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

By , March 29, 2003 1:38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伊拉克,顶住!), 信区: Beauty
标  题: 无标题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Mar 29 00:54:15 2003), 站内

昨天收到了新订的书,John David Jackson的Classical Electrodynamics 。
工作以后想要静下心来做一件事情真的很不容易,下班回家吃完饭后唯一想做
的事情就是睡觉,如果人还不够困的话也是会首先想起上网。上一回认真的读
物理方面的书,似乎已经是半年以前的事情了。费曼物理讲义固然写的很好,
但是仍然不足以吸引我坚持到第三册,因为后面的内容完全没有学过,直接看
费曼还是觉得有点难。

上个星期受了刺激之后邮购了一套物理学专业的课本,昨天收到的电动力学是
最先到达的一本。大概的扫过前言部分,发现作者在搬到伯克利之前还曾经是
伊利诺的教授,顿时有一种难以言怀的亲切感从心底里升起。很想念贝克曼高
等研究中心前面巨大的草坪,想念雄伟古堡一般的数学系,想念冬天里直没腰
际的的积雪,想念藏在办公桌最底下那个抽屉里面的红葡萄酒……

想要离开目前的单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现在所从事的惯性导航研
究,可以将宇宙飞船送入太空,也可以将导弹送到喧哗的城市。从适者生存的
角度来说,这些都是很好的事情,可惜我并不喜欢。有些时候夜里睡不着,便
胡思乱想到科学,技术,以及人文的问题,并且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科学与人
文也越来越讨厌技术了。从熵增加原理来说,任何维持秩序的努力都将造成更
大的混乱。也就是说,任何试图改善人类生活的努力都将使得人类的生存环境
进一步恶化,从而将人类进一步的推入地狱。我渴望进行一些单纯的没有任何
功利性质的思考,至少这种思考的结果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里不能被用来制造毒
药或者是武器。在我有限的视线里,似乎只有纯粹的科学和人文,我是说柏拉
图所描述的人文,才能够符合我的想法。

我选择了理论物理学,这是我中学时代的最爱。至今还记得高一那个暑假里将
普通物理全部读完之后的喜悦,那个时候就下了决心以后一定要学物理,遗憾
的是由于种种不可抗力的原因自己竟然与物理学离得越来越远了。然而我心中
还有梦,虽说梦的最多的是数学不及格拿不到学位了,偶尔还是能够梦到自己
一个人坐在中学图书馆的书库里看物理通报。有些时候莫名的觉得很累,一觉
醒来想起自己晚上并没有做梦便开始后怕起来:为什么会没有梦了呢?为什么
呢?

我要找回自己的梦。


最为吸引人的发现之一是使得星星能够持续燃烧的能量的来源。那一天发现这个
秘密的人正在和他的女朋友在夜间散步,突然之间他意识到一定是核反应使得星
星能够不断的发光。她深情的对他说:看,闪亮闪亮的星星是多么的美丽啊。他
热情的回答说:是啊,现在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知道这个原因的人。很可惜他只
得到了她的嘲笑,因为在这个时刻和一个知道星星为什么会发光的人在一起是多
么的不合时宜啊。

※ 修改:·qyjohn 于 Mar 29 00:54:32 修改本文·[FROM:  64.166.188.155]
※ 修改:·qyjohn 于 Mar 29 00:54:40 修改本文·[FROM:  64.166.188.155]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