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的心情,PP的回报

By , 2000年7月27日 2:00 上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PP的心情,PP的回报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hu Jul 27 14:47:27 2000)

快要下班的时候,收到系人力资源部的电子邮件,告诉我已经通过了学校的口语
考试,同时通知我尽快与系办公室联系参加学生助教培训。我惊奇地盯着计算机
屏幕,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参加这个考试,其实是我导师的主意。她说下学期她的研究经费预算比较紧张,
也许会让我当一个学期的学生助教。在我们学校,留学生如果没有通过口语考试
的话,是没有资格当学生助教的。我想,当回助教长点经验值也好,反正考试也
不收费,第二天就去报了名。报名的时候离考试还远着呢,结果马上就把这回事
忘的一干二净。在考试的前一天我刚好收拾屋子,在计算机底下发现了一张皱巴
巴的纸,赫然是报名那天领回来的考试时间表。我想:“我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呢?想来这个考试是非过不可的了。”

晚上美美的睡了一个觉,第二天提前了大半个小时到达考场勘察地形。第一拨的
考生还在里面呢,外面已经有好多跟我一拨的战友等着了。正在无聊之间,碰上
了去年八月里跟我坐同一架飞机来玉米地的同学。他问我:

“你以前考过这玩意么?”
“没有。”
“你上过英语辅导课么?”
“没有。”
“你做过模拟题么?”
“没有。”

他很同情地看着我,说:“这个东西确实挺难的,不过你下个学期还有机会再考
一次的。”我呵呵一笑,说:“没有关系啊,我又不是非得当助教不可。我导师
还不至于让我饿死吧。”心想:我的昨天运气这么好,怎么可能不过呢?

其实考试还真的挺难,第一道题的大意是:你认为二十一世纪中最重要的事情是
什么?你有15秒钟的时间思考,然后有45秒种的时间回答。我至少花了10秒钟的
时间来思考出题的这帮家伙为何会如此变态,然后耳机里就响起了录音开始的信
号,考场里回荡着其他考生大声回答的声音,不由的又令我想起了中学时代的晨
读。等我终于回过神来张口朗诵人民日报的社论的时候,耳机里又传来了嘟的一
声,这道题已经停止录音了。

下面一道题比较有意思:如果你突然之间有了一大笔钱,这会对你的生活有什么
影响?你如何去减小由此给的你生活所带来的影响。你有15秒钟的时间思考,然
后有45秒钟的时间回答。这道题简直是太简单了,我花了20秒钟的时间规划我的
美好生活,房子买了,车也买了,也结了婚了,还顺便买了婴儿车。然后我又花
了20秒钟的时间论述精神生活的重要性,并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至少要拿
到哲学博士的学位才能满足云云。正在我意尤未尽的考虑还有什么东西需要补充
的时候,这道题又算是结束了。

下面一道题是看图说话。给了一个地图,上面有学校,有宿舍,有超级市场,有
书店,有邮局,有医院,还有火车站。给了30秒钟时间研究地图,然后提了如下
问题:(1).有一个新生来了,需要你告诉他从火车站到宿舍的路线;(2).这个学
生假期里面要找兼职的工作,需要你给他推荐一个好地方;(3).这个学生下个学
期要选课,需要你向他推荐几门你喜欢的课;(4).这个学生还想加入一些学生社
团,需要你向他推荐几个。我到玉米地这么长时间了,虽然本地的地图已经研究
过不知道多少遍了,还真不知道从火车站到我们家应该怎么走,也不知道假期里
如果想找兼职应该到哪里去,对这个玉米地里面都有什么学生社团更是明白的一
塌糊涂。很郁闷的胡编乱造了一番,发现竟然没法子打发每个问题45秒的回答时
间,后来终于想起了一些应该说的东西,耳机里又嘟的响起来了。

后面还有一些更加变态的题目,统统的记不清楚了。走出考场的时候,不由地又
想起了进考场前的那句话:“没有关系啊,我又不是非得当助教不可。我导师还
不至于让我饿死吧。”于是又很快的把这档事扔到脑后了。

晚上回到家里,那天一起考试的同学打电话过来问我的情况,得知他这回又没有
过。我只好很同情地告诉他:“这个东西确实挺难的,不过你下个学期还有机会
再考一次的。”

小小的总结一下:PP的心情,总是会有PP的回报的。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202.192.157.41]

飞飞飞我飞

By , 2000年7月25日 5:55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飞飞飞我飞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Jul 25 11:11:09 2000)

又要飞越北美大陆了。

下午从旅行社那里取回飞机票,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行程安排就觉得头晕。
先要坐两个小时的公车到邻近城市的一个飞机场,然后从那里飞往辛辛那
提,再从辛辛那提转机到密西西比。在密西西比呆三天,又要飞到答拉斯
去,再从答拉斯转机到洛杉矶。在洛杉矶只能够呆六天,然后又往辛辛那
提飞,从辛辛那提转机到原来出发的那个飞机场,再坐两个小时的公车回
到玉米地里来。旅行社的小姐笑着对我说:“先生你可真是个大忙人,这
是你第四次从我们这里订票了吧?”我苦笑着对她说:“哦,不是的,这
是第五次了。”

是的,第五次了,从我去年八月份飞到这里来算起。美国比较大的机场,
好象没有几个我没去过的了。底特律的国际机场跟国内机场之间要乘坐机
场内的交通车;在匹兹堡机场内部有一个自己的地铁系统,坐完了地铁还
得走迷宫;洛杉矶机场没有内部专用通道,要到另外一个Terminal去得顺
着外面的街道走;圣路易斯机场里面光是小卖部就近一百个,在等候转机
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要买点什么东西… …

从玉米地出发的时候,心情总是格外的愉快。记挂着远在加州的女朋友,
总恨不得飞机能够飞的快些快些再快些。手里一本《古代诗歌选》,翻来
覆去的总是停在第一页,那是我们两个都已倒背如流的Guan Guan Bird。
飞机底下那绿油油的庄稼,突然之间就变的可爱了好多,柔柔的。飞机的
影子,就跟小鸟一样,飞过玉米地,飞过高山,飞过河流,飞过沙漠,一
直飞到我那可人儿的暖和小屋里。两只飞倦了的小鸟,顶顶鼻子,刮刮胡
子,拉个手儿,亲个小嘴。有家的感觉,真好!

从加州飞回玉米地的感觉就不爽了。总是要等到登机口已经没有人了的时
候才慢慢的走过去;总是很讨厌检票小姐的那句“together?”;十几米的
登机通道总是要走好久好久。我不敢回头,却又不能不回头,然后泪水便
悄悄的顺着脸流了下来。半夜里,满机舱的旅客都已经睡着了,我打开舷
窗,静静的看飞机下面不知道是哪里的满地灯火。我寂寞的心,就如同我
一样,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咪咪,我最亲爱的咪咪,你现在又是在哪
里,又在做些什么呢?

三趟。是的,还要再飞三趟。八月,感恩节,然后是圣诞节。圣诞节的那
一趟,就该买单程票了。今天跟导师谈了一个小时,说是我目前的进展还
算不错,就是工作量还不够。看来还得加紧工作才是呢,我的乖乖咪咪已
经等了我这么久,再等下去恐怕要老了呢。

虽然我已经开始感觉有点累,可是我不能不继续往前飞,因为那里才是我
温暖的家。是的,往前飞,再飞三趟。

上帝,保佑我,保佑我们。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下班以后

By , 2000年7月24日 1:58 上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下班以后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Jul 24 10:50:40 2000)

下班了,我稍微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实验台,顺着马路边上的自行车道慢慢
的走回家。忙碌了一天的太阳,仿佛也开始感觉到有点累。它懒洋洋的坐
在远处的柔软的云彩上,乐呵呵的在上面打滚。柔和的阳光,就那么不经
意的洒在树枝上,每一片叶子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嫩,那么绿,竟好象是二
月里刚刚从石头底下钻出来的小草似的。偶尔也有一嘟噜一嘟噜的阳光偷
偷的穿过树梢,轻轻的落在小花小草上 —— 在那里,音乐家蟋蟀正在热
情地引颈高歌,而勤劳的蚂蚁正将晒了一天的粮食搬进洞里。

在我们系的前面,是工学院引以为荣的贝克曼高等研究中心。在这座火箭
模样的庞然大物前面,是一个同样巨大的草坪,我们都亲切的叫它“工程
广场”(Engineering Quad)。在那里,几位衣着简练的男孩在玩一种被我
们戏称为“扔盆盖”的游戏。他们在草坪上开心的奔跑,追逐着在天上飞
翔的那只小小的彩色塑料碟子,时不时地发出兴奋的叫声。在旁边的小草
坪上,一黑一白两只小狗兴高采烈的赛跑,而它们的主人 —— 两个小姑
娘 —— 则坐在那个颇具工学院特色的小喷泉那里玩水。在路的另一侧,
草坪上铺着一张鹅黄色的毯子,一位只穿着比基尼的小女孩翘起双足正趴
在上面晒太阳… …

我慢慢的走了3个BLOCK,便到了一个叫做远东的小商店。这个小商店是一
家越南人开的,专门经营东方的各种食品。这家商店离我们家最近了,所
以我经常到这里来买东西。这里的老板待人很热情,就是结帐那里的小姑
娘太胖了点,比不上稍微远一点的那家韩国商店里面的那位小姑娘长的标
致。不过看来今天我的运气不错,竟然有刚刚送到的新鲜竹笋,还有半斤
左右的嫩葫芦。我于是买了一点竹笋,又买了一只小葫芦,用一只手指提
溜着,又走进旁边的星马饭馆 —— 那是一个新加坡人开的 —— 买了一
个脆皮春卷,然后就往家里走回去。

在家门口,几只松鼠正蹲在楼梯的木栏杆上分享从我的阳台上弄下来的葡
萄。看见我登上楼梯,小家伙们立刻惊慌失措的四处逃窜,有一只干脆就
钻进了木板墙上的洞里。那里是他们温暖的家,每天早晨的时候还能够看
见小家伙们睡目懵懵的从洞里钻出来。

进了家门,洗手,掏米,把饭蒸上。顺手打开计算机,拨号,连到曙光,
再连到水木,习惯性的进入4 区,BEAUTY就排在第一位。好友一个都不在
线上,这个时间毕竟是太早了。把BEAUTY的文章一篇篇的看完,饭已经滚
了,于是把火关小,开始做菜。二十分钟以后,菜炒好了,饭也熟了,于
是开始吃饭。

窗外的知了们开始叫了起来… …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202.192.157.41]

咪咪胡子

By , 2000年7月19日 5:54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咪咪胡子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Wed Jul 19 12:16:31 2000)

很喜欢那首歌。

玫瑰花瓣上的露珠,咪咪嘴角旁边的胡子,
闪亮闪亮的铜壶,暖和的棉手套,
还有那缠着丝带的纸盒子,
这些都是我最喜欢的东西。

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唱这首歌。我和女朋友都是属猫的,每次唱
到咪咪胡子的时候,就会稍稍的停下来刮一下对方的胡子,相视一笑,
然后又继续往下唱。女朋友从小就受过比较正规的训练,唱起歌来很好
听。我是从小就五音不全的那种,唱起歌来跟敲锣打鼓似的,可是她还
是很喜欢。她说:“你唱歌时傻傻的样子,也是a few of my favorite
things。”

后来因为两个人去了不一样的学校,暂时就不在一起了。心情比较郁闷
的时候,就抱着电话熬粥。有些时候也会提议唱个咪咪胡子,然后就两
个人抱着话筒一起唱。想想再过两个月又可以见面了,又开始觉得高兴
起来,筹划着见面以后的种种安排。

其实天天在阳台上等苹果吃的松鼠,清晨八点就在窗前乱叫的红鸟,还
有那在路边草丛里乖乖地看着你的拳头大小的兔子,又何尝不是跟咪咪
胡子一样的可爱呢?每次坐在计算机前面精疲力尽的时候,我就会走到
阳台那边跟松鼠说一声hello 。小家伙懒洋洋的趴在栏杆上,慢慢的从
肚皮下面把两只前爪往前伸,然后张口打了个大大的哈吹,却根本都不
转过头来看我。我知道,这个好吃懒做的家伙,如果没有好吃的它是不
会理我的。只好冰箱里拿出苹果或者是葡萄来,打开阳台的门扔出去,
一次不能够给太多,不然它就会搬回家去慢慢吃的。小家伙依旧爱理不
理的趴在那里,满眼却是警惕的眼神。等到我回到房间里关上阳台的门
以后,它才从栏杆上跳下来,先阅兵似的挨个嗅一番,然后再挑一块自
己觉得比较满意的,又回到栏杆上去了。

其实,生活总是充满了这样小小的乐趣。象松鼠,象红鸟,象小兔子,
象咪咪胡子… …

**********

附:《咪咪胡子》的歌词

MY FAVORITE THINGS

Raindrops on roses and whiskers on kittens;
Bright copper kettles and warm woolen mittens;
Brown paper packages tied up with strings;
These are a few of my favorite things.

Cream colored ponies and crisp apple strudels;
Door bells and sleigh bells and schnitzel with noodles;
Wild geese that fly with the moon on their wings;
These are a few of my favorite things.

Girls in white dresses with blue satin sashes;
Snow flakes that stay on my nose and eye lashes;
Silver white winters that melt into springs;
These are a few of my favorite things.

When the dog barks, when the bee stings,
When I’m feeling sad,
I simply remember my favorite things,
And then I don’t feel so bad.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202.192.157.41]

我的干姐姐和干妹妹们 (2)

By , 2000年7月19日 5:45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我的干姐姐和干妹妹们 (2)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Wed Jul 19 07:04:38 2000)

我的第二个干姐姐叫小妮,是我高中时代的同班同学。

其实早在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和小妮很认识了,只是不在一个班里面。那
时侯每年都有一个全国性的初三英语竞赛,我和小妮都是我们学校的参
赛选手,经常在一起上提高训练课。上了高中,我们两个同时被分入教
改实验班,从此便正式的成为同学。不过那时候我和她还不是十分的熟
悉,因为她在一年以后又转到了文科班,而我在高三那年又去了另外一
所学校。唯一记得很清楚的是在高考的时候她忘记了把数学选择题的答
案涂到那张标准答案纸上,结果她只考上了人大的某个不太受人欢迎的
小系。大一的那个寒假,我们清华的几个同学和人大的几个同学一起返
校。在路上的时候,为了吃到小妮随身带的芒果和辣椒盐,我从此就多
了一个姐姐。

在我所有的姐姐妹妹中,小妮也许并不是最漂亮的一个,但是她仍然毫
无疑义的被认为是她那个有二十多位女生的班级里面的两朵金花之一。
更为可贵的是她是我所有的朋友当中最为活泼开朗的一个,不管什么时
候都是笑咪咪的,还时不时的蹦出一两个幽默来逗大家开心。那时侯她
住在六楼,我们清华的兄弟们每次去找她,都是在楼下扯开了嗓门用海
南话往楼上喊,反正除了她也没有其他的人能够听得懂。然后她就会风
一样的从楼上冲下来,然后告诉我们说她们宿舍的女孩子已经开始听得
懂我们说的话了以后不能够再这样子大声嚷嚷什么的。果然后来有一次
我们在楼下高声叫喊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从六楼的窗户里伸出头来说
到:“别叫了,你们小妮不在。”

男孩子往往是比较粗心的,譬如说总是记不住某些很重要的日子。小妮
要过生日了,就从人大打电话过来通知我们:“这个周末我过生日,我
跟人大的同学提了蛋糕到你们那边去,你们买好了生日礼物等我吧。”
我们清华几个就赶紧去张罗生日礼物,记得有一回买的是一个帅帅的金
发小男孩。还有一回买的是一个音乐盒,里面是两只可爱的白咪咪,唱
的歌竟然是《咪咪胡子》(My Favorite Things)。还有一回,吃过饭
以后在路边顺手采了一朵花(就是清华路边到处都是的那种,一直都弄
不清楚那究竟是玫瑰还是月季)洗干净了送给小妮姐姐,她竟然很喜欢
的样子,当个宝似的带回人大去了,据说还在宿舍里插了好几天呢。

我们从南方来的孩子,对北京的饮食总是感到很不习惯。小妮每次发现
了新的好去处,一定会兴高采烈的通知我们一起去分享。还记得有一次
在人大的西门那边新开了个傣族的小饭馆,所做的菜相当有特色,每样
菜的名字都很好玩,端上桌子来又都很好吃,一直到现在还记得有那么
一道菜叫做“草捆鱼”的。那一回,小妮颇有感慨的说:“往后要是我
的老公也会做这么好的菜就好了。”于是我们就开玩笑让她问问这个饭
馆是不是已经有了老板娘,不过很可惜已经有了。

好多女孩子,在大学时代都轰轰烈烈的谈恋爱,但是小妮姐姐好象从来
都没有过男朋友,至少是没有报告我们做弟弟的审查。功课不忙的时候
她就一捆一捆的往宿舍楼上搬书,据我所知琼瑶和三毛的书她是一本都
没有放过了。言情小说看完以后,又看起了金庸和古龙,吃饭的时候就
洋洋自得的告诉我们这两个星期又学了些什么功夫,往往害得我们回去
洗衣服。我们也常常劝她说:“姐,你找个男朋友吧,别让人看着象是
没人要的样子。”这时候她就会嘿嘿一笑,说:“你妈小时候没有教过
你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少么?”

小妮大学毕业以后去了广东,她不喜欢北京的烂天气。刚刚到那里的时
候听说不是十分顺利,但是我相信象她这么乐观的人是没有什么事情能
够难得倒的。果然,过了两个月,就打了电话过来告诉我们一切都好,
还说是已经有了姐夫候选人了… …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我的干姐姐和干妹妹们 (1)

By , 2000年7月17日 5:44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我的干姐姐和干妹妹们 (1)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Jul 17 05:15:10 2000)

我想写的第一个人,是我的第一个干姐姐。她叫阿惠,是我初中时代的
同班同学。

在大学的时候,同学们一听说我是从海南来的,就迫不及待的要跟我谈
起大海。其实我们家离大海还很远呢,坐车到海边还要20分钟左右。阿
惠姐姐,却是一位打小时候就在海边长大的女孩子。从她们家到海边,
走路5分钟就到了。

初中时候的记忆,离现在实在是过于遥远了,乃至于我都不能够确认阿
惠姐姐是否曾经坐在我的前面了。唯一能够记住的,是当时在我们学校
很流行认干妹妹。一个男孩子,如果有很多个干妹妹的话,可是一件非
常值得骄傲的事情。所以我至今还想不明白当年我怎么糊里糊涂的就认
了个姐姐,也许是当时自己还很小,别人给了一块糖吃就觉得很幸福,
然后不知不觉的就做了人家的弟弟吧。

初中的小女孩,想来用BEAUTY来形容是不太恰当的,但阿惠姐姐无疑是
我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之一。她的脸圆圆的,就象是中秋佳节的月亮,
也很白。她的眼睛大大的,就象是长了一个月的芒果,水灵灵的。她的
眉毛弯弯的,就象是椰子树梢上的叶子,让人看起来柔柔的。她也从来
不留很长的头发,所以脑门后面总是翘起来一只短短的松鼠尾巴。她说
起话来总是轻轻的,就象是秋天里牛角树的果子成熟了,爆裂了,棉絮
从那裂开的果子里面飘出来,然后轻轻的掉在地上。她也从来不格格地
笑,她要笑的时候总是先扬起眉毛来,抿起嘴巴,然后小脸上就露出两
个小酒窝来。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小学时候的老师大都是用方言授课,所以我上中学
的时候虽然字已经认得了不少,但是却不太会念。阿惠姐姐不一样,她
是在县城上的小学,语文很好,上课的时候老师总喜欢把她叫起来念课
文,甚至在晨读时间叫她到讲台上带读。有些时候老师也会叫其他的同
学起来念,每次叫到我的时候都会有同学在底下窃笑,因为我念书的时
候确实是差劲之至了。下课以后阿惠姐姐就会很不高兴,很严肃地摆出
姐姐的尊严来,把我读错了的字挨个注上拼音,让我当着她的面每个读
十次。等到我读完了初一以后,常见的字我一般都不会念错了。

再到了后来,我们两个的语文就不相上下了,并且两个人都能够写一手
好作文。每次作文课的时候,老师不是先念了她的再念我的,就是先念
了我的再念她的。那时侯在我们教室后面的墙上有一个学习园地,专门
贴同学们写的好的作文和考试得95分以上的同学的试卷。阿惠姐姐说咱
们两个比一比看谁贴的最多,可是经常的情况是我们两个贴的一样多。
每次上晚自修之前,我们会一起站在那面墙前,互相评论对方的作文,
然后互相取笑一番。

我们中学的时候,每个星期都有三个小时的劳动课。我们班的任务,是
管理一个胡椒园,每个星期都要给胡椒锄草,施水肥,或者是松地和种
新胡椒。胡椒园在校园的外面,旁边是一个小山坡,还有一片小树林和
很多叫不上名字来的野果。我们同学都很喜欢到那个山坡去看书,看烦
了就到处找小野果吃。阿惠姐姐很喜欢坐在那个小山坡上看太阳下山,
看天上五彩斑斓的云彩,然后又回去写出漂亮的文章来。我没有她那样
的雅兴,自然是钻到小树丛里面找野果或者是抓蟋蟀,找到的野果当然
是和姐姐分享了,但是蟋蟀是不行的,因为姐姐不喜欢会动的小虫子。

到我们上了初三的时候,我们班换了一个非常古董的班主任。我们班里
所有认姐姐妹妹的,都被他定性为“早恋”,遭到了最严厉的镇压。虽
然我和阿惠都是他非常喜欢的学生,也在班上遭到不点名批评,说是“
处理同学关系不当”并警告我们该“悔过自新”什么的。当时我们班上
还有一些同学,大概对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感到嫉妒吧,不管我们两个
在一起做些什么都会被报告到班主任那里去。好好的一对朋友,就这么
被班主任的大棒“咣铛”一下打散开来,平时想说个话也只能够托另外
的同学递条子,倒是越来越象是早恋了。

初三那年,我的功课进步比较快,但是阿惠姐姐不行。那时侯我当英语
和物理两门功课的课代表,每次考完试老师都要叫我去改卷子。改卷子
的时候我总要找出阿惠姐姐的卷子先改,然后在她做错了的地方写上正
确的答案和解释。发了卷子以后,阿惠姐姐总是要朝我这边看过来,然
后冲我这边甜甜的笑,然后把自己的卷子藏起来不敢给别人看。

后来,就到了高中,我们不在一个班了,便只有早操和吃饭的时候能够
经常见到阿惠姐姐了。有些时候去教室的时候,我也会故意的等在她去
教室的路上,然后轻轻的叫一声“姐姐”。到了高三的时候,我由于一
些特殊的原因进入当地的外国语师范学校学习,便只有偶尔回去原来的
学校的时候才可以见到她了。

再后来,我们都上了大学,便彻底的失去了联系。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202.192.157.41]

墙角那,有一个女孩

By , 2000年7月13日 1:57 上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墙角那,有一个女孩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hu Jul 13 12:14:01 2000)

下午从实验室出来,顺着路边的自行车道慢慢的走回家,远远的就看见
自家楼下的墙角那坐着一个女孩。

我住的是一栋三层楼的木头房子。房子和房子之间全是草坪,在墙脚那
种着各种各样的花,夏天里盛开的都是一些小花,有红的,有黄的,有
白的,还有蓝的,这儿一小朵那儿一小朵的。如果不是这里就是农村的
话,我可真要说是颇有一番田园风光了。那个女孩子,穿着一件白色的
短袖上衣,下面是一件浅兰色的牛仔裤,也是短的。她就这么坐在墙角
那的小花小草中间,捧着一本书专注的看,甚至我从她的身边经过的时
候也没有抬头看我一眼。在她的身旁,放着一个小小的录音机,还有一
个小小的酒瓶。录音机里轻轻的放着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女孩子看
一会书,就把酒瓶拿过来喝一小口,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我走上楼,关上房门,又拐到阳台上。那女孩,正好就坐在我家阳台的
下面,一头金色的长发,很自然的披在肩上,却把她清秀的脸遮住了半
个。在她的身边,还放着另外一本书。我好奇的带上眼镜看了一眼,封
面上的人像是如此的熟悉。定下神来仔细一看,好象就是罗素的《西方
哲学史》,这个发现让我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在旁边的路上,
时不时的有车经过,还有两只松鼠在离她不远的草丛里追逐嬉戏,但是
她看的是如此的入神,竟然对旁边发生的一切都浑然不觉。

我站在阳台上看了一会,不由得有想起一个恶作剧来。于是我走回到屋
里,从冰箱里拿出一只苹果来放到阳台的栏杆上,然后又搬了个椅子在
屋里坐下来。果然,才不到10分钟,就有一只松鼠从旁边的树上爬了下
来。它朝我这边看了一眼,摇了摇尾巴,便直奔苹果而去。它先抱着苹
果掂量了一番,发现这只苹果实在是太大了不好拖走,便坐在栏杆上开
始吃了起来… …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松鼠吃苹果是要先剥皮的。只看见它翘着尾巴,开
心的围着大苹果努力的啃,然后满不在乎的把苹果皮吐了下去… …

然后,就听见楼下传来一阵开心的笑声… …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那一箱大宝

By , 2000年7月10日 5:47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成功戒BBS中…  …), 信区: Beauty
标  题: 那一箱大宝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Jul 10 11:46:41 2000)

有些女孩子,也许就是用大宝的命。我说的是我的女朋友。

放假了,女朋友从Los Angeles飞过来看我。伊州的天气不好,又干又热,
她脸上老掉皮屑,觉得很不舒服。我拉着她去Walgreen买化妆品,找了半
天也没有找到她满意的。其实好的化妆品她也试过,象欧莱雅什么的,但
是皮肤过敏没有办法用。看来鬼子妹妹的皮肤比较粗糙,这些化学品的杀
伤力对于她们来说太弱,但是我的女朋友就受不了。我问她:“你不会是
对任何化妆品都过敏吧?”她想了一会,说:“我在清华的时候用大宝就
不过敏。”

我从来都不用化妆品,但是大宝我还是知道的,不就是Beauty版天天口诛
笔伐的那一瓶么?我想了想,跟她说:“那咱们就买大宝吧。”女朋友睁
大了眼睛看我,说:“别搞笑了吧,美国哪里来的大宝?”我嘿嘿一笑:
“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还分什么美国中国呀?”

回到家里,我找出很长时间都没有用过的那本同学录,给留守在清华的死
党打电话。可怜的BubbleMan早上9点多就给我吵醒了,晕呼呼的搞了半天
才知道我是谁,然后我问他:“你知道有个东西叫做大宝么?”这位兄弟
一愣,问:“什么叫大宝啊?”我说:“你先甭管了,咱们屋那谁用过,
等他起床了你问他。我知道照澜院那就有,问清楚了帮我买10瓶,马上给
我FedEx过来。买东西的钱和运费你先帮我垫着。” 哥们听清楚了是个低
档次的化妆品,哈哈一乐:“呵呵,不就几瓶大宝么?难道还会弄得我破
产不行?”

晚上,收到死党气急败坏的电子邮件:“大宝每瓶10元,10瓶一共100圆。
包裹重量2.76公斤,FedEx费用476圆。请查收。”

四天以后,大宝到了,好大的一个箱子。看着这一箱从大洋的那一边飞过
来的大宝,我的乖乖宝贝笑了。

P.S.

轻快姐姐啊,你给我出个主意吧。向我女朋友这样皮肤比较容易过敏的应
该用什么化妆品哪?一辈子用大宝也不太好吧?运费太贵了。即使是死党
也不好意思啊。


(“`-”-/”).___..–””`-._            Jiang Qingye
`6_ 6  )   `-.  (     ).`-.__.`)    CEE, UIUC
(_Y_.)’  ._   )  `._ `. “-..-
_..`–‘_..-_/  /–‘_.’ ,’           E-mail qyjohn@il.freei.net
(il),-”  (li),’  ((!.-‘             http://www.happyfox.homepad.co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202.192.157.41]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