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10)

By , 2001年8月9日 1:01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10)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hu Aug  9 13:01:37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10)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这一节继续介绍<<会饮篇>>的第五部份,也就是宝萨尼亚斯的演讲。宝萨尼亚
斯指出:雅典的习俗认为,当一个人为了追求智慧或者是其它任何的美德而心
甘情愿的服侍他的爱人的时候,这种行为不会被认为是卑微或者是谄媚。对于
男童的热爱和对知识或者是其它美德的热爱从根本上来说是一致的,因此被爱
的一方可以荣耀地容许他的爱人去做任何事情。当爱与被爱的两个人结合在一
起的时候,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爱的一方认为他为他的爱人做任何事情
都是正确的,被爱的一方认为他应该为这个给他智慧与美德的人做任何事情。
年长的一方将他的智慧和经验传授个年少的一方,年少的一方从年长的一方受
到教育并且获得其它的知识。只有这两个条件都满足的时候,被爱的一方才可
以荣耀地无条件的容许他的爱人做任何事情。如果是怀着这样美好的愿望去对
待爱情,即使是受到了欺骗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相反,如果是怀着其它
的想法去对待爱情,不管他被欺骗与否,都是羞辱的。这就相当于一个年轻人
为了金钱而屈就于一个似乎很有钱的爱人,最后却发现他上当受骗了,因为那
个人根本就是个穷光蛋。这两种事情都是一样的羞辱,因为人们从这件事里面
看到了这个年轻人的本质,表明这个年轻人可以为了利益去做任何事情,而这
才是极为羞辱的。根据同样的准则,一个年轻人假定他的爱人是个智者并且渴
望通过爱情来使自己得到提高,尽管他的爱人最后被证明是既没有智慧也没有
美德,这个年轻人也没有什么可以感到羞辱的。因为这件事情同样展示了这个
年轻人的本质,他愿意为了获得智慧和美德愿意去热爱任何人,这件事情本事
就是无上的崇高和光荣的。因此,无论如何,出于对智慧和美德的追求都是高
尚和荣耀的。

这就是从那超绝的阿芙罗狄那那里得来的爱,它本身对于公众和个人来说都是
如此的美好,它驱使爱与被爱的双方更加关心自己的智慧和美德。但是另外的
那些爱情则都是从流行的阿芙罗狄那那里来的。

以上就是宝萨尼亚斯的演讲的全部。下面的演讲者本来应该是亚里斯托芬的,
但是他由于咳嗽而无法发言,因此他要求医生爱里斯马修斯首先发言。爱里斯
马修斯的演讲内容,将在下面一节里面进行介绍。

从宝萨尼亚斯的演讲内容来看,宝萨尼亚斯强调精神在爱情当中的重要性,他
认为对智慧和美德的最求高于对肉体的欢乐的追求。但是他显然没有否定过对
肉体上的追求,而是反复强调被爱者“无保留的奉献”。因此,这篇演讲的目
的,并不在于宣扬所谓的“崇高的友谊”或者是“有爱无性的爱情”;相反,
它的目的是为当时所流行的男同性恋,尤其是在贵族和知识分子中间所流行的
恋童行为提供一个理论根据。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64.164.168.129]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9)

By , 2001年8月8日 1:55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9)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Wed Aug  8 13:55:02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9)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这一节继续介绍<<会饮篇>>的第五部份,也就是宝萨尼亚斯的演讲。基于前面
的讨论,宝萨尼亚斯认为在雅典爱一个人或者是向其爱人表示爱意(这是W. R.
M. Lamb的翻译,原文是loving some one and showing affection to one’s
lover,Benjamin Jowett则翻译为爱与被爱,原文是to love and to be loved)
都是荣耀的行为。但是有些时候做父亲的让家庭教师管制他的儿子,禁止他的
儿子与他的爱人说话。家庭教师严厉的禁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他们发现任何
孩子违反了这样的规定的时候,他的朋友和伙伴们会责备他,而责备他的人并
不会因为说错了话而受到大人们的阻止和斥责。这样人们有可能认为在雅典这
种行为被认为是极其耻辱的。但是事实是,我想:这种关系并不是一件简单的
事情,你们应当记得我们说过一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高尚和卑微之分:如果人
们体面的去做它,那么它就是高尚的;如果人们不体面的去做它,那么他就是
卑微的。卑微的爱情就是以邪恶的方式来使邪恶的人得到满足,高尚的爱情就
是以体面的方式来使高尚的人得到满足。我所说的“邪恶的人”指的是那些看
重身体胜于精神的流行的爱人,因为他所爱的人对他并不忠实,并且他自己也
不对他所爱的人忠实。一旦他所爱的人青春不再他立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使
得他所有说过的话许过的诺言蒙羞。崇高的爱情则是终生的爱情,它意味着两
个人一生的结合。

从上面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出下面几点:

1 这段文章里所说的爱情侧重与同性恋,尤其是男同性恋。

2 哲学家们,也就是社会上层的人们,认为同性恋是高尚的。

3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为同性恋是高尚的,也许当时社会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同
性恋是羞辱的,不然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家庭教师。从同性恋的男童会受到
同伴们的辱骂这一点来看,这样的观点很可能是正确的。

4 哲学家们,也就是社会上层的人们,认为爱情(同性恋)是有等级之分得。卑
微的人的爱情(同性恋)是卑微的,邪恶的,因为他们看重肉体的欢乐胜于精
神上的收获;高尚的人的爱情(同性恋)是高尚的,因为他们看重精神上的收
获胜于肉体上的欢乐。

5 卑微的爱情是善变的,爱人和爱人之间是不忠实的;高尚的爱情是恒久不变
的,爱人和爱人之间是终生的结合。

宝萨尼亚斯接着说:我们雅典的法律能够很有效的区分这两种爱情,并且明确
的规定了哪一种应该受到鼓励哪一种应该去避免,从而鼓励人们去追求或者是
避免。我们可以据此考验爱与被爱的双方,从而将他们清楚的划分开来。正是
由于这个原因,我们习惯于将一见钟情看成是羞辱的,因为时间才是最好的证
人。其次,屈服于金钱,财富,或者是权力等因素是羞辱的,不管这个人是由
于害怕失去或者是由于享受到金钱和权力腐败的好处而无法自拔。因为这些事
物都不是恒久不变的,更不用说从来都没有高尚的友谊由于它们而产生了。在
我们的风俗里,只有一个办法能够让一个人正确地荣耀他的爱人:因为我们认
为一个爱人不管是为对方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够被认为是谄媚或者是羞辱,因此
他可以心甘情愿为对方去做任何事情,这也是出于美德而做的事情。

雅典法律所鼓励的爱情,显然就是宝萨尼亚斯所说的“高尚的爱情”。再考虑
到前面一节中提到的“法律对童男的保护制度”,我们可以看出如下几点:

1 法律鼓励男同性恋。

2 为了保护童男,显然只有高尚的人,也就是社会上层的人,才能够高尚的去
爱童男。如果有其它的平民百姓也去爱童男的话,这样的爱就是卑微的,因
为他们重视肉体上的欢乐胜于精神上的收获。因为尽管当时的雅典已经开始
实现民主政体,但是有钱并且有闲享受精神食粮的,仍然是高高在上的长老
和贵族。

3 推理:哲学家的同性恋是高尚的,普通公民的同性恋是卑微的。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8)

By , 2001年8月7日 1:08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8)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Aug 7 13:08:40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8)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这一节继续介绍<<会饮篇>>的第五部份,也就是宝萨尼亚斯的演讲。在这里我
手头的两个译本有一些根本性的区别,列举如下:

W. R. M. Lamb:

Consider, for instance, our saying that it is more honourable to love
openly than in secret, especially when the beloved excels not so much
in beauty as in nobility and virtue; ….

Benjamin Jowett:

For, observe that open loves are held to be more honourable than
secret ones, and that the love of the noblest and highest, even if
their persons are less beautiful than others, is especially honorable.

根据W. R. M. Lamb 的翻译,公开的爱情比秘密的爱情更加荣耀,即使是相爱
的双方的出身和美德都并不十分出众。而根据Benjamin Jowett 的翻译,公开
的爱情比秘密的爱情更加荣耀,而贵族之间的爱情更是尤其荣耀,即使他们并
不比其它的人更加漂亮。不仅如此,两位译者在段落划分上也有很多的不同。
W. R. M. Lamb 将上面的文字划分到下一个段落的部份的开始部份,由此引出
下面的讨论部份;Benjamin Jowett 则将这些文字划分到上一个段落的结束部
份,作为“雅典关于爱情的法令完善而复杂”的一个例证。

在下面的演讲中,宝萨尼亚斯是这么说的:对于公开的爱人们来说,社会能够
给他很多的鼓励,人们不会认为他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当他成功的时候
人们会为他感到荣耀,当他失败的时候人们会为他感到羞辱。在他追求爱情的
过程中人们会容许他去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这些事情的目的如果是任何功利,
事业或者是权力的话,往往会遭到哲学家最严厉的批判。他可以拉着他爱人的
衣服苦苦哀求,也可以对天发誓,可以在门口的石板上睡觉,甚至是容忍任何
奴隶都不能够容忍的奴役。如果是平时的话,他的朋友和敌人都会阻止他这么
做,前者会为他的作为感到羞辱并对他提出警告,后者则会责备他谄谀和卑鄙。
但是对于一个爱人来说,这些事情只会为他带来荣耀,公众甚至认为这样的做
法是高尚的,对他的人格不会有任何的损害。更为奇怪的是,他可以在发誓以
后又违背自己的誓言,而神也会原谅他的背誓行为,因为人们认为因为爱情所
起的誓根本就不能够算是誓言。可见,就是神和人根据我们这个世界所流行的
风俗给了爱人绝对的自由。

读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创世纪>>第29章中关于雅各的故事。雅各有一个
舅舅叫做拉班,拉班有两个女儿,大的名叫利亚,小的名叫拉结。利亚的眼睛
没有神气,拉结却生得美貌俊秀。雅各爱拉结,就说:我愿为你小女儿拉结服
事你七年。拉班说:我把他给你,胜似给别人,你与我同住罢!雅各就为拉结
服事了七年;他因为深爱拉结,就看这七年如同几天。雅各对拉班说:日期已
经满了,求你把我的妻子给我,我好与他同房。拉班就摆设筵席,请齐了那地
方的众人。到晚上,拉班将女儿利亚送来给雅各,雅各就与他同房。拉班又将
婢女悉帕给女儿利亚作使女。到了早晨,雅各一看是利亚,就对拉班说:你向
我作的是甚麽事呢?我服事你,不是为拉结麽?你为甚麽欺哄我呢?拉班说:
大女儿还没有给人,先把小女儿给人,在我们这地方没有这规矩。你为这个满
了七日,我就把那个也给你,你再为他服事我七年。雅各就如此行。满了利亚
的七日,拉班便将女儿拉结给雅各为妻。拉班又将婢女辟拉给女儿拉结作使女。
雅各也与拉结同房,并且爱拉结胜似爱利亚,於是又服事了拉班七年

为了爱情,一个人能够容忍任何奴隶也不能够容忍的奴役。就象这个故事中的
雅各,为了心中的爱人,整整服事了拉班14年!在人的一生中,又能够有多少
个14年呢?在我们这个功利至上,效率至上的工业社会,又究竟还有多少个雅
各呢?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7)

By , 2001年8月6日 1:46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7)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Aug  6 13:46:48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7)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这一节继续介绍<<会饮篇>>的第五部份,也就是宝萨尼亚斯的演讲。在这里宝
萨尼亚斯就雅典和其它城邦关于爱情的法令做了一点比较。他认为在其它城邦
里关于爱情的法令是简单的,而雅典的法令是复杂的。在爱丽斯(Elis)和波伊
俄提亚(Boeotia) 等城邦,人们连演讲的能力都没有,因此只有简单的条例要
求使爱人感到满意并且没有任何人,包括年长的和年轻的,认为这是羞辱的事
情–他们也许是为了避免去尝试说服年轻人,因为他们没有演讲的能力。但是
在爱俄尼亚等受外国影响的城邦里,爱情被认为是羞辱的。由于他们专政的政
府,外国人把爱情以及在哲学和体育方面的所有训练都认为是羞辱的,可以想
象他们对这些高尚的观念,伟大的友谊,还有感情的交流这些爱神所优先创造
的事物并不感兴趣。这是我们的专制统治者所接受到的教训,因为亚里斯托该
通(Aristogeiton)的爱和哈摩迪修斯(Harmodius) 的友谊是如此的强大乃至于
击粹了他们的权威和统治。因此,在那些以爱情为羞辱的城邦里,这样的法令
完全是出自统治者的邪恶,是统治者对懦弱的被统治者的侵害。爱那些以爱情
为无上荣耀的城邦里,这样的法令是出于法令制订者的懒惰。只有在雅典才有
更好的法令制度,虽然人们并不能够很容易的理解它们。

从上面的文字里,我们再次看到了古雅典人的无知与无畏。在当时,不仅世界
上已经有很多个文明可以与希腊并驾齐驱,即使是在希腊内部,雅典文明也绝
对不是一枝独秀的。

在这里所提到的外国人,似乎是指信奉耶和华的以色列人。在<<旧约>>里面,
耶和华不仅对同性恋有明确的禁令,对男女之间的性行为也有严格的规定。如
<<利末记>>17:22 中写道:“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
的。”公元前607 年,耶路撒冷被巴比伦的尼布甲尼撒大帝彻底摧毁,以色列
人被分散到世界各地,希腊人也曾经直接统治过耶路撒冷。因此,雅典人对以
色列人的文化和习俗有所了解,也是很有可能的。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6)

By , 2001年8月6日 7:08 上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6)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Aug  6 07:08:08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6)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会饮篇>>的第五部份是宝萨尼亚斯的演讲,他是这么开头的:

斐德罗,我想我们今天的论题并不是很明确–我们不应该这样毫无区别的赞
美爱神。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个爱神的话,你所说的当然是很好的;但是世界
上并不仅仅有一个爱神,因此我们首先应当决定我们究竟是要歌颂他们当中
的哪一个才行。我要给你修正这个缺点,首先我要告诉你们哪个爱神是值得
赞美的,然后再试图以合适的语言来赞美这个值得赞美的神。我们都知道爱
神跟阿芙罗狄娜(Aphrodite) 是分不开的,如果世界上只有一位阿芙罗狄娜
的话,那么爱神也就只有一个;但是因为两位阿芙罗狄娜的存在,也就必须
有两位爱神。

宝萨尼亚斯接下来解释阿芙罗狄娜的二重性。年长那位,也就是没有母亲的那一
位,是天国的女儿(Heaven,  这是W. R. M. Lamb的翻译,在Benjamin Jowett的
翻译中是Uranus, 也就是天王星),因此人们把她称为超绝的(heavenly) 阿芙罗
狄娜;年轻的那位是宙斯和戴尔尼(Dione)的女儿,称为大众的(popular)阿芙罗
狄娜。因此,也就有两位爱神,一位是超绝的爱神,另外一位是大众的爱神。

天神的多重性在古希腊似乎是很普遍的一件事,例如谬斯(Muse)就是由九个女神
组成的。在古埃及和古印度的宗教中,三位一体的神是十分普遍的,甚至是后来
的基督教也将天地间唯一的真神耶和华分解成圣父,圣子和圣灵三个部份。

宝萨尼亚斯所说的超绝的阿芙罗狄娜,应当就是斐德罗所说的爱神。

宝萨尼亚斯认为所有的神都应该得到应有的赞美,并且试图分析两位爱神的不同
特点。他认为事物本身并没有高贵和低微的区分(W. R. M. Lamb的翻译是noble
和base,Benjamin Jowett的翻译是good和evil。),例如饮酒,唱歌和讨论本身
既不是高贵的也不是低微的,决定它们究竟是高贵和低微的是做事的方式。一件
事情,如果用正确的方法去做,那么它就是高贵的;如果用错误的方法去做,那
么它就是错误的。爱情也是一样,只有那些有着高贵目的的爱情是高贵的,才是
值得赞美的。

宝萨尼亚斯接下来认为:目前,那位被称为大众的阿芙罗狄娜的爱神确实是非常
的流行,并且随意的做事,这也就是我们在卑贱的人们中所看到的那种爱情。首
先,这些人既爱女人也爱男童;其次,他们重视身体胜于精神;再次,他们选择
最愚蠢的人作为他们的对象,因为他们只是追求一个结果,并不在乎这些行为本
身高尚与否。因此这些人对爱情都非常的随意,毫无分别,因为这种爱情来自那
位年轻的爱神,从她的起源来讲,她是男性和女性结合的产物,因此带有双方的
特征。而那位超绝的阿芙罗狄娜则与众不同。首先,她只继承了男性的特征;其
次,她比较年长,因此不会反复无常。由这位爱神所激励的爱使得人们去寻找男
性,欣赏他们健壮的身体和分享他们的智慧。甚至在对男童的热爱中我们也能够
找到这位爱神的痕迹,他们热爱的不是男童本身,而是男童的新思想,新智慧。
他们选择男童作为他们的伴侣意味着他们要对男童忠诚,要和他们渡过一生,而
不是利用他们的不成熟来欺骗他们,然后抛弃他们并寻找另外的男童。但是,这
种对男童的爱又应该是被法律所禁止的,因为他们的前途是不确定的,谁又能够
确定这些男童在身体和精神上到底是会受益还是会受损呢?但是,高尚的人应当
尽量不去爱那些女人,并且我们应当强制大众也来接受这样一个原则。正是这些
女人为爱情带来了羞辱,有一些人已经开始抵制这种结合的合法性,因为他们从
中看到了邪恶。是的,任何高雅而合法的行为是不能够带来羞辱的。

需要再次提醒的是,在这里所讨论的爱情,其主体都是男性,而其客体是女性和
男童。宝萨尼亚斯的观点,说的极端一点,就是男性对女性的爱是卑微的,只有
男性对男童之间的爱才是高尚的。而且,不是所有的男性对男童的爱都能够被认
为是高尚的,因此需要法律来对这种行为进行规范,确保男童能够从高尚的人那
里得到身体和精神上的享受。

坦率的说,这是我所见到的年代最早的关于爱情之目的的讨论。由于水平有限,
实在不能苟同。

这一章节的内容实在太多,留下一部份给另外一篇文章吧。

(中场休息)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5)

By , 2001年8月5日 2:24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5)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un Aug 5 14:24:20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5)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会饮篇>>的第四部份是斐德罗对爱神的赞美。他认为爱神是一个伟大的神,
是人和神中的一个奇迹,这在很多方面–尤其是从他的出生中–体现出来。他
说:

关于爱神,最为宝贵的是她的荣耀,其证明是爱神没有父母,也没有任何
诗歌记录。赫西俄德(Hesiod)认为在混沌(Chaos) 之后变有了爱神,阿修
西劳斯(Acusilaus) 也同意赫西俄斯的观点,认为在混沌之后诞生了大地
(Earth)和爱神。巴门尼德认为造物主(Birth)在创造其它众神之前创造了
爱神。

赫西俄德,公元前8 ~ 7 世纪的雅典诗人,主要作品有<<工作和时日>>和<<神 谱>>。在<<神谱>>中赫西俄德写道:“万物之先有混沌,然后是宽胸的大地,
大地是恒久不变的,然后是爱。”

巴门尼德,出生于公元前515(?)年,是古希腊的著名哲学家。据说他于65岁的
时候访问了雅典,当时还是个青年的苏格拉底还听过他的演说。巴门尼德善于
利用诗歌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目前仅存的是他的诗歌<<关于自然>>的残稿。

混沌,古埃及人认为,早期的宇宙是无形的深渊,称为努特(Nut)。<<列子 天 瑞>>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太易者,未见气也;太初者,
气之始也;太始者,形之始也;太素者,质之始也。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
浑沦。浑沦者,言万物相浑沦而未相离也。”又曰:“一者,形变之始也。清
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故天地含精,万物化生。”<<艺 文类聚>>卷一引徐整<<三五历记>>曰:“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
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圣经 创世纪>>记
载:“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闲混沌,渊面黑暗。”

由此可见,混沌是这个宇宙的自然状态。在某个时期,有某种强大的力量使得
宇宙秩序化,并且维持着这个秩序。根据镝增加原理和能量最低原理,事物发
展的趋势是不断增加世界的混乱度,任何维持秩序的努力都需要耗费能量,其
结果是在某些地方维持了秩序,但是在另外的地方造成了更大的混乱。例如盘
古的开天辟地和耶和华创世纪,都可以解释成第一推动力和混沌这两种力量的
斗争。

斐德罗接下来认为爱神是由不同权威认可的最为宝贵的神,也是人们所有幸福
的来源。他认为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比一个年轻人有一个忠诚的爱人,或
者是一个爱人有一个深爱着的年轻人,更为幸福的事情了。人们如果希望体面
地生活着的话,就应该把爱,而不是血缘关系,工作,财富,或者是其它的任
何事情作为生活的准则。爱是使人们感到荣誉和羞辱的力量,没有了爱任何一
个城邦或者是个人都不可能有任何高尚或者是伟大的作为。假如某个人做了什
么羞辱的事情,或者是在被羞辱的时候表现的懦弱的话,他会在他的爱人面前
感到更多的羞辱和痛苦,而他的爱人也会同样为他的爱人感到羞辱和痛苦。如
果一个城邦或者是军队都是由爱人所组成的话,他们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
国家,最有战斗力的军队,因为一个人愿意在他的爱人面前表现出更多的勇气
和力量,甚至是牺牲自己的生命。

在这段论述中,已经可以看出同性恋,尤其是男同性恋,在当时的雅典是非常
的普遍和流行的。由于女人的地位非常低微,她们甚至不被认为是一个城邦的
公民,因此她们不能够参加社会活动,更不用说是军队了。斐德罗在这里所提
及的“城邦和军队中的爱人”,无疑都是男人。

斐德罗接下来说:“不但男人们愿意为自己的爱人牺牲自己的生命,女人们也
会。”斐德罗举了欧里庇得斯的著作阿尔刻提斯(Alcestis)的中的故事作为例
证。阿尔刻提斯的丈夫快要死亡的时候,宙斯允许他用另外一个人的生命代替
他的生命,也就是允许另外一个人代替他去死。这个懦弱的男人恳求了他的父
亲和母亲,但是他们都不愿意代替他去死。最后,阿尔刻提斯毅然决定代替她
的丈夫去死。在后面的讲话中,斐德罗又举了一些英雄人物的例子,认为他们
之所以成为英雄,都是出于他们心中的爱和爱人。

欧里庇得斯(Euripides,约公元前485~406年),古希腊最伟大的三位悲剧诗人
之一。在其晚年应邀到马其顿王阿尔克拉奥斯的宫殿,后来死在那里。雅典人
曾经派人到马其顿去请求取回诗人的遗骨,被阿尔克拉奥斯拒绝。雅典人只好
在雅典城郊外立了一座纪念碑,上面写道:“全希腊世界是欧里庇得斯的纪念
碑,诗人的遗骨在客死之地马其顿永埋,诗人的故乡是雅典–希腊的希腊,这
里万人称赞他,欣赏他的诗才。”

最后,斐德罗用下面的话结束了他的演讲:

这些就是我对爱神的描述:他是众神中最令人尊敬也是最有价值的神,他
所具有的神圣的力量能够为所有的人,不管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提供美
德和幸福。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4)

By , 2001年8月3日 12:59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4)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Fri Aug  3 12:59:35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4)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在<<会饮篇>>的第三部份,爱里斯马修斯提议在座的各位每人发表一个演讲来
赞美爱神。他是这么说的:

我首先要引用欧里庇得斯(Euripides)笔下的墨拉尼泊(Melanippe)的话来
说明这不是我的创意。这个创意来自斐德罗。他经常向我报怨说:“这难
道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么,爱里斯马修斯,虽然其它的神都有诗人为他
们献上歌颂和赞美,在这么多诗人当中,却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位诗人为古
老而伟大的爱神作过一首赞歌。请想象一下,我们有这么多优秀的学者在
赞美赫拉克勒斯(Hercules)和其它人物,例如说普罗迪科斯(Prodicus)。
这当然是一点都不奇怪的,但是我最近还读到了某个人的一本书,其中对
盐的用处进行了高度评价,还有很多类似的事情也都受到了很高的评价。
想想人们对这些琐事所付出的巨大热情,可是直到如今都没有一个人为爱
神献上一首合适的颂歌!如此伟大的一个神,却又如此的被人所忽视和冷
落!”我认为斐德罗的观点是十分正确的,因此我不但渴望尊从他的意见
出我的贡献,我还要宣布我们聚集在这里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比赞美爱神更
为荣耀了。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们就有很多可以讨论的话题了,我的想
法是我们轮流着发表讲话,从左边到右边,尽自己的可能来赞美爱神。斐
德罗应该第一个开始,因为他是这个桌子上的第一个人,也是最先有这个
想法的人。

苏格拉底表示同意,并说:“我,一个除了爱情问题便一无所知的人,怎么可
能反对你的提议呢?”苏格拉底同时认为所有的人都没有任何问题,并且指出
这个提议对于最后发言的人实在是很不公平,但是如果前面的发言者有什么精
彩之处的话,大家就应该十分满足了。

所有的人都同意了,每个人都发表了一篇演讲。这些演讲的内容,将在以后的
文章中继续进行介绍。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3)

By , 2001年8月2日 1:45 下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3)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hu Aug 2 13:45:40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3)

qjiang@tsinghua.edu
(文字垃圾,请勿引用或转载。)

<<会饮篇>>的第二部份描写亚里斯托姆斯在苏格拉底的要求下,没有受到邀请
就和苏格拉底一起去参加阿加松的宴会。在前一天的晚上阿加松已经举行过一
次宴会庆祝他的获奖,但是苏格拉底由于担心在场的人太多而没有参加。但是
在阿加松的盛情邀请下,苏格拉底答应去参加这个晚上的宴会。苏格拉底对这
次宴会十分重视,特地的做了一番精心的准备。请看亚里斯托姆斯对苏格拉底
的描述:

他说他碰见苏格拉底精神焕发地穿着他最好的拖鞋从澡堂回来 — 这对于
他(苏格拉底)来说是一件很少见的事情。于是他问他打扮的这么漂亮是要
到哪里去。

阿加松是雅典著名的美男子,在希腊语里,阿加松的名字Agathon 来自一个代
表“好人”的谚语。因此苏格拉底回答说他打扮的这么帅(W. R. M. Larm的翻
译为handsome, Benjamin Jowett的翻译为finery)是为了和阿加松这样的美男
子相配。然后苏格拉底问亚里斯托姆斯有没有心情去参加一个没有受到邀请的
宴会。亚里斯托姆斯同意和苏格拉底一起去参加宴会,但是他引用了荷马的一
句话“一个没有受到邀请就前来参加一个学者的宴会的傻瓜”,要求苏格拉底
为他准备好借口。

于是他们两个就出发了。在路上苏格拉底逐渐的沉浸在他的思考当中,结果亚
里斯托姆斯比他先到了阿加松的家。在这个尴尬的场面,阿加松热情地接待了
这位可怜的人,并且询问他为什么没有和苏格拉底一起来。亚里斯托姆斯解释
了路上所发生的事情,于是阿加松派出仆人去寻找苏格拉底,发现他站在邻居
家的走廊里。当仆人们邀请他进来的时候,他拒绝了。阿加松恳求亚里斯托姆
斯去请苏格拉底进来,但是亚里斯托姆斯解释说这是苏格拉底的习惯,希望没
有人去打扰他,阿加松同意了。

事实上苏格拉底一直到宴会进行了一半的时候才走进来。这时候在苏格拉底和
阿加松之间有一段精彩的对话:

阿加松:这里,苏格拉底,坐到我这边来,这样我就能够得到一点你刚才
在走廊里获得的智慧了。很显然你已经发现并且明白了什么事情,不然你
是不会走进来的。

苏格拉底:如果智慧能够通过我们之间的互相接触从智慧比较多的那个人
流向智慧比较少的那个人那里,就象是水从比较满的杯子流向比较空的杯
子一样,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如果智慧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认
为我能够坐在你的旁边是一件无比荣幸的事情,我渴望我能够被你所多余
的优秀的智慧所充满。

阿加松:你这个粗鲁的蠢人,苏格拉底!呆会儿咱们再看看究竟是谁更有
智慧吧,戴安尼苏斯(Dionysus)会给我们当裁判的。现在晚餐是我们首要
的问题。

于是苏格拉底和他的朋友们继续吃饭。他们按照风俗举行了奠酒仪式并且向神
献上赞歌,然后开始饮酒。事实上宴会上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在前一个晚上的宴
会上喝的烂醉如泥,因此他们都决定今天要少喝一点。在这些对话中,精通医
学的爱里斯马修斯指出苏格拉底的酒量很大,不管他们爱怎么个喝法都难不倒
苏格拉底。爱里斯马修斯同时指出他使用药物的经验表明醉酒对于人类是有害
的,尤其是当一个人昨天的酒还没有醒的时候再次醉酒。

爱里斯马修斯看到大家都接受了他的建议,于是他进一步建议大家开展一场讨
论。关于这场讨论的具体情况,将在后面的文章里面进行介绍。

关于古雅典学者一边喝酒一边进行学术讨论的传统,在很多文献里面都有相关
的记载。在考古发现的一些壁画和瓶画中也能够找到相关的主题。目前在加州
大学贝克利分校的古典艺术专业还保持这这样的传统:学生们应邀来到老师的
家中,一边喝酒一边进行学术讨论。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修改:·qyjohn 於 Aug 2 13:49:47 修改本文·[FROM: 159.226.41.166]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2)

By , 2001年8月1日 11:40 上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爱你,咪咪), 信区: ARTS
标  题: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2)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Wed Aug  1 11:40:48 2001)

柏拉图究竟说了些啥? (2)

qjiang@tsinghua.edu
(垃圾文字,请勿引用或转载。)

<<会饮篇>>的引子描写阿波罗多罗斯(Apollodorus) 应他朋友的要求,给他的
朋友讲述这场关于爱情的讨论。阿波罗多罗斯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但是他没有
参加这场讨论,因为当时他还是个小孩子。他是从亚里斯托姆斯(Aristodemus)
那里了解到关于这场讨论的情况的,当时亚里斯托姆斯跟随苏格拉底参加了这
场为了庆祝亚加松(Agathon)的第一部悲剧获得大奖而举行的宴会。后来亚里斯
托姆斯又从苏格拉底那里证实了亚里斯托姆斯的叙述是完整而准确的。

在这个部份关于亚里斯托姆斯的介绍非常值得注意。W. R. M. Lamb 的翻译同
Benjamin Jowett的翻译有很大的出入,分别列举如下:

W. R. M. Lamb:

the person who told Phoenix — Aristodemus of Cydathenaeum, a little
man, who went always barefoot. He was of the company there, being one
of the chief among Socrates’ lovers at that time, I believe.

Benjamin Jowett:

the same person who told Phoenix — he was a little fellow, who never
wore any shoes Aristodemus, of the deme of Cydathenaeum. He had been
at Agathon’s feast; and I think that in those days there was no one
who was a more devoted admirer of Socrates.

由于<<会饮篇>>涉及到了同性恋的问题,亚里斯托姆斯究竟是苏格拉底的情人
(lover)还是狂热崇拜者(admirer)的问题就显得比较敏感。小小一处用词的不
同,很微妙的反映出译者对<<会饮篇>>的不同观点和态度。

(明天继续)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修改:·qyjohn 於 Aug  1 11:43:58 修改本文·[FROM:  159.226.41.166]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159.226.41.166]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