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用的牙线

By , December 20, 2007 4:30 am

从Palo Alto回来之前,到Wholefood买了点东西,主要是带给咪咪和清扬婉兮的鳄梨和蓝莓。临出门的时候,顺手拿了一盒Eco.Dent的牙线。纸盒的包装,没想到还挺好用的,做个记号,下回去的时候还买这个牌子的。

每次从美国回来的时候,都要大包小包的往回搬东西 — 咪咪的护肤品,清扬婉兮的小人书,还有我们一起分享的零食。特别是Mr. Peanut铁盒装的大杏仁,真的是特别的新鲜,这次就一次性的买了七八盒的样子。这次回来的时候,因为行李太多不得不在去机场之前先到Stanford Shopping Center买了一个小旅行箱。在我们看来,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无非是吃好,睡好,玩好。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大把大把地搬回来,就是多费点气力也是值当的 — 我想这跟松鼠在冬天储藏粮食时候的心情大概是类似的吧。(想起了在玉米地的时候住在我家阳台上的那些可爱的松鼠们,它们真是幸福的小家伙啊。)

三亚…

By , December 19, 2007 8:37 pm

每年冬天的时候到三亚去度假,似乎已经成为我们家的习惯。这不,明天就要出发啦!

最喜欢的酒店是银泰,就在大东海边上。价格要比亚龙湾的酒店低很多,服务也特别好,更重要的是它的餐厅很对我们的口味。亚龙湾的那些五星级酒店,除了喜来登的东南亚餐厅还可圈可点之外,只能够用一个字来形容:贼贵,贼难吃。去年我们在亚龙湾的万豪住了一段时日,那血粼粼的教训让我们实在是难以释怀 — 譬如说我们点了一个法式鹅肝端上来的时候基本是生的,向服务生投诉之后得到的回答是:我们的厨师认为这已经是熟的了,你们不会吃这么高级的菜吧?这样的酒店见识过一次就可以了,以后再也不敢靠近一步,虽说那里的游泳池还不错。

在这个季节预定银泰的房间是需要技巧的。上个星期我打电话到银泰的销售部,就被告知元旦期间的客房在十一月中旬就已经全部预定出去了。第二天仍不死心,又打了一遍,声情并茂地点出我们每年都到银泰过冬的这一事实,终于死缠烂打拿到一个海景的套房 — 还比喜来登的普通客房要便宜好多。去年春节的时候我们和岳父岳母一起到三亚,因为启程前没有能够定到银泰的房间就住到了山海天,住了两天觉得山海天太吵了又给银泰打电话,结果立刻就要到了两个套房搬了过去。可见酒店一般来说还是有客房的,只要讲究策略,总能够在心仪的酒店要到心仪的房间。

三亚周围的景点,我们基本上都去过了,很多趟。这一次的度假计划,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晒晒太阳,游游泳。

Le Peuple Migrateur

By , December 16, 2007 7:56 am

我的2007,也许可以用四张卡来概括:国航的银卡,海航的银卡,喜来登的金卡,凯悦的白金卡。如果算上其他航空公司和酒店,今年在空中飞行的总里程超过10万公里,住在酒店里面的总时间超过3 个月。

清扬婉兮生日的那天,我从大洋彼岸的会议室给小人打电话说生日快乐。挂了电话以后,想着清扬婉兮和咪咪,就想起了Le Peuple Migrateur这部电影。心想自己现在每天飞来飞去,简直就跟那候鸟一样。其实岂止,候鸟它每年最多也不过一趟往返,而我这一年的飞行距离都赶上地球周长的两倍半了。地球南北两端都可以说是候鸟的家,每次回家它们就可以安住三个月左右的时间,而我呢 — 我的家不在北京,也不在海南,我的家在空中某架飞机的座位上。

苦不苦,累不累?其实更苦更累的是在家里的咪咪,我不在家的时候,她就得同时满足清扬婉兮衣食住行以及休闲娱乐等多个方面的需求。我们家那精力充沛的小人精可不是省油的灯啊,肚子饿了要吃饭,肚子饱了要去玩,玩够了回家要听故事 — 书店买回来的孙敬修老爷爷已经不够档次了,要妈妈真人表演版讲的。每天咪咪都被她郁闷得不行,但还得兢兢业业地坚持到半夜,直到小人心满意足地安然睡去。出差在外面的时候,每每想起咪咪在家里是如此的辛苦,心里就充满了对咪咪的愧疚。上帝都没有说女人也要汗流浃背才能够讨份生活,而我却不得不让自己的妻子日夜操劳,真的是让人羞愧难当哪!

九月底的时候,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通知我续签接下来三年的合同,这才知道我们公司的合同原来是每三年要重新签一回的。把签好的合同给人力资源部寄回去的时候,心里就琢磨着三年以后这合同我是不打算再续的了 — 不是不喜欢目前供职的这家公司,只是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或许是放牛,或许是种菜,让自己休息一段时间。那天和同事一起在盒子咖啡厅吃午饭的时候,看到一本书叫做《在北京生存的100个理由》,心里忍不住想这个世界真是荒谬,仅仅是为了留在北京,竟然有这么多人要找这么多个借口!而我们要离开北京,仅仅有两个理由就够了 — 第一,太脏;第二,太累。

三年为期,然而从现在开始就要着手准备。这一年,先是帮爸爸妈妈在家里买了间房子,自己生活上要有所改变,可不能够让爸爸妈妈担心。然后在家里租了一些地开始种树,主要是一些名贵的木本中药材 — 原来曾经考虑过种植果树,但是经过反复斟酌放弃了这个想法,主要是因为水果收成受气候的影响要更大,因而风险也更大些。这个项目开始的几年对技术和管理的要求都比较低,因此我可以放心地将其委托给在海南的合伙人一手操办。三年以后,这个项目应该开始有所产出,而我也应该完成从IT民工到职业农民的过渡,全身心投入到新的生活中去。

咪咪对于我的计划,全然赞同 — 她并不是完全不了解这其中的风险和含义。三年以后,我们的家将安置在小镇而不是城市,我们出行将落脚客栈而不是五星级酒店。对于这所有可能的变化,咪咪都安然接受了 —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海南那么漂亮那么干净,即使是一分钱也赚不到,门前屋后种点菜也能够养活自己嘛。对于咪咪这种毫无保留的支持,我的心里只有充满了感激。谢谢你,咪咪,就是你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子,让我时时感觉到生活总有意义。

然而我现在还是S 公司的员工,我个人的三年规划,是不能够影响到我目前的工作的。所以,在未来的三年中,还是要努力地工作,努力地扑腾翅膀往前飞,希望通过自己微薄的努力,能够让手里那点股票在自己离职的时候变得稍微值钱一点。:-) 而我们家最辛苦的咪咪,还是要为我们家可爱无敌的清扬婉兮日夜操劳,昼夜焚膏。:-(

然而候鸟努力往前飞不就是为了生活还有希望么?我们也是。

所不同的是,三年以后,候鸟要变成留鸟,在暖和的南方。

社区创新奖励计划

By , December 11, 2007 6:01 am

Sun 公司的首席开源长官(Chief Open Source Officer)西门(Simon Phipps)于12月3 日在他的Blog中宣称:Sun 公司即将推出一个多年度的奖励计划,用于支持开源社区中的创新性项目和活跃的开源社区。目前被Sun 公司所锁定的几个开源项目包括OpenSolaris, GlassFish, OpenJDK, OpenSPARC, NetBeans以及OpenOffice.org。这几个开源项目涵括了Sun 公司的所有核心技术 — 处理器、操作系统、编程语言、企业应用架构、开发工具、以及办公软件。

西门并没有在他的Blog上透露关于此计划的更多细节。但是指出希望在印度班加罗的FOSS.IN/2007大会上对这个计划做一个正式的发布。西门在其Blog中特别指出,他选择印度来宣布此计划是因为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印度看到开源社区的健壮成长。诚然,印度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软件项目外包国家,如果Sun 公司能够在印度的开源社区当中成为主要的力量,那么由此为Sun 公司带来的回报将是不可估量的。FOSS.IN/2007大会已经于12月8 日落下帷幕,这一计划也终于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 — Sun 公司将通过社区创新奖励计划(Community Innovation Awards Program)向参与OpenSolaris, GlassFish, OpenJDK, OpenSPARC, NetBeans以及OpenOffice.org项目的开发人员提供总额为100万美元的资助。关于如何参与这些开源项目以及如何申请这笔资助的细节,将在2008年1 月14日公布。

Sun 公司软件部门的执行副总裁Rich Green于一个月前谈到开源社区的状况时候认为:开发人员不计报酬地为开源项目做出巨大贡献,而各种各样的公司则由于这些开发人员的工作而获利。Rich Green进一步指出:长久已往,这将会是一个令人担忧的社会问题,开源社区这种只顾付出而不问回报的做法是不可持续的,Sun 公司正在设法为这些开发人员所从事的工作提供报酬。Sun 公司新鲜出炉的社区创新奖励计划,毫无疑问的是将Rich Green这种观点的付诸实施。

开源技术的开发人员从其工作中获得利益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被某家开发开源软件或者是使用开源软件的公司所雇用,一是从这些公司申请小额的资助完成某些小的特性修改和维护(bounty jobs)。去年11月14日Sun 公司宣布开放Java虚拟机的源代码之时我在《从Java开源说起》文章中提到,开源软件的作者之中的大多数,仍然在为住房和医疗问题而劳心烦恼,他们所在的公司为他们编写和维护开放源代码的工作支付酬劳 -- 在这个数不胜数的公司名单上有IBM,有RedHat,有Novell,当然也有Sun 。当商业公司从(或者说可能从)开源项目当中获得利益的时候,向那些没有被开源公司所雇用的真正具有崇高精神的利用业余时间编写和维护开放源代码软件的程序员提供资助,依直觉来看似乎是有利于开源社区的长远发展的。然而细究起来,参与到开源项目当中的开发人员数不胜数,哪怕是将范围局限到OpenSolaris, GlassFish, OpenJDK, OpenSPARC, NetBeans以及OpenOffice.org这几个项目以内,最有可能的结果也是只有部分(甚至可能是少数)做出了较大贡献的开发人员能够真正从这个社区创新奖励计划当中受益。那些没有能够从此计划中受益的开发人员,是会选择离开这几个项目呢,还是会更加努力地争取获得下一轮的资助?

应该说,两种可能性都有。如何通过社区创新计划,让尽可能多的开发人员保持对OpenSolaris, GlassFish, OpenJDK, OpenSPARC, NetBeans以及OpenOffice.org这几个项目热情,应该会让西门在未来的一个月里绞尽脑汁了吧。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