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老中医 (1)

By , December 30, 2003 5:52 am

体验老中医 (1)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这个诊所有点小。

樱花东街,很美的名字。交叉路口那里有点乱,一台重型机械正在轰鸣着挖沟。顺着
立交桥那里有一排很不显眼的小房子,虽然墙面上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但是仍然能够
勉强分辨出白色瓷砖的原来面目。屋子前面几块破旧的木制小黑板在凛厉的寒风中瑟
瑟发抖,只有屋顶上青黄相间的琉璃瓦使得这一排小房子显得稍稍的与众不同。靠近
樱花东街的门不开,茶色的强化玻璃上贴着一张破旧的纸:此门不开。继续往东走了
几步,另有一门,同样是茶色的强化玻璃,同样贴着一张破旧的纸:请推此门。阿飞
停住脚步抬头望上看,门口挂着一块黑色的匾,不大,却很有份量的感觉:国医堂。

张吉,1929年生,著名老中医,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针灸学会理
事,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阿飞走到诊室门口的时候老先生正坐在长凳上和另外两位
大夫谈话,一眼看上去也就五十多的样子,一点都不显老,倒是胡子拉碴的跟照片上
的样子不太一样。看见阿飞探头探脑的过来,老先生坐直了身子问:

- 看什么病哪?
- 哦,耳鸣。
- 啥?这么小年纪就耳鸣?多长时间啦?
- 四五年了吧。
- 看过医生么?
- 看过,没用。
- 坐过来,先号个脉吧。

阿飞在凳子上坐下,把右手放在桌子上。老先生伸出手指搭在阿飞虎门处,微微的扬
了一下眉毛说:“居然有点弦脉。”阿飞不语,老先生在阿飞右手上搭了一会,又让
阿飞换了左手来。过了良久,问:

- 都怎么叫?
- 尖锐的啸声,连续不停的。
- 作过听力测试没有?
- 半年前在美国做过一次,从20赫兹到2000赫兹听力正常。
- 哦?
- 四年半前还在同仁作过一次,低频正常,高频全聋。
- 嗯,这就对了,耳鸣这么长时间,是应该有点聋。以前吃过药么?
- 开过药,没吃。
- 为啥没吃呢?
- 医生说这东西没法治,只能给点药试试看,不一定管用。
- 那也应该吃啊。都给你开什么药啦?
- 修复神经的药。
- 倒是没什么错。有过外伤没有?
- 上中学的时候有过两次,都是从高处摔下来。一次断了手臂,一次脖子着地。
那时候医生就说了长大以后会有这样的问题,没法治。

阿飞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又伸出手来给老先生看。事实上断臂接得很好,现在已经
没有任何痕迹了。老先生瞄了一眼,又问:

- 还有别的毛病没有?
- 经常头疼。
- 怎么个疼法?
- 经常疼,顺着脑门那一圈,就象上了个箍一样。
- 哦,能吃药么?
- 对药比较敏感,刚回国的时候吃了个驱虫丸,头昏眼花了一个星期。
- 那,就针灸按摩吧,先做十次看看效果。
- 嗯。
- 到里面的小间躺下,我马上就来。

诊室很小,大概二十多平米吧。靠门的地方是问诊的书桌和两张椅子,剩下的空间用
帆布隔出三个小间来,每个小间放两张很窄的床。在一位助手(后来才知道是郭长青
教授)的指点下,阿飞脱了鞋,在一张床上躺下。因为以前没有做过针灸,不免心里
有点紧张。老先生拿过一盘银针过来放在床上,冲阿飞笑了笑说:“不怕,张嘴。”
阿飞顺从的张开嘴,只觉得脑门上一凉突然被蜜蜂蛰了一下的感觉一枚银针便扎进了
左边的太阳穴那里。老先生一边扎一边念出穴位的名称来,阿飞对穴位并不甚了解,
只是听名字便觉得有点可怕。最初的几针并不觉得疼,到后来的时候阿飞便咬紧牙关
紧皱眉头了。老先生看见了,笑着问:“疼么?”阿飞说:“疼。”老先生说:“马
上就好了。”在阿飞左右两手手背上各扎两针,又回到阿飞头顶补了一针,说:“好
了,闭上眼睛休息。”阿飞闭上眼睛,却又睁开来问:“这病不好治吧。”老先生看
了看阿飞,点头:“嗯。”阿飞不语,闭上眼睛。

小间外面不断的有人来就诊,老先生和他的助手们就在这狭窄的诊室里来回穿梭。阿
飞躺在小床上,脑袋被扎成刺猬状无法动弹,在无聊中开始感觉头部发胀发麻,有点
疼,手臂也有点气脉不畅的感觉。没来由的阿飞突然想起《增壹阿含经·安般品》:
“世尊告曰:如是,罗云!若有比丘乐於闲静无人之处,便正身正意,结跏趺坐,无
他异念,系意鼻头,出息长知息长,入息长亦知息长;出息短亦知息短,入息短亦知
息短… ”于是阿飞开始观察自己的呼吸,呼气,吸气,然而毕竟修行太浅,最后变
成了下意识的控制自己的呼吸。如此试了一阵,不得要领,心中烦躁,头部和手腕便
更加觉得疼。旁边小间里来做按摩的人来了又走了,只有阿飞这里像是被人忘记了一
样。想要招呼老先生或者助手过来问啥时候才可以把针拔下,却怕影响其它的病人,
又感觉似乎说不出话来,只好强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郭长青先生过来帮阿飞把
头上手上的针一一拔下。

刚刚从小床上坐起来的时候感觉有点晕,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张吉老先生似乎已
经离开,郭长青先生继续给阿飞做头部按摩。按摩的时候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至少不难受。按摩的时候郭先生说平时自己也可以轻轻的揉揉扎针的部位,阿飞一一
答应。按摩完了一个助手问阿飞交钱了没有,阿飞说没有,郭先生说那么就在我们这
里交吧,交到挂号收费那边会贵一点。阿飞在包里找了找,竟然没有带够钱,只好跟
郭先生说了一声到外面去取钱。国安堂的旁边刚好就有一家农业银行,阿飞在取款机
那里取了点钱,回到诊室交了,又预约了下一次来的时间,然后离开。

走出诊所的时候已经快一点钟了,刚好街上有一家城隍庙小吃,进去随便点了些东西
充饥。吃的时候只觉得口腔酸疼,脑袋胀得厉害,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味道,胡乱塞
饱了肚子,然后回家。

(呵呵,下回分解)

Bible/圣经研究 最新公告

By , December 26, 2003 1:40 am

BBS 水木清华站的 Bible/圣经研究 版面已经于2003年12月26日被清华大学关闭了,
请愿意继续参加类似讨论的网友登陆BBS 紫霞站的 Bible/圣经研究 版面。原来水木
清华站的精华区会由技术站务转移到紫霞站,版面文章已经全部由我个人下载整理,
也将于近日设法与大家分享。BBS 紫霞站的具体信息如下:

bbs.zixia.net    port 23
Bible/圣经研究

原来在BBS 水木清华站 Bible/圣经研究 版面公布的专用FTP 站点正常开放,具体信
息如下:

IP  :  162.105.195.41   port 21
user: bible
pass: bible

已经登记的网友将于近日陆续收到本版发放的礼物,如果你以前没有登记但是仍然希
望收到我们发放的礼物,请将你的宿舍房间号或者是实验室房间号发到我或者gctong
的BBS 信箱,同时注明比较方便的访问时间。由于最近期末考试人手比较紧张,可能
需要多等三四天的时间。

我们还将于近期在北京各大高校的BBS 站点申请开办更多的 Bible/圣经研究 版面,
这样能够让其他高校的朋友更加容易的接触到圣经和福音,请各位朋友大力支持。

感谢赞美主。

[版务] Bible/圣经研究 关版公告

By , December 24, 2003 1:39 am

发信人: qyjohn (圣诞快乐), 信区: Bible
标  题: [版务] Bible/圣经研究 关版公告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Wed Dec 24 11:54:45 2003), 转信

平安夜,请原谅我在这个时刻发表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公告,只因为我已经没有其他
的选择。

刚刚收到站务方面的通知,站方与学校就本版的存在问题交流失败,关版的时间初步
确定在圣诞节后一天。翻阅了一下本版的历史纪录,发现开版时间是10月24日,到今
天正好两个月。关版的原因,已经没有必要在这里详细阐述了,学校的意思是即使不
在版面发布传道或者是团契活动的消息,但是版面的存在仍然会吸引更多的人来了解
和信仰基督教,因此版面是非关不可的。

因为发起并管理这个版面的缘故,很多人都顺理成章的认为我是个基督徒,我想到今
天我已经没有继续隐瞒我并不是基督徒这个事实的必要性。我个人对宗教的各个领域
都非常的感兴趣,但是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信仰。如果一定要我选择一个更为喜欢的宗
教的话,我想我更有可能选择的是佛教而不是基督教。这一点可能会出乎很多人的意
料,但是今天我并不打算深入讨论这个问题。开设这个版面的目的,就像我在开版申
请里面所说的那样,包括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在内的西方宗教 (相对于道教和
已经完全本土化的佛教而言) 在国内尚属于受歧视受打击的少数派,以前与这些宗教
相关的讨论只能够散见于Wisdom, Philosophy, Reader等多个版面,我只是希望能
够为这些受歧视受打击的兄弟姊妹提供一个能够自由交流的平台。我曾经以为象清华
这样争取”人文日新”的学校应该可以容忍这些非共产主义思想的存在和发展,站方同
意开设这个版面的决定更一度使我感到欢欣鼓舞。然而,我错了。

我无意在此进行进一步的论述或者是辩护,这不是我这篇文章的目的。我只是希望那
些曾经在版面活动或者是打算在未来参加版面讨论的网友坦然接受这个结果,并且开
始寻找其他可以交流的场所。天父的任何安排,自有他的美好旨意,只是我们暂时无
从得知。在这里我请求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基督徒做一个祷告,感谢天父为我们提供
了这样一个短暂的交流机会,也感谢水木清华站务组为了开设本版所作的牺牲和承受
的压力。我还希望各位能够为那些对圣经研究或者是基督信仰毫无兴趣却又不得不关
注我们版面的人祷告,求天父大大的祝福他们,保守他们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使他们
衣得温暖,食得饱足,住得健康,行得安全。我们相信,天父在这个时刻让他们看到
圣经,听到福音,也自有他的美好旨意。

我会在这几天考察一下其他有类似版面的BBS 站点或者是论坛,希望能够为各位找到
一个合适的交流场所。考察的结果,会公布在我在本站的个人文集上,请各位朋友几
天后到我的个人文集上去查找。本来我对本站的Wisdom版是非常感兴趣的,但是考虑
到那里有很多信仰佛教的网友,如果贸然招呼一批人过去的话可能会对原来的讨论氛
围产生冲击,所以我想还是不必了吧。网络之大,我们总是可以找到合适的容身之地
的。在相对困难的时刻,我愿意以《哈巴谷书》之3:17-19与各位共勉:虽然无花果
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橄榄树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粮食、圈中绝了羊、棚内也没
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脚
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稳行在高处。

最后,献给各位一首拉丁文的圣歌,祝福各位都能够过一个开心愉快的圣诞节。第一
次看见这首圣歌,是在2000年的圣诞节,在洛杉矶,在Reader版,第一眼看见的时候
就很喜欢。

Adeste, fideles Laeti triumphantes,
Venite, venite in Bethlehem.
Natum videte Regum anglorum
Venite, adorimus; venite, adorimus,
Venite, adorimus Dominum.

我们点燃希望的烛光
我们祝福每段相聚的时光
愿岁月静好,喜乐安详。

圣诞快乐。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伊州随笔

By , December 11, 2003 2:14 am

很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些多年前敲下的文字,那是四年前我刚刚到玉米地的时候在百无聊赖
之中顺手写下的。第一次贴这些文字,似乎是在J4自己的一个留言板,不过现在早已经不存
在了。后来不知何故转到Heart 版,如果不是在无意中找到,我几乎不记得自己曾经逛过这
个版了。那时候的文风,一如当时的我一样随便而凌乱,几乎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也没有
考虑过贴出来是要给别人看的。现在的风格,跟以前相比当然工整多了,然而似乎多了一点
屏障,少了一点真气。

原文有好多个片断,为了节省空间就放在一起了。本来想重新排版一下的,不过想想既然当
时就这个样子贴出来了,我还是保留原貌的好。

————————-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师姐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24:53 2000)

当我师姐第五次打电话给警察让他们为自己开门的时候,
警察连她叫什么名字都没有问, 直接掏出钥匙打开门就走了。

星期三下午,身为TA的师姐第一次忘记自己应该到实验室来给我们上课。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开销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26:47 2000)

本  月 收 入: 1392 美刀
本  月 支 出:
房        租: 225 美刀 (-)
国  际 长 途: 98 美刀 (-)
国  内 长 途: 174 美刀 (-)
感恩 节 机票: 385 美刀 (-)
圣诞 节 机票: 390 美刀 (-)
理        发: 16 美刀 (-)
新   生   费: 35 美刀 (-)
网  上 购 物: 136 美刀 (-)
——————————
生   活   费: -77 美刀

呵呵,要不是Credit Card及时寄到, 非饿死在伊州不可了。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松鼠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27:37 2000)

松鼠是伊州数量最多的生物之一,
在我的阳台上就住了三只, 而在我们家阳台旁边的大树上竟然住了好多窝。

松鼠过马路的时候会分清哪里有STOP SIGN,哪里有红绿灯。

刚刚搬进新居的时候,为了讨好这些小邻居,
我几乎是每两天就要放一个苹果到阳台上给它们吃。
昨天中午回家做饭的时候,
竟然发现有两只松鼠坐在我们家的饭桌上吃我的巧克力。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新闻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28:37 2000)

在美国看新闻,总觉得眼花缭乱。
人民日报的新闻跟新郎网的新闻就很不一样,
而新郎网大陆网站的新闻跟北美网站的新闻又不一样。

最好玩的一个地方是多维新闻(http://www.chinesenewsnet.com/)
每一篇文章都象是流氓痞子写的。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室友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29:20 2000)

我的Roommate,就是著名的虚伪同志啦。
虚伪同志花好多钱从网上买了一台P II,
但是至今还没有MOUSE。

虚伪同志热爱快食面胜于米饭,
我中午做了米饭,
他只要简单炒个菜就可以吃了,
但是他宁愿动手煮快食面。

可是我却是个没有米饭就要死的人。 可怜的我… …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老板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30:02 2000)

我的老板?
只能够用一个字来形容 — 黑。

这个星期她出去开会了, 所以我的实验安排比较少。
不过她下星期二就要回来, 这个周末又要加班了。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考试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30:42 2000)

UIUC的考试?
只能够用一个词来形容 — 弱智。

这学期一直忙着做实验, 好象都没有好好的看过课本,写过作业。
两门专业课都已经考过试了,
每次都是在考试前一天晚上把课本从头到尾朗读一遍,然后上床睡觉。
但是就算是如此简单的考试, 米国笨笨还是有不及格的。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同学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31:27 2000)

在Guaduate School就是不一样,
经常看见拖家带口来上课的,还有Baby。

每个Baby的嘴巴上都套着一个小哨子,
每次Baby哭的时候,
哨子就会把哭声变成一种很好听的声音。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灌水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33:33 2000)

在SMTH灌水,是生活中的巨大乐趣之一。
每次看见老朋友们开着救火车来,都感到很亲切。

可惜的是从美国联到这里太慢了。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电话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0:36:07 2000)

哪位大哥大姐知道米国究竟怎么打电话才便宜?
AT&T是5分钱一分钟,但是每个月有25美刀的免费。
SPRINT也是5分钱一分钟,但是月租费是AT&T的两倍。

3个星期前到某个网站申请了免费长途电话服务,
据说是打电话前给你听一段广告,
然后免费给你打长途, 可是最后结果一直都没有来。
要是你告诉我用DIALPAD或者是NETPHONE什么的就算了吧,效果真是太差了。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信区: Heart
标  题: 伊州随笔 — 生日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Feb 26 11:32:57 2000)

记不住自己的生日,其实并不是我的错。
一直以为身份证上的那个日子就是自己的生日,
但是妹妹说不是,哥哥说是,
爸爸妈妈有些时候说是有些时候说不是,
还跟新历农历有点关系。
反正他们都明白的很就我一个人糊涂。

上大学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生日的想法。
第一次过生日,是女朋友看了和我一起去和咖啡,
结果端出一个大蛋糕来。
从此我也就把身份证上那个日子当作自己的生日了。

很多天以前一个老同学就用OICQ呼我,
说是提前祝我生日快乐省得到时候碰不上。
昨天晚上另外老同学又呼我说是祝我生日快乐,
这才想起来在家里已经到25号了。

有人能够记得自己的生日,真好。

马上就要下线回家了,
路上我一定要给自己唱那首生日歌:
“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不要在乎生日怎么过。”

椰风昨夜来入梦 (9)

By , December 5, 2003 8:46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无地自容), 信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9)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Fri Dec  5 08:46:23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9)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哥哥比阿飞大两岁,但是和阿飞一起上的学,父亲说这样可以省下一些买
参考资料的钱。在阿飞的记忆里小学五年都是跟哥哥坐在一起,从来没有
过别的同桌。这似乎是当地学校里面的一个惯例,如果一家的孩子在同一
个班里读书,那么老师就会安排他们坐在一起。阿飞认识一对如花似玉的
孪生姊妹,从小学到高中毕业都是同桌,一直到考上不同的大学。两个女
孩子一个叫金妹一个叫银妹,真的就象是同一枝桠上的两颗嫩椰子,阿飞
每次见到了都要问你们到底哪位是阿姐哪位是阿妹呢。不过大学的时候阿
姐到了北京阿妹去了四川,假期里回去再看的时候就不太一样了,阿姐还
是中学时候那般瘦弱的身材阿妹却稍稍的有点发胖,可见风水养人这样的
说法的确是有一定道理的。

大概是由于年纪较大的缘故,哥哥总是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上课的时候
规规矩矩的听,下课了也不怎么跟同学打闹。阿飞不行,上课的时候总是
坐不住,不是低头看蚂蚁搬家就是把手伸进抽屉里玩弄刚刚捉来的蚂蚱和
蟋蟀,为了这个阿飞就没少挨老师的教鞭。事实上阿飞并不在乎老师的教
鞭,反正打着打着也就习惯了。让阿飞感到别扭的是在搞小动作的时候哥
哥总是要狠狠的瞪着自己,这个时候阿飞总是会狠狠的瞪回去,最后的结
果经常是兄弟两个在课堂上打成一团,然后被老师双双轰出教室。记得闹
得最厉害的一次是在三年级的时候兄弟两个被老师揪着耳朵带到父亲那里
告状,愤怒的父亲将阿飞兄弟暴打一顿之后从口袋里拿出所有的钱摔在兄
弟两个的面前大声嚷道:”你们俩给我滚,就当是我没生过你们。”中午的
时候兄弟两个都没有饭吃,哥哥在父亲睡午觉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家,阿
飞饿极了便爬到家门口的芒果树上摘了几个青芒果,下来以后却又舍不得
吃,便放在碗里等哥哥回来。还好哥哥下午的时候带着野果回来了,兄弟
两个就坐在一个吃芒果和野果。

如果说阿飞兄弟有什么共同爱好的话,那肯定要算海南人民广播电台的故
事会节目了。节目是用海南话播出的,每天傍晚五点半开始到六点的时候
结束,一直到现在阿飞还能够记得节目主持人的名字叫作谢宗。故事会的
内容以长篇历史评书为主,每个故事都要连续播送大半年才收尾。阿飞听
的第一个故事是说岳全传,然后是杨家将,穆桂英挂帅,薛仁贵征东,还
有薛刚反唐。后来也有播一些比较现代的作品,都是跟海南有点关系的,
例如红色娘子军和我们的东海岸啥的。最早的时候学校里只有教导有一台
半导体收音机,快到五点的时候学校里的小孩子们就聚集在教导的窗下催
促着开收音机。那个时候海南电台还不是全天播音的,下午的节目要等到
五点才开始,播音中断的那段时间用当地的话来说是没台。教导长得有点
胖但是很和气,要是孩子们来得早了他就会慢声慢气的说不要着急现在还
没台呢。这个时候孩子们总会说开了吧开了吧说不准今天回早点放呢,最
后往往是教导无可奈何的开了收音机让孩子们在吱吱的电流声等待。快到
五点的时候序曲就开始放了,然后嘀嘀嘀嘀的整点报时,接下来是新闻和
广告。那个时候的广告都特别的老实,播音员会首先提醒说海南人民广播
电台现在是广告节目然后才开始播送广告,不象现在的电视剧看着看着广
告就蹦出来了让人特莫名其妙。广告结束之后是一段浑重的音乐 – 后来
阿飞才知道那原来是编钟 – 然后是播音员谢宗极富磁性的声音:海南人
民广播电台,故~~事~~会~~。这个时候所有的孩子都静了下来,挨个坐在
地上聚精会神的听,这个时候如果哪家的父母找过来叫他们回去吃饭是绝
对不走的,因为故事讲的实在是太精彩了。节目结束了孩子们就分成两拨
找来棍子竹竿开始练兵,一拨是岳飞这边的一拨是金兀术那边的,一直要
打到太阳落山才汗淋淋的回家 – 偶尔也有早收兵的时候,因为在打斗中
总是免不了有孩子会哭。这个时候大家就纷纷扔掉棍子竹竿躲回家去,然
后准备好屁股提心吊胆的等待对方的家长找上门来告状。阿飞在经常打仗
的孩子中算是大的,也不怎么爱哭,所以经常是别的家长恼羞成怒的找到
自个家里来。这个时候父亲总是忙着向人家赔礼道歉,母亲则随便抓起个
树枝就朝阿飞腿上抽去。对方的家长总是要等到阿飞在那里呱呱乱叫的时
候才说算了算了别打了小孩子打架总是这样的又不是故意的然后和父母亲
寒暄几句心满意足的离去。母亲将人家送到门口,然后又气又疼的回过头
来跟阿飞说:你呀,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懂事呢?

事实上除了打架之外阿飞还是颇受其他家的家长喜爱的。有空的时候阿飞
经常会带着其它的小朋友到树林里去捡柴火,当然也顺便采摘野果或者是
掏鸟窝啥的。阿飞爬树的本领很高,不管是多大的树都抱着树干噌噌噌的
一会就到了树顶,因此那些已经干枯了但是还没有掉到地上的树枝阿飞也
能够折下来拖回家。在捡柴火的时候阿飞是相当讲义气的,别的孩子发现
的枯树枝阿飞也会爬上去帮人家蹬下来一根都不放在自己的柴火堆里。那
个时候农村里既没有天然气也没有电炉 – 根本就没电 – 煮饭炒菜都是
烧稻草和枯树枝。阿飞每过两个星期就要招呼一群小朋友一起去捡柴火,
并且每次都是沉甸甸的满载而归。这个时候别家的家长都笑眯眯的,见了
阿飞的爸妈就夸阿飞懂事,阿飞听了心里也美滋滋的颇为自得。然而父母
亲并不喜欢阿飞爬树,说是太高了很危险怕摔下来 – 父亲年轻的时候就
曾经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腿 – 甚至严厉的禁止阿飞下次去捡柴火的时候
再次爬树。然而阿飞对父母亲的警告总是不以为然,心想自己爬树的技术
这么好怎么可能摔下来呢,因此只要父母亲不跟着监督的话还是要爬上去
的。多年的练习使得阿飞几乎是看见高大的树就感到莫名的兴奋,手脚痒
痒的一心想着往上爬。初中的时候上体育课有位同学一脚将一只排球踢到
了全校最高的那棵椰子树上,当老师同学都在发愁的时候阿飞噌噌噌的的
爬到树顶把球踢了下来有噌噌噌的滑了下来,到了地面才发现体育老师已
经吓呆在那里了。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修改:·qyjohn 于 Dec  5 08:47:06 修改本文·[FROM:  219.238.203.98]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org·[FROM: 219.238.203.98]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