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一点贴士

By , January 8, 2001 2:10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找工作,找房子,考驾照),  信区: Beauty
标  题: 呵呵,一点贴士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Jan  8 10:17:42 2001)

古人曰: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

林肯曰:一个人在三十岁以前,上帝要为他的相貌负责,在三十岁以后,他
自己要对他的相貌负责。

在玉米地的时候认识一个女孩子(嘻嘻,其实应该是太太啦),我敢说那是除
了我们家领导之外我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了。她从国内一家著名的大学
出来到我们那里去读计算力学,打开行李箱来看时竟然全是唐诗宋词。因为
办公室在同一个楼道里,所以每天傍晚的时候会约她一起出去跑步,中午的
时候也经常在一起吃午饭。她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很平和很宁静的笑容,就
象是观音菩萨一样。偶尔会夸夸她长的很漂亮(天地良心,没有坏脑筋啊),
她就会扬起眉毛来很开心的笑,然后跟我讲起上面那两句话。

她说:“有些时候比较忙,好久都没有读书,就不敢去照镜子了。有时间读
书的时候就会去照照镜子,嗯,果然漂亮了好多。”

自己本来不怎么爱照镜子的,听她这么一说便经常照镜子。实验比较忙的时
候读书比较少,每天都灰头灰脸的,果然面目可憎。不太忙的时候就能够多
读点书,再去照照镜子,嗯,果然很帅耶。

嘻嘻,一点心得,与大家分享。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印象中的清华土木

By , January 6, 2001 5:47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找工作,找房子,考驾照), 信区: DC
标  题: 我印象中的清华土木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Jan  6 05:46:59 2001)

呵呵,看了前面几篇关于我们系的文章,也说说我自己的印象吧。

我是4 字班的,大一时候的数学是林翠琴老师教的。我一直都认为,林老师
是除了我高中的两位物理老师以外我所见过的最好的老师。她不但学术水平
高,而且对学生很热情。一直都记得当初她给我和几个水平比较低的同学补
课的情形,现在想起来就很感动。想想当年有这么好的老师还不认真学习数
学,心里就觉得很惭愧很对不起林老师。我不知道现在土木系的数学由谁来
教,但是如果有人说林老师教的不好的话我第一个跟他拼了。

大一时候很有印象的一门课是土木工程概论,罗福午老师的。罗老师在工程
设计方面的经验非常丰富,讲课也很有趣,经常举很多身边的例子来启发同
学们。就我所知很多同学都不把这门课当一回事,但是我确实从这门课里学
到了很多东西。此外还有工程制图那门课,是一个有点年纪的女老师教的,
非常的有耐心,给我的印象很深。普通物理是一位很有声望的老教授讲,瘦
瘦的,现在也已经忘了叫什么名字了,水平也非常高。教大学化学的也是一
位老教授,名字也忘了。当时大多数的同学都认为学土木的用不上化学,因
此也都不太认真,就是混个学分算了。

呵呵,大一数理化全部由教授来授课的,在清华也找不出几个系来吧。

大二时候印象最深的课是理论力学,薛克宗老师的。薛老师的课讲的非常
生动,在同学中的口碑是很好的,经常有别的班甚至是别的系的同学跑过
来听他的课。还记得当初讲角动量的时候他弄了个自行车轮子来做演示,
印象很深。薛老师对同学要求非常严格,尤其很注重解题格式等等工科学
生经常会忽略的小问题。这里面的道理我一直到上了研究生做了学生助教
以后才慢慢的明白过来。

当时的建筑材料QIN维祖(不好意思那个字南极星没有)。QIN老师在建材界
的声誉当然不及吴中伟老先生和冯乃谦教授,但是我认为他的课还是讲的
挺好的。记得当时讲混凝土的时候他就不用冯先生的教材而用Mehta 教授
(UC Berkeley) 的教材讲的非常的清楚透彻。在我申请出国的时候提到我
的混凝土是按照Mehta 教授的课本学的,结果就被UIUC的高等水泥基材料
研究中心(ACBM)收了去了。 QIN老师好象自己编了一个建筑材料讲义,当
时看过初稿,感觉比其他的课本水平要高一点。现在教建筑材料的应该是
QIN老师和阎老师两个吧,不知道阎老师教的怎么样, 但是以前跟他有过
一点交往,学术水平还是有的。以后估计路新瀛老师(呵呵,恩师啊)也会
给本科生上建筑材料的。

大二时候臭名昭著的一门课是材料力学。大伙在高中时候想来大都不是普
通人,大一的时候吃高中时候的老本,基本上还是心有余力的。但是高中
时候那一套拿来对付材料力学就不灵了,很多同学就从此开始拉了下来,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我。当时给我们上课的是施惠基老师,法国博士,在断
裂力学领域颇有建树,听说是回国第二年就评上了副教授,可见其水平很
高。可惜施老师当时刚刚回国,中文说的不是很流利,加上所采用的教材
过于抽象,所以不太受同学们的欢迎。当时我们系主任刘西拉老师听了这
个情况以后非常生气,好象五字班的材料力学就换人了。其实一个好的老
师总是有一个成长过程的,我在这里认识几个清华力学系来的,异口同声
的夸施老师的课讲的很好。

呵呵,忘了很精彩的课了,刘永明和季如进老师的建筑测量。刘老师又名
老中医,每次上课先花30分钟讲气功,讲他自己的饥饿疗法,最后15分钟
才是测量。季老师又名老乞丐,“远看象逃荒的,近看象要饭的,仔细一
看,原来是搞测量的”。再后来是张远志老师接着上,好象金庸啊什么的
读过不少,篮球也打的不错。总而言之,是一门好课,不然怎么能够连续
好多年被评为清华的一类课呢?

转眼就大三了,结构力学是辛克贵和钟宏志老师教。辛克贵老师大家都认识
吧,我们系的副系主任,如果说他的课没水平的话那可真是六月飞雪了。在
印象里辛老师非常的虚心,记得当时秦权老师第一次讲桥梁工程的时候,辛
老师坐在教室后面听了一个学期,笔记做的比我们认真多了。钟宏志老师是
牛津计算力学的博士,牛津大家没有去过总该听说过吧,我想从牛津拿个博
士比在清华拿个博士难多了(当然我自己也没拿过)。钟老师的课是用英文讲
的,条理很清楚,很喜欢。

然后是结构距阵分析,袁驷老师教中文的,刘西拉老师教中文的。如果有土
木系的同学至今没有听说过这两位老师的,现在就该回图书馆去好好学习千
万不要再来灌水了。当初这两位老师的侧重点不太一样,袁驷老师侧重于程
序设计,用FORTRAN 90。很多同学也许觉得FORTRAN 这种东西早就过时了,
其实在工程领域大多数的大型工程计算软件都是用FORTRAN 编写的,譬如说
ABAQUS, NASTRAN, PATRAN, ANSYS, FINITE等等等等。当然我也是到了UIUC
才知道做工程计算C/C++是不行的, 所以也不能够怪在清华的同学认为袁老
师教的东西没有用。刘老师比较侧重理论,譬如说做一个高斯变换里面的每
一步在数学上是什么意思,这时候这个结构又发生了什么变化等等。我个人
比较喜欢刘老师,虽然系里很多老师和学生都对他颇有微词。其实在我看他
的著作之前也跟其他老师同学差不多,但是在认真的读过他的书和论文并且
和他有过几次讨论以后敬佩之心油然而生。很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刘老师
现在好象已经不在清华了。

比较基础一点的专业课,象房屋建筑学,工程地质,钢结构,水力学,钢筋
混凝土构件什么的,好象都是大三上的吧。在我的印象中,教课的老师水平
都很高,譬如说教钢结构的石永久老师,就是刘西拉老师专程从英国请回来
的;教水力学的老师(什么明舜来着)在国内流体力学界是个大头,并且上课
的时候笑声不断;钢筋混凝土构件是聂建国老师,呵呵,他的“刚精愤拧土
娘”在清华以外也是声远扬呢。

大三好象还上过概率和数理方程吧,我自己不喜欢数学,就不乱说了。

大四俺比较颓废。本来是不打算疼数家史的,但是既然前面都说一大堆,
如果在这里不露点小丑唯恐同学们误会我认为大四的老师都比较混蛋的。
嗯,首先声明一下,当年俺在大四的时候一败涂地是因为考T考G,跟老师
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四的重头戏是土力学,基础工程,系统工程,施工技术,高层建筑,地
震工程,专业英语。土力学和基础工程我没怎么上过课,不好评论。系统
工程的老师讲的很好,虽然当时自己也没怎么好好学。专业英语是马智亮
老师教的,教材是林同炎写的,好象前段时间有人在这个版问起这本书的
时候好象没有什么人听说过。马老师侧重阅读和翻译,我想这个思路是正
确的,因为用英语写论文毕竟不是当务之急。当时的教法是学生课后翻译
为主,上课的时候讲评,气氛不是很活跃。

桥梁工程也是大四时候学的,秦权老师第一次讲,组织的不是很好,并且
仅局限于介绍部份。秦老师的结构可靠度讲的非常之好,里面有很多数学
推导很让我头疼,但是由于当课代表的原因我学的很认真也真的懂了一点
东西。建议同学们在上第一节课的时候主动举手要求当课代表,这样自己
学习的时候会有点动力。

还记得有一门弹性力学与有限元,用的是徐之纶老先生的教材,一个白皮
的小本子。这个教材写的真好,当然上课的匡文起老先生也讲的特别好。
很可惜的是当时忙于考T考G,只去上过第一和第二节课,交了一回作业,
后来义无反顾的去参加了期末考试,当然是FAIL了。第二年重修的时候跟
老师聊了聊天,他竟然还记得我当年交的第一份作业非常的工整认真。每
每想起这样的老师,心里就嘘嘘不已。

当年FAIL我的还有杨怀宇的施工技术和龙奋杰的建筑技术经济。呵呵,不
学无术,真是惭愧啊。

清华五年最臭名昭著的课,马哲,也是在大四上的吧。这门课的变态程度
与当年的革命史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呵呵,大五,往事不堪回首啊。想当年俺已经是土木系屈指可数的臭名昭
著的人士之一了。想找我?在宿舍没戏,在教室没戏,在图书馆更没戏。
呼我吧,还不一定回机呢,除非能够确认这个电话号码不是我债主的。其
实那时候还是有不少课的,看看成绩单,我疯狂分特,1999年1 月的成绩
竟然有13个,竟然还都过了,不知道还有哪位同学能够跟我一拼。

这一年的收获是在外面干了不少活,挣了很多钱(都交培养费了),拿到了
UIUC的全奖,又拿了个挑战杯的一等奖。

还说点啥呢?

真的我也曾经抱怨过清华土木真差劲真没劲。这也是当年我为什么没有选择
留在清华的原因之一。但是我没有抱怨过上课的老师差,这点自知之明我还
是有的。我知道能够在清华混的教授也许拿到国际上来比不一定能够排个好
位置,但是至少在国内还是能够那个那个什么立什么群的。如果说老师不负
责任更是无稽之谈,至少在教过我的老师里面是没有的。

我们这一届的时候曾经抱怨过我们系的课程重复设置严重。譬如说钢材的拉
伸曲线,在材料力学实验里面讲过,在建筑材料里面讲过,在钢筋混凝土构
件里面讲过,在钢结构里面还讲。当时自己不懂事,跟着其他同学也乱嚷,
现在倒是想通了很多,这样的重复其实是必要的,并不是老师没有东西可以
讲了拿来浪费我们的时间。到了美国以后,发现这里的课本比我们的课本更
厚,凡是涉及到的东西都讲的很透彻很详细,当然不同科目的课本拿来一比
较,重复的东西比我们的课本多多了。后来给教授做助教,发现这样的重复
对学生来说非常的方便,有一些基础的东西不懂就不用去翻前年的课本了,
这样第二个学期就可以把上个学期的课本卖掉,能够节省很多钱的。

土木作为一个传统的学科,通常也被认为是夕阳学科,没有足够的学历是看
不出这个学科的前途所在的。就象我,UIUC的硕士已经拿到手了,还是没有
能够决定是不是要继续读土木工程方面的博士。同目前炙手可热的计算机电
子等专业相比较,土木工程更是毫无吸引力而言。在这种情况下,同学对土
木工程系,乃至于整个土木工程专业产生怀疑和失望,是很正常的。不仅在
清华是这样,在国内的其他高校也是这样。在美国,就象是UIUC这样在土木
工程领域久负盛名的学校,也是这样。

但是我所认识的很多土木方面的教授,不管是清华的,同济的,还是UIUC的
都对土木工程专业很有信心。他们认为土木工程还有很多未知的问题,还有
很多东西需要研究,需要解决。

我想,我对土木工程多年的怀疑和观望,也许是因为自己还远远没有入门。

临毕业的时候,去研究生院交论文。在排队等待的时候碰到一位学习非洲历
史的博士。我们俩在一起互相谈论各自的专业,非常投机。我听他讲的东西
是那么的有趣,忍不住对他说:“老兄,你们学人文的真是太有意思了,我
真希望我也是学这个的。”

这位老兄想了想,说:”Grass is always green on the other side.”

这个星期天做完礼拜之后,和教会的一些朋友一起去看一辆旧车。那位要买
车的朋友看了车以后挺满意,当即就交了定金把车给定了下来。后来围着车
再仔细看的时候,才发现车头曾经被撞坏过,连水箱都给换过了。同行的一
位朋友感慨的说:“别人的东西就是好。当它变成是自己的东西时,毛病一
下子就出来了。”

呵呵,不知不觉,不知所云。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近况汇报 (3)

By , January 6, 2001 5:43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找工作,找房子,考驾照), 信区: Beauty
标  题: 近况汇报 (3)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Jan  6 05:04:39 2001)

征宇,

周末了,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办公室里面忙碌。想起以前紧张而又快活
的日子就想要叹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忙起来。每天除了学车的
时间都很郁闷,一天到晚趴在各种各样找工作的网站上瞎找,只要看到跟自
己的背景略有瓜葛的便发简历。这几天下来发出去的简历也该上百了吧,倒
是有一两个回音说是我的cover letter写的很好,但是还不知道会不会有人
上当受骗来把我买下。

今天早上怀着必败的信心和勇气去考路试。还好教练的经验很丰富,知
道人家会考什么路线。昨天晚上摸黑去踩点,觉得那段路挺难走的。今天早
上又早起到那里开了一圈,基本上把路线都背下来了。我的考官是个很和蔼
的黑姐姐,笑起来的时候就眯起眼睛露出一口白牙齿来。开的时候基本上该
做错的地方都做错了,回到原地的时候很心虚的问她是不是把我fail了。黑
姐姐朝我看了一眼,说:”Why?” 拿到考试结果的时候一看,嗯,犯了8 个小
错误,运气很好。

这个星期很认真的看了一点释家的东西。<<金刚经>>基本上看懂了,当
然离”悟”的水平还有很远很远。早在看韦小宝的时候就对<<四十二章经>>心
存仰慕,读起来也不算难。此外还打印了<<增壹阿含经>>,<<心经>>和<<八
大人觉经>>,总的来说在语言上没有什么问题。想起以前总是觉得佛经会很
难读,现在看来原来是心存偏见了。打算把这几部经读完以后写一个小小的
心得,到时候还要请你多多指教呢。

张磊在北京没有能够按时确认机票,因此要拖到11号才能够回美国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好事多磨”这个成语来,心里对自己说古人
说的话还是挺有道理的。偶而想起”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一句来,就想自己以
后应该努力”不赋新词不说愁”才是呢。

好了,从考场回来中午饭还没有吃,肚子又在抗议啦。等过两天我的读
书心得写出来以后再向你汇报吧。

代我问小林和你办公室的兄弟们及其家属好。

顺致

猪的问候。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28.125.229.54]

寄友人

By , January 1, 2001 6:02 p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找工作,找房子,考驾照),  信区: Poetry
标  题: 寄友人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Jan  1 13:25:40 2001)

云与清风常拥有,
冰雪知音世难求。
击节纵歌相对笑,
案上诗书杯中酒。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66.111.165.99]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