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老坑revisited

By , 2006年3月28日 7:12 上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结婚纪念日),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Re: 我认为应该在大学中强行推广龙芯+linux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Mar 28 10:22:48 2006), 站内

从前有一个国家A ,他们的野地里有一些野葡萄,虽然有点酸,但是也
还可以吃。但是在相邻国度那里有一个大财主,大财主家有个一大葡萄
园,里面的果子非常甜美。大财主的葡萄是卖钱的,并且很贵。但是由
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暂时没有聘请足够的保安来看管葡萄园,因此国
家A 的人经常去到邻国去偷葡萄吃,也一直没有被捉到。

A 国家有一些勤劳的农民,也有一些打算做葡萄生意的商人,打算把野
葡萄培植一下,也建立一个葡萄园,在自己的国家出售野葡萄。那些经
常去邻国偷葡萄吃的人反对说:难道我们不是一直都有葡萄吃么?为什
么还要自己种葡萄呢?并且,邻国免费的葡萄比野葡萄好吃多了,难道
你们打算让我们老百姓都吃这么难吃的葡萄么?

在贼的国度,偷来的东西总是最好吃的。但是他们不曾知道,或者是故
意忘记,大财主家的葡萄最初的时候也是又酸又涩的,经过了多年的改
良和辛勤灌溉才变得今天这样好吃。而野外的那些野葡萄,在本国农民
和商人的努力下,也已经不像他们刚刚开始做贼的时候那么难吃了,但
是他们并不愿意知道,或者是故意不知道野葡萄也可以变得好吃这个事
实,因为他们一直可以偷大财主家的葡萄来吃。

【 在 foolly (卿本佳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你看清楚,已经说过了,目前win的使用,对于普通用户来讲,       
: 所有的操作、配置、使用都已经脱离了直接使用配置文件,命令行界面了
: lin你敢这么说?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21.218.21.*]              

老板的老板的老板辞职了

By , 2006年3月17日 10:47 下午

今天早上,我们小组在一起开会,负责java.net的Marla Parker正在做一个关于
java.net当前状况的一个报告。我抽空看了一下电子邮件,发现大老板Jonathan
Schwartz刚刚给全体员工发出的一个Software Organization Announcement。随
便瞄了瞄,发现了John Loiacono的名字,仔细一看,竟然是辞职,而Jonathan
暂时代理软件部的头。

坦率地说,当时的感觉只能够用一个词来形容:shocked。

今天我们的会议本来有一个目标,就是确定FY07的部门目标。这个讨论因为刚才
的电子邮件而取消了,老板这样对我们说:当我的老板还没有老板的时候,我们
在这里讨论明年的目标是没有意义的。

🙂
 

相聚SFO

By , 2006年3月17日 10:39 下午

毕业7 年之后,在三藩再次见到大学时候的同学。光华一家和我一直都有联系,不过
HYQ 和WM都是第一次见到。
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奇怪,我们本科学的是土木工程,出国的时候学习的专业也都是
土木工程,可是现在我在Sun 推广Java和Solaris ,光华在Applied Materials 做半
导体,
WM在Intel做高级工程师,而HYQ 在一家医疗软件公司写代码。

照片有点大,就不在第一页显示了。

Tiffany的小海星

By , 2006年3月15日 10:37 下午

看上这个小海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那是2003年的5月,两只咪咪在Tiffany的网站上选择结婚戒指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枚
线条流畅光泽柔润的小吊坠。不是一般的喜欢,然而我们已经将当时所有的积蓄全数
放在了婚礼的准备上(真是英明神武的决定啊,将所有的钱都花光,换来一辈子温馨
幸福的感觉),只好暗暗地许愿将来有钱了再来买。结婚不久我们就回到了北京,虽
然这里也有一家Tiffany 的店面,但是设计师Elsa Peretti的作品竟然一件都没有,
说是这里没有得到出售她的作品的授权。去年的结婚纪念日,在王府井Tiffany 买了
一件Paloma Picasso的银链子,想起又有一个给咪咪许下的愿望也许就再也不能够实
现了,心里觉得怪难受的。

这次到三藩来,临走之前专门问咪咪想要一个什么礼物,其是我心里早已经有了明确
的选择 — 只是没有想到咪咪想到的竟然根我想到的完全一样。那时候的心里,满是
说不尽的欢喜。

我在三藩下榻的旅馆旁边就有一家Tiffany,在Stanford Shopping Center ,走路不
过十分钟的光景。不需要服务生的指点,我一眼就找到了那只在聚光灯下静静地反射
出温柔光泽的小海星。我想我能够体会到清扬婉兮拿到她最心爱的玩具时候的那种心
情,因为此时此刻,我也有类似的心情。

手里拿着Tiffany的蓝色小纸袋,走在El Camino Real 的人行道上,草地里有两只小
松鼠挤在一起晒太阳,相亲相爱的生命是多么的幸福自在!

PEK — SFO

By , 2006年3月13日 10:35 下午

13 MAR    1335    PEK-SFO    UA-888

Sheraton Palo Alto
Stanford Shopping Center
Sun Microsystems at Menlo Park
Tiffany, San Francisco

17 MAR    1342    SFO-PEK    UA-889   

再次飞到地球的那一边,一周,Ops Review。

呜呜,家里再次只剩下咪咪和清扬婉兮相依为命了。

下一次合家出游计划:四月,丽江。希望可以顺利成行。

要登机啦

By , 2006年3月8日 10:35 下午

关机,关机。
飞回北京啦。

丢钱包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By , 2006年3月7日 10:31 下午

今天的技术日活动将要结束的时候,收到了Joey Guo的电话,从上海火车站派出所打过来的。
说是在地铁站掏钱买票的时候发现随身带的皮包被割了一个口子,放在里面的钱包不见了。

傍晚的上海出奇的黑,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那七扭八拐的角落里找到那派出所。丢了500 块
钱,这还是小事。里面有一张信用卡,两张银行卡,这也算不得特别大的损失,立马电话办了
挂失,就是回去北京以后还多要往银行跑几趟。讨厌的是身份证丢了,刚好他上个星期去北京
的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领回护照的回执放在钱包里,也丢了。

按照我们原先的行程安排,他应该是明天接着飞往广州的。打电话问了航空公司,没有身份证
是过不了安检的,而临时的身份证只能够在户口所在地办,对于Joey来说,就是北京。在没有
身份证的情况下,他只能够坐火车回北京。

7:10分,我冲到火车站给Joey买了一张8:10开往北京的车票,他则回宾馆以最快的速度办理退
房手续。但愿他明天回到北京能够顺利地办理临时身份证,并且领回他的护照。

这件事情给我的教训是:出门的时候身份证一定不能够放在钱包里。

轮椅上的程序员

By , 2006年3月7日 7:04 上午

3 月4 日,在北京的西郊宾馆,我们拍到一位坐在轮椅上的程序员。我们只知道他专程
从别的城市乘坐火车到北京来参加Sun 中国技术社区的技术日活动。似乎是火车站的志
愿者护送他来到我们的会场,会议结束之后有护送他返回火车站,想来是还要急急忙忙
的赶回他所在的城市吧。很遗憾的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能够进一步记录更多他的
具体信息。

在生活中有很多让人感动的时刻,这就是其中的一个。

 

到上海了

By , 2006年3月6日 10:26 下午

晚上9:30 的时候飞抵虹桥机场。

这是第二次来上海了。上一次是元旦过后没多久,匆匆的的飞来与中海集团的一家子公
司讨论一个跟RFID相关的项目,早上飞过来,傍晚时分飞回去。这一次则是为了Sun 中
国技术社区的巡回技术日活动,在同济大学和上海广场长城假日酒店分别安排了一天的
讲座,星期三飞回北京 — 本来还应该接着飞往广州和沈阳的,但是我周五在北京有一
个重要的会议需要参加,接下来又马上要飞到三藩去参加这个季度的Ops Review,因此
就安排了提前返回。

在北京机场的买了一本书,房龙的《宽容》。在飞机上看了三章,排队等的士的时候又
看了一章,很好的文章,很好的翻译。本来打算到了宾馆以后接着看下去的,接了几个
电话,发了几个邮件,看了几个八卦,该睡了,明天得早起呢。

深夜,想家了。

三亚后遗症

By , 2006年3月3日 2:45 上午

在三亚,清扬婉兮喜欢上了游泳。在大东海被爸爸抱着在海里游了三次,在游泳池里又
被妈妈拉着走了一趟。

从三亚回来之后,清扬婉兮只要看见水就会兴奋。不管是个小水坑,小水沟,还是小池
塘,她都要迫不及待的飞奔过去,嘴里不停地说:“水,下去,踩踩,踩踩!”。如果
不是妈妈拉得快,估计早就一个猛子扎进去了。

马上就要化冰了,清华这里到处都是水,呜呜~~~~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