水:自来水,经便携式 Brita滤壶过滤
水壶:电热水壶
水温:85度到100度之间
茶量:6.0 克
水量:80 CC左右
冲泡:即冲即出

Mahei_01 Mahei_03
Mahei_05 Mahei_07

第一泡,水温大概为85度,即冲即出,主要的目的是醒茶。清闻叶底,木香浓郁,花香略显。茶汤清澈,颜色极浅,呈淡黄色,清闻有极轻微花香。入口微甜,不苦不涩,饮后无明显回甘。待茶汤冷后再饮,在清甜中有些许蜜香。

第二泡,水温大概为95度,即冲即出。清闻叶底,木香浓郁,花香转淡。茶汤清澈,颜色依然极浅,呈淡黄色,清闻无明显香味。入口微甜,不苦不涩。三五分钟后,口腔开始有舒张感,由舌底和两颊开始生津,进而蔓延至整个口腔。满口回甘,持久但是并不强烈。

第三泡,水温大概为95度,即冲即出。清闻叶底,木香浓郁,花香不显。茶汤清澈,颜色鹅黄,比前面两泡略深,清闻无明显香味。入口甜中有甘,不苦不涩。饮后很快便感觉到口腔有舒张感,回甘强烈。十多分钟后慢慢回味,口腔中依然有甘甜的感觉。

第四泡,滚水冲泡,即冲即出。清闻叶底,木香略淡,依然显扬。茶汤清澈,颜色橙黄。入口甘甜,又带些许苦味,不甚明显。回甘迅速且强烈,三五分钟后慢慢转弱,淡淡的甘甜非常持久。待茶汤凉后再饮,舌尖和舌面有些许涩感,不强烈且很快消失。

第五泡,滚水冲泡,即冲即出。清闻叶底,木香略淡,依然显扬。茶汤清澈,颜色橙黄。入口甘甜,带有轻微苦味,但是苦味很快消散。舌面有轻微涩感,也很快消散。回甘迅速且强烈,三五分钟后慢慢转弱,淡淡的甘甜非常持久。

第六泡:滚水冲泡,即冲即出。清闻叶底,木香转弱。茶汤清澈,颜色橙黄。入口甘甜,舌面有轻微涩感,但是很快消散。涩感散去之后,又稍微觉得有些苦,也很快消散。回甘迅速且强烈持久,口腔舒张感非常明显。

第七泡:滚水冲泡,即冲即出。清闻叶底,木香更淡。茶汤清澈,颜色橙黄。入口甘甜,涩感减轻,苦味不显。回甘迅速,强烈持久。

Mahei_L01 Mahei_L02

这七泡茶,大约喝了两个小时,饮后腹中有明显饥饿感。看一下叶底,有一些甚为肥壮粗大,也有一些稍微瘦小单薄,大概也是二春茶的特点吧。因为太饿,实在是喝不动了,便留到下午继续喝。如上图片,分别是第一、三、五、七泡的茶汤,拆下的干茶,以及泡过的叶底。

这一次冲泡,主要是通过即冲即出来避免茶叶的苦涩,茶汤质量非常稳定,尤其是第三泡到第七泡的品饮体验基本一致。这样冲泡也使得整个品饮过程缺少跌宕起伏,没有大的惊喜。下一次品饮,也许可以将第四泡以及之后几泡的冲泡时间延长到10秒试试看。

再次感谢张师兄的好茶。

Mahei_L03

品茶作业 — 竹君

By , September 9, 2017 9:51 pm

Zhujun_00

这一款竹君,是周一那天在广州转机到悉尼时从泽攀师弟那里打劫得手的。同时打劫到的还有金鸡洞肉桂一泡,金針眉一小筒,据师弟说都是茶商惠让的茶样。肉桂和金針眉尚未启封,竹君则只有一小段,用餐巾纸小心翼翼地包起来。今天到Tea Journal来喝茶,考虑到已经开封的竹君不好保存,就先拿它来做作业了。

茶具:110 CC白瓷盖碗
用水:市政自来水
水壶:随手泡
水温:80度到100度之间
茶量:5.0 克
水量:80 CC左右
冲泡:5秒到30秒

Zhujun_01 Zhujun_02

这一款茶,呈圆柱状,干净清爽,条索分明,触感坚硬,清闻基本无味。用茶刀顶住圆柱体表面缓缓撬入,撬下的茶叶呈层片状,清闻基本无味。用沸水冲洗白瓷盖碗,趁热将撬下的茶叶投入盖碗中震荡数次醒茶。温热的茶叶烟味浓郁,无异味。冲洗茶具及醒茶后不再烧水,直接用随手泡中的热水冲第一泡茶。从第二泡起,每泡茶均重新烧水,使用滚水进行冲泡。出汤时将茶汤注入公道杯,又由公道杯分注入茶杯。

第一泡:水温85度,缓慢浇注,注水10秒后出汤,目的在于醒茶。茶汤浅黄,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基本无味。叶底湿润但是尚未舒展,清闻有浓郁烟味,略带花香。 茶汤入口不苦不涩,无香无味,如饮清水。两三分钟后,觉得舌尖和舌底有些许甜味,不明显,不持久。

第二泡:水温100度,急冲点注,注水10秒后出汤,目的依然在于醒茶。茶汤鹅黄偏浅黄,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基本无味。叶底开始舒展,清闻有浓郁烟味,花香更显。茶汤入口不苦不涩,无香无味,平平淡淡。三两分钟后,舌底和双颊出现轻微的生津和回甘,此后生津和回甘略有加强,但是三两分钟后又逐渐减弱。

第三泡:水温100度,急冲点注,注水20秒后出汤。茶汤鹅黄,清闻有些许香气,不明显。叶底基本上全面舒展,清闻尚有些许烟味,花香不显。茶汤入口带有轻微涩感,涩感转瞬即逝;茶汤不苦,也不甜。静心体会五分钟左右,由舌尖开始出现明显的生津,伴随着微弱的回甘。生津和回甘主见增强,口腔也开始产生舒张感。三五分钟后,生津、回甘和舒张感均慢慢转弱。

第四泡:水温100度,急冲点注,注水20秒后出汤。茶汤鹅黄,清闻基本无味。叶底全面舒展,烟味极淡,花香不显。茶汤入口略涩,涩感不强烈不持久;略甜,极轻柔;微苦,不明显,不持久。三五分钟后,舌尖、舌面、双颊、喉咙均出现明显的生津、回甘,口腔有舒张感。生津、回甘和舒张感并不强烈,但是相对持久。

第五泡:水温100度,缓慢浇注,注水30秒后出汤。茶汤鹅黄,清闻无味。入口甘甜,又带些许苦涩,苦涩均不明显不持久。饮后迅速出现生津、回甘和口腔舒张感,明显但不强烈,大概三五分钟后消失。静心回味,又觉得满口都是甜味。

从第六泡到第九泡,基本上都采用了第五泡的冲泡方法,总体的感觉与第五泡也类似。如下图片,分别是第一、二、四、五泡的茶汤。

 

Zhujun_03 Zhujun_04 Zhujun_05 Zhujun_06

最后看一下叶底。总的来说,叶片较小较瘦。由于茶叶压得比较紧,在撬动的过程中破坏了茶叶的完整性,有许多碎片。

Zhujun_07

这是一款让人惊喜的茶。前面三泡,平平淡淡,乏善可陈,大概是因为茶叶尚未醒开的缘故。第四泡后,茶叶完全舒展,开始出现明显的生津、回甘和口腔舒张感,很温柔。从第五泡开始,每一泡都是饮后迅速出现生津、回甘和口腔舒张感,明显但不强烈,此后整个口腔都是甜味。饮这款茶,除了茶汤没有明显香气之外,颇有当年栋雨云飞版纳卡古树顶芽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茶叶的具体年份和明确来源,但是根据以往的品饮经验来判断应该是古树纯料,存放条件干净干燥。

这一款茶,本来是先放在竹筒里存放的。但是看师弟提供的外包装图片,却是纸筒,应该是经销商将茶叶从竹筒中取出重新包装了。这样重新包装之后,竹筒的香气逐渐消失,不能不说是这款茶的遗憾。如果能够找到这款茶的竹筒原装版本,定有惊喜。

 

品茶作业 — 2017年早春景迈古树

By , August 5, 2017 3:00 pm

IMG_3198IMG_3187

这一份作业,记的是剑年师兄赠送的2017年早春景迈古树,一个月前由岳父岳母从北京捎来雪梨。这段时间迫于生计疲于奔命,竟然一直都没有打开过。今天终于有了些许闲暇,也来不及沐浴焚香,便直奔Chatswood火车站的Tea Journal而去。经过三个小时的品饮,整理成茶记一篇,请剑年师兄指正。

茶具:110 CC白瓷盖碗
用水:市政自来水
水壶:随手泡
水温:80度到100度之间
茶量:6.0 克
水量:80 CC左右
冲泡:5秒到30秒

这一块茶饼,干净清爽,条索分明。清闻花香淡雅,无烟味。茶饼压制较松,可以轻易用茶针撬开。取茶叶适量置于茶荷内,茶叶大小匀称,通体银毫;大部分叶片完整,亦有些许碎屑。用沸水冲洗白瓷盖碗,趁热将茶叶投入盖碗中震荡数次醒茶。温热的茶叶兰香浓郁,无异味。冲洗茶具及醒茶后不再烧水,直接用随手泡中的热水冲第一泡茶。从第二泡起,每泡茶均重新烧水,使用滚水进行冲泡。出汤时将茶汤注入公道杯,又由公道杯分注入茶杯。

第一泡:水温90度,急冲点注,即冲即出。茶汤浅黄,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有淡雅花香,略带蜜香。叶底清闻有浓郁兰香。茶汤入口略甜,很淡,又略带些许奶香,不苦不涩。饮后三五分钟,感觉上颚有轻微回甘,舍底生津。回甘与生津缓慢地蔓延到双颊与舌根,不强烈。

第二泡:水温100度,急冲点注,即冲即出。茶汤浅黄,但是汤色比前一泡稍深,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花香更浓,蜜香更显。叶底兰香扑面。茶汤入口微甜,奶香更浓;饮后有极其轻微的涩感,主要体现在上颚;不苦。待茶汤稍凉后再饮,涩感不显,愈饮愈甜。饮后三五分钟,由喉咙处开始生津回甘,口腔有些许舒张感,不强烈。回甘与生津蔓延到整个口腔后变成满口清甜,不强烈。

第三泡:水温100度,急冲浇注,即冲即出。茶汤鹅黄,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花香转淡,蜜香不显。叶底兰香更浓,茶叶开始舒展,叶片挺拔有活力。茶汤入口微甜,奶香转淡;茶汤带极轻微涩感,不苦。待茶汤稍凉后再饮,甜味更显,涩感更轻。饮后三五分钟,由舌底开始生津回甘,口腔舒张感更加明显,但是也不强烈。又过三五分钟后,回甘转变成满口淡淡的清甜。

第四泡:水温100度,缓慢浇注,注水10秒后出汤。茶汤鹅黄,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花香更淡,无其他香味。叶底兰香依然浓郁,茶叶更加舒展。茶汤入口微甜,依然有些许奶香;舌面有些许涩感,不苦。待茶汤稍凉后再饮,甜味更显。饮后三五分钟,由舌底和双颊开始生津回甘,不强烈。稍后回甘又转变成满口清甜,持久绵长。

中场休息十五分钟。

第五泡:水温100度,缓慢浇注,注水15秒后出汤。茶汤橙黄,底部有些许碎末,花香不显。叶底兰香依旧显扬,茶叶已经完全舒展开来;叶片颜色以嫩绿为主,又有几片紫芽。茶汤入口微甜,奶香极淡;舌面有些许涩感,又有极轻微的苦。苦味片刻之后很快消退,变成轻微的回甘,口腔有轻微的舒张感。三五分钟后,由舌底开始感觉到轻微涩感,又伴随着稍微强烈一些的生津和回甘。七八分钟后,回甘和生津的感觉逐渐消失,留下满口淡淡的清甜。

第六泡:水温100度,缓慢浇注,注水20秒后出汤。茶汤橙黄,花香不显。叶底兰香开始减弱,但是依然清晰可闻。茶汤入口很甜,奶香不显,又带极轻微的苦涩。苦味片刻之后很快消退,变成轻微的回甘。回甘逐渐明显,但是始终不强烈,随后又转成满口甜味。甜味持久绵长,极柔和,舌尖的感觉尤为明显。缓慢地回味品饮的感受,又能感受到舌底和两颊开始产生轻微的回甘,随之又变成柔和的甜味蔓延至整个口腔。

第七泡:水温100度,缓慢浇注,注水25秒后出汤。茶汤橙黄,花香不显,茶汤入口很甜,奶香不显,依然带极轻微的苦涩。苦味很快消退,随之是轻微的回甘,口腔有轻微的舒张感,继而变成满口清甜。

第八泡:水温100度,缓慢浇注,注水25秒后出汤。茶汤橙黄,花香不显,茶汤入口很甜,奶香不显,依然带极轻微的苦涩。苦味很快消退,随之是轻微的回甘,口腔有轻微的舒张感,继而变成满口清甜。

倒一杯温开水,缓缓浇过舌面。一阵强烈的甜味由舌面升起,继而延伸到整个口腔。

如下图片,分别是第一、三、五、七泡的茶汤。

IMG_3176 IMG_3181
IMG_3186
IMG_3191

景迈是一款温柔的茶。记得第一次喝到景迈,是2009年的栋雨云飞版景迈古树顶芽,当时就很喜欢。那时在品茶作业里写道:“这一款茶,象极了十五六岁的小家碧玉,满面羞涩,外敛内秀,温柔婉转,感人至深。”八年以后,个人的际遇和环境都与当时有了很大的不同,可是对于景迈的感觉,犹如初见。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