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六日,北京,OpenSolaris初体验

By , 2008年4月27日 11:59 下午

OpenSolaris社区即将于2008年5 月5 日正式发布第一个OpenSolaris发行版。为了让更多的学生和工程人员能够了解OpenSolaris项目,Unix-Center.Net协同 Sun 中国工程研究院将于5 月6 日推出”OpenSolaris初体验“盛会。

时间:2008年5 月6 日,上午09:00到下午18:00
地点:清华科技园创新大厦A座2层,启迪国际会议中心第三会议室

我们会在现场提供50台笔记本电脑,发放OpenSolaris安装盘(CD一张),提供网络环境(连接Internet),动手实验指南,以及工 程师支 持。您可以在当天的任何一个时间前来参加我们的活动(午饭时间也可以,我们中午不休息),亲自体验OpenSolaris的安装、配置和维护,甚至是迅速 搭建一个需要Apache、MySQL和PHP的网站应用。当您遇到问题的时候,只需要在现场寻找穿着Unix-Center.Net站衫的工作人员,他 们会热情地解答您在体验过程当中碰到的各种问题。

如果您有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我们鼓励您带上它。参与此活动的人可能会很多,如果您带上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可能会让您省去很多等待的时间。我们的 工程师 会指导您如何在您自己的笔记本上安装OpenSolaris -- 您可以选择将其安装到一个独立的硬盘分区上,或者是安装到VirtualBox虚拟机里。

当您结束了您的体验之后,您可以在任何时间离开 -- 当您离开的时候,请不要忘记带走我们送给您的OpenSolaris安装光盘一张,还有Unix-Center.Net站衫一件。

为了让我们更加合理地安排现场工作人员,请您到Unix-Center.Net填写并提交此次活动的报名表。在”邮政编码和留言“一栏请您填写您预计的到达时间。

报名地址:http://www.unix-center.net/bbs/viewthread.php?tid=3823

感谢您对Unix-Center.Net的支持。

饮食杂记 -- 果香糯米鸡

By , 2008年4月26日 5:08 上午

材料:

柴鸡一只,糯米二两,松子25克,葡萄干25克,干红枣25克,菠萝1/2只,白葡萄酒100克,食盐适量。

做法:

菠萝削皮去芯,取其中一半榨汁与白葡萄酒混合,另外一半切成一个厘米左右的小丁。柴鸡洗干净,掏空肚膛,将其放入白葡萄酒与菠萝汁的混合物中腌半天左右,腌制结束后将汁水倒出备用。糯米加入汁水适量蒸熟,加入松子、葡萄干、红枣、菠萝块、食盐,加入剩下的汁水,充分搅拌。将搅拌后的混合物塞入肚膛,剩余部分均匀地抹在鸡的表面。用铝箔纸将整只鸡包好,放入烤盘。烤箱设置为200摄氏度,烤90分钟左右。

说明:

白葡萄酒具有淡淡的果香,而绍兴花雕的酒味过于强烈,因此用白葡萄酒味道更佳。

如何组织开源技术用户组活动

By , 2008年4月25日 12:02 上午

最近,有一些希望组织区域性开源技术用户组活动的网友问我:应该怎么样去组织一场开源用户组活动。我们部门最近正好有一些支持各地开源技术用户组的想法,就借这个机会聊聊我的想法吧。

组织一次开源用户组活动,跟我们小学的时候写作文一样,需要解决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的问题。

(1) 时间

某个工作日的晚上,或者是某个周末的下午。在不同的地方,人们有不同的时间安排,所以并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推荐方案。需要指出的一点是,不管你选择什么样的时间,总是会有一些人能够来,而另外一些人不能够来。

(2)地点

借用一个学校的教室,或者是某个公司的会议室,都是很好的选择。场地不需要太大,最好是不需要音响设备就能够让所有的参与者清楚地听见演讲者的发言。租用会议中心或者是酒店的会议室固然是一个选择,但并不是一个推荐的选择 -- 这样的做法需要投入较多资金,因此并不是一个可持续(sustainable)和可扩展(scalable)的做法。

(3)人物

一场成功的活动,需要如下几种人物的参与 -- 组织者(跑龙套的),演讲者(唱戏的),参与者(看戏的)。一个活动组织者的任务,就是确定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搭好台子,然后邀请合适的人来唱戏和听戏。

组织活动的过程通常繁杂琐碎,需要很大的热情和耐心才能够长时间的坚持下来。我相信大部分热心地传播开源理念、推广开源技术、组织开源活动的人都有他/她自己 的工作需要去承担,也有自己的家庭需要去照顾。不管他/她是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抑或是为了什么样的目的参与到这场运动中来,我都对他们充满了敬意。

活动组织者通常希望邀请一些知名人士或者是技术专家来举办讲座。这固然很好,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知名人士和技术专家都属于稀有资源,而依靠稀有资源是不能够维持一个组织的持续发展的。我更希望看见的,是一些普通的工程师登上讲台,讲讲自己如何使用某个功能,如何开发某个应用,如何进行某种整合。在讲座的过程当中,大家可以自由的提问、讨论、批评,而不是讲完了大家起立鼓掌然后散伙。因为,开源的精神在于分享(sharing),这种分享是双向的,平等的,而不是自上而下的说教(preaching)。

当时间、地点、组织者和演讲者都确定下来之后,就要设法去邀请我们的听众。邀请的方法很多,可以是在论坛上发布帖子,也可以是通过即时通讯工具,还可以通过同事和朋友口口相传。我有一个很深刻的体会:一次成功的活动,不在于参与者的数量,而在于参与者的参与程度。

(4)事件

似乎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 其实我们什么都不缺,就等着那一个时刻的到来。有条件的组织者,可以准备一点茶水,没有条件的,自己带白开水也是不错的选择。不管是组织者、演讲者,还是参与者,活动结束之后都尽量写点东西贴到自己的Blog或者是论坛上 -- 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也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开源技术呢。当然,如果能够配上照片就更好了。

(5)其他

Sun 公司能够给组织者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在我这个部门,能够提供一些关于Sun 公司的产品和技术的书籍和T-Shirt衫作为纪念品,但是显然不可能做到人手一件。所以,组织者由于天时地利的原因可以拿到一份,演讲者由于劳苦功高也可以拿到一份,参与者就只能够参照其参与程度或者是RP指数了。在Unix-Center.Net的学习中心,我们设置了一个专门的课程来存放各地OpenSolaris/OpenSource用户组的演讲资料,我们鼓励其他地区的演讲者充分利用这些演讲资料。

Sun 公司希望通过这些活动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作为这个星球上对开源运动贡献源代码数量最多的公司,Sun 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从业人员了解、学习和使用来自Sun 公司的产品和技术,包括处理器(OpenSparc),操作系统(OpenSolaris),编程语言(Java),开发工具(NetBeans),数据库(MySQL),办公环境(OpenOffice),虚拟化技术(VirtualBox)。作为一位Sun 公司的工作人员,我很难公平而公正地在Sun 公司的产品和技术和我们竞争对手的产品和技术之间进行对比 -- 即使我很偶然地做到了公平和公正的对比,也很难有人能够相信我。但是我相信同样一个问题利用不同的产品和技术都能够很好地解决,所不同的是解决这个问题所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而所有这些又关系到解决这个问题的人的知识背景。因此,当我们的员工给开发人员或者是学生做技术讲座的时候,我们都尽可能将重点放在对技术本身的介绍上,希望通过我们的演示和讲解让参与者学会如何去使用我们的产品和技术。我相信,在开源运动中最为重要的是贡献和分享,贡献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分享我们所擅长的技能,而不是参与甚至是引发无休无止的口水战。站在一个参与者的立场来看,我想他们所希望的也是通过参加这样的活动学习到一些实在的知识和技能,而不是仅仅是一些似是而非的极具倾向性的观点。

在用户组的活动中应该讲哪些方面的内容?我的期望,是介绍一些常见的功能怎么样去用,常见的应用怎么样去实现。看一看历次参加用户组的名单,就会发现来的人当中有Solaris使用和开 发经验的人非常的少,但是很多人对Linux都或多或少有点认识。北京的OpenSolaris用户组已经组织了十多次活动,我看到我们一直在讲Solaris内核,讲Solaris的DTrace多么多么好用,这实际上 对于Solaris的入门级用户来说没有任何好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用到这些功能。即使你讲的再好,听起来也象是广告。 我觉得有必要将我们要讲的内容分为系统(管理)、应用(开发)、内核(开发)三个层次。系统管理和应用开发的内容多一点,内核开发的内容少一点。告诉大 家怎么样在PC/VMWare/VirtualBox上安装,怎么样开机关机,怎么样安装Apache、MySQL、PHP,怎么样搭建 WordPress、MediaWiki等等。这些都是很实用的东西,也很容易学会。一个新近接触Solaris/OpenSolaris的新手,只有掌 握了基本的技能,才会真的去用Solaris/OpenSolaris。

在Solaris/OpenSolaris这个领域(其实可以推而广之到整个Unix/Linux领域),用户的构成就象是一个金字塔。系统管理在最底 层,人数最多;应用开发在中间,人数也不少(很多应用开发人员同时也是系统管理人员);内核开发在最上层,人数最少。这样的比喻并不是暗示着做系统管理的 层次就比较低,没有技术含量,而是指这部分知识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足够多的人来使用Solaris/OpenSolaris,Sun 公司就不需要如此之多的工程师来开发和维护Solaris/OpenSolaris的内核。我们推广Solaris/OpenSolaris的最终目的是要让更多的人来使用 Solaris/OpenSolaris,用它来搭建网站,在上面开发应用程序,而不是让所有的人都成为内核开发人员。因此,用户组需要通过活动的内容来调动 参与者的积极性 -- 不仅仅是现场参与的积极性,更重要的是活动结束之后的积极性。我们希望参与者回去之后能够自己动手安装Solaris/OpenSolaris,甚至是用Solaris/OpenSolaris来做一些事情,而不是在心里暗暗地想: Solaris/OpenSolaris的确很好很强大,但是我不会用到它。

饮食杂记 -- 春江水暖

By , 2008年4月23日 5:32 上午

材料:

鸭翅膀六两,天目笋干一支,香菇两朵,糯米一两,荸荠五只,红枣十颗。绍兴花雕一两,酱油少许,蚝油少许。

做法:

笋干和香菇泡发,切成小丁。糯米浸泡三个小时左右。荸荠去皮切成薄片状。鸭翅膀切段,摞入海碗,用切好的笋干、香菇和糯米覆盖。花雕、酱油和蚝油混合后充分搅拌,淋入海碗,稍加搅拌备用。

高压锅加水,敞开盖子煮到沸腾。将海碗放入锅内,扣紧盖子,隔水高压蒸二十分钟。关火,等气压自然降低后取出即可。

说明:

亦可用甜酒酿代替绍兴花雕,此时也不必额外加入糯米(因为甜酒酿中已经有糯米了) ,想来别有一番风味。此时可用食盐代替酱油和蚝油,色泽亦会更佳。(此做法尚未实证,不过应该不错。)

住在爹妈家里也不合法

By , 2008年4月22日 4:31 上午

我们楼上新近搬进来一对从美国回来的母女。孩子叫嘉嘉,也是女孩,比我们家清扬婉兮还要小一点,很可爱。嘉嘉的爸爸妈妈也都是清华毕业的,比我们大一点,一起到美国留学之后一直在美国工作。现在孩子长大一点了,又一起搬了回来,希望在北京继续发展。嘉嘉妈妈说她父亲原先是清华建筑系的教授,因为回来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住所,便暂时住到了爸爸妈妈家里。我们住在十三楼,她们住在十四楼,两个小孩经常在一起玩。

今天咪咪出去买菜,路上碰见了嘉嘉妈妈。问起在忙些什么,说是要去办暂住征,不然的话住在家里不合法。

这年头,连住在自己爹妈家里也不合法了。 什么世道!

人类智能研究的若干进展 (2)

By , 2008年4月22日 2:47 上午

我们曾经成功地训练猴子等动物使用姿体语言和符号来和我们进行沟通,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果。譬如说,一只名为Kanzi的猴子能够通过在一些符号来与我们沟通,并能够使用这些符号的不同排列组合来表达它的思想。然而,这跟一个动物跟你面对面地张嘴说话是完全不一样的。

Pepperberg带着我走进岩洞。Alex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手梳理它的头发。当Pepperberg经过的时候它张口说道:

“玉米,要。”

“它还没有吃早饭”,Pepperberg解释说,“现在它有点不开心。”

Alex继续梳理它的头发。Pepperberg的助手拿来一些苹果、香蕉和玉米放到石头上。

在Pepperberg的耐心教导下,Alex已经学会模拟将近100个猩语单词的发音,包括所有这些食品的声音,虽然它经常把苹果叫做“蕉樱”。

“对于它来说,苹果吃起来跟香蕉没有什么区别,并且跟樱桃一样都是圆的,所以Alex创造了蕉樱这个词。”Pepperberg解释说。

Alex已经能够顺利地数到六,并正在学习七和八的发音。

“我确信它已经懂得这两个数的意思,”Pepperberg说,“它也许已经能够数到十,但是它还在学习这些词的发音。教它学会某些发音所需要的时间比我想像的要多得多。”

吃过早饭,Alex继续梳理它的头发,同时斜眼看着它的同伴。 过了一小会,它看着Pepperberg,说:“丝,丝,刺。”

“很好。”Pepperberg适时地鼓励道,“七,是七。”

“丝,丝,刺。”

“它在练习。”Pepperberg解释道,“它就是这样学习的。它在思考如何去说这个词,如何用它的声带来发出正确的声音。”

这听起来近乎疯狂 -- 一个人类自愿地接受猩语的语言训练。 但是,经过对Alex仔细的观察,我们很难对Pepperberg的解释提出异议。语言训练的过程中有大量枯燥乏味的重复发音练习,但是Pepperberg从来都没有对Alex使用过威迫利诱的办法。

“在它能够正确地模仿一个声音之前,它需要反复地听到这个发音。”Pepperberg连续地说了十几次“七”之后说,“我并不是希望Alex学会我们猩猩的语言,这不是这项研究的目的。我的目的是通过它的模仿技能来更好地了解人类的认知能力。”

换句话来说,因为Alex能够发出一些类似与猩语中某些单词的声音,Pepperberg能够问它一些问题,譬如说人类对世界的看法。她不能够问它在想些什么,但是可以了解它对于数字、形状和颜色的认识。为了演示这一点,Pepperberg拿来了一个绿色的苹果和一片绿色的树叶。

“什么是一样的?”她问。

Alex好不犹豫地说:“颜色。”

“什么是不一样的?”Pepperberg问。

“形状。”Alex的声音听起来断断续续的,仿佛来自空旷而遥远的世界。 人类的声带和嗓门构造和我们猩猩有较大的区别,因此它们学习某些发音非常的困难。但是,Alex所发出来的声音 -- 或者是这些声音所代表的思想 -- 完全是它自己的。

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Alex顺利通过了一系列的测试,区别出颜色、形状、大小和材料(石头和木头)。它还演示了一些简单的的数学能力,譬如说数出一堆苹果的总数。

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思维能力,Alex对一个年龄比它小的同类命令道:“说清楚点。”那个同伴参加培训的时间比Alex要晚得多,在发音能力方面还远远比不上Alex。

“不要太骄傲了。”Pepperberg对Alex摇了摇头说,“这些东西它都会,并且有点厌倦了。所以它经常打断其他人,或者是故意说出错误的答案表示反抗。在这个阶段,它就象是一个小孩子。当它表现得喜怒无常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它会做些什么。”

“要去土。”Alex小声地说。

Alex在这个山洞里度过了它的一生,但是它知道在陡峭的悬崖下面是一片广阔的土地。Alex的父亲和母亲就生活在那里的猩国动物园里。Pepperberg曾经抱着Alex到那里去过几次,但是它似乎从来都没想起过它的父母,反倒是对玩泥沙充满了兴趣。Pepperberg拿来山洞里保留着的一把山下带来的泥土,Alex开心地玩了起来。

“孩子,好。”Alex一边玩,一边说。

“对,你是个好孩子。”Pepperberg亲了亲Alex的额头。

它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Pepperberg前段时间告诉我们说,Alex在三十一岁的时候死去,那时侯它终于学会了说“七”。

不去家乐福

By , 2008年4月21日 11:46 下午

咪咪要去买菜。临出门的时候,我抓紧时间补了一句:“千万别去家乐福啊。”

不是因为我们要爱国,我们还没有高尚到那个程度。我们所担心的,是撞到爱国人士的枪口上。

我听说,没有亲见,爱国人士在家乐福的门口蹲点拍照,然后把到家乐福购物的人们的照片公布到网上。我又听说,没有亲见,在某些城市到家乐福购物的群众和蹲点的爱国人士发生了一些冲突,并且有人因此受伤入院。我还听说,在巴黎火炬传递过程中用自己细弱的身体护住火炬的金晶姑娘表示不支持抵制家乐福,并因此被爱国人士斥为汉奸。

我相信,爱国人士有其抵制家乐福的权利,但是没有公布他人购物照片的权利,更没有殴打他人的权利。我相信,那些到家乐福去购物的人们,用自己的身躯保护火炬的金晶姑娘, 对自己的国家有着和爱国人士们同样真挚的感情。

当我们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作文课堂就告诉我们:两个小姑娘看见同一朵玫瑰,其中一位看到了鲜艳的花瓣,另外一位看到了尖利的刺芒。

然而我们却不得不“加入”抵制家乐福的行列,因为爱国人士将鲜艳的花瓣摆放在家乐福的门口,却将尖利的刺芒埋在花瓣的底下。

我倒是愿意找一个云淡风轻的清晨,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到三里屯东3 街3 号去散步。穿一件自制的T-Shirt衫,上面写道:“科西嘉是法国的一部分,就象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一样。”

不过,我听说三里屯那里的警察叔叔比酒吧女郎还多,所以这样一次无害的散步恐怕不能够成行。

十三级台风

By , 2008年4月17日 9:04 下午

新近签下的200 亩地已经完成了平整工作,我们一直在等待一场雨,打算在下雨之后种上沉香苗。也许是由于我们态度虔诚,中央气象台很快就发布了海南东部即将降水的消息。不过,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及时雨,而是一场十三级的台风。

根据中央气象台今天早晨六点钟发布台风橙色紧急警报:今年第1号台风浣熊(NEOGURI)的中心今天早晨5点钟位于海南省万宁市东南偏南方向大约180公里的南海中部海面上,就是北纬17.5度,东经111.4 度,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13级(38米/秒)。预计,台风中心将以每小时15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北偏北方向移动,将于今天下午到明天白天在海南万宁到文昌一带沿海登陆。

真是万幸前几天没有下雨,不然新种下的2 万株树苗肯定会在这38米/秒的强风之耀眼魅力之下被迷得晕头转向,最后被拐到琼州海峡方才悔之晚矣。

不过,还是有点担心去年移植过来的那些大树。虽然移植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年,但是它们的根系还不够发达。希望它们能够经受住这次考验。

前方有坑

By , 2008年4月16日 7:00 下午

2008年4 月15日上午9 点,拍摄于在建中的上海新鸿基International Finance Center。当时我从金贸大厦出发,步行到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参加Sun 公司和教育部共同举办的教育科研大会。由于急着赶路的缘故,没有推门进去看看坑的形状和大小。

PS: 上海虹桥机场的头等舱休息室竟然没有WIFI!一个大厅里面只有四台电脑可以使用,IE还不断的往外乱蹦广告。太令人分特了。

人类智能研究的若干进展 (1)

By , 2008年4月16日 8:24 上午

30年前,猩国高等研究中心的Irene Pepperberg进行了一项大胆的尝试。当时普遍的看法是人类并没有思想,Irene Pepperberg决定教授人类学会说话,并通过与人类的谈话来了解人类的思想。她从猩国动物园购买了一只一岁大的男孩,并将其命名为Alex,并开始指导其重复大猩猩语言中的声音。Irene Pepperberg认为,如果这个男孩能够学会说话,那么她就可以询问他关于这个世界的看法。

当Irene Pepperberg开始她与Alex之间的对话时,猩国科学家相信动物并不具备任何思维能力。它们就像是预设了程序的机器, 可以根据外部诱因做出某种反应,但是缺乏思考的能力,也没有感情。任何曾经饲养人类作为宠物的猩猩都会反对这个观点。我们可以从人类的眼睛里观察到欢喜、愤怒、恐惧、爱,并进一步断定人类具有思想和感情。然而,这样的论断是有争议的 –直觉不是科学,而用我们猩猩的思想和感情来推测另外一种生物的思想和感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么,我们如何去证明另外一种动物具备思考 — 主动获得关于世界的知识并且根据这些知识作出反应 — 的能力呢?

30年来,Irene Pepperberg就在她长年居住的山洞里进行她的实验。上课的时候,Pepperberg就坐在横伸过洞口的一根树枝上,她的八个人类学生则坐在洞里的地上 — 他们尚不能够掌握在树枝上行走这些简单的本领。Pepperberg所有的学生,包括年龄最大的Alex,都是她亲自抱到山洞里抚养长大的。虽然这些学生昼夜相处在一起,但是它们之间似乎缺乏大猩猩之间常见的团队合作。不过,Pepperberg坚持认为她的实验能够证明人类具备基本的思维能力。

某些技能被认为是高级心智能力的特征:记忆力, 理解语法和符号的能力,自我认知能力,模仿能力,创新能力。通过种种别出心裁的方法,研究者发现某些其他种类的动物也具备这些本领。这些研究结果让我们逐渐认识到大猩猩可能并不是世界上唯一具备高等思维能力的生物。乌鸦明确地知道其他的乌鸦都是小偷,以及储藏时间过长的食物会坏掉;绵羊能够通过脸部特征来分辨自己的同类;猴子会使用工具去摘取果子,甚至在争斗中使用武器;海豚能够模拟我们大猩猩的动作和姿势;射水鱼能够喷射强有力的水柱击晕昆虫 — 它仅仅是通过观察自己同类的动作来学会精确瞄准的本领。在Pepperberg的研究中,Alex最终展现的语言能力让我们叹为观止。

在这个项目启动三十年之后,Pepperberg的助手已经换了好几茬,但是Alex仍然在接受猩语训练。此外,又有两个年龄更小的男孩被带到Pepperberg的实验室,为Alex提供社会交际方面的激励。象任何群居动物一样,即使是这么小的一个群体,也产生了很多有趣的故事。譬如说,Alex象暴君一样对待它的同类,在Pepperberg的面前虚张声势地作出自命不凡的样子,在雌性猩猩面前搔首弄姿地吸引注意力。在我采访Pepperberg的过程中,Alex一直作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对此Pepperberg安慰我说:如果你是个女的,Alex甚至会在你的面前唱歌的。

Pepperberg是从猩国动物园将Alex购买来的。她让动物园的饲养员帮她进行挑选,以免其他的研究者指责她故意挑选了一只比较聪明的个体来进行她的研究。即使是和公认为智商低下的野猪相比较,人类甚至还没有掌握在森林中生存的基本技巧,因此大部分的研究者认为Pepperberg的跨物种沟通研究根本没有意义。

“很多猩猩都认为我疯了。”Pepperberg说,“研究者认为猴子是更好的研究对象,他们在基因上和我们非常接近,并且在说一种和猩语比较接近的语言。但是我们知道,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已经在地球上存在了很长时间。这样一个相对愚笨的物种,能够在严酷的情况下生存并且繁衍后代,对于我们猩猩来说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未完待续)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