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

By , July 30, 2009 8:50 pm

今天听一位师姐讲的故事。

故事中的主角是师姐的儿子,在国内某国际学校读书,中文不是很好。师姐带着这娃到Impirial College参加大学入学的面试。临入场的时候,这娃有点紧张,于是师姐给了他一番鼓励,最后说:“别害怕,大方点。”

这娃楞了一下,然后问:“大方点是什么意思呢?我是不是要给他钱?”

普希金叙事诗选集

By , July 30, 2009 11:11 am

作者:普希金
译者:查良铮
出版:四川文艺出版社

1985年出版的一本小书,咪咪从海淀图书馆借回来的。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回看普希金的诗,相见恨晚哪。

查良铮先生的翻译,真是绝了。没有想到诗歌也能够翻的这么好的。半年前读过某人翻译的《神曲》,感慨于如此波澜起伏的伟大诗篇竟然被翻译得这般索然无味,差点对翻译文学失去了兴趣。

自己也在尝试着做一些翻译方面的事情。(对,还是那本《众神与战士》。)查良铮先生的文字,看来是值得多看看的。

无线传感器网络的应用范围问题

By , July 29, 2009 3:43 pm

前些时间在几个地方做了几次关于Sun SPOT的讲座。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无线通讯是否可靠的问题,根据我个人的理解,尝试着解答一下吧。

不管是有线通讯还是无线通讯,其基本原理都是一样的。原始信息在发射机端经过调制之后通过某种信号传递介质发送给接收机,接收机端通过解调得到原始信息。无线通讯和有线通讯的根本区别,就在于其信号传递介质。在有线通讯中,这个信号传递介质通常是某种电传导介质(或者是光传导介质),在这种介质上所传递的信号是电信号(或者是光信号)。在无线通讯中,这个信号传递介质通常是大气,在这种介质上所传递的信号是电磁波。从通讯理论上来讲,只要这两种信号传递介质都是导通的,那么其可靠度水平是相当的。说有线通讯比无线通讯更加可靠,其实是觉得看得见摸得着的线缆比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更加实在。再往远处扯一扯,则是“虚”和“实”的本质问题,是可以做一篇哲学论文的。

任何通讯介质,都有其固有的弱点。有线介质不但怕虫吃鼠咬,更怕民工拿锄头乱挖;无线介质虽然怕障碍物阻挡,但是至少不会被虫子咬断。 所以,无线和有线,是各自有其应用环境的。在合适的应用环境里,就能够充分体现出其优点来。在不合适的应用环境里,理论上说得再好也没用。

无线传感器网络之所以会在未来有广阔的前景,在于它很好地解决了最后一公里,最后一百米,最后十米,或者是最后一米的问题。举个例子说,我国最近几年建设的高速公路,基本上都有光缆覆盖,其带宽足以支撑实时的视频监控应用。但是,高速公路沿途的各种摄像头和传感器是不能够直接接入光缆的,因为每在光缆上接入一个设备,就需要接入一对昂贵的光栅机。通常的做法,是将光缆作为骨干网,每隔一定的距离部署一对光栅机作为主节点,主节点附近的各种设备通过其他方式组成局部子网进行通讯,局部子网上的各种设备将主节点作为数据池(Data Sink),数据池上的数据通过主节点并入骨干网,并最终传输到远程数据采集、分析、控制终端。如上所述之最后N 米问题,用有线的解决方案往往是不太方便的,譬如说在已经通车的高速公路周边部署新的传感器,就不能够频繁地考虑将高速公路挖开铺设新的线缆这种可能性。

无线传感器网络的另外一个应用范围,是不便搭设有线通讯设备的环境。譬如说隧道施工现场和地下矿井矿山,施工现场的复杂性,以及传感器的数量级,使得搭设可靠的有线通讯环境非常困难。尽管无线通讯确实会由于施工现场中的种种障碍受到干扰,但是由于我们能够轻易地将无线传感器节点部署到施工现场的各个角落,从而构建起一个全面覆盖的无线通讯网络。在施工现场发生变化的时候,我们还能够轻易地通过调整无线传感器节点的物理位置来适应施工现场所发生的各种变化。这样的灵活性,是有线网络所远远不能够相比拟的。

木桶

By , July 25, 2009 10:36 am

我小的时候,家里有一对挑水用的木桶。桶身大约有五六十公分高,是用一种很沉的黑色木板拼起来的,外围用两道铁丝箍起来。有两块正对面的木板比其他的木板要高一点点,在顶上各有一个小孔。一条长长的麻绳,两头分别从两个小孔穿过系成死扣。麻绳的中间,又打了一个环状的结,那是给扁担留下的位置。桶身极沉重,记得我第一次用这木桶挑水的时候,光是木桶本身就压得我肩膀酸痛不已。那麻绳极长,我个子又矮小,必须踮起脚尖来才不至于让木桶拖到地上。等桶里装满了水,更是沉得走不动路了,只好一步一停歇慢慢地挪回家。

除了挑水用的这对木桶,家里还有一只洗澡用的木盆。木盆比木桶矮很多,但是要大点。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小时候我们兄妹三个都在这小木盆里泡过澡。

我上小学的时候,大概是三年级吧,发了一次高烧。爸爸上课去了,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在恍惚之中,我觉得自己坐在那只木盆里,漂浮在一望无垠的海面上。木盆随着海浪的拍打飘忽不定,时而向上,时而向下,时而向前,时而向后,时而相左,时而向右,时不时地还打个转。我惶恐万分,紧紧地抓住小木盆矮矮的边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场病后来当然好了,我甚至不记得当时得的究竟是什么病。但是关于小木盆的这一段奇异记忆,永远就象发生在昨天一样清晰。

后来家里慢慢地用起了塑料桶和铁桶,笨重的木桶被放到厨房的角落里。一开始的时候还用来装装猪食什么的,后来连装猪食的也改了塑料桶的铁桶。我上中学的时候,还记得曾经好几次看到它们。再后来,因为搬了几次家的关系,就再也找不到了。

无线传感器网络开发教程(基于Sun SPOT)

By , July 15, 2009 4:56 pm

这些教程是我在过去两年中逐步整理出来的。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希望能够对也在作无线传感器网络的朋友有用。其中参考了很多其他老师和研究人员的胶片,就不一一致谢了。

由于水平有限,肯定有很多问题和错误,希望各位不要见怪。

下载到的文件是OpenOffice.Org格式的演示文件,建议使用OpenOffice.Org打开浏览(不过据说比较新版本的Microsoft Office也支持OpenOffice.Org的文件格式了 )。

01 无线传感器网络技术介绍

02 Sun SPOT介绍

03 Sun SPOT开发环境

04 Sun SPOT开发初步

05 Sun SPOT数据处理

06 Sun SPOT无线通讯

07 Sun SPOT基站应用

08 Sun SPOT数据存储

09 Sun SPOT外部接口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