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昨夜来入梦 (8)

By , August 5, 2003 2:41 p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清扬婉兮,适我愿兮), 信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8)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Aug  5 14:41:44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8)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父亲是个老实人,这是阿飞对父亲最直接的评价;但是母亲不,母亲认为
父亲是个“读书古”或者是“先生古”。“古”在海南话里面表示呆,而
且隐隐约约的有那么一点不中用的意思。在母亲的眼光里,父亲不但没见
识而且没胆识,是永远都成不了事的那种人,只能够一辈子当一个被人瞧
不起的民办教师。小的时候阿飞经常听母亲对父亲说道:“当初嫁给你不
就是图你读过一点书么,还以为你会知书达理懂世面呢,谁知道你的书竟
然都白读了。”有些时候母亲也会对阿飞说:“阿弟,你要好好读书,别
长大了象你爸一样做个先生古。”从母亲的话里阿飞推理出读书应该是一
件好事,但是如果书都白读了则会变成一件坏事 – 不过书为什么会白读
呢,难道打断的教鞭和扫帚都做不得数的么?

母亲出生在印尼,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的印尼排华浪潮中外公外婆举家迁
回海南,那时候母亲才五岁。母亲的身体相当健壮,和瘦弱的父亲形成鲜
明的对比,父母亲一起出去的时候经常有人开玩笑的说是母亲把家里的东
西都留给自己吃了。事实上母亲的体魄在阿飞所见到的印尼归侨中只能够
算是普通的,公路对面农机站里开车床的那位印尼师傅才叫真正的强壮。
他站在阿飞的面前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学校里面的板凳都不敢拿出来让
他坐,生怕被他一下子压坏了。然而阿飞的几个舅舅都跟其它的海南人没
有什么两样,母亲说印尼地方好气候也好所以比较养人,舅舅们都是在海
南生的所以就长不好。阿飞看过母亲刚刚从印尼回来时候的照片,果然胖
乎乎的不象本地的小女孩,自此对母亲的理论深信不疑。海南人的个头大
都比较矮小而且偏瘦,这一点阿飞在北京读书的时候深有体会。有一回一
位北京女孩跟阿飞说:“你们海南人都比较好认,看着有点象猴子的就肯
定是了。”阿飞理直气壮的说:“是啊是啊,我们那地方好气候也好所以
猴子都长得特好。”

母亲没有读过书,却是家族里除了父亲之外最坚决地支持孩子们读书的一
个 – 不是上小学,而是上中学,上大学。对于村里的大多数家长来说,
送孩子上学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尤其是当孩子的数目大于或者是等于三的
时候。他们更关心的是开学时将要从报名窗口那里领回的收据上的金额,
而不是学期结束时孩子学生手册上的分数。那个时候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
能够顺利地读完小学,而读完小学的孩子也只有一部分能够领到某个中学
的录取通知书。对于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孩子来说,家长的脸色是凝重的,
他们知道大多数的孩子会在初中结束之前彻底地对书本失去兴趣,从而使
所有的教育投资变成真正的泡沫;对于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孩子来说,
他们通常会从家长那里拿到一张前往海口,深圳或者是珠海的车票或者是
船票,在那里他们会成为绒布玩具厂的缝纫工,家用电器厂的电焊工,或
者是建筑公司的搅拌工。没有拿到录取通知书的孩子是幸运的,他们知道
那些拿到录取通知书的伙伴在不久的将来终将加入他们的行列,而那时候
他们已经多挣了两三年的钱了。唯一的例外是被县里最好的那所中学录取
的孩子 – 虽然这种事情在父亲的学校里要好多年才有一次 – 他们通常
都能够读完初中,如果他们特别努力而且运气也不错的话可以继续在那所
学校读高中,这个时候人们都说他们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大学的门槛,以后
就是端国家铁饭碗的知识分子了。也许是由于父亲是教师的缘故,父母亲
在孩子们的教育问题上有着与村人们截然不同的态度。从记事起阿飞就经
常听父亲提起清华和北大,那是父亲年轻时候最为神往的地方,在经过多
年的磨难之后又不得不充满无奈的将接力棒传到阿飞兄妹的手中。父亲说
清华北大就像是凌晨时分的启明星,在无边的黑暗中闪耀着圣洁光辉,他
们是鲤鱼跳龙门中的最后一道坎,只要跳过去就再也不是普通人了。阿飞
对父亲的话似懂非懂,但却将这两个圣洁的名字深深地刻在心上,每每村
人问起阿飞以后要干什么的时候,阿飞都会挺起胸膛自豪的说:“我要上
清华北大!”

母亲一辈子都在为一件事情忙碌,那就是挣钱供孩子们读书。那时候在农
村除了照顾水稻和自留地基本上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也没有什么可以
挣钱的门路,母亲便在暑假里到外婆家那里的采石场上干活。阿飞到采石
场那去给母亲送过饭,在那里土制炸药的声音不时晴天霹雳般的在身边轰
然响起,空气里充满了令人窒息的硫磺气味。男人们用斧凿将炸下来的巨
石削成整齐的石砖,女人们则用锤子将剩下的不规则石料砸成碎石。母亲
常常是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时候就带着锤子出去,太阳落山之后才拖着疲惫
的身子回来,手掌上鼓鼓的到处都是新的和旧的血泡,而虎口那里的裂纹
则一直都没有愈合过。那段时间里外婆对母亲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这表
现在她经常忘记让阿飞到采石场去给母亲送午饭上。母亲对外婆的做法也
习以为常,她嘱咐阿飞说:“要是外婆让你给我送午饭的话,你就稍微给
我带一点点就可以了。要是她没有让你送,也就算了,我可以在外面买点
吃的。”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阿飞对母亲的话信以为真,但是在外婆那里
呆久了阿飞便慢慢的发现采石场周围并没有卖东西的地方,而母亲经常是
饿着肚子在那里砸一整天的碎石。从此阿飞经常呆在厨房里帮外婆烧火洗
菜,甚至挑起水桶到水井去替外婆挑水,等饭菜作好了便自己装一点在饭
盒里给母亲送去。那时候阿飞个子仅仅比水桶高一点点力气也有限的很,
每次装在桶里的水仅仅高过桶底一个巴掌左右,从水井到外婆的厨房要走
好长的路还有两个比阿飞还高的坎,因此半路上摇摇晃晃的总是要洒掉好
多。外婆家的水缸很大,阿飞将挑回来的水倒进缸里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往
里面添过水一样,要挑好多个来回才能够勉强地看见里面有小半缸水。外
婆看见阿飞在厨房里帮忙卖力的很,逐渐的就不像以往那般健忘了,但是
私下里还是向舅父和舅舅们说了好多抱怨母亲的话。有一回阿飞听见外婆
跟舅舅们说:“阿秋(母亲的小名)都已经嫁出去了这么久了,要是回来
看看我我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可是她要在这里干活挣钱就要给我交房租和
伙食费。”阿飞在送饭的时候把偷听来的话说给母亲听,母亲涨红了脸好
久都说不出话来。那天下午母亲把算好的食宿费交给外婆,然后带着阿飞
回到父亲的学校。

父亲的学校与一个小镇毗邻,每隔一天举行一次集市,称为大市,次日则
称为小市。每逢大市的时候方圆十几公里的农民都挑着自留地里出产的蔬
菜来卖,然后买点盐和肉带回家去。母亲在学校旁边垦了几亩荒地,种上
地瓜和花生,自家吃不完的便挑到集市上去卖掉。在耕种和收获的时候,
阿飞全家都要到地里去帮忙。因为父亲比较瘦弱,使唤牛耕地和耙地通常
都是母亲的事情。阿飞喜欢在母亲耕地的时候跟在母亲身后。刚刚被犁头
翻出来的泥土软软的,散发着一种很奇特的香味,阿飞轻轻的用脚一踩就
它塌了下去,脚心那里痒痒的有一种莫名的舒服。母亲也曾经训练阿飞使
唤黄牛耕地,然而犁头实在是太重了,阿飞把住它的时候就跟不上黄牛的
脚步,因此耕出来的地又浅又歪。后来母亲便让阿飞拉着牛绳走在牛的前
面,母亲在后面叫“嗦”阿飞便拉着牛往前走,母亲叫“叻”便带着牛左
拐,母亲叫“巍”便带着牛右拐,母亲叫“嗷”便拉着牛停下。刚开始的
时候阿飞记不住每个叫声的含义,然而家里的大黄牛聪明得很,每每阿飞
有点犹豫的时候便用脑袋将阿飞往正确的方向顶,这样走了两三趟之后阿
飞就记住了。耕地是一件非常费力的活,走上七八个来回左右母亲和黄牛
都累了,母亲就坐在田埂上喝水,阿飞也拉着黄牛到附近的小沟里喝水。
黄牛喝水的时候总是眯着眼睛偶尔还竖起耳朵抖一抖,一幅悠闲惬意的样
子。这个时候阿飞总会轻轻的拍拍黄牛的脑袋,用手慢慢的梳理它肚子上
的皮毛,或者是摘下趴在牛尾巴上吸血的牛虱用手指头捏死。黄牛知道阿
飞很喜欢它,在阿飞抚摸它的时候总会慢慢的转过头来歪着脑袋温和的看
着阿飞,或者是用脑袋轻轻的顶阿飞的小肚皮,或者是将尾巴轻轻的甩过
阿飞的脸。从黄牛脑袋上那两旺清凉的春水中阿飞想到,牛原来也是通人
性的,只要你对它好,它也会对你好咧。

除了照顾庄稼活之外母亲还养猪。阿飞上小学的时候家里养了两头母猪,
一头粗壮,一头瘦弱。粗壮的那头是先养的,家里就叫它猪老大,瘦弱的
那头是后养的,就叫猪老二。猪老大和猪老二都是黑猪,然而它们的猪仔
子们毫无例外的都是白猪,这让阿飞觉得非常的惊奇。大概是由于品种不
同的原因吧,猪老大家的猪仔子们生下来就比猪老二家的猪仔子们要大好
多,然而它们都红扑扑的惹人喜欢。通常来说猪老大要比猪老二多下几个
仔子,有一回猪老大和猪老二同时分娩,猪老大下的仔子太多,吃奶的时
候总有一只小猪仔子抢不到奶头,只好把它抱到猪老二那边去吃奶。猪老
二对此毫不在意,好像抱过来的那只就是它自家的仔子似的。小猪们长到
一个多星期的时候就可以吃猪菜和米糠了,母亲还让阿飞兄妹到草丛里捉
蜗牛回来煮了给小猪吃。学校周围到处是及腰的杂草,在潮湿的草根那里
爬满了肥大的蜗牛,兄妹们每天都能够捡回一大袋子来。捉回来的蜗牛集
中养在一个大缸里面,每天拿出一些来放在锅里煮熟,然后挑出里面的肉
来伴在猪食里,小猪们每回都咂咂作响的吃得欢天喜地。它们长得稍大一
点嘴巴就很有力气了,经常把家门口拱得到处都坑坑洼洼的,还成群结队
的到跑到野地里去挖蚯蚓吃。到了要喂食的时候,母亲就拿出一个饭盆来
当当当的敲。这是阿飞家里召唤小猪们回家吃饭的暗号,它们听到饭盆的
声音就会哭着喊着从田野里飞奔回来,嗷嗷叫地围着猪槽团团打转等待将
要到来的下一顿美餐。酒饱饭足之后它们就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打鼾,小
肚皮还一颤一颤的一幅悠闲的样子。夏天里小猪怕热,阿飞经常从水井挑
水回来劈头盖脸的给它们冲澡,因此小猪们通常都很干净。事实上阿飞有
空的时候经常抱着小猪玩,它们乖乖的呆在阿飞的怀里不哭也不闹,一双
黑眼睛看着阿飞咕嘟咕嘟的转。时间长了小猪们都喜欢和人玩,家里来了
客人都夸小猪们可爱,都喜欢抱起来摸一摸或者是轻轻的拍一个脑袋。一
般来说小猪们养到两个月左右就要出栏,因为阿飞家的小猪是出名的好,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会有好多猪客上门来预定。阿飞很舍不得让猪客把
小猪们捉走,然而时间到了还是所有的小猪都被装在笼子里运到镇上,来
赶集的人都惊叹于它们的生气与肥壮。阿飞知道它们终将会被卖到不同的
农民家里,会得到与以前完全不同的待遇与食物,他只能够在心底里默默
的期望它们的新主人能够象阿飞兄妹一样善待它们。

小镇上有个牛客,叫老九。牛客不仅管杀牛和卖牛肉,还管养牛。母亲跟
老九商量老九辖下的二十几条水牛拉到家里代养,报酬是每个月可以免费
到老九那里切一点牛肉。其实母亲看中的不是老九那点牛肉,而是牛粪。
牛粪是极好的有机肥,周围种甘蔗和西瓜的大户都要买牛粪下到地里,价
钱大概是四十块钱一手扶拖拉机。母亲在学校旁边的小树林里清理出一块
地方,每天早上母亲踏着露水把所有的牛牵到田野里吃草,傍晚的时候又
把牛从田野里牵回小树林过夜,同时把小树林和田野里的牛粪一堆一堆的
收集到簸箕里挑回家来。每天晚上母亲精疲力尽的回到家的时候总是又脏
又臭,但是母亲并不在乎,她总是微微的笑着,说:“今天的运气不错,
有好几头牛都多拉粪了,整整多捡了一簸箕呢。”母亲身体不是很舒服的
时候,阿飞也曾经尝试着要拿起母亲的扁担和簸箕去捡牛粪,然而母亲不
让,说是脏。后来母亲代养的牛多了,便让阿飞兄妹帮忙早上把牛牵出去
吃草,晚上再把牛牵回来,然而捡牛粪的任务还是母亲自己来。母亲经常
嘱咐阿飞兄妹要给牛找好草场,这样牛会长得肥壮拉的牛粪也会更多。那
段时间里帮忙牛客养牛作牛粪生意的人不少,许多人都往捡回来的牛粪里
面掺土和稻草,这样能够多卖一点点钱。母亲不这样做,她说做生意首先
要老实,不然的话客人都会跑掉的。果然,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开着拖拉机
来买牛粪的都说母亲捡的牛粪是方圆几十里地里最好的,用到地里的肥力
最好,因此价钱也要比给别家的好一点点。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修改:·qyjohn 于 Aug  5 14:51:14 修改本文·[FROM:  63.206.235.133]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63.206.235.133]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