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五年

By , June 12, 1999 12:25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DOC
标  题: 我这五年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May 15 08:27:49 2000)

正在酝酿着以何种方式向各位同学朋友告别的时候,欣喜地得知我的项目
“Visual PHL-1600便携式数据采集器可视化程序设计系统”在清华大学第
17届“挑战杯”学生科技展览中获得了一等奖。我想,我这五年的大学生
活,终于可以圆满的画上一个句号了。

回想起我这五年的生活,好像从来就没有用心学习过。大一的时候,天
天忙着掰指头等待假期的到来;到了大二,对环境熟悉了一些,便经常
躲到旧图书馆三楼的外语阅览室读外文小说,或者是逃课到外面去玩计
算机;大三时进了建筑材料教研组,所有心思都放到了我的课题上,几
乎是每个星期都要有三天以上在主楼熬夜;大四的时候一边准备课题答
辩一边准备TOEFL和GRE,一年中上过的课加起来还没有普通同学一个星
期上的课多;到了大五,因为在大学生研究训练(SRT)计划中提前获得
了毕业资格,便给自己找了一份工作,每天早上七点钟就要骑车出去,
到晚上六七点钟才能够回来,直到现在。

象我这种不学无术的人,最害怕也是最疼恨的事,就是考试。每每到了
学期末,我便紧张得直打哆嗦,总恨不得能够找一个地方藏起来,但是
最终还是不得不早早的到教室去把公式和定理抄在桌子上。我不喜欢在
考试的时候向老师咨询或者是和同学讨论,虽然这在土木系的考试中非
常流行,因为我总认为这已经超过了自力更生的范围。我还喜欢提前交
卷,因为等待交卷的铃声并不能够提高我的分数,相反会增加我的恐惧
和无奈。开始的三年我没有不及格的记录,这使得我不由自主的飘飘然
起来,认为在清华想不及格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准备课题
答辩、准备TOEFL和GRE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到了大四上学期的期
末,我终于全面溃败,施工技术、建筑技术经济、还有弹性力学与有限
元同时给我亮出了红牌。到了补考弹性力学与有限元的时候,由于五字
班同学的情报有误,竟然让我错过了考试时间,只好惴惴不安的给那位
不知名的老师打电话,幸好老师和蔼可亲地告诉我说这门课我已经过了。

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曾经说过,大学是培养研究人才的地方,对此我
深信不疑。但是我身边大多数的同学都在狂热地追求考试的高分,却对
到教研组去做课题不屑一顾,对此我感到非常的难以理解。记得在大二
的时候我们上计算机软件基础课,无疑我是班里学得最好的学生之一,
因为我那时候完成的2500行的大程序至今仍然是计算机软件基础课的记
录,但是我这门课的成绩差不多是班里最低的,因为我不知道那些一翻
书就可以找到的人名和专用名词。全国著名的高等学府清华大学,就是
这样来考核学生的学习成果,我不知道这样的成绩有什么用。

我最喜欢的事情,是做课题。记得在结构矩阵分析课程上机考核的时候,
我就跟刘西拉老师说我是一个研究型的人才,而不是一个考试型的人才。
大二快要结束的时候,清华大学轰轰烈烈地推出了第一届大学生研究训
练(SRT)计划,我毫不犹豫地第一个报了名。记得当时土木系的课题有
五六个,其中有交通教研组缪立新老师的停车场规划和建筑材料教研组
路新瀛老师的钢筋锈蚀数据库,也许是看上了“数据库”这三个字吧,
我挑选了路新瀛老师的课题。在填写申请表的时候,我非常小心的避开
了我的考试成绩,把我在计算机软件基础课上编的那个2500行的大程序
搬了出来,竟然象模象样地露出了一点计算机高手的风范。我又花了一
个多星期的时间,把所有与钢筋锈蚀有关的物理化学知识如法拉第公式
和电价电位等复习了一遍。也许是由于我的认真,也许是由于我的执着,
虽然在面试的时候我紧张得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但是我终于如愿
以偿地成为清华大学第一批参加SRT计划的学生。

如果要我说出这五年来让我收益最深的一件事,一个人,我一定会说是
SRT计划和路新瀛老师。刚刚进入课题组的时候,我对于钢筋锈蚀的所有
认识就是法拉第公式和氧化还原反应,对于如何做科学研究更是一无所
知。是路新瀛老师手把手地教会我应该如何查找文献资料,应该如何处
理数据,应该如何做课题讨论,应该如何写科研论文。为了我们做课题
的需要,路老师专门申请购买了一台Pentium Pro计算机,那是当时速度
最快的计算机了,为此路老师还专门要求我们不要过于张扬。在一般的
课题组里,导师总是希望学生能够顺着他的思路走,但是路老师不但没
有要求我们接受他的思路,相反却鼓励我们提出自己的思路来。他总是
努力创造这样一种氛围,就是不是他教我们学,而是我们一起学。在我
们课题组里,没有一个绝对的权威,不管是谁提出了什么想法,都需要
摆到桌面上来和大家一起讨论。对于一颗年轻的心来说,没有什么事情
比自己的想法能够得到老师的认可更令人激动了,因此我总是非常认真
地对待每一个问题,在发言之前总是要查阅足够多的资料文献,争取能
够提出自己的想法来。

清华的老师,除了学识渊博之外,最让人敬佩的就是他们的敬业精神。
路老师的身体不太好,经常头晕和头疼,他在夏威夷大学做访问研究的
时候还曾经因为劳累过度而晕倒,但是每次我给他打电话讨论问题,他
总是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实验室来,或者是让我到他家里去。有一回
我们在路老师家,路老师先到厨房烧上水,然后开始和我讨论我的论文。
当我们终于长长地喘了一口气的时候,发现有一缕青烟正从厨房袅袅飘
出,等我们冲进厨房一看,才知道是烧水的锅给烧了一个大洞。正是由
于路老师的影响,我在做课题的时候总是非常的投入,乃至于经常逃课
与熬夜。那时候我们的实验室在主楼9楼,我总喜欢晚上把一个人锁在实
验室里,把自己最喜欢的CD放到光驱里,把音箱的音量开到最大,然后
开始写程序。在我的抽屉里,除了参考资料以外还有电炉、快食面和鸡
蛋,肚子饿了的时候,就煮鸡蛋快食面吃。

我在建筑材料教研组总共呆了两年时间,在这两年里,我付出了很大的
努力,也得到了丰硕的回报。就是在这两年里,我和王洪深同学一起为
国家自然科学攀登计划B的年度研究报告撰写了4篇论文,3次获得清华大
学“挑战杯”学生科技成果展览二等奖,1篇论文被评为清华大学自然科
学报告会十佳论文,我们所负责的项目“钢筋锈蚀数据库的建立”还获
得了清华大学大学生研究训练(SRT)计划优秀项目二等奖。在课题结束
的时候,我们组织了一次规模宏大的结题答辩会,前来参加答辩会的有
廉惠珍老师、朱金铨老师、王志浩老师、覃维祖老师、杨静老师、路新
瀛老师和蔡昊老师。在答辩会上,我们无论是做报告还是回答问题,都
获得了在场老师的很高评价。答辩会后,虽然主管教学的副系主任王志
浩老师以“以往没有先例”和“不好管理”为借口不同意我们将我们的
结题论文替代毕业设计,但是路新瀛老师和覃维祖老师据理力争,经过
了相当周折之后,学校终于批准我们将SRT结题论文替代毕业设计。

在“钢筋锈蚀数据库的建立”课题结束以后,我由于忙于准备TOEFL和GRE
考试离开了建筑材料教研组,但是我仍然非常怀念我在建筑材料教研组的
那段时光。我至今不能够忘怀由于一个小小的发现而在深夜里给路老师打
电话时的那种雀跃心情,不能够忘怀路老师为了我能够在“挑战杯”学生
科技成果展览上做演示而将自己家里的计算机借给我,不能够忘怀廉惠珍
老师手把手地教我骑三轮自行车的情形,不能够忘怀为了一个小小的问题
我和廉惠珍老师在电话里整整讨论了一个多小时……我深深地感觉到,我
所获得的远远不仅仅是那些荣誉与奖励,更为重要的是我学会了如何去做
科研,学会了如何去与人共处和与人合作,学会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如
果有低年级的同学向我请教应该如何渡过大学时光的话,我一定会对他说
:到教研组去,到实验室去!

大三结束的时候,就已经确立了要出国深造的目标。要出国,就要考TOEFL
和GRE,但是当时我们家三个孩子都在上学,家里没有钱供我交TOEFL和GRE
的考试费。大三那个暑假,我白天在怀柔的一家小公司做计算机维护的工作,
晚上在宿舍里背单词,一个假期下来,总算赚够了考试费和新东方的报名费。
虽然我的英语水平在我们年级至少能够排在前5名以内,但是由于我在考试
技能方面的先天不足,我对能否在这两个考试中取得满意的成绩毫无把握。
但是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不允许自己失败,因此我几乎是将所有的精力
都投入到这两个考试中去。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三门专业课程不及格)之
后,我终于拿到了比较令自己满意的成绩,虽然和年级里的高分相比我那点
分数实在有点拿不出手,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考完了TOEFL和GRE之后,便是选择专业方向和学校。我最初考虑的研究
方向主要有建筑材料、结构耐久性能、计算机辅助设计和自动控制。在
经过充分的考虑之后,我选择了建筑材料作为我今后的研究方向。我并
不清楚建筑材料专业今后的就业形势如何,我只知道我挺喜欢这个方向
并且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研究经验,也许在今后能够比较容易的做出一些
成果来。在建筑材料领域,全美最富有盛名的两个大学都在伊利诺伊州,
一个是伊利诺伊大学厄巴那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
Champaign),另外一个是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我
最终被伊利诺伊大学厄巴那分校录取并获得该校的奖学金资助,我的新
研究方向将是新拌混凝土的流变形能。

大四结束以后,我进入水利水电工程系拱坝教研组,师从段云岭老师学
习计算机结构仿真。在这里,我第一次接触了工作站和UNIX系统,第一
次接触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有限元分析软件MSC PATRAN。我几乎是一下子
就被这些新奇的事物给迷住了,每天早上我都早早的起床,草草的吃过
一点早餐之后便直扑实验室而去,除了在吃饭时间匆匆地跑出去吃点东
西以外,一天到晚都趴在计算机上琢磨。虽然在我进入拱坝教研组的时
候已经错过了MSC公司的技术培训,但是得益于我在计算机方面的丰富
经验,我仍然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掌握了这个系统的使用,并在进入教研
组的头一个星期内完成了段老师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能够完成的有限元分
析。教研组里的老师都说:“小蒋,咱们这里就你学得最快了,等你把
手头的项目做完以后我也跟你学学。”

但是我最终并没有一直在拱坝教研组呆下去,因为我无法接受段老师那
暴躁的脾气。和路老师一样,段老师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工作狂,曾经
在带学生上十三陵水库实习的时候由于劳累过度晕倒在大坝上。当时MSC
PATRAN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段老师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事物,虽然他接触
MSC PATRAN的时间比我早了大约一个月,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的水
平便旗鼓相当了。那时候我还沉浸在我在建筑材料教研组时的那种学术
气氛中,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倾向于与段老师相互讨论,但是
他似乎并不希望我与他讨论,他只希望我按照他的要求去做,而在我看
来他这些要求大多都是错误的。在这种情况下,发生冲突几乎是不可避
免的了,我们两个几乎是每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在经历了第三次大
吵之后,我交出了实验室的钥匙。

几乎是整个大五都是在北京宏驰海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渡过的。我进公司
的原因很简单:联系出国、交培养费都需要很多钱,但是我小妹刚刚考上
北京邮电大学,哥哥刚刚参加工作,家里没有能力给我出这笔钱。开始找
工作的时候,我拿着我的简历每天在中关村上来回奔波,希望能够找到一
家计算机公司给我一个程序员的职位。也许是由于我是土木出身,也许是
由于我能够呆在北京的时间太短,中关村的公司无一例外的拒绝了我。最
后,我按照北京青年报的招聘广告找到了远在航天桥的北京宏驰海盟科技
发展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软件工程师。从那时起,不管是刮风下雨,烈
日曝晒,还是大雪纷飞,我都是每天早上7:00就骑自行车到公司去上班,
到下午5:00又从公司骑自行车回到清华。

在北京宏驰海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我主要负责设计基于条码、IC卡和射
频标签的数据采集与处理系统,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为PHL-1600型便携式
数据采集器做应用程序。由于这时候我在数据库系统开发方面已经具备了
相当丰富的开发经验,做这些程序几乎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PHL-1600
型便携式数据采集器类似于单片机,配置比较低,通常程序设计人员只能
够在MS-DOS环境下首先用C语言给其编写应用程序,利用Microtek C编译
器将其编译成二进制可执行代码,然后上载到便携式数据采集器上执行,
非常的复杂困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利用Visual FoxPro开发了一个基
于Windows 9x的可视化程序开发平台,称为Visual PHL-1600便携式数据采
集器可视化程序设计系统。该系统使得稍微具备C语言基础的程序员能够在
一个所见即所得的环境下很容易地给PHL-1600型便携式数据采集器编写应用
程序,并且能够节省80%左右的代码量。正是这个可视化程序设计系统,使
我在即将离开清华的时候,为土木工程系赢得了17年来第一个清华大学“挑
战杯”学生科技作品展览一等奖。

在北京宏驰海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期间,除了第一个星期熟悉各种设备参数
以及程序设计基本方法比较费劲以外,基本上没有碰到过什么难题,只是每
天上下班都要骑一个小时左右的自行车,很累。没有程序做的时候,我就上
网冲浪或者是聊天。在我的办公室里一共有两台电话,一台用来联系业务,
另外一台专门用来上网。我非常喜欢已经被微软宣判死刑的Visual FoxPro,
而在网络上关于FoxPro程序设计的中文网站几乎没有几个,因此我利用空闲
时间创建了“快乐的狐狸精”FoxPro程序设计网站,现在该网站已经成为中
国大陆最有影响力的五大FoxPro程序设计中文网站之一。

流过汗水,也流过泪水,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我就这么一步一步地渡过
了五年的大学生活。我清楚地知道象我这样与众不同的做法不管是在老师还
是在同学中间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自己认为这五年来我始终牢牢把握住
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并且在很大程度上获得了成功。虽然在领到成绩单的那
一霎那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点点惭愧,但是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的话,我
想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选择我以前所走过的路的。

总结这五年的经历,我只有一句话希望能够与各位同学朋友共勉:要认真,
要有毅力,要有自己的想法。

蒋清野

1999年6月12日
清华大学23#421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