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昨夜来入梦 (4)

By , January 28, 2003 2:59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清扬婉兮,适我愿兮), 信 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4)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Jan 28 02:59:08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4)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阿飞小时候其实也吃过水果,不过那是在似乎很远的外婆家。外婆家在一
个非常偏僻的小镇,直线距离也许只有一二十公里左右,但是一直到阿飞
离开海南都没有出现通往那个小镇的公共汽车,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
能够让运载石头的手扶拖拉机通过。在土路的边上每隔一定距离就会有一
小块白色的界石,不过阿飞从来都学不会如何从界石上面的字来判断离外
婆家还有多远。阿飞是根据路边的一堆石头来判断自己的位置的,石头的
数量不多,却是出奇的大,在见到山之前阿飞以为那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石
头了。在那葱幽幽的稻田里,那几块石头就静静的立在那里围成一团,只
有石头顶上的几棵小树在柔柔的风里轻轻的摇啊摇。根据阿飞的经验走过
这堆石头就差不多走了一半的路了,往前再走两个小时左右就能够看见一
个小镇,在那里可以停下来找点水喝。运气好的时候在小镇上可以找到开
往外婆家的拖拉机,这样就可以少走半个小时的路,但是往往需要在镇上
多等一个小时甚至更多时间。通常来说母亲都会决定在小镇上等,因为三
个孩子都已经快走不动了。

外婆家的土地和阿飞家的土地很不一样,阿飞家那里是白色的沙土,很干
净;外婆家那里却是血红色的粘土,经常弄得阿飞的衣服到处都是很难洗
掉的斑点,并且下雨的时候鞋子上带的泥巴比鞋子本身要重很多。由于土
地的酸性太强,就是最好的水稻种到这里来还是颗粒无收,橡胶和木薯是
这里最主要的作物,其次便是间种在橡胶树底下的菠萝和柑桔。阿飞喜欢
那一望无际的橡胶林,那浓密的树荫能够抵挡住夏天里最毒辣的太阳,地
上那厚厚的落叶就象是棉被一般的柔软,还有随处可见的比蜜糖还甜的红
彤彤的野草莓。小时候阿飞经常跟着外婆和舅舅去割胶和收胶乳,也帮着
摇动胶车制作胶片,据说它们卖到城里去就会变成水桶和车轮。割胶是一
种十分辛苦的活,早上三四点钟就要从床上爬起来,头上戴上一盏胶灯就
往胶林跑。在漆黑一片的夜里只能够看见盏盏微弱的胶灯在树丛里摇晃,
脚下的草丛里全是露水,一不小心被草叶子划破了皮就疼得要命。外婆并
不喜欢阿飞早早就跑到胶林去,说是那里有蛇恐怕会咬着,不过阿飞总是
不听总是偷偷的跟在大人后面出去。阿飞喜欢看那牛奶般的胶乳嘀嗒嘀嗒
的流到胶杯里,清凉的微风吹得树叶子沙沙的响,早起的松鼠和小鸟欢快
的在树枝上追逐和歌唱,当金色的阳光透过树梢一直射到那晶莹的露珠上
面的时候,就是那长满荆刺的灌木都一下子变得娇柔可爱起来。

外婆家旁边有一座很大的水库,那是在大跃进的时代修起来的。当阿飞还
很小很小的时候,外婆家的房子就紧挨的水库,出了门走几步路就可以下
水了。那是一栋农村里面很普通的砖头房子,由于年代实在是过于古老,
墙面和屋顶的瓦片都已经黑了,碰上台风的时候还会漏点雨。阿飞喜欢外
婆屋前屋后的那些金竹,金黄色的竹竿上透出一丝淡淡的绿,从竹子的缝
隙里能够看见水面上的粼粼波光。在夏天里外婆会把饭桌搬到竹子底下来
吃饭,落日的余辉随意的挥洒在身边的竹子和外婆家的大黄狗上,从水库
那边传来阵阵波涛轻轻的拍打在浅滩上的声音。那时候外公有一条由六根
麻竹拼起来的竹排,到了黄昏的时候外公就会撑着竹排把阿飞带到水库里
洗澡。小时候阿飞还没有学会游泳,外公就把阿飞从竹排上扔进水里,当
阿飞哭着喊着钻出水面的时候外公一竹竿又把阿飞按了下去。那时候阿飞
天天都没少喝水,但却很快学会了狗刨和潜水。从此外婆便放心的将家里
的大水牛交给阿飞照料,那是阿飞见过的最聪明的大水牛,因为它会自己
寻找最鲜嫩的草地。早上起来阿飞解开牛绳拉着老牛往东走,老牛摇摇头
赖着不动,阿飞想要硬拉的时候,反倒被老牛拉着往相反方向走,后来阿
飞学乖了解开绳子就爬到牛背上任凭它自个走去。在水库离岸不远处有一
个小岛般的大土堆,老牛经常会游过去吃上面的草。刚开始的时候阿飞看
着湍急的流水就有点怕,只好紧紧的抱住老牛的脖子怕掉下去,还好老牛
游泳的本领比阿飞要高得多,所以阿飞从来也没有掉下去过。后来阿飞的
胆子稍稍大了一点就和老牛一起游,不过在水流比较急的地方还是要靠在
老牛的身边,因为这样能够让阿飞觉得很安全。

在外婆家阿飞最喜欢的是二舅母。二舅母长得比其它的舅母都漂亮,说话
的声音柔柔的好听得很。二舅母年轻的时候是唱琼剧的,曾经在一个很有
名的琼剧团当过演员,阿飞小的时候还曾经看过二舅母演戏。乡下没有城
里那种大剧院,就在一个大土堆上搭起台子来唱,周围用白布围成一圈只
飞小的时候对琼剧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母亲很喜欢听,心情好了还会唱
两段,想来是受了二舅母的影响吧。那时候阿飞比较感兴趣的是那种需要
打气才能够点起来的大纱灯,纱灯底下是一个很大的煤油罐子,点的是一
个小袋子形状的纱布,点起来呼呼做响亮的跟白天一样,不过阿飞一直都
没有想明白这灯究竟是怎么点起来的。阿飞大了一点的时候琼剧慢慢的没
什么人看了,二舅母就回到那个小镇和二舅父一起开了一家小茶馆卖包子
和油条,由于人长得好看包子做的也好所以生意一直都很兴隆。后来他们
有了一个小女孩,脸圆圆的眼睛水汪汪的特别的招人喜爱,从小就会咿呀
咿呀的跟着二舅母唱戏。二舅母给她起名叫艺涯,想来是为了纪念那段从
艺的生活吧。

外婆的孩子和爷爷的孩子差不多一样多,阿飞一共有四个舅父,四个舅舅
(比母亲大的叫舅父,比母亲小的叫舅舅)和一个姑姑。阿飞对舅父们的印
象一直都很模糊,他们长的实在是太象老是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是哪个,并
且他们也都太老不喜欢带阿飞出去玩 – 外公虽然也很老,但却喜欢跟阿
飞玩。舅舅们比较喜欢阿飞,经常带着阿飞出去,有什么好吃的总是会给
阿飞留着点。大舅舅是镇里放电影的,那时候电影院守门的都认识阿飞,
因此阿飞看电影从来不用买票,并且可以坐在放映机的旁边看那机器吱吱
的转。后来大舅舅到一个比较热闹的镇上开了一家就里摩托车的小店,放
电影的工作就传给了二舅舅,然后二舅舅跟着大舅舅也修摩托车去了,放
映机就传到了小舅舅的手里。再后来放映机就传到了其他人的手里,而那
个繁华的小镇出现了三家修摩托车的,所有的人都知道车子坏了要去找邢
家的人来修。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edu.cn·[FROM: 64.166.188.155]

椰风昨夜来入梦 (3)

By , January 14, 2003 2:53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雁过也,雁过也…),  信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3)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Jan 14 02:53:37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3)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小时候阿飞最喜欢做的事情,是捉鱼。那时候农村里面的人都很穷,只有
过年过节才能够杀鸡和买点肉来吃,平时只有自家两分自留地上少得可怜
的那点蔬菜。阿飞家在村子里面算是穷得叮当响的那种,更多的时候要就
着盐炒椰子条或者是腌虾酱吃饭。在那里的农村盐是唯一的一种比盐炒椰
子条和腌虾酱更难吃的菜,所以当地人要诅咒一个人穷就会说让你吃一辈
子椰子盐或者是吃一辈子腌虾酱。当然也有诅咒人家吃一辈子盐的,但是
这句话阿飞只听到京哥对父亲说过两次。捉鱼本身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并且能够明显提高饭碗的魅力值,因此阿飞和哥哥都很喜欢。

在农村的地里到处都是四通八达的水沟,小沟汇合成为大沟,大沟则汇合
成更大的沟一直通到上游的水库。每每到了播种和插秧的季节,上游的水
库开闸往下游放水,大鱼小鱼便顺着水流到了地里。阿飞喜欢在开闸放水
的时候坐在田埂上看水,那清澈的水潺潺的从上游急冲而下,偶尔在小石
头或者是小桥墩处花一样的绽开一个小漩涡,平日里长在水面以上的各种
小花小草快乐的在水底下跳着舞儿庆祝这等候多时的甘霖,还有成群结队
的小蝌蚪摇着短短的的小尾巴迎着水势往上游寻找自己的家。每到这个季
节阿飞和哥哥都会用竹子扎成漏斗形状的鱼笼迎着水流放在沟里,从上游
流下来的鱼就会一头扎进鱼笼里面无法出来,这样到晚上就可以吃到鲜美
的煎鱼或者是鱼汤。不过眼睛瞪着这些水沟的并不仅仅是阿飞兄弟,还有
村里众多的大人小孩。每每到了开闸放水的时候,主要的水沟里每隔一定
距离就能够看见一个或大或小或新或旧的鱼笼。所有的人都争着将自家的
鱼笼往上游放,因为游下来的鱼只有那么多,一条鱼也不能够同时钻进两
个鱼笼,放在上游的鱼笼捉到鱼的几率当然更大一些,口子扎得大的鱼笼
捉到鱼的几率也更大一些。为了给自家的鱼笼争一个较好的位置,阿飞兄
弟没少跟村里的其他孩子打架。有一些脾气比较大的孩子,甚至会偷偷的
把别人家的鱼笼偷走或者是扔掉,因此阿飞经常会在自家鱼笼附近砍柴,
这样就可以一边干活一边守住自家的鱼笼。砍柴累了的时候阿飞就坐在田
埂上将双脚泡在水里,凉凉的水轻柔的打着旋儿从脚底流过,时不时还会
有些小树叶什么的撞到脚上,拐了个弯儿继续流向下游。多年以后阿飞站
在远在大洋彼岸的异国的沙滩上,细细的的沙子顺着潮水慢慢的从脚底下
漏走,从脚心传来阵阵带着冰凉的微痒的感觉,阿飞就会想起故乡那些长
满了小花小草的水沟,想起那些在一望无际的稻田上空飞翔的翠鸟白鹭和
燕子,想起那些在绿树环绕的村庄上空袅袅上起的炊烟……

开闸放水的时间总是很短很短,通常来说每次开闸只延续两个星期左右,
等村民们结束播种和插秧之后便停止了。失去了源头的小水沟在烈日在暴
晒之下日渐干枯起来,最后只剩下桥头和池塘等较深的地方还有水,那些
有幸能够通过重重鱼笼的小鱼小虾们就分散在这些窄小的安身立命之地里
面慢慢长大。每天傍晚各家的小孩都要牵着自家的牛到这些地方来饮水,
大多数的牛在吃饱喝足之余都忘不了要顺便方便一下,因此里面的水草和
鱼虾通常来说并不缺少什么养分。阿飞每次牵着牛来饮水的时候都不会忘
记看看小鱼小虾的长势,好不容易等到有巴掌那么大的鲫鱼啥的露出水面
的时候,便和哥哥一起拿着水桶锄头和簸箕来捉。这时候首先要挖来土块
将小水塘的两头堵住,然后用水桶将塘里面的水掏到外边的水沟里,最后
只剩下塘底的烂泥和喘着重气噼啪乱跳小鱼和小虾。离村子两三里地的地
方有一条通往省城的公路,公路的两旁都是稻田,所以公路的底下每隔一
段距离就有一个很小的桥洞让水流通过,当地的人把这样的桥洞叫做公路
沟。公路沟的蓄水量往往要比村里的桥头更大一些,滋长在里面的鱼虾也
更多一些,因此也是阿飞兄弟喜欢光顾得好地方。公路沟的桥洞一般都很
窄也很矮,只容一个小孩全身趴在泥里慢慢的爬过去,同时用簸箕把鱼虾
往桥洞的另外一头赶。在一片漆黑的的桥洞里只能够隐隐的看见另外一头
有一点点白光,头顶上方时不时传来汽车的轰鸣,还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身
边的每一块石头都在颤动和摇晃,每每这个时候阿飞就会想要是桥洞塌下
来的话可就出不去了。当然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所以每次都是
兄弟俩个泥猴子一般欢天喜地的抬着鱼筐回家。在死水里面长大的鱼都有
很重的腥气,不管怎么做都很难去掉,因此母亲不是很喜欢吃,但是父亲
和三个孩子都吃得很香。

小时候总觉得一年里面有很多日子,至少远远大于所有的桥洞和池塘的总
和。在所有的桥洞和池塘都掏过之后,得等下一次开闸放水的时候才会有
新的鱼虾可捉,饮牛也得拉到村头的水井那边去。这时候阿飞兄弟只好把
眼光投向村子外边的野地和树林,那里有各种各样的小果子和小动物。阿
飞吃过蚂蚱也吃过蟋蟀,还有在树上结网的蜘蛛和跑得飞快的蜥蜴。有一
种浑身碧绿的大蚂蚱,那肥壮的大腿有阿飞两个手指头那么长,在炭火上
烤了以后脆脆的,带着一种很奇特的香气。蜘蛛在烤之前要从屁股后面把
肚子里面的丝尽数抽出来,不然的话会很难吃。不过阿飞最喜欢吃的是一
种浑身通红的蜥蜴,当地的人都叫它雷公马,据说被咬了以后会很疼并且
要等到天上打雷才会松口。不过阿飞经过多次实践之后认为这样的说法是
不正确的,但是咬得确实比其它的小动物更狠和更疼。雷公马长着四条短
短的小腿,有一双很灵敏的耳朵,一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就飞快的跑到树上
躲起来,如果实在是跑不掉了就会恶狠狠的扑过来咬人。阿飞每次捉雷公
马的时候都会准备一条长长的树枝,看见雷公马就远远的抽过去,经过多
年的练习阿飞这一招简直已经熟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般来说都会一
击即中,在运气很差的情况下也没有超过三招的。捉到雷公马之后就用铅
笔刀割去脑袋,刨开肚子掏去内脏还要把皮剥掉,在溪水里洗干净了用盐
揉上一揉放在炭火上烤,不多时便可以闻见扑鼻的香气。阿飞从来都不敢
把雷公马带回家来吃,母亲认为雷公马是天上的神物吃了是会挨雷劈的,
所以阿飞捉到雷公马之后都要偷偷摸摸的在树林子里面吃完再回家。母亲
喜欢吃的是大一点的小动物,例如小松鼠什么的。阿飞家里有一只铁丝做
的小笼子,里面有个小钩子可以挂点肉或者是香蕉来引诱小动物,当诱饵
被拖动的时候笼子的门就会自动关上。阿飞家用这个法子抓到过很多小动
物,其中最多的是松鼠老鼠和小鸟,这些最后都香喷喷的上了阿飞家的餐
桌。只有一回阿飞从笼子里面掏出一只鹅黄色的小松鼠来,两只明亮的小
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阿飞,一刹那间阿飞只觉得心里一软,打开笼门将小
松鼠放了。

在野地里捉到的蚂蚱,蜘蛛,雷公马,还有松鼠,老鼠和小鸟,都比家里
养的鸡鸭还有镇上卖的猪肉牛肉更好吃。阿飞把这归结于野地里的动物更
喜欢运动的缘故,并且逐渐总结出一条规律认为热爱锻炼的肉更好吃。小
的时候阿飞家没有钱吃不起猪肉和牛肉,但是能够经常吃到比猪肉和牛肉
更好吃的小东西,因此并不觉得菜盘子里面有多贫瘠。长大以后阿飞终于
有钱买肉吃了,却只能够在琳琅满目的菜市场里怀念小时候的那只笼子。

那时候有胆子大的小孩子也会捉蛇来吃,镇上也有捕蛇的专门捉蛇来卖。
阿飞只在很小的时候吃过一次蛇,杀蛇的时候阿飞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
把蛇吊在树干上用刀子活活的划开蛇的肚皮,然后从尾巴上吸食那温热的
蛇血。在吃蛇肉的时候阿飞仿佛看见了那双黯然失色的眼睛无助的望着自
己,仿佛看见那条蛇在炙热的烈火中痛苦的张开嘴巴在嘶叫。于是阿飞放
下筷子,一个人悄悄地走了出去……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修改:·qyjohn 于 Jan 15 00:21:20 修改本文·[FROM:  64.166.188.155]

椰风昨夜来入梦 (2)

By , January 11, 2003 1:31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雁过也,雁过也…),  信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2)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Jan 11 01:31:52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2)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阿飞的爷爷一共有七个儿子,三个女儿,阿飞的父亲是十个孩子里面最小
的一个。按照当地农村的习惯,生下来的女儿是不参加排行的,所以阿飞
的父亲在家族里面排行老七。阿飞是从贴在家族广厅墙壁上的画像认识爷
爷和奶奶的,因为他们都在阿飞父亲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听家族里面的
人讲,爷爷当年是方圆几十里地里有名的木匠,家族里面那些用了很多年
的精雕细琢的太师椅八仙桌都是爷爷亲手做的。阿飞的家里到现在还珍藏
着爷爷亲手打造的一张太师椅,一张桌子,一个衣柜,还有一张床。阿飞
记得当他们兄妹三个正在读书全家负债累累的情况下有收购旧家具的人来
开价好几千块钱来买这些家具父亲都不肯卖掉。不过让阿飞真正见识到爷
爷的高超技艺的是摆设在氏族宗祠里面的木雕先祖造像,很多年以后当阿
飞在大洋彼岸的洛杉矶县博物馆观看那些价值不菲的木雕飞天的时候就一
直在想出自爷爷之手的先祖造像。有些时候阿飞甚至会想,如果把宗祠里
面任何一位老头子偷过来卖出去的话,那么在一两年里面不用找工作肯定
是没有问题的了。

通常来说一个庞大的家族比较容易出现兄弟不合的情况,阿飞家族也是一
样。爷爷和奶奶去世的时候,年纪尚小的父亲被托付给阿飞四伯父抚养,
母亲经常抱怨说伯父姑母们瓜分爷爷的遗产的时候没有给父亲留下应有的
分量。在阿飞的记忆里,父亲后来所获得的遗产有一间侧房,一间厨房,
四件家具,还有一棵椰子树。阿飞并不清楚爷爷过世的时候究竟都留下了
些什么东西,但是从母亲气忿忿的口气和眼神里面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
家是被伯父姑母们欺负了。这些上古时期的争执并没有在阿飞的心灵里留
下太多的痕迹,让阿飞耿耿于怀的是家里同五伯父家无休无止的吵闹和骂
架。五伯父有三个儿子,每一个都虎腰熊背的让阿飞远远的看着就感到害
怕,家族里面阿飞最害怕的京哥就是五伯父家的老三。阿飞永远都忘不了
有一个傍晚在一次争吵后母亲忿忿不平的从厨房里将一盆水泼在正厅的墙
壁上,五伯父家的老二和老三将母亲从厨房里面拖出来按在正厅的墙壁上
拼命的打,然后从灶膛底下搬出一筐炉灰来从母亲的头上倒下。那时候母
亲闹过离婚也闹过自杀,没有死成却落下了很多毛病。阿飞每每回想起这
些事情就会像野兽一样涨红了眼睛,他知道这样的愤怒只能够用一个词来
形容,那就是仇恨。

父亲当上民办教师之后在学校里面分到了一间小房子,阿飞全家就搬到学
校里面去住了。父亲的学校离村子不远,走路只要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虽说学校的房子又黑又小,但是母亲还是觉得很开心,因为跟家族里面的
其他人不住在一起吵架的机会就少了。因为父亲是民办教师的缘故,阿飞
家在村子里面还有三处稻田和一处自留地。父亲和母亲经常要走路回村里
去照料水稻和蔬菜,活比较多的时候阿飞和哥哥也要下地去帮忙。据父亲
回忆说阿飞在六七岁的时候就学会插秧和割稻子了,那时候阿飞还不懂得
怎么样躲避水里的各种虫子,经常在上岸的时候发现小腿上吸着五六条胀
呼呼的蚂蟥,用镰刀勾断之后弄得手上腿上都是血。在稻田里面还有会咬
人的田鼠和水蛇,不过阿飞并不害怕这些,因为它们很容易被发现,也可
以很容易的用镰刀和扁担打死。蚂蟥则不一样,它们悄无声息的从浑水里
游过来,即使被叮上了也感觉不到疼,发现了以后也很难把它们从腿上弄
下来。因为这个缘故阿飞尤其的痛恨蚂蟥,每次下地他都要带一只小铁罐
子,抓到了蚂蟥就放在铁罐子里面,带回家以后放在炉火里面烧掉。

阿飞一直都隐隐的觉得自己并不怕蛇,或者是蛇对自己比较好不会来咬自
己。那一回阿飞被父亲打断扫帚逃到山林里心静胆跳的呆了一个晚上,第
二天早上在树桩那并没有看见掉光了牙的蛇,阿飞就一直在想为什么这里
分明是有蛇的却偏偏不来咬他。有一回阿飞从父亲的学校走回村里的时候
有一条蛇咬在阿飞的裤管上跟着阿飞走了很远的路,不过阿飞对此却毫无
感觉,直到有一位骑着自行车经过的村里人吓得摔倒在阿飞的背后也吓跑
了阿飞裤管上的蛇。还有一回阿飞和村里的孩子们在草丛里捉迷藏,阿飞
在一棵小树顶上坐了很长时间,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屁股底下是一条晶莹
碧绿的竹叶青。父亲学校后面的草丛和树林里也有很多蛇,阿飞在割猪草
和捡干柴的时候就碰见过黄色的鸡蛋蛇长三角脑袋的眼镜蛇不知道那边是
尾巴的双头蛇还有两米多长的蟒蛇。阿飞并不怕它们,它们似乎也不怕阿
飞,各自在草丛或者是树林里面自得其乐。因此当阿飞发现有一条蛇一直
都住在自己的床底下的时候一点都没有感到慌张,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父
亲和母亲。每天早上那条蛇从窗户的缝隙里面爬出去觅食,晚上则从窗户
的缝隙里面爬进来睡觉。阿飞晚上睡觉之前往往会往床底下看一眼,那条
灰色的蛇就静静的盘在墙角那里,两只闪亮小眼睛和蔼的看着阿飞。有些
时候阿飞甚至想要爬到床底下去摸摸那条蛇的脑袋,但是他一直都没有这
么做,一来是因为他尚没有这样的胆量和勇气,二来他觉得这样做对那条
蛇是很不敬的。

阿飞相信父亲和母亲其实是知道那条蛇的存在的。在父亲堆满教案的那只
抽屉底下有一个薄薄的小本子,那是父亲自己写的一些文字。阿飞相信父
亲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曾经看过这些文字,家里也没有其他人看到过这些文
字。在那里父亲写到他经常梦见爷爷的床被泡在水里,又梦见有一条蛇从
爷爷的坟里爬出来。因此阿飞相信自己家和蛇是有一定因缘的,不过阿飞
梦中的蛇和床底下的那条并不一样,和父亲文字里面的那条也不一样。阿
飞梦里的是一条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金冠蛇,两米多长,碗口那么粗,浑身
长着金银相间的斑纹,还有火红的脑袋和冠子。那条蛇应该是住在厨房旁
边的某棵树下,当京哥想要欺负父亲的时候那条蛇从树底下疾奔出来昂头
望着京哥,然后从口里喷出熊熊的火焰……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edu.cn·[FROM: 64.166.188.155]

椰风昨夜来入梦 (1)

By , January 10, 2003 1:13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雁过也,雁过也…), 信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1)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Fri Jan 10 01:13:45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1)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海南岛上春风暖,好花叫你喜心怀。
三月来了花正红,五月来了花正在。八月来了花正香,十月来了花不败。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瓜果遍地栽。百种瓜果百样甜,随你甜到千里外。
柑桔红了叫人乐,芒果黄了叫人爱。芭蕉熟了任你摘,菠萝大了任你采。

郑南 — 请到天涯海角来 1981

事实上,在阿飞关于童年的最早的记忆里并没有这首歌里面所描述的任何
一样东西。四季如春的海南岛,虽说一年里面的最低气温只有十摄氏度左
右,但是对于阿飞一家五口人仅有的一床破棉被来说仍然是过于严酷了一
点。在阿飞家那三分自留地旁边,确实常年都盛开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小
花,但是这些都毫无例外的进了阿飞家那头老黄牛的肚子里。在乡农的菜
地里,通常只有西红柿和豆角之类的时令蔬菜,当阿飞和哥哥终于可以在
地里偷到西瓜的时候,他们已经快从小学毕业了。椰林,沙滩,海涛,还
有那些无数次出现在歌里诗里小说里的令人神往的事物,对于阿飞来说是
那么的近,又是那么的远。

在阿飞最古老的记忆里面是家里那把竹扫帚。

扫帚,锅铲和锄头并称乡民家里的三件宝。扫帚可以拿来扫地,也可以拿
来轰鸟雀,不过它最主要的功能既不是扫地也不是轰鸟雀,而是拿来打孩
子。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如果没有能够记得他家里的那把破扫帚的话,恐
怕也很难记得他老爸老妈的名字了。阿飞从来都没有能够记住老爸老妈的
生日,但是老爸老妈的名字还是记得住的,所以阿飞从来都没有忘记家里
的那把竹扫帚。在阿飞还没有从小学毕业之前,似乎没有过连续两个星期
都没有被挨打的记录,不过让阿飞记忆最深的那一次挨打,却是在上小学
之前的事情。

阿飞的父亲是小学民办教师。民办教师的意思就是非正式的教师,他们没
有国家职工的身份,所以在教书的同时还要照顾地里的农活。他们是学校
里面最勤勉的一群人,因为那点微薄的薪水可以很容易的被校方剥夺。虽
说阿飞兄妹三个在上小学之前就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认字了,但是他们经
常看见父亲为他们练字用的本子发愁。那天阿飞从地里回来,发现家门口
有一个被撕成两半的本子。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蹲下去捡起来看,本子
上没有名字,里面几乎还没有用过。阿飞拿着本子高兴的想,今天可以多
写几个字了。这时候阿飞的父亲正好也回到家,看见阿飞手里拿着的破本
子,父亲不由分说的就给了阿飞一巴掌,然后抓起门口的竹扫帚劈头盖脸
的就打了过来。阿飞怕极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疼使得他本能
的往门后面躲,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但是父亲一手拉住阿飞的胳膊另
一手挥动竹扫帚不停的打,一边打一边怒斥:” 打死你这不成器的,我叫
你撕!我叫你撕。” 一阵又一阵的剧痛使得阿飞没有时间争辩,他只能够
一边设法躲闪父亲手里的竹扫帚一边更加大声的哭。但是抗拒更进一步激
起了父亲的怒火,同时也加剧了阿飞身上的疼痛。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
只听得啪的一声,父亲手里的竹扫帚断成了两截。父亲一手拉着阿飞一手
去够竖在门口的另外一把竹扫帚,阿飞见势不妙猛的一甩手挣脱了父亲直
奔村子外面的山林而去。

当父亲的叫喊声终于消失在身后,阿飞远远的看见了周边村庄上空袅袅升
起的炊烟。家里现在也应该开始升火做饭了吧,这么一想,阿飞便感觉到
肚子有点饿,但是家是万万不能回去的,尚没有被打断的扫帚,至少在家
门口有一把,在厨房还有一把。虽说山林里有各种各样的小果子,但是野
果总是填不饱肚子的,何况现在天已经有点黑了。白天里熟悉的山林逐渐
变得陌生,那些曾经挂着诱人野果的树枝,突然间都面目狰狞的向阿飞张
牙舞爪起来。阿飞知道在这林子有蝎子,蜈蚣,还有蛇,前些日子和村里
的小朋友一起来捡柴火的时候还看见过一条竹叶青。父亲说过大多数的蛇
都看不见静止的东西,看见蛇的时候只要象树桩一样站住不动,通常来说
是不会挨咬的。于是阿飞找了棵能够挡风的大树背靠着树桩坐在地上,双
手紧紧的抱在胸前以减缓热量的散失。四面八方都是秋虫尖利的鸣叫声,
在不远处的草丛里隐隐约约的能够看见萤火虫的磷光,冰冷的晚风从树梢
上缓缓掠过,使得阿飞所有保持静止状态的尝试都成为徒劳。在饥饿,寒
冷和恐惧中阿飞只能够默默的希望扑过来的那条蛇是个近视眼,并且最好
是一口咬中树桩之后所有的牙都被崩掉了。

当天际露出第一丝鱼肚白的时候阿飞就醒了。阿飞只觉得肚子很饿,虽说
家里经常都要用盐炒椰子条或者是咸虾酱来配稀粥喝,但是完全的不吃饭
对于阿飞来说还是第一次。强烈的饥饿感战胜了阿飞心中对扫帚的恐惧,
使得阿飞一步一步的向家里走去。在村口的晒谷场那里阿飞一眼看见了家
族里面最让自己害怕的堂兄京哥,京哥冲过来一把拉住阿飞的手就往家里
拽,同时大声的冲着阿飞嚷道:” 你这是干什么呢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
你啊?”

到家了,厨房的大锅里温着一小碗剩饭,小锅里有一只刚刚煮好的地瓜。
那只让他心惊胆跳的断扫帚,正在灶膛里静静的燃烧。看着父亲母亲眼里
红红的血丝,阿飞的心里感到有那么一点点内疚。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修改:·qyjohn 于 Jan 10 01:49:26 修改本文·[FROM: 64.166.188.155]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edu.cn·[FROM: 64.166.188.155]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