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岁月如歌

墨尔本的相墨生茶(Chamo Tea)

By , January 19, 2020 8:13 am

每去一个新的城市,总是要体验一下卖茶叶店铺。上个星期去墨尔本,在谷歌地图上找了半天,只找到一家卖茶叶的,叫做相墨生茶(Chamo Tea),便去看看。

店面很小。一个不大的木架子靠在墙边,上面摆放一些茶叶茶具,茶叶以生普为主,茶具乏善可陈。屋里摆着两张草花梨的大方桌,桌上设有茶台可以泡茶。墙上挂着四幅蜡染的瓦当纹饰,似乎是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货架上有一款绿茶,上头用拼音写着“MENGDING GANLU”,大概是蒙顶甘露吧。我上一次喝到蒙顶甘露,也是十年以前的事情了,不由得有些动心。问店家要了一泡,坐在大方桌前泡了六七道,感觉味道尚可,便想要买一些。

货架上有两种袋装绿茶,一个是今年的,一个是去年的,看起来价钱还算公道。店家说刚才我喝的茶样,其实是去年的。我想,绿茶还是新的好些,便挑了一个今年的。回到酒店,随手丢在行李箱里,一直没有打开。等回到悉尼,今天拿出这茶来看,却是一款茉莉花茶。

喝茶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买到货不对版的茶。

印尼?

By , January 18, 2020 5:36 am

昨天去超市买菜,收银的大妈看了我一会,突然问:“你是印尼人吗?”

我下意识地回答说:“不是。”等回过神来,又补了一句:“我妈妈出生在印尼。”

大妈又问:“那你会说印尼话吗?”

我瀑布汗:“不会,不会。”

外公于1935年远下南洋躲避战火,辗转于马来西亚、新加坡与印尼,后在巴厘岛与外婆结婚,生儿育女。六十年代印尼排华,外公外婆于1961年携家小返回海南琼山,那时母亲6 岁。

两个老婆

By , January 12, 2020 8:41 am

我有一个微信群,群里全都是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同乡。有一位老乡,每天都要转发几篇“厉害了”、“赶紧看”之类的文章,或者是歌颂明君圣主,或者是诅咒西方国家。昨天晚上,我在群里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人,和他的第一个老婆离婚了,跟他的第二个老婆住在一起。但是这个人逢人就说第二个老婆的坏话,并且表示自己是多么爱自己的第一个老婆。

有人问他:“你这么爱你的第一个老婆,为什么要离婚娶第二个老婆呢?你的第二个老婆这么坏,你为什么还要和她在一起呢?”

他回答说:“我永远都热爱我的第一个老婆。我和谁结婚,是我个人的自由选择。我的第一个老婆就是好,我的第二个老婆就是坏,这与我和谁结婚和谁住在一起完全没有关系。”

就摸一下

By , January 12, 2020 8:34 am

beiqi

这两天在墨尔本。

维多利亚国家博物馆(National Gallery Victoria)的亚洲展馆,有两尊菩萨立像,都是北齐的,没有遮挡。

两位说普通话的妇女,一位老些,一位中年,一起来到北齐菩萨的前面。老的那位伸手要摸北齐菩萨,中年那位低声阻止,说:“不能摸的。”

老的那位显得有些生气,说:“我就摸一下。”说完这话,径直伸手摸了摸北齐菩萨。

中年那位似乎也有些生气,说:“真的不能摸的。”

老的那位很不高兴地说:“我已经摸过了,待会不摸了,你还说说说!”

鸡公杯

By , January 1, 2020 6:10 am

jigangbei

2019年的最后一天,给自己买了一只十八块钱的鸡公杯,哈哈哈哈。

高2.6厘米,口径6.2厘米。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