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

By , April 3, 2003 5:48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嗯哪), 信区: test
标  题: 916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hu Apr  3 00:27:22 2003), 转信

916,很不经意间捡到了916,很不经意间想起了916。

中央主楼916 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室,在我们搬进去之前曾经是建筑学院
的暗房。在红色的木门上狠传神的画着一只眼睛,那时候我的导师一直
想着要把这只眼睛换成我们课题组的某种标志,例如一块钢筋混凝土啥
的,后来在我的坚持下没有换成。

916 有两个房间,外面那个房间我们用来当会议室,里面那个房间我们
用来当机房。那时候我每个晚上都在机房里熬夜,在实验台上永远放着
我的电炉和方便面。我喜欢将音箱的声音调到最大,因为这样能够驱除
由于主楼的种种传说所带来的恐惧。

916 的机房跟楼梯间只有一墙之隔,从窗户那里可以清楚的看见楼梯间
的窗户。这样高的楼房,在楼梯间竟然有没有防护的窗户,这样的设计
一只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然而也并没有感觉到很不舒服。但是那一天的
深夜里,我从我的窗户里清楚的看见有一个身影从对面的窗户里一跃而
出,第二天早上便听见学校里面的种种传闻,他们说她是环境系一年级
的新生。

916的旁边是914,是土木系的大教室,记得在那里上过弹性力学与有限
元。唯一的记忆是有一天晚上那里不知道为何着了火,烧了很多课桌和
椅子,如果那个教室后来没有重新装修过的话,在后排的位置那里应该
还能够看见焦黑的痕迹吧。我想不出那个教室在那里可以找到火源,除
非是有意的纵火,否则没有能够起火的理由。

916, 916。


GRE Physics复习计划:
3月 – 4月:Herbert Goldstein, Classical Mechanics
4月 – 5月: John David Jackson, Classical Electrodynamics
5月 – 6月:San Fu Tuan, Modern Quantum Mechanics
6月 – 7月:Frederick, Fundamentals of Statistical and Thermal Physics
7月 – 9月:Relativity, Atomic Physics, Optics and Wave Phenomena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64.166.188.155] 

椰风昨夜来入梦 (5)

By , April 1, 2003 1:34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嗯哪), 信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5)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Apr  1 01:34:17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5)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亲爱的爸爸,给我一个窗口,给我留一片还没有污染的天空。在层层的重
重的铁窗后,让我望一望草地上绿色的自由。

亲爱的妈妈,给我哭闹的时间,让我迟一些才学会标准的笑脸。也许你可
以先给我一点空间,让我喜欢自己,才接受文明的训练。

亲爱的老师,不要那么紧张,不是所有的歌曲,都要规矩的唱。一切的AB
C 可以慢慢的学。不要教我争先,让我从容一点。

亲爱的世界,给我一个黑板,让我快乐的画一幅自己的向往。其实你不该
教会我太多黑白,让我长大后不会对着黑色无奈。

红唇族 – 请 让我慢慢成长 1998

—– ** —–

和所有的农村孩子一样,阿飞没有上过幼儿园就直接上小学了,因为在那
个时候农村里还没有幼儿园。比阿飞年长两岁的哥哥是和阿飞一起上小学
的,因为父亲觉得这样会更容易教一点点。阿飞兄妹三个都是在父亲所在
的学校念完小学的,虽然这并不是一所很好的学校,但是家里并没有钱让
阿飞兄妹到好学校去上学,并且父亲的校长说学校里面的老师让孩子到其
他学校去上学会让他觉得很没面子。在父亲的学校上学的最直接的好处是
不用交学费和杂费,每个学期只要买课本就可以了 – 对于一个农村的家
庭来说,孩子的学杂费是一笔不小的负担,每个学期加起来大概有一百多
块钱,相当于父亲三四个月的工资了。农村的家长大都觉得孩子读书没什
么用还浪费钱,因此阿飞身边的好多小朋友连小学都没有读完就直接下地
干活了。在学校里学历最高收入最低的父亲并没有这么想,父亲相信孩子
只有好好读书才能够有出息才能够出人头地,至于能够有出息或者是出人
头地到什么地步的问题,父亲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

阿飞其实并不十分喜欢上学,在课本里有很多阿飞所不能够理解的事物,
譬如说“秋天到了,天气凉了,一行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一字,一
会排成个人字”啥的。秋天里其实一点都不凉,那时节里太阳正毒野果正
红野花正艳阿飞天天都光着上身在野地里跑,阿飞还记得有一年11月镇里
组织各小学进行歌咏比赛的时候有两个小朋友因为中暑而摔倒在地上。阿
飞也从来没有见过大雁,倒是在村子里的正厅墙壁上的两窝燕子每每到了
收稻子的时候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直到过年的时候才拖家带口的回来。
在学校里的老师总是很凶,上课的时候总要带着棍子或者是藤条,打断了
还要让学生赔一个。那时候到了教师节学校里便让学生给老师送教鞭,阿
飞做的教鞭从来都是班里面最漂亮的,还装了竹子做的把手和红线做的穗
子。老师们都很喜欢阿飞做的教鞭,因为它们看起来实在是非常的威风,
唯一的美中不足是经常在用力打人的时候咔嚓一声断掉 – 他们并不知道
阿飞事先在把子里面用小刀刻了一个圈。

到了三年级的时候,阿飞已经不怎么害怕学校里的老师了,他们的伎俩实
在是有限的很,说穿了也就是晒太阳站墙角打手心踢小腿扇耳光啥的,并
且他们一般都不会打得很重,听说是某一年里某个学校有一个学生被打断
了腿后家长拿着扁担冲到学校将当事的老师打断了腰。狡猾的校长后来想
了一个主意,每每学生犯了错误便派其他的学生将其家长叫到学校来郑重
其事的告诉说你的孩子今天没有完成作业或者是偷了其他学生的一块橡皮
你自己看该怎么办吧养不教父之过啊。老实巴交的庄稼人那里曾经见过这
般架势,又觉得是孩子让自己在全校师生的面前丢尽了脸面,自然是抓起
棍子劈头盖面的将孩子暴打一顿。那校长总是要等到目的已经达到的时候
才假惺惺得出来劝架说你做家长的怎么可以这样呢孩子再不对也不应该打
得这么狠呀赶紧赶紧的不要打了吧,做家长的挣回了面子却还要显示出自
己家规甚严的样子往往要再多打几下才肯住手,而这最后几下才是打得最
狠的几下,阿飞四年级时候有一个同班的同学就是被他父亲最后一扁担打
断了腿的。

那个校长似乎姓符,是全校里面唯一一个戴眼镜的,所以被称为四眼。他
经常跟别的老师说“我每天早上都是一起来就拉屎做早饭吃”,所以又被
称为四眼狗。不过这两个称号都是需要在背后偷偷的叫的 – 不仅仅是学
生们叫,其他的老师也叫。

父亲对阿飞兄弟的管教要比学校严厉的多。例如说大部分的小朋友都不会
因为做错了作业而挨打,只要按时交上去就可以了,阿飞则不行,每做错
一道题都要挨打一下。那时候阿飞和哥哥同班,同桌,做相同的作业,每
天晚上父亲都要检查。父亲检查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同时拿着阿飞和哥
哥的作业本看有没有答案不一样的,找到了不一样的就两个人都要重新做
一遍,作业本上做错了的那个要用小枝条打一下手心,要是两个人都做错
了就要一起挨打。为了避免挨打,阿飞每天放学以后就要搬一个小凳子坐
在家门口的芒果书下写作业,写完了总是要检查一遍又一遍才能够放心的
去跟别的小朋友玩。那个时候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说阿飞最爱学习了今后
一定会有出息,父亲听了这话总是美滋滋的露出很满足的神态,阿飞则一
声不响的走到屋里看小人书去了。


GRE Physics复习计划:
3月 – 4月:Herbert Goldstein, Classical Mechanics
4月 – 5月: John David Jackson, Classical Electrodynamics
5月 – 6月:San Fu Tuan, Modern Quantum Mechanics
6月 – 7月:Frederick, Fundamentals of Statistical and Thermal Physics
7月 – 9月:Relativity, Atomic Physics, Optics and Wave Phenomena

※ 修改:·qyjohn 于 Apr  1 02:08:37 修改本文·[FROM:  64.166.188.155]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64.166.188.155]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