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金术士

By , 2008年7月31日 8:12 下午

作者: (巴西) 保罗·科埃略
译者: 孙成敖
出版: 上海译文出版社

很不错的一本书,咪咪在儿童文学的架子上淘到的。我们两个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内相距看完,算是创下了一个小小的记录。不想太早地做任何评论,因为它引起了我们太多的思考。

卖废铁

By , 2008年7月31日 8:08 下午

4 月份的时候向广州的某个公司订购了一套水汽蒸馏设备,原计划是7 月初进行安装调试的。对方在6 月初的时候通知我已经通过物流公司发货,结果到现在也没有收到。原来那个负责运输的物流公司欠了合作伙伴的款项,一套价值十几万的设备竟然被人家卖了废铁抵债。其实那个炉子不过一吨多,当废铁卖最多不过两三千人民币,却害得我迟迟不能够开始小试。经过无数次电话交涉之后,广州的那家公司最终答应重新给我打造一套设备,但是安装调试时间已经变成了9 月份。原先的计划,是希望这个夏天能够出一点实验性结果的,看来计划实在是赶不上变化啊。

如果你打算创业的话,你能想像的到你订购的设备会被物流卖了废铁吗?

What Are Prohibited During The Beijing 2008 Olympics?

By , 2008年7月29日 9:37 上午

Many people are interested in what are prohibited during the Beijing 2008 Olympics. Well, below is a list of the things that I know of.

First, the mailing of dangerous packages are prohibited at China Posts. In theory, you can mail anything that can be recognized and determined to be safe by the attendants at the post office. In practice, you can’t mail anything that can not be recognized and determined to be safe by the attendants at the post office. I myself tried to send a book with a CD from the post office at Tsinghua University, and was denied service because the attendant was not able to determine whether the CD inside the book was safe or not. During this special period you can’t mail packages containing solid, liquid, or gas. This policy knocks down the e-business across China, because you can’t deliver any orders by China Posts.

If your air conditioner or refrigerator is not working, you can still call the service company, but they will have difficulty in coming to provide meaningful service. To service an air conditioner or a refrigerator, the service workers need to carry with them some necessary chemicals which are now prohibited in all public transportations. Unless they are driving their own Benz-Mercediz to your apartment, your air conditioner or refrigerator will have to remain shut down during the summer.

Strictly speaking moving is not prohibited during the game. However, trucks are prohibited in Beijing from July to September. So, the moving companies are now out of business. This is also true for the renovation companies. Starting from July 15, all residents in Beijing are required to terminate their renovation work, and renovation workers are prohibited to enter residences from July 20.

Canine-based cuisine is also prohibited during the game. All local hotels and restaurants have been told by the municipal food safety office to stop serving dog meat to both foreigners and local residents. For an ordinary Chinese person like me, we might accept the idea that animals also have animal rights, but they will certain have difficulties in understanding why dogs are superior to cows, pigs, and chickens. So, there have been suggestions that local government should also respect the muslims, or even the vegetarians.

Peking University is one of the most esteemed advance education institutes in China. Many people would like to visit its beautiful campus while in Beijing but obviously they are going to have bad lucks. At the entrance a guard will politely stop you, ask for your purpose of visit, and inform you that you will need an internal “sponsor” to escort you through out the trip. What? You don’t know of anybody working at Peking University? They can do you a favor by allowing you to have a quick peek at the gate, but don’t assume that they will be kind enough to let you sneak in.

Many gyms and dancing clubs that I know of have been ordered to shutdown because of safety concerns. Gyms are dangerous because the exercise equipment can be used as lethal weapons. Dancing clubs are dangerous because terrorists can easily launch an attack in a dark and noisy environment. After several bus booming accidents in Shanghai, Guangzhou, and Kunming, the whole country are scared, just like the US after 911. Don’t go to places where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 this is what the residents in Beijing are told (implicitly).

Human beings are not the only species subjected to these strict policies. Weather armies are now ready to shoot down any rain clouds approaching Beijing, causing unusual precipitation in adjacent areas. Peonies in the city of Luoyang, as well as chrysanthemums in Beijing, are prohibited to bloom in season. Rather, they are instructed to bloom around the game, outside of their ordinary biological life cycle. Many Chinese people are familiar with the female emperor Wu Zhetian in the Tang Dynasty. To celebrate her birthday she ordered flowers of all species to bloom on the same day. However, the peonies refused because that was not the right time for them to bloom. As a result, the peonies were exciled to Luoyang. For thousands of years, the peonies have been a symbol of free spirit that does not surrender to authorities. However, in 2008, for the so-called Beijing Olympics, the lovely peonies finaly lost their dignity.

You might ask, what else are prohibited during this ridiculous Beijing 2008 Olympics? Well, why don’t you try Google for a complete list? I myself actually did that and obtained the answer: according to local laws and policies, some of the search results can not be displayed (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椰风昨夜来入梦 (13)

By , 2008年7月28日 8:50 上午

阿飞的小学边上有一条公路。小孩子们喜欢坐在路边看车,尽管大人们一遍又一遍地告诫那是一件危险的事情。那时侯经常有成队的军车从路上通过,阿飞就会和小朋友们满怀激动地冲着军车挥手欢呼,而车里的士兵也会冲着孩子们挥手致意。当拉着大炮的战车疾驰而过的时候,孩子更是按捺不住满心的欢喜与赞叹,只恨自己不能够长出翅膀飞到那威风凛凛的战车上去。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阿飞的学校里来了一个通讯班。他们在学校的院子里架起了高高的天线,汽车里各种不知名的仪器在阳光底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并且时不时发出嘀嘀嗒嗒的声响。那声响就仿佛是一块巨大的磁石,将阿飞和其他的小朋友们牢牢地吸引在车辆的周围,探头探脑,叽叽喳喳。有时候士兵们会允许小孩子们登上汽车近距离参观那些神秘的盒子,可以看,但是不可以动手。大人们对这些绿色的车子和设备也充满好奇,但是士兵们似乎并不愿意让他们靠近。

这些通讯兵在阿飞的学校呆了两个星期左右。他们有一幅奇妙的地图,上面不但有阿飞的学校,还标明了水井的位置。他们和学校里的人一样从这口井里挑水做饭洗衣服,晚上就住在绿色的帐篷里,有空的时候还给小朋友们讲军队里的故事。等到他们必须离开的时候,他们当中的好多人已经和小朋友们结成了好朋友,并且互相留下通讯地址继续交往。阿飞班里的一位女同学坦言自己已经喜欢上了某个士兵,等到她长大的时候就会嫁给他。他们的来往信件情话绵绵,小朋友们经常从那位女生的抽屉中偷出来相互传阅。

那时节阿飞也和一位士兵成了笔友。在阿飞的信中,总是使用这样一个落款:明天的战士。

椰风昨夜来入梦 (12)

By , 2008年7月28日 8:49 上午

在阿飞的学校附近,有两处历史遗迹。一处叫做铁屎,另外一处叫劳大井。

所谓铁屎,是三四堆乌黑的圆柱状石墩子,一米多高,三四个小孩子拉起手来都抱不过来。石墩子湮没在一片广袤的香茅与芦苇当中,风吹草动的时候便露出黑黝黝的脑袋来,面目狰狞。很小的时候,阿飞和伙伴们都不敢到那个地方去玩。孩子们之间流传着一个恐怖的故事:在森林里住着一群衣着奇怪的人,晚上的时候能够看见飘忽不定的灯火。他们打扮成乞丐的样子沿村打探,专门拐骗落单的小孩子,捉到了之后就要把身上的某种器官割下来卖掉。大人都嘱咐孩子们如果要到离家比较远的地方去玩一定要成群结队的一起去,如果掉队了就要大声的叫唤让伙伴们知道自己的位置。阿飞算是小孩子当中胆子比较大的,经常带着伙伴们到处掏鸟窝摘野果拣柴火,但是始终与那些黑黝黝的石墩子保持安全的距离。

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所有的学生打某种预防针。当时农村里的计划生育工作正进行得火热朝天,孩子们时不时地目睹身边的某个妇女哭着喊着被一伙穿着制服身强力壮的男子强行推进车子拉走,回来的时候泪流满面地哭诉自己被人按在手术床上罨掉的悲惨遭遇。有传言说因为我们这个国家的小孩子太多了,需要用打针的方法来处理掉一部分 -- 要是挨了这一针,过几天就会自个死掉。阿飞班上的孩子们商量好一起跑到铁屎那里躲上一天,哪怕是被那伙神秘的人捉走,也比立马就要死掉强好多。这一次避难使得阿飞有机会近距离地观察这堆神秘的石墩子。它们棱角分明,看起来就是一陀巨大的没有完全融化的生铁。后来阿飞才从大人的口里得知那本来就是铁。在自己还没有生出来之前的某一年,方圆几十公里范围以内的铁制锅碗瓢盆都被集中到这里来。人们把它们投进砖头围起来的高炉里,底下用树桩点起熊熊烈火要把它们炼成钢铁。问题在于这些锅碗瓢盆十分倔强,尽管被烧得面目全非互相黏结但是并不肯融化。人们最终决定放弃,于是这个地方从此被称为高炉坡,多出了这些面目可憎的叫做铁屎的墩子 -- 它们本来就是铁,但是现在已经跟屎一样毫无用处。

阿飞曾一度考虑过要将这些铁屎卖给收废品的 -- 那个时候生铁的价钱是一分钱一斤,如果能够把它们卖掉的话,那可是一笔难以想像的财富。问题在于根本就搬不动。经过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阿飞彻底地放弃了这个疯狂的想法。

所谓劳大井,是一口废弃的水井,之前阿飞并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大概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阿飞所在的地区遭遇了一场空前的大旱,学校常用的那口井便见了底。父亲突然想起附近原来还有一口更深的水井,于是带着师生们一起去清理。那口井就在一片稻田的边上,被高高的野草所覆盖,里面满是树枝和瓦砾。青砖砌成的井圈基本完好,将井里的杂物和浮土挖出来之后,果然冒出清澈的泉水来。父亲说这个地方原来叫做工农兵劳动大学,那时侯海南有三五所这样的大学。学员们从各地的中学毕业生选拔而来,一边上课,一边劳动。这一口深井,为当时劳动大学提供了生活用水和灌溉用水。父亲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在他毕业的同时学校被宣布取缔。于是父亲在失去文凭的同时失去了分配工作的资格,最终成为那所小学代课的民办教师 -- 小学的语文、音乐和图画,还有初中的英语,都是父亲负责的课程。

父亲的一生,只能够用“怀才不遇”这个词来形容。小时候阿飞和哥哥妹妹最经常听到的故事是一对家境贫寒的兄弟沿着铁道一路拣煤渣走到北京上了大学,最终当大官成大业挣了大钱,最后用大车拉着各式礼物衣锦还乡。兄弟两个将礼物送给了村头一位曾经接济过兄弟一家的老头,那些长期对兄弟一家冷讽热潮的亲戚什么都没有得到。

阿飞深深地明白父亲这个故事的含义,并且为此感到困惑和迷茫。

椰风昨夜来入梦 (11)

By , 2008年7月22日 8:33 上午

由于父亲是民办教师的缘故,阿飞比其他同龄人更早地学到了一个词:文昌中学。在阿飞生活的地区,文昌中学是一个很奇妙的词语,它可以作为清华大学的通假字使用,却又可以在十几公里远的县城离看到。当地的大人们要是鼓励小孩子好好读书的话,总是会这么说:“将来考上文昌中学,就有出息了。”对于以双脚为主要交通工具的阿飞来说,清华大学和文昌中学同样的遥不可及。更为接近生活的,是父亲手里让阿飞心惊胆战了整整六年的教鞭。

父亲的教鞭,是广义上的教鞭。它可以具体化为一根扫把,或者是扫把上的某个组成部分,或者是一段树枝,或者是一枝竹条。这种广义上的教鞭,是那时侯家长和老师教育孩子的主要工具。不管是上课迟到了,考试不及格了,还是偷了田地里的玉米和花生,总是要拉过来暴揍一顿再说。那时侯阿飞和哥哥在一个年级,两个人坐在一条板凳上,每天上相同的课做相同的作业。父亲检查作业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把阿飞和哥哥的作业本摆在一起逐一对比,发现有不一样的地方便让两个人都重新做一遍,最后发现做错了那个便要神出手来打一鞭子。偶尔也有俩个人同时做错的情况,这时候两个人都要把手伸出来,父亲举起鞭子一人一下,公平合理,童叟无欺。

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有教鞭,有一些是学校统一买的,另外一些是老师自己做的,还有一些是学生送的。乡下的学校,有在节假日里给老师赠送礼物的习惯 -- 通常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更多的时候是礼轻情意重的意思。有一年的教师节,阿飞就精心给学校的副校长做了三把教鞭。每一把教鞭都用削得光滑异常的竹枝做的,头部安了一根短短的竹节作为把手,还配上一段红色的穗子作为装饰,拿在手里面威风凛凛的。副校长给阿飞的年级上自然课,戴一副厚厚的眼镜,在背后里被同学们称为四眼狗。由于不长记性的原因,阿飞有些时候会误将这个外号作为对副校长的尊称使用,于是便被自己亲手制作的教鞭劈头盖脸的打出红一道紫一道的伤痕来。那时节阿飞就会想到自己简直是可笑之极,竟然不会在制作那几把教鞭的时候做点手脚,让它象征性的打几下就自个断掉。

孩子们也有使用鞭子的机会。小学里要求所有的孩子中午的时候要到学校去睡午觉,当天的值日生负责监督大家睡午觉的情况,并且向老师报告不良分子。两个孩子共用一张课桌和一条板凳,一个睡在课桌上,另外一个睡在板凳上。轮到哪一个孩子值日的时候,他就会精心准备一根小棍子 -- 通常是一根剥了皮的新鲜树枝 -- 早早地到教室来等着。哪位孩子来晚了,给一棍子;哪位孩子睁开眼睛了,给一棍子;哪位孩子不小心从板凳上掉地上了,也给一棍子。被打的孩子当然会怀恨在心,轮到他做值日生的时候,也要早早的准备一根厉害的棍子来,伺机将上一回的仇给报了。

学校和学校之间,也经常有动用棍棒的时候。阿飞亲见过一起这样的战斗。已经记不清是什么原因,阿飞学校的孩子和邻近的一所学校的孩子起了纠纷。有一天晚上,那所学校有二三十个孩子一起拿着棍子来进攻阿飞的学校,却又不小心提前走漏了消息。那天晚上阿飞学校这边的孩子带着棍子躲在人家必经的马路的排水沟里,当对方雄赳赳气昂昂地行进过来的时候突然杀出,将人家打了个措手不及,最后有一位孩子被抬到医院在嘴唇那里缝了三针。

VMWare配置文件的一个小技巧

By , 2008年7月17日 1:09 上午

很多使用VMWare来安装OpenSolaris 2008.05或者是其他Unix/Linux操作系统的朋友可能会发现,VMWare经常无法正确地给给Guest OS提供正确的显示器分辨率信息,导致我们不得不在安装操作系统之后重新配置xorg.conf以得到理想的显示效果。不过,最近我发现了一个比较好用的小技巧,那就是修改VMWare配置文件。

VMWare配置文件的后缀名为vmx。假如你将你的Guest OS命名为OpenSolaris,那么其配置文件就是OpenSolaris.vmx。用文本编辑器打开这个文件,在任意位置加入如下两行:

svga.maxWidth=”1024″

svga.maxHeight=”768″

重新启动虚拟机之后,你就会发现你的屏幕分辨率变成1024 x 768的了。如果你需要其他的屏幕分辨率,只需要将svga.maxWidth和svga.maxHeight分别设置为你所需要的数值即可。

开发者社区:规模产生价值

By , 2008年7月16日 2:19 上午

根据计算机科学集团(Computer Science Corporation, CSC)于2004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全球大约有80万人正在参与开放源代码运动(其他市场调查机构所报告的数字在40万到100万之间)。这些人并不是计算机科学领域的业余爱好者,而是具有丰富经验的资深开发人员。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发布的一份报告进一步指出,这些贡献者的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具有10年左右的开发经验。在美国,有87%的企业在其IT系统中或多或少地使用开放源代码软件。在世界范围里,越来越多的国家和政府正在表示出对开放源代码软件的倾向性。目前有44个国家的66个政府通过立法手段强制推广开放源代码软件,这些国家包括巴西,阿根廷,芬兰,意大利和法国。2006年8 月发布的一份IDC 分组报告总结道:“[开放源代码是]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早期以来,软件行业中显现的,最具重大意义的,涵盖软件行业的方方面面的长期趋势。”

“软件”一词由普林斯顿大学的John W. Turkey教授于1958年第一次提出。软件的出现,催生了一个全新的市场 -- 软件市场。在过去的50年中,软件市场的基本概念发生了几次根本性的变化。在二十世纪80年代之前,软件总是和硬件捆绑在一起,是硬件系统当中不可分割的一个组件。进行软件开发的厂商,必须将自己开发的软件销售给硬件厂商。而用户在购买硬件系统的时候,必须同时为捆绑在该系统上的软件支付费用。这一个阶段,通常被我们称为软件1.0时代。二十世纪80年代之后,计算机的功能与性能不断增加和增强,用户开始对计算机拥有了更多的控制权与选择权,可以决定在计算机上安装什么样的软件,以及在什么时间安装这些软件。因此,软件的销售开始从硬件系统的销售当中分离出来,用户可以单独地购买、安装和使用自己需要的各种软件。这一重大变革催生了众多被成为独立软件开发商(Independent Software Vendor, ISV)的软件企业,同时也促进了计算机技术的普及和应用。问题在于,为了满足尽可能多的用户的需求,一款软件产品往往要设法包括尽可能多的功能或者是特性,而用户则需要为自己所不需要的众多功能或者是特性买单。这一个阶段,通常被我们称为软件2.0时代。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软件行业又开始了一些全新的尝试:用户可以选择自己所需要的软件功能或者是特性的组合,并且只有在这些功能或者是特性产生价值的时候才向软件企业买单。在技术层面上,人们往往将相关的技术实现称为“软件即服务”(Software as a Service, SaaS)或者是“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在意识形态层面上,人们则形象地将这个新的趋势称为软件3.0。

在软件3.0时代,一个软件企业的成败与其在开放源代码方面的策略息息相关。这个结论来源于我们在数据中心所观察到的一个趋势:自下而上的部署。二十年以前,某个单位购买了一套系统,该系统预装有某个版本的操作系统、数据库以及其他软件。这个单位的开发人员只能够为这个特定的系统(包括特定的版本号)开发应用,并且最终将其部署到这个特定的系统上。由于服务器硬件昂贵而神秘,众多软件企业在软件开发过程中大量采用了开发与部署相分离的做法。开发人员在自己的个人电脑上进行开发,但是最终需要将应用迁移到服务器上并进行性能调优。这一实践被人们称为“自上而下的部署”,因为单位的信息主管通过对系统预算的影响力决定了一个应用的部署平台。在2000年前后,开发人员发现Linux在服务器端的表现日臻成熟,同时也是一个可用的桌面系统。他们开始在自己的个人电脑上安装Linux,并且在Linux上进行开发。这些单位的信息主管惊讶地发现,Linux操作系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他们的数据中心,因为没有人需要为购买Linux操作系统而提出财务方面的申请。同时,一个应用从开发到部署所需要的时间被大大缩短,因为开发人员所使用的开发平台与部署该应用的目标平台完全一致,跨平台进行应用迁移和性能调优的问题不再存在。目前,基于开放源代码的LAMP(Linux, Apache, MySQL, PHP)作为Web 应用开发的黄金组合,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软件企业所接受。开发人员 -- 而不是信息主管 -- 决定了一个应用的部署平台,这样的趋势被人们称为“自下而上的部署”。

谁能够吸引开发人员,谁就能够掌握部署平台 -- 从而提供服务器和咨询服务。这就是为什么众多的厂商,包括Sun,IBM,Intel,甚至是微软,要竞相加入开放源代码的阵营。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开放源代码运动中,Sun 公司毫无疑问的是开放得最彻底的一个,从处理器(UltraSPARC T1)到虚拟机(xVM/VirtualBox),从操作系统(OpenSolaris)到编程语言(Java),从应用服务器(GlassFish)到集成开发工具(NetBeans),从数据库(MySQL)到应用软件(OpenOffice),无一例外。从对开源社区所贡献的代码量来衡量,2005年6 月Sun 公司推出OpenSolaris项目之后,成为对开源社区贡献最大的一个实体(排名第二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联合国大学马斯特里赫特经济与社会研究中心对与Linux操作系统相关的开放源代码项目的经济价值进行了评估,并于2007年1 月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该报告表明Sun 公司以4.04亿美元的贡献高居榜首,是第二名(IBM,1.16亿美元)的3.5倍。这些贡献主要集中在Linux内核、GNOME项目、Mozilla、OpenOffice.Org以及X.Org等方面。在这个统计当中,尚未包括MySQL公司所作出的贡献(0.45亿美元)。正因为如此,自由软件基金会的创始人Richard Stallman先生这么评估Sun 公司:“我认为,Sun 公司以软件的形式给与自由软件社区的贡献多于其他任何公司。这说明了Sun 公司在这个领域的领导地位。这是一个很好的榜样,我希望其他公司能够积极效仿。”

对于Sun 公司来说,建立一个庞大的开发者社区是其开源战略当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我们的OpenSolaris操作系统既可以运行在Sun 公司的UltraSPARC处理器上,也可以运行在AMD和Intel的x86/x64处理器上我们的VirtualBox虚拟机、MySQL数据库、Java语言、NetBeans开发工具、OpenOffice办公套件可以运行在包括OpenSolaris、Linux、Windows、MacOS在内的多种操作系统上。所有这些软件都是开放源代码的,使得其能够更容易地被开发人员和软件企业所接受,因为其无须为获得、学习、使用和部署这些软件支付任何费用。当这个开发者社区成长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就能够进入一种自给自足的状态 -- 市场份额的增长吸引新人的加入,原有的社区成员则为新人提供成长的环境。很显然,为了达到这样一种境界,Sun 公司需要给这个社区一个强大的“第一推动力”。在过去3 年间,Sun 公司投入巨资用于开发者社区的建设,深入大学校园和软件企业宣传开放源代码的理念和技术,并且免费为学生和开发人员提供软件光盘。到2008年初,注册加入Sun 开发者社区(Sun Developer Network)的总人数已经超过400万。也就是说,世界上每4 个开发人员当中就有一名在使用Sun 公司的某种开放源代码技术。多个市场调研机构提供的数据表明:在同一时期,NetBeans集成开发环境在Java开发人员当中的市场份额在25%左右,MySQL在数据库开发人员当中的市场份额也在25%左右。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第一推动力”已经产生了明显的效果。

开发者社区的成长,使得来自Sun 公司的开放源代码技术被越来越多的软件企业所接受,同时也给Sun 公司带来了商业上的机会。原MySQL公司的首席执行长官Marten Mickos指出:“如果要在开源软件上取得成功,那么你需要服务于:(1)愿意花费时间来省钱的人;和(2)愿意花钱来节约时间的人。”在一个开放源代码的生态系统当中,愿意花费时间来省钱的人占大多数,但是他们却是这个系统的中坚力量。市场份额的增长催生了需要购买服务的高端用户,从而维持了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很显然,按照软件3.0的定义,开放源代码软件已经给这些需要购买服务的高端用户带来了价值。)譬如说,OpenSolaris项目发布之后,开发人员对Solaris操作系统的兴趣大为上升,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从Sun 公司网站上下载Solaris 操作系统的总份数就迅速超过以往所有下载份数的总和(过去Solaris操作系统也是可以免费下载的)。来自开发者的热情直接导致了Solaris操作系统市场占有率的增长。如今开发人员不仅可以从Sun 公司购买到预装有Solaris操作系统的服务器,还可以从IBM和戴尔购买到预装有Solaris操作系统的服务器。Solaris操作系统用户基数的增长,又给Sun 公司带来了服务合同的机会。

开发者社区给Sun 公司所带来的价值,曾经有业内人士用《连线》杂志主编Chris Anderson于2004年10月所提出的“长尾理论”来概括:“只要渠道足够大,非主流的、需求量小的商品销量也能够和主流的、需求量大的商品销量相匹敌。”但是在我看来,或许用“二八倒置”来形容这种现象更加合适。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意大利经济学家巴莱多发现了“二八定律”。他认为,在任何一组东西中,最重要的只占其中一小部分,约20%,其余80%尽管是多数,却是次要的。在一个开放源代码的生态环境当中,企业的价值似乎是来自占20%的群体,但是恰恰是那个似乎没有价值的80%的群体使得那个20%的群体的存在成为可能。不管是“长尾理论”还是“二八倒置”,我们都可以归结到经济学上一个更加经典的观点:规模产生价值(Volume Drives Value)。

我想,现在我们已经不难理解Sun 公司为何要彻底实行开放源代码的战略。就象Sun 公司的首席执行长官Jonathan Schwartz所说的那样:“我们制造的所有软件资产都是开放源代码的,即使今天还不是这样,那么这种情况一定会很快发生。”

噢~~耶~~

By , 2008年7月8日 12:28 上午

 

标题:我系5项教学成果获2008年“清华大学教学成果奖”

内容


成果名称

主要完成人

主要完成单位

获奖等级

高层次、创新型计算机专业博士生培养机制的研究与探索

冯建华、胡事民、蔡莲红

计算机系

特等奖

清华计算机实验教学基地建设

杨士强、全成斌、赵有健、 朱小梅、孙天泽

计算机系、电机系、计算中心

一等奖

《计算机网络原理》课程多层次实验教学的探索

徐明伟、徐恪、崔勇、全成斌、吴建平

计算机系

一等奖

《计算机程序设计基础》课程改革与创新建设

乔林、冯铃、郑莉、刘宝林、黄维通

计算机系

二等奖

《基于NetBeansJava语言程序设计》课程推广

许斌、柳西玲、李涓子、王克宏、蒋清野

计算机系

二等奖

http://cs.tsinghua.edu.cn/bgtz/2008-6-27.htm

憧憬自由

By , 2008年7月7日 11:10 下午

清扬婉兮对我们说:“爸爸,妈妈,你们每天都要给我做好吃的,陪我玩,给我讲故事和揉脚 — 我要真人讲的故事,不要录音机里的故事。”

我问:“你这么淘气,这么调皮,非常的不听话,还经常惹我们生气。我们给你做这么多事情,都有什么好处呢? ”

清扬婉兮说:“当然有好处啦!你们可以得到自由!”

自由!自从有了清扬婉兮之后,我们似乎没有享受过什么自由呢。我们对这个好处非常感兴趣,于是接着问:“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得到自由呢?”

清扬婉兮自信满满地说:“等我长大了,你们就可以得到自由!”

这听起来似乎眼遥远,不过我们还是希望进一步了解情况:“那么,你什么时候就算是长大了呢?”

清扬婉兮说:“等我长到小熊猫那样大就可以了,要能够爬到树顶上睡觉,还可以自己做饭和洗衣服。”

我和咪咪两个彻底分特了!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