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做个大贼头

By , 2005年6月20日 6:20 下午

咪咪出去跟大学同学聚会,说起自己没有上班在家带孩子,同学非常惊讶的
问:真的呀?你家先生是不是很有钱?

说句老实话,我真的很没钱。自从家里多了奶粉和尿布的花销后,咪咪的脂
粉钱和裁缝钱就被那混世魔王克扣殆尽,乃至于咪咪至今仍穿着几双上大学
时候买的袜子,脚趾头上的大洞洞眨巴眨巴眼睛的笑我,那个汗呐!然而没
钱归没钱,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养家糊口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应该让男人来
担当的,圣经上又没有说女人也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不是么?

前段时间到处瞎逛,看到一首贵州的民谣:

吃菜要吃白菜头
嫁郎要嫁大贼头
半夜听得钢刀响
妹穿绫罗哥穿绸

坦率地说我真的想当个大贼头啊,想我们家这般貌如天仙温柔贤慧学富五车
的咪咪,要嫁个大贼头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自从错嫁给我之后她也就白菜
头还吃得上,绫罗和丝绸都变成了奶粉和尿布。不过为了让咪咪少受点委屈
我们家半夜里也有刀响啦 — 如果菜刀也能够算是一种刀的话。

BTW: 今天清扬婉兮会扶着栏杆走啦。

六个半月,清扬婉兮站起来了

By , 2005年6月19日 12:52 上午

昨天早上清扬婉兮吃完早饭,就在我们的床上瞎爬。我们的床头有两个小柜子,打开
的时候将柜门拉往床这边的那种。两个柜门之间有一只木柱,油漆得非常光亮,小家
伙经常趴在那里照镜子。突然之间她用双手扶住那根木柱,竟然就颤抖着站了起来。
我大吃一惊,赶紧叫咪咪来看,不过咪咪还没有来到的时候,小家伙就摔到床上了。

昨天晚上将小家伙放回她自己的床上,让她睡觉。结果她偏不睡,双手抓着床边的栏
杆使劲,又站了起来,并且双腿一点都不打抖。站了一会,累了,又不会坐下来,于
是就摔回床上。越摔小家伙越起劲,又抓着栏杆站起来,接下来摔回去,又接着站起
来,兴致昂扬,好不容易才哄她趴下睡觉。

小家伙现在睡觉就跟小猪一样,总喜欢趴着。 

开源时代

By , 2005年6月15日 5:25 上午

Sun公司最近成了开源社区最大的贡献者,在此之前排名第一的是加州大学。

6 月9 日,Sun公司决定开放J2EE SDK 5的源代码,并且将逐步开放Sun Java
Systems Application Server的源代码。这个项目被称为GlassFish

GlassFish项目的诞生,很显然是由于Apache Geronimo项目的压力。在此之前
JBossJOnAS都没有对Sun构成过这么大的压力。

6 月14日,Sun公司正式开放Solaris操作系统的源代码,也就是OpenSolaris

开源时代,让我们拭目以待。 

木棉花开

By , 2005年6月10日 2:44 下午

那天在天涯,看到了这组木棉花开的照片。本来只是想留在硬盘上自个偷偷地
看的,但仍是忍不住把它贴了上来。

最后一次看到木棉开花,应该是在94年的初夏。在文中教学楼和图书馆相连的
灌木丛中,有一棵颇有些年岁的木棉。每年夏天的时候,便红红火火的盛开起
来,地上到处都是娇嫩的落英,惹得走路的人们都要小心翼翼的绕过去,生怕
一不留神踩到它们。到了盛夏,满校园都是印度紫檀的清香,那黄色的小花在
微风中如小雨般轻盈飘下,树底下就像是铺了薄薄一层金色地毯一般,柔柔的
惹人喜爱。

根据原贴作者的介绍,这一组照片拍摄于昌江县的一个小山村。稻田,池塘,
插秧的农妇,吃草的老牛,视野尽头的群山,在田间捡拾落英的小孩,美得让
人想掉眼泪。什么时候,我才能够再看一眼在田间盛开的木棉,再回到稻田里
面淌一次水,再牵着牛儿到地里去吃草呢?

超级可爱的米奇林轮胎小妹妹

By , 2005年6月6日 12:49 上午

清扬婉兮长得不胖,当妈妈的经常担心,因为在工字厅前面开Baby Show 的时候看到的
大多数的孩子都要比清扬婉兮胖得多。例如说,好多孩子两个月的时候就快15斤了,我
们家清扬婉兮都半岁了才14斤不到。其实我们倒觉得没那么要紧,一来我们两个都比较
瘦,估计是孩子没有胖基因;二来现在的孩子不都过于肥胖么,相比之下我们家清扬婉
兮确实显得瘦点,不过我觉得正好合适。坐我对面(是隔板对面)的那位同事说得好:
小的时候省了饭钱,大的时候省了减肥钱,好养啊。

今天有个同事给大伙发了米奇林轮胎小妹妹的照片,满可爱的,正好立此存照。

不过说实在的,养个小孩子挺不容易的,到处都要花钱啊。例如说打电话给红孩子,一
不小心就是上千的发票。我们老板说了,要努力干活挣奶粉钱啊。

清扬婉兮半岁展

By , 2005年6月6日 12:45 上午

第一组照片是清扬婉兮在100 天左右的时候拍的。那时节小家伙长满头的湿疹,天天都要用
小手去抓额头,结果每每弄得鲜血淋漓的。我们要经常给她剪指甲,不过给小家伙剪指甲挺
不容易的,至少她醒着的时候是不能够剪的,会扭来扭曲的反抗,我们又生怕把小手指头给
剪下来,只好作罢。最佳的剪指甲时间是她睡觉的时候,平时睡熟了的小家伙就跟猪一样,
就是把她翻过来翻过去也不会醒,妈妈要剪指甲的时候却边的警觉的很,经常是剪了三两个
就醒过来了,好生不容易啊。去过儿童医院,大夫给开了艾洛松,一种皮下激素,我们不愿
意用,后来听朋友的建议给她用郁美净的儿童膏,竟然慢慢的就好了。现在我们一直给她抹
郁美净的儿童膏,蛮好用的。

小朋友100 天的时候就能够歪歪扭扭的坐了,就是不太稳。在我们的搀扶下,还能够站起来
了呢。


第二组照片是在清扬婉兮四个半月时候拍的。那时节桃花开得正旺,我们带她到荷塘那里去
看花。在静斋的前面,小朋友看见花长得好看,便自己伸手去摸。有一回竟然图谋把一朵花
给拽下来,幸好被我们及时的制止。

那段时间我们还跟轻快姐姐等一起去玉渊潭看樱花,可惜才开了几株,并且人特别的多。轻
快姐姐给我们拍了一些照片,啥时候也拿出来秀秀。


第三组照片是清扬婉兮半岁的时候拍的,在工字厅的前面。现在小朋友一个人就可以做得很
稳了,并且已经开始学爬了。这个阶段小朋友最喜欢干的一件事情就是尖叫,就是小女生看
演唱会时候的那种尖叫,爸爸和妈妈的耳朵都快要受不了啦。

我们发现好多小朋友多喜欢伸舌头,像小狗一样,并且,舌头总是歪的。另外,不管发现什
么新鲜东西,小家伙弄到手之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它们放到嘴里,包括尿布,玩具,当然
还有桃子和木瓜。

给小家伙喂辅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每都要弄得她浑身都是糊糊,然后又要弄到我们的
身上。每次喂完辅食都要拖去洗手间洗澡,以前都是在盆里放慢水慢慢洗的,后来就变成让
小朋友站在地上我们拿着喷头冲啦。小朋友很喜欢洗澡,一天洗多少个都不哭也不闹,这一
点让我们轻松了不少。

昨天晚上看了『齐天大圣』

By , 2005年6月3日 6:09 上午

托儿童节的福,昨天晚上吃晚饭的时候竟然看到某台在播放『齐天大圣』。虽然我坐到
饭桌前面的时候已经播到众猴儿抬着奸细太白金星上山了,还是津津有味的和咪咪一起
看到THE END 。64年制作的动画片,画面的细腻,动作的流畅,比现在的那些卡通真的
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嗯,纪念一下我那没有电视(其实是没有电)的童年。

纪念我的『百草园』

By , 2005年6月2日 6:08 上午

前天晚上正要睡下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了,是0898的区号,号码却不认得。按下接听
键后才知道是海南电台的李成老师,说是『百草园』节目5 月28日播出最后一期,
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了。问及关张的原因,似乎是电台新近换了个领导要对海南电台
作一个彻底的改版,而成月两人的意见和这位新领导的远大宏图有较大的分歧,因
此『百草园』节目就成了改革的牺牲品。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百草园』应该是89年暑假播出的第一期,那时节我刚上初
二,很偶然的就成了她的第一拨听众。节目播出的时间似乎是周末(记不起是周六
还是周日了)的上午,我们宿舍的同学就围着一台小收音机津津有味的听,偶尔还
会因为争夺一个较好的位置而发生争吵,因为收音机的功率比较小,离得远了就听
得不是很清楚。上了初三以后学校要求周末也要上自习,我便买了个小收音机,上
自习得时候戴着耳机听,听到精彩处便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惹得所有得同学都往我
这里看。戴着耳机听收音机总是提心吊胆的,因为班主任会时不时的过来巡查,看
看我们是不是在认真的作功课。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就这么一直陪伴着我,一直到
94年夏天我离开海南到北京读大学。

跟『百草园』有过一些深入的交流,例如说在『百草园』征过笔友,有几篇小短文
在『百草园』播出过,也曾经在『百草园』做过录音。93年被清华免试录取的时候
『百草园』还做了一个长篇的报道 -- 我们那地方小,一年也只有十几个上清华
的名额,出了个意外总是要大张旗鼓的宣传一下。因为『百草园』的原因,我当时
在海南的学生圈子里还小有名气,在校园里逛悠的时候经常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说你看你看那就是某某某,也经常有其他学校的给我写信讨论学习经验或者是类似
的问题 -- 这在我高一的时候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我那老班主任有一天晚自习
的时候当着全班人的面虎着脸跟我说:你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我不希望今后还看
到你有这么多的信,不然的话我把你转到普通班去。还好老班主任是个刀子嘴豆腐
心的人,没有真的把我轰出教室 -- 当然我后来也收敛了好多,没有花那么多时
间来给外校的女生写信了。

到了北京之后,才想起『百草园』的好 -- 因为打开收音机的时候发现再也收听
不到海南电台了。在报纸上看到『百草园』节目获得“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广播
社教类一等奖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激动的拿着报纸给身边的同学看,说:你看,我
们小地方也有好节目听,我小时候就是听着这个节目长大的。到了后来,慢慢的熟
悉了北京的环境,对『百草园』的思念才慢慢的淡去。然而每次回到海口从海秀大
道一号路过的时候,总是会想起成月两人那极富激情的声音,想起他们是不是还在
昼夜焚膏的在录制节目。

说及『百草园』的关张,据说也是采用了温水煮青蛙的方法。去年夏天『百草园』
播出15周年纪念活动的前后便有要关张的传言,然而一直没有实施。到了九月份的
时候海南广电下属的『海南声屏报』收到通知禁止刊登『百草园』的节目预告,成
月两人只好在天涯社区发贴子来做节目预告,这在中国广电领域也可以说是绝无仅
有了。在坚持了大半年之后,一个坚持了16年的优秀节目最终还是免不了要尘埃落
定 -- 在中国,胳膊扭不过大腿,脑袋顶不过屁股,是永远的真理。

在天涯社区转了一圈,看到不少哀悼『百草园』的贴子,就象我们前些时间哀悼水
木一样,只不过我们哀悼的是一个网络社区,而他们哀悼的是一个电台节目。现在
的新水木,虽然似乎还没有拿到ICP ,但是大家已经在高高兴兴的灌水了,毕竟我
们的版面还在,我们的精华区还在,我们的朋友还在。然而『百草园』已经从空中
的电波中消声匿迹,那千千万万象我一般听着『百草园』长大的孩子,也许只能够
在记忆的最深处找回一些模糊的回忆,重温『百草园』带给我们的欢乐,鼓舞,信
心和勇气了。

记得成月两人还一起主持过海南电台的『听众点播』节目,每周日中午播出,也是
海南电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那天的通话里李成说成月两人现在已经不在海南电台
主持任何节目了,想来这个节目已经在早些时间被停播,或者是被其他主持人接手
了吧。

谨以此文,纪念我曾经的『百草园』。

PS:那时候海南大多数的村子还没有电,而报纸是那些认识字的人家的专利,因此
电台就成了海南人了解外面世界的主要手段 -- 即使是这一手段,也不是每个人
都能够享受的,因为买得起收音机的人也还不多。

友情链接增加 — 女巫泽泽

By , 2005年6月1日 6:07 上午

嘿嘿,女巫泽泽。

我发现最近我想说的事情特多,就是一点时间都没有。养个BB的好处,
就是让你一天到晚都觉得特充实,想不充实都不行。昨天晚上都十一点
多了那家伙死活就是不肯睡觉,被我按在小床上拿被子盖住。小家伙翻
身,我翻回来,再翻身,我再翻回来。翻了好多个回合,最后她发现我
蛮坚决的,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睡去了,那是十二点整。

泽泽似乎好长时间没有回来水木了吧。我还以为Beauty那帮人,以后只
能够在饭桌上灌水了呢。新水还没有开张的那几天,我在紫霞遇见那只
大大的小蜜蜂,竟然一下子没有能够认出来。时间呐,真是个奇妙的东
西。

有些时候会翻翻Blog里面那些很老很老的东西,譬如说面朝大海春暖花
开啥的,也会听听那棵叫做Feeling的植物。我发现人逐渐变老的时候,
确实是需要一些怀旧的东西的。

皮皮回来了,还没有见到 — 她说过要来抱抱小侄女的。

清扬婉兮半岁了

By , 2005年6月1日 12:44 上午

周日的时候正好满半岁,咪咪的几个同学来看宝宝,宝宝很开心。

可惜的是那天天气不够好,没有拍照片。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