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玉米情怀

鹦鹉曲

By , June 30, 2019 2:18 pm

yingwu2

 

这两天迷上了《鹦鹉曲》,再和一篇。

 

它家雪梨大城住,祖上世代是渔父。白沙滩上衔个鱼,碧浪轻卷细雨。

它也来听甚歌剧,街头边梭巡来去。叼起路人辣鸡翅,隐入楼群深处。

 

悉尼白鹮是一种美丽的短腿鹤,在人类的影响下放弃了祖传的捕鱼技能,以翻食人类垃圾为生。悉尼街头的白鹮更养成了抢夺路人食物的习性,因此白鹮也被称为垃圾鹤和强盗鹤。

昨天的溪尾略文了些,今天的白鹮又嫌太白。明天再试一个别的。

鹦鹉曲

By , June 29, 2019 5:09 pm

Yingwuqu

 

公车上读些小令,试着和一篇《鹦鹉曲》。

 

溪尾浅湾最宜住,也无甚呱噪渔父。豆娘相逐过芳甸,残照偏兼细雨。

村头小姑引犊来,簌簌穿林去。哗喇喇惊起双鹧鸪,又隐入芒花深处。

 

如果要唱的话,“豆娘”和“引犊”似乎都文了一些,也许应该改得白一点。先这么放着吧,以后再看要不要改。

谢谢小小妹妹的照片。

江岸湖塘

By , August 23, 2018 4:19 pm

haha

轻纱笼江岸,月色映湖塘。
鱼儿闹,蝶影微漾。
清波漫送芰荷香,远山寂,秋风凉。

两卷稼轩辞,一樽桃花酿。
常记取,初见模样。
闲执枯笔画归樯,那人儿,应无恙?

 

谢谢艳过无痕君的配图。

打油

By , May 8, 2018 3:26 pm

三更梦醒不挑灯,

青帘寂寂月依稀。

款款唤君起相看,

却道正是读书时。

 

雨后

By , April 5, 2009 10:14 am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