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的朋友 失恋的烈酒

By , 2005年5月28日 6:21 下午

作者:东 也

朋友国去北京读博士已三载有余,在这期间,他一直都呆在北京。粗粗一算,我与他也已经将近40个多月没有见过面了,甚是挂念。

朋友国读的是社会学,当初他选择这个专业时,也曾经多次征求过我的意见。当初我们都属于“年幼无知”的那种,以为读了社会学毕业后,能容易混个“官”当当。可是谁知道他却读着读着,却迷上了这个专业。硕士读完后,并没有急着找工作,而是接着又报读了博士学位。 当初毕业时,他非常诚恳地对我说,大学四年,他最大的两个收获就是读了许多许多的书,再就是认识了我这个朋友。并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如果有朝一日发达了,绝对不会忘了我。

记得当时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片刻,我笑地对他说:等你读完博士再当官,接着再来帮我混个一官半职的,那时候我恐怕早已经是“春风得意”,用不着你了。

国在文昌中学时,就有了一个暗恋已久的女孩子。但可能是书生气太重太浓了,自己本身又有点内向。虽“学富五车”,但暗恋一个女孩子几年,却没有勇 气向人家坦白(而他的理由却是现在自己一无所有,不想连累别人)。那时候苦闷、烦燥解决的办法往往就是,约我喝酒,不善于喝酒的他,竟然能一下子喝下半瓶 32度的白酒后,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见到他如此痛苦,我也曾经多次提出帮他一把,可是性格固执的他,从来就不喜欢别人替他去做任何事。特别是爱情方面,并且还对我说,如果我执意独行,那连朋友都没得作了。听他如此一说,我也只是爱莫能助。

到北京后,国还是念念不忘当初暗恋的“情人”(国,请原谅我把你的暗恋对象称为你的“情人”),“不忘”到什么程度呢?也许大家不相信,每个月给那个女孩子寄一封明信片,但却从来没有留下自己的“尊姓大名”。

可是那个女孩子终于还是嫁了,嫁给了一个非常普通的男人。据朋友介绍,她老公的综合水平与朋友国相比,简直不是一个级别上的。无论是学历,经济基础,还是工作能力上,都不是国的对手。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有勇气向那个女孩子求爱。

可是在这一点上,朋友国远远就做不到。写到这的时候,我非常的遗憾。是真的,一种近于“愤怒”的遗憾。愤怒朋友国无能,也愤怒自己的无能。虽然他 也曾经说过,博士读完就向那个女孩子求婚,可是他的这种想法是多么的荒唐至极。哪有哪个女孩子会为一段近于未知的“爱情”,等待这么长的岁月呢? 但这个消息我却不敢对国说,虽然他隔一段时间就会打电话问我,关于那个女孩子的近况。可是事实上,我对那个女孩子并不熟,我与她也只是见过一次面。听到她结婚的消息后早就已经过去了三个来月。

虽然国也知道,但他不想对别人提起这种事,每次与我聊聊,就权当是一种无助的自慰吧。

昨晚,天气骤然变冷了,海南都已经如此了。远在北京的朋友国,不知他的身体如何(每每到天气变冷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他,或许是用脑过度吧,前不 久他刚刚动一个“脑炎”的大手术)?想给他去个电话,无奈他已经关机了,正当我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看书时,竟然接到他打过来的电话。 在电话线那头,许久没有听到他说话,但我明显地意识到,他似乎哭了~~~~~~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我同样可以猜出来,他是什么都知道了。也许他认为,他用生命来“痴恋”的女孩,竟然结婚了(写完想想,我用这个“竟然”一词也是多么的可笑,可是对于朋友国,“竟然”对他是多么有重要与安慰)。 许久许久,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说,我只能静静地听着他急促跳动的心脏,以及呼吸,似乎这个世界也为他停止了转动。

终于他开口了,他说,你出去买一瓶白酒来,我们隔空对饮。

喝着喝着,他笑了,看得出,他是真心地笑,我不知他的笑中带着点什么,而我的笑,却带着滴滴的泪水,不是为我,是为了我永远的朋友—–国。

祝愿他一路走好!!!

又是一年桂花香

By , 2005年5月28日 12:24 上午

作者:陈文宣


很偶然的机会,公司通知我去武汉出差一趟,目的地就在武汉关山的东湖开发区,一问才知道东湖开发区就在我们的母校华工正大门对面的关山呀!只是以前不叫东湖开发区。

从接到通知到上飞机一共才不到两个小时,一点都没有准备,什么都没带。最可惜的是一个相机都没带,真的很想记录下一些东西,毕竟武汉有我们生活很多年的华工园呀!我不甚喜欢武汉,但真的很怀念华工,毕竟那里曾经记录过我们火热的青春和曾经的年少!

淡淡的云,淡淡的泪,淡淡的年年岁岁,青春只有一次,如歌的学生岁月离我们已好远好远,远得连自己都不敢确认我们是否真的有过那些日子—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归期之前,我亦飘零久。坐在出租车里,珞喻路两边的景象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和几年前好像没什么两样,回首时却是恍若隔世呀!

一别经年,竟已有五载。五年前带着点流浪的喜悦我以为就这样一去不回,没有谁暗示年少的我前程是那样路途遥远,一身孤单。今天重回故地却发现已难觅当年江湖少年春衫薄的情怀了。“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学生时代的理想主义今天只有怀念的份了!

今年武汉的秋天好像来得很早,连日的细雨,竟已有秋天的味道。只是路边的梧桐树叶还没有黄。记忆中深秋季节的华工园是最美的,一阵秋雨一阵凉,梧桐树满园金黄,在凉风秋雨中落叶缤纷,飘零满地,那是极致的美了!

当岁月和美丽,已成风尘中的叹息,我带着一襟的行色匆匆又回到了华工园,只是风物尤在人事已非了。设想过有很多方式回华工,可是从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到现在才发现我却是两手空空,连行囊都没带,还好在暮色中没有人会在意一个陌生的人那种复杂而彷徨的心情。

“华中理工大学”早已改名为“华中科技大学”了,学校大门对面修了很多新建筑,我们熟悉的“环球”“奥斯卡”也早已不复存在了,马路也扩得很宽了,只是从网上的图片也依稀看过了,毕竟这是一个变化的年代,只有改变是永恒的,不管我们是否愿意。

什么叫“近乡情怯”?当我在校门口下车那一刹我真正明白了这话的真正含义。我们能再回华工,但是你我都无法再回到二十岁了!

这 里曾有我们青春的从前和让我们心醉的似水流年。还有那些像雷哥一样漂流在四方的往日痴心少年。当唱歌的人已变成风景,美丽的往事飘零,今天的雷哥还会是那 个痴心少年吗?只知道连夏福华都已是“夏腐化”,“小马哥”早已是“老马”了!还有那个青春潇洒面若冠玉的朱哥呢?当年那个弱冠少年郎现在已是守着娇妻幼 子过美滋滋小日子的 “猪哥哥”了。

进了校门,抬头看到黄昏中毛主席雕像在向我招手,刹那间心里有一种很平和放松的心情,感觉就好像只是某个节假日出了趟校门,现在赶回来上晚自习,然而转眼间五年都过去了,我们早已不属于这里了,最熟悉你我的街早已是人去夕阳斜了。

走 到校道拐弯处下了台阶就是南一舍了。南一舍还是老样子,没有太大的改变。板报上的字还是像当年一样写得歪歪斜斜杂乱无章。材料系和机械学院好像已不住在这 里了,门口的门卫也不是以前的刘师傅了。天色才刚黑下来,门口卖东西的小贩就已摆好摊位了。我好想买些绿豆饼带回深圳给老马和匡匡,只可惜竟没有卖。我站 在门口探头探脑地朝里面看,见到大堂里有位老师模样的人在一张桌子边给一帮学生解释着什么。我很想进去但就是迈不开步,心里好胆怯,我怕别人问我是谁来干 什么,我想我会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我真想能有位兄弟陪着我,那样我们或许能理直气壮地面对南一舍。生活过四年的地方是如此的熟悉,它如曾经的大学一样已融 入了我们的青春记忆。还记得98年那个夏天毕业要走的时候我们宿舍的六位兄弟联笔写了一封信给451寝室的后来者,信里记录了我们大学四年的感受、心得还 有我们四年的遗憾和未了的心愿,我们每个人都留下了一件小玩意作为礼物,我们把信和象棋、贝壳、军训时的子弹壳等小东西打好包然后把包裹藏在吊顶天花里, 我们期盼着某年某月某日后来的学子们能发现它,想一想他们打开包裹时肯定会很惊奇和快乐的,到那时我们在华工的故事就得到延续了。

转 身要走的时候有几个学生带着篮球一路噼噼叭叭地从楼梯往下跑。我不自觉地停了下来,感觉就像以前在门口等张镇国和付科带球下来,但我知道就是多等一会也不 会有这种奇迹发生了,他们会把球带下来吗?想起了《兄弟连》里面一句经典的台词:“兄弟们呢?兄弟们都哪去了?他们都不在了吗?”

兄弟们早已散落在天涯了……

南 三舍边上的十字路口也没有太大改变,只是那些小店的老板都换人了,租书的小房子还在,老板也换人了。记得98年的年底我从原单位跳槽到深圳一家公司,后回 学校办理改派手续路经这里,租书的那个老板远远地就跟我打招呼:“陈同学,好久没见你了,你要的《大唐双龙传》又来新书了……”。当时我告诉老板我已毕业 了,我没有时间和心情静下心来看黄易的书了,我该去为人民币服务了……,我还说以后回华工时希望看到她的生意越做越大,她笑了,还对我说了一些祝愿的话。 当时离开的那一刻,心里有一种好温暖的感觉,人生路上这些的平凡的人们给了我太多关爱和感动,善良的她们总是对着我笑。

眼 镜湖里的又是满塘莲叶了,还有荷花在盛放着吧!只是天色黑了,月亮还没有出来,看不清湖里的夜色,依稀能看到湖心的“醉晚亭”,不知道刘克明老师手书的 “醉晚亭”几个字还在不在。刘克明老师是华工园里的“夫子”同时还是“愤青”,我们寝室的兄弟都很喜欢他,喜欢他那种“愤青”的人生态度。我们好几个都选 过他开的书法课,他应该还好吧!在深圳碰到一些华工校友大家还会谈起以前“醉晚亭”上开音乐晚会的情境,在夜幕下大家绕着湖边席地而坐听校园音乐会的那种 感觉真是很美好!现在就是花多少钱坐在城市中多高雅的音乐厅里也不会有那种感受了。

怀 念那些苦伴教室和球场的时光,这个异乡漂泊者云集的校园里,它曾经是我们所有人心灵的家园。咫尺也好,天涯也好,故土也好,旅途也好,都无所谓是与非,无 所谓失去和拥有,无所谓飘零和集聚。大学里真正学到了什么现在已经说不清楚了,只是还记得杨叔子校长经常教诲的古训:“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新) 民,在止于至善……”。

大学里最美丽的景色应是漂亮的女生和白发的先生吧!校道上走过三三俩俩漂亮女生,好想叫她们停下来聊聊,只是我知道现在的校园已不是我们的校园,一个陌生人会惊扰这些平静青葱的美丽,那是再罪过不过的事了!

东 边操场的所有场地和空地都辅上塑胶和人造草坪了。回想当年一身土一身泥地在球场上狂奔的岁月,今天的学生真幸福呀!在深圳现在要是和老马向阳等兄弟在这样 的场地踢一场球,最少也要花掉八佰大洋吧!虽然偶尔会受点伤,但球场却是我大学最快乐的地方,真想把还能跑得动的兄弟们招来再踢一场,然后由夏福华组织那 些嫁了或还没嫁,生了或还没生的女生们给我们加油助威。踢完球后到东三食堂打开啤酒狂饮,大家行酒令:

喻家山上红旗飘,
阶级敌人在磨刀,
几个敌人在磨刀?
六个敌人在磨刀!
八个敌人在磨刀!
喝!喝!
喝!……直到烂醉!

但连这些也是奢望了!

九 月是丹桂飘香的季节了,经过眼镜湖前面的那片桂花林,闻到了黄昏中浮动的暗香,想起了以前跟夏福华、王栋、刘杰、邱文富偷花的那些夜晚,我们把桂花采集下 来装到信封里,然后寄给远方的朋友们。睹物思人,现在才明白“花堪摘时直须摘,莫待无花空折枝”呀!人和事都远去了!岁月会改变许多相许终生的誓言。所以 今天的你我都很少再有年少轻狂的誓言了吧!

高晓松说过“怀念是一种病,而伤感则是终生不愈的残疾”。我想很多人都像我一样病得不轻吧!

刚刚才和夏福华通过电话,我现在就在学校八号楼招待所里,用招待所的信纸写下这些杂乱的文字,我想我回深圳后会打出来发到www.5460.net同学录上的。祝所有的兄弟姐妹们中秋节快乐!

陈文宣
2003年中秋节前夕
夜深处于喻园

文中生活的美好回忆

By , 2005年5月28日 12:23 上午

作者:符望

离开文昌中学已经有十年了。十年光阴,如白驹过隙,一直忙忙碌碌,难得有机会回母校,心中难免愧疚。好在有清野的热心组织,要我们写一篇关于母校的文章,这让我尘封己久的记忆再次鲜活起来,十年前的一幕一幕又活现在我脑海中。

文 昌中学,记载了我六年的春秋、六年的艰辛和快乐,我带着喜悦和憧憬到来,带着眷恋和感激离去。在这里,我不但学到了知识,还学会了如何做人,开始有了自己 独立思索。因此,说起对母校的感情,真是一言难尽,我只想把这种感情压缩成一句话,“感谢您,文中,我的母校”。虽然这句话的语言没有诗人的华美,没有哲 人的深邃,但却是我的肺腑之言。

记 得那时候,总是在教学楼、宿舍、食堂之间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笔直的林荫道是我每天的必经之路,温馨的阳光、繁茂的树荫、耸立的团结柱、充满活力的学生, 组成一幅美妙的背景,消除了学习的劳累和生活的压抑。尤其最喜欢雨后的校园。雨水洗净往日里奔忙的紧张和浮躁,四处是馨香的青草和树的味道,使得校园增添 不少春色。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种味道,就像是生命和青春的味道。“一枝一叶总关情”,可以回忆的校园景色太多太多,而且“睹物思人”,回忆起一处景 色,不由自主地会让你想起青春往事,让思绪飘荡起来,因此,有时候觉得很多的东西是无法写出来的,而只能一个人自己去体会和品味。

记 得那时候,老师们总是对我们谆谆教诲、育人不倦。我的中学时代,经历了三位班主任:林日新老师、陈仕仁老师、符致奋老师。他们就慈父一样,给我无微不至的 关怀,把我引向正确的人生道路。现在回想起来,用“不谙世事,年少轻狂”来形容我们这些中学生再贴切不过了,因此,碰到好的班主任,是一生的幸运。在我的 心目中,他们不是把教师当成职业,而是当成事业在做。这种精神将影响我的一生。还有不少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记得文中当时成立了一个文学社,赵祚前 老师、李经柳老师、黄有宝老师还有英年早逝的吕烈森老师为我们开启了文学之门,我有幸担任过社刊的编辑和小记者,不仅得以窥探了文学的殿堂,还增添了不少 人生阅历。时至今日,我还保留了写作的好习惯,工作生活之余,勤耕不辍,醉心于学术。还有严文妙老师,教我们英语的时候,刚刚大学毕业,她的热情和活力, 给我们的英语教学带来了不少新鲜的空气。她借给我的英语歌曲磁带,使我增加了学习英语的兴趣。现在,我的工作尽管没有经常使用英语,但我对英语的兴趣从来 不减。还有教过我的诸多老师,符瑞禹、林树本、林明哲、符策标、云凰、陈垂柏…,实在太多无法列出一一致谢,我想说的是,谢谢你们,教导过我的老师们。这 种师生之谊将伴我一生。

中 学时代不能忘怀的还有众多的同窗好友。中学同学的友情是纯真的,没有什么功利性,最值得珍惜。想当年,我们一起寒窗苦读、互相切磋,校园里留下了我们的琅 琅书声;我们一起春游、踏青、打牌、踢球,校园里也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如今已届而立之年,同学们不少已成家立业,不少已经初为人父或人母,而我,经历 了世事的磨练,也告别了当时的害羞腼腆和不善言辞,迎来了成熟稳重。只可惜的是,许多当时该说或者不该说的话,如今已经无法说出或收回。毕业之后,每个人 都有了各自的事业,忙碌打拼,不少同学象我一样,在异乡为自己的现在与将来努力奋斗,见面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难得再叙同窗之谊。好在互联网的发达,使得 我们“天涯若比邻”。借助于同学录网站,我们又再次相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工作、生活、事业、家庭,为对方送上及时而温馨的祝福。符齐、蒋清野、范仲之、 陈文宣、林小薇、黄小花…还有许多本已模糊的面孔又逐步清晰起来。我想说的是,谢谢你们,我所熟悉的和不甚熟悉的同学们,我们一起相处了这难忘的六年。在 这里也想与大家共勉,今后的日子里,在文中学会的奋斗精神不能丢,我们走过的路,尽管有崎岖坎坷,但只要坚持和努力,总归能看到希望。

中 学,也是人生的启蒙阶段。十年数木,百年树人,文昌中学给我们良好的学习环境,让我们各种知识与技能得以充分培养,这些知识和技能,有助于我们考上好大 学,找到好工作,进而满足对物质生活的需求。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文中教育给我们最大的影响,是给我们以理想和追求,要我们作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 人。在这里,我学到了周恩来总理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学到了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忧国”,还从金庸武侠小说中看到了“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些话, 总是伴随着我的人生道路。高考时,我选择了法律专业,毕业之后,又选择了当一名普通的法官,放弃了更易带来财富的其他机会。我很清楚,这一职业无法带来大 富大贵,甚至意味着孤独,但每每想到正义能通过自己得以实现,能为法治国家的形成出一份力,心中感到很满足。

人 生总是一个起点到另一个起点,与母校的六年相聚,无论多美好,终究有别离之时。我的心情,就象徐志摩说的,“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 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所能带走的,仅仅是美好的回忆。那些激扬的青春,梦想的年代,这一切都相伴着美丽的文中校园,在我的记忆里永恒。生活就是这样充 满遗憾,一生只有一次。不会有人再允许你重过,我只好把曾经的一切好好保存,直到有一天,再回想起时,脸上洋溢着依旧的笑。

[关于作者]

符望,文昌重兴人,1994年7月毕业于文昌中学,1998年7月获得复旦大学法学士学位,2001年7月获得复旦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现就职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感谢与祝福 (提纲)

By , 2005年5月28日 12:22 上午

作者:符齐

从母校毕业十年时间了,作者通过对母校生活的点点滴滴的怀念,描述了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母校的领导和恩师们所倾注的心血。文中流露了对中学时代生活的深 深依恋和对母校与恩师的无尽感激之情。

六年的中学时光,是我们生命中最真实的时光,从这里我们步向大学的殿堂,并走向全国各地,在各自的岗位上继续奋斗并前行。每当同窗好友聚会,曾经在母校的 学习与生活的点点滴滴都会令我们兴奋不已,在母校美好的青春时光,创造了我们一生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造就了我们一生中的荣耀。

回忆往事,我们感谢母校。日新月异蓬勃发展的母校,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优秀的学习和生活的环境。正是在这样一个前进中的文昌中学,我们学习知识,增长才干, 感受着我们和我们的母校一起成长。

回忆往事,我们要感谢恩师。我们非常眷念当年母校的领导和恩师们,他们德高望重又和蔼可亲,为人师表又身教言传。

回忆往事,我们还要感谢同学。走进文昌中学,我们多了更多的兄弟姐妹。我们朝夕相处、亲如手足。我们一起在教室里切磋问题,一起在运动场上击掌高歌。母校 几年的学习生活在人生长河中是短暂的,但是在这个特殊的年龄和母校的环境中留下的影响是长久的,母校那种自强不息、追求卓越的精神所焕发的亲和力、凝聚 力、感召力,深深影响着我们每个学子的心灵。

饮水当思源,我们的成长与进步离不开母校的教育,离不开恩师的栽培,离不开同窗挚友的无私帮助。十年的时光转瞬即逝,不变的是我们一如既往、经久愈浓的对中学时代生活的深深怀念。

九四届(六)班毕业十周年聚会学生代表发言稿

By , 2005年5月28日 12:21 上午

作者:陈文宣


尊敬的谢校长、尊敬的潘校长、尊敬的的仕仁公班主任、敬爱的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在我们从母校毕业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又重新回到了美丽的校园、回到了熟悉的教室、回到了温暖的集体,今天我们又看到了敬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美丽的校园。在此,让我代表九四届(6)班全体同学,向大家致以新春的祝福和诚挚的问候!

一别十年,一切却仿佛在昨天。十年前,我们带着师长的希冀、父母的期望和对未来的憧憬,怀着内心深处渴望流浪的喜悦,我们从这里放飞理想的翅膀,唱着“文昌河畔、紫贝山阳、文昌中学桃李芬芳……”从这里走进大学校园,走向全国各地……

十年前,我们曾许下诺言说未来日子相见,十载寒暑,弹指一挥间,今天我们终于又能欢聚一堂共迎新春,十年了,有多少欢乐依然停留在心田呀! 十年的时间让我们又改变了多少?只是同学们的笑脸到如今还不曾改变,还是那样的灿烂可亲,看到这些又仿佛让我们回到了昨天。

十 年过去,总有一些改变随着这岁月变迁,我们从懵懂少年走向三十而立,今天我们重回校园,才发现亲爱的老师大多已两鬓斑白,但是老师们对我们无微不致的关怀 和殷切的希望却始终没有改变!经过了岁月我们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我们的老师今天更加的和蔼!为什么我们的集体是如此的让人留恋让人倍感温暖!

今天当我们散落在祖国各地,大洋两岸,当我们也已走上工作岗位,当我们也初尝工作的责任、生活的艰辛,当我们都在为事业、家庭、未来而苦苦奋斗,也许在很多人心中文中的一幕会成为岁月中不多的美好场境,成为如今用来安慰杂乱心情的一笔财富。

同学们,从文中毕业十年了,还记得我们曾经携手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中学时代吗?我想你我都永远不会忘记那些温暖美丽的日子,不会忘记同学的友爱,老师的教诲,校长的关怀!

今 天回到这里,会让我们想起很多往日美好的时光。刚才在楼下的时候,我还不自觉得看了一下围墙转角处,观察了一下地形,看“公”是不是像以前一样站在那里抽 烟,因为我以前老迟到,被“公”抓多了,现在还保留上图书馆要观察墙角的习惯。今天有谁迟到的没有?有迟到的站到走到走道后面去,挨个进来,跟“公”解释 迟到的理由再进来。迟到半个小时以上的到草场跑两圈再上来!

大 家一起求学奋斗的日子在今天看来美好无比。我还记得高一的时候潘校长还亲自批过经费赞助我们到铜鼓岭旅游,我们在山脚下一起野炊,记得那时候蒋清野那一组 烧的菜被评为第一名,云凰老师给他们的评价是:“材料简单,但确是正宗的家常菜”。云凰老师那个评价的在十年后产生的后果就是–蒋清野经常回家跟老婆抢 着做饭,理由是:老师以前说了,我做家常菜很好吃的!可惜今天蒋夫人没有来,要不我还得问一问:不只老蒋手艺还如当年否?

我 还记得文妙老师第一天给我们上课的情景,那也是妙老师第一天正式走上讲台,我们做个一朵纸花,插在讲台上,那是我们给她的见面礼,从那以后我们不再叫她妙 老师,我们叫她“姐妙”(用海南话读),再后来我们很自然地就有了个“姐夫”,当然我们也有幸参与了他们的故事。在此我们也非常感谢黄有宝老师多年来对我 们姐夫般的关爱和帮助。祝愿他们一家幸福安康,和和美美。

大 家还记得四楼那个小教室吗?可能数学成绩好的同学记忆不多,但是对于像我这种经常参加数学补课的同学肯定记忆非常的深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陈川农老师每 天下午放学后都组织我们在里面补课,我们都知道那是老师无偿的劳动,陈老师真正做到了因材施教,根据我们每个人的实际情况挨个辅导,我们的老师都是以立人 立己,以达人达己呀!多年以后当我们也参加工作后我们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师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传道、授业、解惑”,高二、高三的时候我们的老师们经 常是在星期天争着给我们补课,那时我们经常会看到下课铃响后,符策标老师还在黑板上写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和公式,记忆中符老师最喜欢说的话就是:“大家等一 下!再讲几分钟就下课……”。其实当年老师教的很多知识我们都忘得差不多了,到现在才明白我们的老师并不是在“教”人,而是用心在“育”人,多年后老师们 的我们崇高的师德还在洗涤着我们的心灵,催着学生们奋进。

“云 中之君,碧梧栖凰”,我记得这是书法家吴云汉先生赠给云凰老师的一幅对联,把老师的名字嵌进去了,也把老师的风度学养一联概括了。在我们的眼里云老师就是 凤凰一样的翩翩君子,他给了我们很多书本以外的启蒙教育,让我们知道很多关于艺术、哲学、音乐、古诗词的知识。但是云凰老师也给我们留下也一点点遗憾,他 给我们讲过诗词格律、还答应过有时间教我们音乐知识的,但是那时大家的功课都很重,他也太忙了,一直没有机会系统地给我们讲音乐知识,要不然今晚唱卡拉 OK的时候我们个个都会成为歌星。

也 许老师们不知道,有时你们不经意的一些课题讲解会影响学生们的世界观和思维方式。陈垂柏老师您知道您哪堂课我们记忆最深吗?估计您记不起来了!还记得您给 我们讲过一堂关于“柬埔寨政治问题的由来”的课吗?通过您的课我们知道了什么是“红色高棉”,谁是波尔布特、谁是乔森潘、谁是洪森……。我们第一次知道了 政治课本以外的很多真实的东西,其实很多故事细节我们早就记不起来了,但是从您那里我们学到了如何以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思考来看世界、看社会、看风云变 幻、看世事无常。

老师们的教诲还很多很多,无法在此一一追忆,你们以各自的知识和品格影响了我们的学生时代,也注定将继续影响这我们的一生。

我们非常怀念那个阳光灿烂的青葱时代,怀念和林小猪、黄小花、青春猫、光头三、厚皮野、世纪鸭们渡过的冰激淋、牛肉干、果冻日子……

这一切的一切在岁月里是如此的美丽,它早已溶入了我们的青春成长记忆,让我们一辈子都要去珍惜。

很多东西会在时间里美丽,在回忆中永恒,在怀念中升华—-一如我们的往昔,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友谊。今天我们欢聚一堂,重温旧日时光,再见往日师长,不胜感慨,虽时光易逝,但真情永在!

在这里,我代表全体同学们对我们的校长我们的老师再次表示深深的感谢和献上我们深挚的祝福,祝他们新春快乐,身体安康、合家幸福!同时也祝愿同学们身体健康、学业进步、事业有成、爱情甜蜜!

谢谢大家! 

心中的乐土 — 文中

By , 2005年5月28日 12:20 上午

作者:陈雅


时光匆匆,一抬头发现自己已站在30岁的面前,而我,也已告别我的中学生活10年了。在文昌中学度过的每一个日日夜夜都让我难以忘怀。随手掀开记忆的相片册,扑面而来的葱茏绿色中,萦绕在指间挥之不去的,是一缕沁人的清香,有一抹温柔的感动缓缓地从心底流淌而过。

记 得刚刚进入文中的时候,那时候我上初二,是从别的学校转学进来的。刚进校门的我对文中有一种近乎敬畏的感觉。久闻文中的大名,教学严谨,学风良好,我很担 心自己能否适应这里的学习,能否与这里的同学友好相处。在我的想象中,学习好的同学都是很孤傲的,而且都是书呆子型的,不易与人相处,而我,对自己的学习 成绩又是十分没有信心,这一切都让我心里没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里的学习生活是令人快乐的,老师耐心的教导,同学们热心的帮助,还有课余时间 大家无拘无束的玩笑,很快我的担心就消失地无影无踪,终于能以平常心欣赏到求学生活的美了。

初 中的生活在我眼里是嫩绿色的。我就像找到合适自己生长土壤的种子一样,迅速成长。展现在我眼前的世界是新奇的,充满了未知的挑战。那时的我是勇敢的,用新 生的触角向刚刚才知道的各个领域进行探险,每一次新的尝试都是有趣的,每取得一点小小的收获都让我欣喜若狂。现在依然记得遨游在知识海洋里时那种沉醉的感 觉,我就象一块干瘪的海绵一样,饥渴地吸取着养分,在文中的学习生活让我对学习的快乐有了最充分的了解。文中的可爱的老师们像呵护幼苗一样呵护我们,对我 们提出的问题总是耐心讲解,从不会因为重复了很多遍而显出丁点儿的不耐烦。我印象最深的是老师们下课后走出教室门口时总会掸掸身上的粉笔灰,这时身上的粉 笔灰就“嘭”地一声从老师的身上腾起,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一个朦胧的光环,那时我就会觉得老师的背影变得很高大,心里就会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让 我记忆犹新的还有同学们之间那纯纯的友情。那时候班里的同学都较腼腆,对异性同学总保持一定的距离,平常大家在路上碰到都不会主动打招呼,装作互不相识的 样子,男女同学之间好象隔了一层薄薄的纱窗,透着朦胧的美。但那一场足球比赛,打破了这种僵局。那是一场班际足球比赛,我们女生,是从来没有涉足过足球场 半步的,那一次,男生们破天荒地邀请女生到球场观战。经过慎重地考虑和激烈地讨论之后,女生们同意了。比赛战况激烈。女生们都抛开了往日的矜持和刻意保持 的淑女形象,在场边高声呐喊助威,为场上队员的每一个精彩表现热烈鼓掌,为我方的每一次射门齐声喝彩,男生们也由于女生的到场观战也格外卖力表演,整个足 球场的气氛都沸腾了。那一次比赛的结果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我回家的时候嗓子都哑了,整个手掌都拍红了,激动的心情到了晚自习结束后都不能平复。自从那一 场比赛后,男女同学们之间的隔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兄弟姐妹般的亲切和战友般的友谊,大家都自然地付出关爱和友情,真正使我们的班级变成了老师们口中 所说的“是一个温暖的大家庭”。至今难忘在课间无拘无束的玩笑,晚自习后互相结伴同行的情形,还有寒冷冬日窝在女生宿舍里吃粉的温馨,那热呼呼的粉驱走了 所有的寒意,只剩下萦绕心头的暖意和所有美好的回忆。

转眼间,初中毕业,进入了高中阶段。

高 中的学习生活只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快乐!回想起来,虽然那时的学习更加紧张,任务也更重,升学的压力也明显增加了,但经过岁月的冲刷之后,留在记 忆里的只有那些快乐的片段,历久弥新!记得高二的时候学校在铺草坪,每个班都有一块“责任田”,我们班的就在教学楼的下面。刚铺上的草坪是需要每天都浇水 的。于是每天晚上晚自习,我和另外一个同学就捧着一大卷水管到楼下的草坪上浇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小时,但能够从繁重、枯燥的学习中解放出来,在大家都在 埋头苦读的时候干这些与学习不相干的事情,而且是奉了老师的“圣旨”出来的,世人皆忙唯我独闲,心里就觉得很得意,那种纯真的快乐真是千金难求!

为 了方便我学习,高三开始家里人帮我在学校的操场边上找了一间小宿舍,和我读初三的表妹一起住,于是我就有了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这间小屋陪我渡过了高三一 年的苦读,也分享了我一年里所有的笑与泪。伏案苦读时与蚊虫和酷暑搏斗的气愤,烹茶待客、与两、三个好友争论学习问题或畅谈人生理想时的痛快,还有学到累 时反而脑袋里空空如也、只能坐着发呆的无可奈何,我的小屋虽谈不上“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但足以使我自在随心、“悠然见南山”了。最享受的时间 是每天下了晚自习后从教室走回宿舍的路。从无边的题海里解放出来,走在空旷的操场上,寂静的操场空无一人,只有满天的星斗在俯视着我,感觉星星们离我那么 近,仿佛是跟我在耳语,或是在听我倾诉这一天里的开心与苦恼,那种感觉,真好!

在 文中的校园里,老师们用辛勤的汗水灌溉着我,同学们用纯真的友情陪伴着我,用无私的爱为我撑起一片纯净无暇的天空,让我自由地、健康地成长。在文中的5 年,我渡过了最宝贵的少年时期,在我最容易受外界诱惑和最迷惘的时候给我撑开了一把保护伞,指给我正确的人生航标,使我成为正直的人。中学生活如同一眼清 澈的小溪,永远流淌在我的生命里,一路欢歌!我感谢文中所有的老师和同学们,没有你们,也就没有今天的我!值此即将踏入而立之年之际,以此小文聊表感激之 情,也祝愿我们的文中永远是希望的摇篮,人才辈出,青春永驻!


写于二OO五年二月十七日

结婚纪念日

By , 2005年5月23日 6:19 下午

1996.11.22 — Can you be my girlfriend?
2003.05.23 — Yes. I do.
2004.11.29 — What a precious child.
2005.05.23 — Let’s celebrate everyday we are together.

8年半了。那天,在王府井Tiffany,想起有你在身边的幸福,竟然
不由自主地泪流下来。买了一条Picaso设计的银项链,因为两年前
我们在买结婚戒指的时候,你就说过想要一条Picaso设计的链子。
想给宝宝买我们在洛杉矶看到的那只小银碗,可惜这里没有,就买
了一只小银勺子。

不想多说什么,因为你早已经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更新了所有图片的链接

By , 2005年5月23日 6:06 上午

BLOG上原来的链接,都是指向proxy4.smth的,这次变故之后,虽然BLOG还得以保留,
然而图片却看不到了。今天将所有图片的链接都更新了一下,指向www.newsmth了。测
试了一下,又可以看到图片了。

涉及到图片的文章有三篇:

2004.07.29 幸福如缤纷花雨洒落

这是我们结婚时候的照片,一共20张。到今天为止浏览11366 人次,评论15个。

2004.11.30 清扬婉兮生日快乐

这是清扬婉兮出生时后的照片,只有1 张。到今天为止浏览387 人次,评论15个。

2005.01.14 清扬婉兮满月展

这是清扬婉兮满月时候的照片,一共5 张。到今天为止浏览1080人次,评论6 个。

下个周末清扬婉兮就满半岁了,到时候再贴一点照片上来,就算是做个纪念吧。

水木公测

By , 2005年5月12日 4:16 下午

做个纪念。

其实我更关心的问题是,我那个B打头的版面是不是能够重开了呢?

期待中。

大王和龙王

By , 2005年5月10日 12:44 上午

清扬娩兮很小(小于5 个月)的时候,因为天气比较冷,一直睡在睡袋里,我们称
她为大王,也就是袋王。

现在清扬娩兮长大了(大于5 个月),我们把她的床挪到一个独立的房间里,晚上
让她一个人睡。因为害怕她从床上掉下来,在床的周边安装有比较高的互栏,看起
来就象是个大笼子。现在我们就称她为龙王,也就是笼王。

其实我们最经常使用的妮称还是小猪,呵呵。小猪长的白白胖胖的,什么都不用想
也不用担心,一天到晚吃了睡睡了吃,多好。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