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岁月如歌

三体

By , October 5, 2019 5:15 pm

3body

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读完了《三体》三部曲。这种读书的感觉,可以与小学五年级时第一次读到《侠客行》相媲美了。

总的来说,《三体》的架构极其磅礴大气,叙事逻辑非常谨密。作为费米悖论的一种解释,黑暗森林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论。两条公理不足为奇,技术爆炸也广为人知,但是将猜疑链引入推演,则展示了作者深厚的理论基础。泰勒和雷迪亚兹的破壁,稍嫌简单粗暴了些,似乎是作者不想在这两位配角上花费太多笔墨,干脆直截了当地杀死算了。罗辑和章北海这两个角色都塑造得非常成功,尤其是章北海最后几秒钟的迟疑,是我最喜欢的加分项。第三册《死神永生》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两个方面都展示了相当高的写作技巧,尽管结尾部分稍嫌仓促,有那么一点点虎头蛇尾之感,仍然不愧为一部登峰造极的作品。

我个人的感觉,《三体》所达到的高度远远超过了高行健的《灵山》和莫言的《生死疲劳》,甚至也超过了石黑一雄的《被埋葬的记忆》。如果单就作品的思想性而言,《三体》显然是要高出这三部作品的。

 

中秋礼物

By , September 13, 2019 12:05 pm

tea1 tea2
tea3 tea4

吃菜要吃白菜心,喝茶就喝陨坑茶。

在中秋之日,收到了刘玉佳妹子从海南寄来的陨坑茶,真是太激动了。

讲真,看到这么大一个箱子时,哥一下子就惊呆了。

交了论文

By , August 29, 2019 7:45 am

thesis

昨天晚上,终于把博士论文给提交了,做个记号。

心锁

By , July 25, 2019 7:24 am

xinsuo

试着再翻一个版本。这个版本在形式与含义上都与原文更加接近些。

君属余兮余属君
余心意兮愿君知
君被坚锁兮
住余心间兮
失钥匙兮无处觅
君永驻兮无绝期

心锁

By , July 24, 2019 6:23 pm

xinsuo

据说这是德国最古老的一首爱情诗,发现在一位中世纪修女用拉丁文写给情人的一封信后面,约成于公元后一千二百年,作者不详,因亦被列入民歌。原诗是用中古高地德语写的,在德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关雎》。该诗出自Werinher von Tegernsee书信集,抄录于Tegernseer Handschrift手稿,目前是Bayerische Staatsbibliothek图书馆馆藏品。

下面是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一书中的译本,我并不喜欢。

难道我监禁你?
还是你霸占我?
你闯进我的心,
关上门又扭上锁。
丢了锁上的钥匙,
是我,也许你自己。
从此无法开门,
永远,你关在我心里。

在网上还找到了另外一个译本,不知道译者是谁。

君身属我兮,我身属君,
此情君应知之深!
我今将君兮
心头锁;
钥匙儿失落兮,
君只得永在我心头存!

今天心血来潮,试着用古风做了一下翻译:

君为余所属,余亦君所隶。
余心有一语,君心应见知。
心扉锁君影,玉钥遗无迹。
君影驻余心,永矢无别离。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