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x-Center.Net介绍

By , May 20, 2009 10:18 am

2009年05月20日晚上在北京OpenSolaris用户组第26次会议上做一次关于Unix-Center.Net的介绍。下面是我准备的幻灯片,OpenOffice.Org版本的文件可以从这里下载。现场演讲的录音可以从这里下载。文字版本会在稍后根据现场演讲的录音整理出来。

布列斯的统治

By , May 11, 2009 9:18 am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布列斯的统治

努阿达带领达楠人赢得了第一次玛图里得战争,却不幸被斯瀛打断了一条手臂。达楠人的法律规定身体残疾者不能够当王,他们便将努阿达赶下王位。布列斯在年轻人中相貌出众,被达楠人立为新的王。人们赞美一个事物时,总会说“简直跟布列斯一样美丽”,不管它是一片平原,一座山丘,一条鲸鱼,一片火焰,一匹马,或者是一个人。布列斯的母亲叫艾丽,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尽管布列斯容貌出众,他的统治可没有给达楠人带来好运气。海里的扶摩族[1]要求达楠人向他们进贡,臣服于他们的权威。在爱尔兰,从来都没有比扶摩人更可怕的力量。他们天生残疾,面貌凶恶,只有一只眼睛、一只胳膊,或者一条腿,被一位巨人及其母亲所统治。自远古时期起,爱尔兰便被扶摩人的势力所左右。他们与福尔博人交好,乐于让福尔博人统治爱尔兰,而对新来的达楠人心存不满。

他们对达楠人征收重税,要求他们进贡三分之一的粮食、牛奶和子女。整个爱尔兰民不聊生。布列斯却任由扶摩人胡作非为,没有任何异议。

布列斯自己也向爱尔兰人征税。每个家庭必须将其纯色奶牛所产的牛奶献给布列斯。这些牛奶足足可以让一百个人享用。

有一回,那坦在巫师樊德的教唆下想了个办法来戏弄布列斯。他用蕨类植物的枝叶扎成火把,将爱尔兰所有奶牛的皮毛都烧焦,又用亚麻烟灰涂抹到奶牛身上,把它们都变成灰不溜秋的花奶牛。又有一回他做了三百只木头奶牛,在乳房的位置安上大木桶,里面装满尿屎。布列斯看到纯色的奶牛,又亲眼看到牛奶从奶牛身上挤出来,却没料到挤出来的全是尿屎。他拿起所谓的牛奶尝了一口,从此便彻底地对牛奶失去了兴趣。

布列斯为人吝啬小气。长老们抱怨说布列斯从来没有款待过他们 -- 连肉都没有,更别说是山珍海味了。他的宫殿里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从来没有召集过任何诗人、歌手、乐师、艺妓。以前达楠勇士之间经常举行格斗比赛,现在他们的王天天逼迫他们卖力干活。盛名远扬的诗人奥格玛分派到的任务是每天从一个小岛上给军队背回柴火。可怜的诗人饥肠辘辘,渡过海峡时大半柴火都被海水给冲走。达戈达被安排去给布列斯修建宫殿。他体弱气衰,又不得不为了些许食物屈服于布列斯。达戈达有个叫做克里登贝尔的工友,是个伶牙俐齿的瞎子。克里登贝尔觉得自己那份食物比较小,便设法骗取达戈达的食物。他对达戈达说:“慷慨好施的达戈达啊,能不能把你食物中最好的三小块送给我呢?”达戈达不忍心拒绝瞎子的肯求,可是那瞎子所谓的一小块就象一口肥猪那么大,三小块就拿走了达戈达三分之一的食物。剩下的那点食物,根本不够达戈达吃的,所以他每天都得饿着肚子干活。

一天,达戈达在壕沟里劳动的时候碰见了他的儿子安格丝。安格丝说:“看到你真高兴,为什么你的气色这么差呢?”达戈达说:“有个叫做克里登贝尔的瞎子,每天都从我的食物里面拿走最好的三块,我自己就不够吃了。”安格丝从袋子里拿出三块金子交给达戈达,说:“给你个建议吧。今天晚上把这些金子放在食物里,它们是盘子里最好的三块。那瞎子吃了这个后就会一命呜呼了。”

到了晚上,达戈达依计而行。克里登贝尔吞下了金子,没多久就死了。有人向王告发说:“达戈达用毒草杀死了克里登贝尔。”王听信谣言,怒火中烧,命令判处达戈达死刑。达戈达辩解道:“这不公平。克里登贝尔每天晚上都抱怨他的伙食比较差,要走我盘子里最好的三块食物。那天晚上我盘子里最好的东西是三块金子。我把那个送给他,然后他就死了。”王命令解剖尸体,找到那三块金子,证明了达戈达的清白。

第二天安格丝又来了,说:“你的工作就要完成了。王给你报酬时什么都别要,就要一头黑色的小母牛。我会告诉你那头牛长什么样子。”

达戈达完成了任务,布列斯问他想要什么报酬。达戈达听从安格丝的建议要了一头小母牛。布列斯认为这愚蠢之极,因为他以为达戈达会索要更多的报酬。

诗人易坦有个儿子叫克普里,是个游吟诗人。一天,克普里到布列斯的宫殿来寻求接待。布列斯把他安排在一间黑灯瞎火的小屋里。没有家具,连床都没有。给他的晚餐只有三块干瘪的小饼干,放在小盘子里送过来。第二天,诗人起了床,满腹牢骚,说道:

盘子没有食物,
牛奶不够喂猫,
黑夜没有灯火,
诗人没有报酬。
祝福布列斯的生活如此繁荣富足。

这是爱尔兰历史上的第一首讽刺诗歌。从那一天起布列斯就好运不再,每况愈下。

努阿达被击断手臂后大病了一场。医术高明的迪安彻给他安了一只银手臂,每一个指头都能够自由运动。从那以后人们就叫他银臂努阿达。

迪安彻的儿子弥亚卡[2]也是医生,他的医术比父亲更加高明。妲珐山有一位独眼的年轻人,他说:“如果你真有那么厉害,就把我的眼睛给治好吧。”弥亚卡说:“我可以把你怀里那只猫的眼睛给你安上。”那年轻人说:“听起来是个好主意。”弥亚卡将猫的眼睛安到那人的眼眶里,那人很快就后悔不迭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眼睛就开始注意老鼠和飞鸟的动静,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大白天该做事情的时候,他却总是呼呼大睡。

弥亚卡不满意父亲给努阿达的治疗。他拿着被击断的手臂找到努阿达,关节对准关节,肌腱对准肌腱,一块一块接回原来的位置。第一天,弥亚卡用手扶着刚接上的手臂。第二天,弥亚卡用自己的胸口提供支撑。第三天,弥亚卡用灯心草的灰给努阿达敷疗。经过三天三夜,努阿达奇的手臂奇迹般地痊愈了。

但是迪安彻大为恼火。儿子的医术比自己更加高明,让他倍感羞辱。他拿出一把剑来,一剑刺中儿子的头。儿子受了点皮肉之伤,但是很快将自己治愈。迪安彻刺出了第二剑,这一回刺到了儿子的头骨,但是小伙子还是将自己给治好了。迪安彻恼羞成怒,一剑接连一剑,一直将弥亚卡的头颅劈开。在这样暴风骤雨般的袭击之下,任何医生也回天乏力了。

迪安彻掩埋了弥亚卡。弥亚卡的关节和肌腱变成奇花异草从坟头长出,一共有三百六十五种。从哪个部位长出来的,就能够医治那个部位的病痛。弥亚卡的妹妹暗地里记下了每一种花草的药效。然而迪安彻又将各种花草混淆,直到今天人们还不清楚各种花草的作用。

努阿达痊愈如初,达楠人又拥立他为王。他们来到妲珐山,要求布列斯立即退位。布列斯心怀不满,却不得不将王位交还给努阿达。

布列斯恼羞成怒,绞尽脑汁图谋报复。他到母亲艾丽那里询问他的身世,想要纠集军队和达楠人决一死战。

艾丽告诉布列斯,他的父亲其实是扶摩人的王伊拉汗。他乘着一艘银子打造的大船来向她求爱,但是她看不清楚那船的模样。他头披金发,穿着金子做的衣服,戴着五只金项圈。她曾拒绝过无数达楠族男子的求爱,却对这异族男子一见钟情,堕入爱河。伊拉汗离去的时候,她痛哭流涕。伊拉汗从手上取下一只戒指,吩咐她只能将其托付给手指合适的人,然后就象他来的时候那样神秘地消失了。

艾丽取出那只戒指交给布列斯,不大不小,正好适合他的指头。母子俩人带着亲信,来到艾丽第一次遇见那银色大船的地方,顺流而下寻找扶摩人的国家。

他们来到扶摩人的国家。在一片广阔的平原上,正在举行一个盛大的集会。他们走向最引人注目的那群人,主动介绍说自己从爱尔兰来。按照当时的习俗,本地人要给新来的外地人一个友好的挑战。扶摩人提议让双方的猎犬进行比赛,结果达楠人的猎犬战胜了扶摩人的猎犬。扶摩人又提议进行赛马,结果达楠人的马再次击败了扶摩人的马。最后扶摩人提议比赛剑术,达楠人推举布列斯参加比赛。当布列斯伸手拔剑的时候,站在人群中的伊拉汗认出了他手上的戒指。伊拉汗询问这个年轻人的来历,艾丽告诉他那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并且讲述了发生在爱尔兰的故事。

伊拉汗感到十分悲伤。他问:“是谁将你赶下王位,迫使你背井离乡呢?”布列斯说:“不是别的,是我自己的不公和冷酷。我从人民手里夺走了财宝、首饰和食物,而在我当王之前他们从来都不用交税。”

伊拉汗说:“这就是你的错了。子民的繁荣远比你的王权更加重要,他们的亲善远胜于他们的诅咒。”他又问:“你到我这里来,是想得到什么呢?”布列斯说:“我想要一支军队,把爱尔兰给抢回来。”伊拉汗叹了口气,说:“你没有通过正义的方式来保全你的王权,更没有权利通过不义的手段来夺取它。”

布列斯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呢?”伊拉汗说:“你去找我们的国王魔眼巴洛[3]吧,看他能够给你什么忠告和帮助。”

注释:

[1] 扶摩族(Fomorians, Fomors, 或者Fomori)是古爱尔兰神话中一个半人半神的种族。扶摩族代表混沌和大自然的野性,而达楠族代表萌芽阶段的人类文明。也有学者认为扶摩族的出现比神要早,类似于希腊神话中的巨灵神(Titan)。又有学者认为他们其实是盖尔族(Gael)之前某个民族所崇拜的神。

[2] 弥亚卡(Miach)是医神迪安彻的儿子。努阿达的手臂被击断之后,迪安彻给努阿达安装了一只银臂,但是弥亚卡将努阿达原来的手臂给接回去了。迪安彻出于妒嫉而将弥亚卡杀死。有的文献认为迪安彻有两个儿子,分别叫做弥亚卡和奥弥亚卡(Omiach)。兄弟俩人合作治愈了努阿达的断臂,但是弥亚卡的贡献更大,所以被父亲迪安彻所杀死。

[3] 魔眼巴洛(Balor of the Evil Eye)是扶摩族的王,据信他居住在托里岛(Tori Island)。幼年时代他看着父亲准备施行巫术,结果施加了魔法的烟雾飘到他的眼睛里,从此他的眼睛便具备了巨大的破坏力。他通常闭着眼睛,只有在战争中才让四名士兵掀开他的眼帘。他的目光所到之处,一切顿时灰飞烟灭。根据预言他会被自己的孙子杀死。为了避免这个命运,他将自己的女儿依琳(Ethlinn)囚禁在一座水晶塔里,不允许她与任何男子接触。但是达楠人启安(Cian)在巫师碧珞(Birog)的帮助下进入塔中,并与依琳生下三胞胎。巴洛在盛怒之下将三个孩子抛入海中,但是碧珞设法救起鲁格(Lugh),并送给马楠楠收养。在达楠族与扶摩族的战争中,魔眼巴洛被鲁格杀死。

第一次玛图里得战争

By , May 10, 2009 10:32 am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第一次玛图里得战争
(达楠族的来历 — 与福尔博人的战争)

达楠人[1]信奉女神妲娜[2],人们也将他们称为狄人。传说他们是在漫天迷雾中从天上降临爱尔兰的。

他们原先居住在北方。那里有四座城市,分别叫做珐城、卓城、芬城和穆城[3]。他们演练兵法,跟随四位智者学习各种知识。珐城的智者叫默里亚,卓城的智者叫朱利亚,芬城的智者叫亚里亚,穆城的智者叫森尼亚[4]。朱利亚精通天文地理,亚里亚则是一位银发飘逸的诗人。他们从四座城市分别带来一样珍宝。珐城的宝物是一块象征美德的奇石,又被称为命运之石[5]。卓城的宝物是一口锋利的宝剑。芬城的宝物是攻无不克的长矛。穆城的宝物则是一口能够让任何人都心满意足的大锅。

那时侯达楠人的王是努阿达[6]。但是李尔[7]的儿子马楠楠[8]的势力逐渐壮大。他们当中还有许多声名显赫的长老。王的弟弟奥格玛[9]通晓文字,狄安彻特[10]精通医术,内特[11]骁勇善战,克里德努斯是心灵手巧的木匠,高伯纽[12]是著名的铁匠。芭妲、玛姹和莫里姑[13]都是饶勇善战的巾帼英雄。她们能够在战场上变成乌鸦,给自己的军队带来好运。爱尔兰人甚至盛传玛姹经常用敌人的头颅来当喂猪。达戈达[14]有三个女儿,分别叫做艾丽、波地亚和斑芭[15],后来人们也用她们的名字来称呼爱尔兰。波丽吉[16]是一位诗神,诗人们都迷恋她婀娜的身姿。她还精通医术和手工艺,据说她发明了夜里传递信息的哨子。她的半边脸丑陋难看,但是另外半边美丽迷人。在爱尔兰语中,波丽吉这个名字象征着燃烧的箭。达楠人当中还有许多出名的女王和半神,但是众神之母达娜比所有人都更伟大。

达楠人认为三样东西最为珍贵:耕犁、太阳和榛树。爱尔兰也是据此被划分成三个郡:彻克特代表耕犁,格里安代表太阳,高尔代表榛树[17]。

在海平面下有一眼泉水。泉水周围生长着九棵代表智慧的榛树。它们象征着灵感和诗歌。它们的叶子和花在同一时间长出,又如细雨一般轻盈地飘落在水面上,激起一圈圈华丽的涟漪。在泉水里有五条鲑鱼,它们吃了掉下来的果子,皮肤上就长出红色的斑点来。如果有人吃了这鲑鱼,他就会通晓一切诗歌和智慧。七条智慧之河从这泉眼流出,最后又流回到这泉眼里来。传说那些能歌善舞的人都喝过这泉水。

达楠人到来的时候,正好是五月的头一天。他们从康那特[18]西北部登陆。当时爱尔兰的居民是从南方迁徙来的福尔博人[19]。除了悬浮在山陵上空的一团迷雾之外,他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那时福尔博人的王叫欧差[20],是易克的儿子。王的宫殿设在妲珐山。信使前来报告说有个新的民族不知不觉地入侵,正在玛格里平原安营扎寨。他们本来以为欧差会大吃一惊,但是欧差显得十分平静。因为前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解梦的巫师预言说没多久他就会遇到强大的敌人。

欧差召集长老们开会讨论对策。他们一致同意派遣一位勇士到陌生人那里去打探消息。身经百战的斯瀛被选中担此重任。他披盔带甲,背上宝剑,一手举着坚硬的棕色盾牌,一手拿着双柄长矛,起身前往陌生人落脚的玛格里平原。达楠人的哨兵发现了斯瀛,决定派出布列斯和他对话。布列斯披挂停当,背上宝剑,举起盾牌,带着两只标枪就出发了。

两个勇士高度警惕地相互打量,小心翼翼地朝对方走去。他们看到对方的兵器时,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缓慢地相互靠近,直到可以听见对方说话的声音。两个人停住脚步,重重地将盾牌立在地上护住身体,透过盾牌的边缘注视对方。布列斯首先打破了沉默。斯瀛听到布列斯说的是爱尔兰语,顿时如释重负。他们又往前走了几步,询问对方的来龙去脉。

过了一会,俩人一致同意把挡在身前的盾牌挪开。斯瀛对布列斯的尖利标枪深表敬畏,布列斯也坦承对斯瀛手中厚重长矛的景仰之情。他问斯瀛是不是福尔博人的武器都这么可怕。斯瀛干脆将长矛上的红缨解下,好让布列斯看个究竟。那长矛坚硬厚重又锋利无比,让布列斯赞不绝口。斯瀛也研究了布列斯尖利的标枪,又夸口说自己的长矛能够摧毁任何盾牌,人一旦被它刺中,即使不死也难免重伤。为了让对方充分了解己方武器的威力,两个人相互交换了兵器。布列斯代表达楠人向斯瀛提出:如果福尔博人愿意将爱尔兰的一半让给达楠人,他们会乐于与福尔博人和平共处,不然的话唯有一战。两位勇士彼此仰慕,相见恨晚,当场义结金兰。俩人商定不管将来结局如何,都会铭记双方的友谊。

斯瀛回到妲珐山,转告达楠人的领土要求,又展示了布列斯的标枪。他建议与达楠人分享领土,不要与装备更加精良的敌人作战。欧差和长老们经过彻夜争吵,最终决定说:“我们不能平白无故地放弃一半的国土。如果我们示弱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把另外一半也拿走。”

布列斯也向达楠人展示了斯瀛的长矛,绘声绘色地描述那个健壮凶猛的对手和他的精良装备。他们认为一场大战近在眉睫,便撤退到康那特以西的玛尼亚平原安扎下来,以贝加达山脉为后盾构筑工事。芭妲,玛姹和莫里姑潜入福尔博人商议对策的妲珐山。她们使用巫术使整个城市布满迷雾,又从天上降下大火和血水。福尔博人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她们的巫术整整持续了三天,才被福尔博人的巫师设法解除。

福尔博人结集了所有的男丁,组成十一个军团,在玛尼亚平原的东侧严阵以待。

达楠人的王努阿达再次派出使者,提出乐于与福尔博人平分领土的建议。欧差王说:“你还是直接问我的长老们吧。”使者向长老们重复了努阿达的提议,但是遭到了长老们的一致拒绝。于是使者询问他们打算什么时候开战。长老们说:“我们得等一等。我们需要一点时间来拭擦盔甲,打磨刀枪,以及打造你们那种标枪。我想你们也需要一点时间打造我们那种长矛的。”他们一致同意将战争往后推迟三个月,以便双方都做好充分准备。

到了仲夏,战争开始了。达楠人派出三排投掷手与福尔博人的三排投掷手对阵,被福尔博人杀得落花流水,无一生还。欧差派出信使,询问达楠人打算每日一战还是隔日一战。努阿达回答说最好是隔日一战,但是双方出战的人数必须一样。欧差不高兴地答应了这个要求,因为福尔博人这边有更多的士兵。

战争进行到第四天,双方都损失惨重,无数勇士命丧黄泉。两边的医师都配制了具有疗伤功能的药浴。那些受伤的战士在药浴里面泡了澡之后便完好如初,精神抖擞地参加第二天的战斗。

第四天达楠人逐渐占了上风,将福尔博人往后驱赶。欧差感到口渴,离开战场去找水喝。一百五十个福尔博人保护着他,但是一百五十个达楠人紧追不舍。在一条小溪旁边,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欧差在战斗中被杀死。他们就地将他埋葬,并用石头在他的坟上堆起了一座小丘。

战争一直持续到福尔博人这边只剩下以斯瀛为首的三百名士兵。努阿达提出结束战斗,允许福尔博人从爱尔兰的五个省份中选择一个作为领地。斯瀛选择了康那特,从此福尔博人就世世代代居住在那里。他们的后代当中有一位叫做非迪亚的曾经与库丘林有过一场恶战,最后被开伯列的后代易克杀死。

这就是达楠人在爱尔兰所经历的第一场战争,也被称为第一次玛图里得战争。战争之后达楠人占领了妲珐山。居住在妲珐山的王领导着爱尔兰的各个部落 ,因此妲珐山在全爱尔兰至高无上。妲珐山层峦叠翠,北面是王的宫殿,东面是达楠人的陵墓,美不胜收,因此又被称为灵山和景山。陵墓的北面立着命运之石,即将成为爱尔兰之王的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就会发出轰然巨响。
注释:

[1] 达楠族(the Tuatha de Danaan)是古爱尔兰神话中的一个种族,也被称为狄人(the Men of Dea)。据传他们征服了福尔博族(Fir Bolgs),成为定居在爱尔兰的第五个种族。 他们崇拜万神之母达娜(Dana)。

[2] 达娜(Dana,又作Danu)是达楠族的母亲神,被尊称为万神之母。在现有的文献中很少有关于达娜自己的记录。部分学者认为达娜与安娜(Ana,又作Anu)是同一位神,另外一些学者则认为他们是不同的个体。

[3] 珐城(Falias),卓城(Gorias),芬城(Finias),穆城(Murias)。

[4] 默里亚(Morias),朱利亚(Urias),亚里亚(Arias),森尼亚(Senias)。

[5] 命运之石(the Lia Fail, the Stone of Destiny)是古爱尔兰历史上见证君王加冕礼的一根石柱。目前在爱尔兰的妲珐山(Teamhair,又作the Hilll of Tara)立着一块据信为命运之石的石柱,在有文字可查的爱尔兰历史上该石柱曾多次被移动位置。据传这块石柱是由达娜族带到爱尔兰的,但是地质学家认为这块石头取材自爱尔兰本土。也有学者认为命运之石是生殖崇拜的象征。

[6] 努阿达(Nuada,又作Nuadu,或者Nuadha)是达楠族的王。他带领达楠族征服了福尔博族并占领爱尔兰。

[7] 李尔(Lir)是凯尔特神话中的海神,据信他是扶摩族(the Fomorians)王子伊拉汗(Elatha,又作Elathan)的儿子之一。在盖尔族神话中,他的儿子马楠楠似乎取代了他作为海神的位置,并且比它更加声名显赫。关于李尔的文献并不多见,一些学者认为在已经失传的古神话中李尔的权威要比马楠楠更大。

[8] 马楠楠(Manannan, son of Lir)是凯尔特神话中的海神,也被认为是引灵神。引灵神的职责是将死者的灵魂安全地引导到死后的世界,但是并不负责对死者的审判。虽然凯尔特神话认为马楠楠是达楠族中的一员,很多学者认为他是一位年代更加久远的神。

[9] 奥格玛(Ogma)。

[10] 迪安彻特(Dian Cecht)是古爱尔兰的医神。

[11] 内特(Neit,又作Neith)是古爱尔兰的战神。他也是扶摩族国王巴洛炎魔(Balor)的父亲。

[12] 克里德努斯(Credenus),高伯纽(Goibniu)。

[13] 芭妲(Badb),玛姹(Macha)和莫里姑(Morrigu)都是古爱尔兰的女战神,又是国家主权的象征。在爱尔兰神话中芭妲和莫里姑经常以乌鸦的形象出现。

[14] 达戈达(Dagda)是达楠族的保护神。他道德高尚,而且多才多艺,能力广大。在一些文献中他被描绘成扶摩族王子伊拉汗的父亲。在另外一些文献中他又是扶摩族公主依琳(Ethlinn,又作Ethniu,或者Ethliu,或者Eithne)的儿子。

[15] 艾丽(Eire),波地亚(Fodla)和斑芭(Banba,又作Banbha)是达戈达的三个女儿,她们的名字也是爱尔兰的古称。

[16] 波丽吉(Brigit,又作Brighid)是达戈达的另外一个女儿,也是布列斯(Bres)的丈夫。她是一位诗神。她还有两位同样叫做波丽吉的姊妹,她们三位被认为是凯尔特神话中的三姊妹神。

[17] 彻安特(Cecht),格里安(Grian),高尔(Coll)。均为古爱尔兰地名。

[18] 康那特(Connacht)。

[19] 福尔博族(the Fir Bolg,又作Fir Bholg,或者Firbolg)是达楠人到达之前就居住在爱尔兰。很多学者认为他们是盖尔族(the Gael)的神。

[20] 欧差(Eochaid)是易克(Erc)的儿子。他是福尔博族的王。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