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苹果会闪闪发光?

By , 2008年8月31日 10:20 上午

清扬婉兮在吃苹果,突然问妈妈:“妈妈,为什么那个苹果咬开以后会闪闪发亮呢?可是它的皮又不闪闪发亮。”

妈妈一楞,回答说:“不知道。”

清扬婉兮很不甘心,又问:“那你读过研究生么?”

妈妈说:“读过啊。”

清扬婉兮肯定地说:“那你一定没有读过关于苹果的研究生吧。”

妈妈晕倒了。

黄灯笼

By , 2008年8月23日 8:17 上午

咪咪带着清扬婉兮到工字厅去玩。在甲所的旁边有几棵鹅掌楸,叶子已经开始黄了,还有些叶子掉在地上。小人将掉在地上的叶子拣起来穿成一串,跟妈妈说:“妈妈你看,这是我做的黄灯笼。”

过了一会,小人又发现手里的树叶可以发出沙沙的声音,说:“妈妈你看,这个可以作成乐器呢。这是我发明的。”

太阳是甜的吗?

By , 2008年8月23日 8:02 上午

昨天,咪咪给清扬婉兮吃干桂圆,小人吃得津津有味的。咪咪告诉她说干桂圆是桂圆晒干后做成的。小人吃着吃着,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妈妈,太阳是甜的吗?”

咪咪一楞,说:“这个我也不知道呢。”

小人信心满满地说:“我觉得太阳肯定是甜的,不然晒出来的东西怎么这么甜。”

没有人工干预?

By , 2008年8月9日 10:56 下午

Google总是标榜说自己的搜索结果是没有任何人工干预的。不过我可不相信这样的谣言。只要搜索一下我的中文名字,就可以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Google不仅人工干预搜索结果排名,而且人工篡改搜索结果本身。

对于这样的做法,我还是用那句老话来评价:即要……又要……是不合适的。Google干预和篡改搜索结果这个事情是否合适,我个人没有资格作出评价。但是,如果Google的确干预和篡改了搜索结果,就不要标榜自己没有对搜索结果进行人工干预。

在我的这个特例上,我颇想了解Google为何选择某个条目进行了篡改,并且配了一个与该条目风牛马不相及的标题。-- 是的,我说的就是目前排名第一的那个条目。

小野果

By , 2008年8月7日 4:07 下午

这是在我的园子周围野地里采到的野果。在一小片不过几十步宽的灌木丛中,竟然一小会时间就采摘了十多朵。沉甸甸的全都提溜回家洗了给清扬婉兮吃,小人连声称赞说好吃极了。

小的时候,农村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没有什么零食。有空的时候,小孩子们便结伴到野地里去摘野果吃。因为野果长得慢,缺乏耐心的小朋友们总是迫不及待地在野果刚刚由黄转红的时候便摘来吃掉。如果一位小朋友发现了一串尚未完全成熟的野果却又没有摘下来,结果往往是果子很快就被其他的小朋友摘走吃掉。象今天这样一次在一个很小的范围里面摘到这么多熟透的野果,放在我小时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见现在的小孩子确实没有我小时候那么饿,至少不用眼巴巴地等着绿色的野果变成红色然后拿来充饥了。

在园子周围的野地里还有其他几种野果,明天再去采一点来。

所罗门王的指环

By , 2008年8月6日 8:36 上午

作者:康拉德.劳伦兹
译者:游复熙,季光容
出版:中国和平出版社

最近咪咪总是能够掏到好书。这本被纽约图书馆推评为20世纪10本最佳自然科学著作之一的科普作品,实实在在地让我们两个都废寝忘食了一把。我本来是打算这个星期好好地读一读《罗念生全集》第九卷的,结果还是抵挡不住劳伦兹的诱惑,暂时将罗念生放在一边了。

最喜欢的一句话,在本书德文版序的开始那里:“我生平所写的第一本书固然是源自我对动物之爱,更是源于我对民间流行的动物行为学著作的愤怒。我必须承认,如果我这一生当中曾经因为愤怒尔做出什么事,纯是由于看不惯这些动物书籍的胡扯。”其实,胡扯这样的事情,可不仅仅局限于劳伦兹的时代和劳伦兹的领域呢。我们上学时候用的教材,大部分不都是东边剪刀西边浆糊炮制出来的么?又有哪个编者著者仔细地检验过那些挂在自己名下的印刷品是否真材实料名副其实呢?受了这样的影响,我们自己也有习惯性地胡扯的倾向。被别人问到不懂的地方,脸皮薄一点的就顾左右而言其他,脸皮厚一点的干脆就自己发挥想像力了。

我喜欢作者对事物那种无微不至的描写。譬如斗鱼跳舞这件事情,他竟然能够洋洋洒洒地花费三个页面的篇幅 -- 要是让我们来写的话,恐怕也就是空洞无力地打一两个比方,然后堆砌一些华丽的感叹词吧。我知道这本书仅仅是作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科研观察的一个副产品,但是仍然对作者到底在斗鱼上面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感到好奇。

作者将德文版序命名为《这都是基于动物之爱》。照我来看,这些对动物的爱,恐怕是出于对人类本身的憎恶和逃避吧。虽然作者一直试图避免讨论人类本身,不过本书最后一章《道德和武器》中还是忍不住支持了一把华兹华斯的观点:“只有一种生物,他的武器并不长在身上,而是出于他自己的工作计划。因此,他的本能里没有相当的禁忌可以阻止他滥施杀伐。这种生物就是人。”

Our Purpose

By , 2008年8月2日 8:37 上午

很薄的一本小书,是戈尔在2007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的讲话,还有The Invonvienient Truth一书里面的一些片断。上个星期在三藩国际机场的一个小书店里买到的。同时买下来的还有戈尔的另外一本书:The Assault on Reason。

一口气在飞回北京的CA 986上看完了Our Purpose,嘘嘘不已。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