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作业(03)

By , 2009年8月28日 9:43 下午

Tea_03_01Tea_03_02
Tea_03_03Tea_03_04

到古乐茗轩拜访姜先生,与陈老师一同品尝了一款八十年代早期的熟茶。这是一款散茶,条索匀称,无细小碎片,不知道是当年还是后来经过仔细挑选,想来是下了一番功夫的。茶叶呈黑褐色,很干净,清闻有轻微陈香,无霉味以及其他异味。

茶具:雪松紫泥调砂壶(150 毫升左右),白瓷茶杯,日本锡制梅花杯托
用水:农夫山泉
水壶:古乐茗轩私藏日本老铁壶(因为照片拍的不够好,就不贴了)
水温:95度左右
茶量:7 克左右
水量:120 CC左右
冲泡:20秒到25秒

陈老师亲自冲泡,茶客是我和姜先生。

冲泡过程:用滚水淋遍紫砂壶,趁热将茶叶倒入茶壶,盖上壶盖震荡数次进行醒茶。醒茶后注入热水,盖上壶盖,又用热水淋倒壶盖上面。等壶身和壶盖的上的水迹自然蒸发后将茶汤注入公道杯,再由公道杯分入茶杯。

第一泡,茶汤红黑色,无悬浮物以及其他杂质,陈香扑鼻。入口无苦涩感也无爽滑感,有一种醇厚的感觉,静坐一分钟左右感觉有轻微的回甘。

第二泡,茶汤颜色更浓,在公道杯内接近黑色,但是分入白瓷茶杯内依然是红黑色,陈香较第一泡稍弱。入口无苦涩感,有轻微的甜味,很温柔。

第三泡,茶汤红黑色,感觉比前面两泡更干净。清甜,但是并不强烈。舌面及喉咙有轻微的甘味,也不强烈。

我们一共喝了八泡,没有感觉到任何苦涩。茶汤自始至终都是红黑色,似乎没有变淡的趋势。茶汤永远是淡淡的甜,淡淡的甘,没有强烈的味觉冲击,而是一种柔柔的感觉。和我之前喝过的一款号称是88年的8853(这款茶后来经云飞大哥以及其他几位茶友认定其实没有那么老)相比较,在醇厚程度和味道的变化上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我发现我这头三个品茶作业,品的都是普洱茶。更大的问题,是这三个作业,都没有第一次喝普洱茶(见88年的8853一文)时的日记写得好。也许真的是应了陈老师的话,就是我喝普洱茶的起点太高了。

接下来的作业,想品一品绿茶。这个周末杨师兄要给我带一些齐山的六安瓜片,期待中…

世界最小迷你胆机

By , 2009年8月27日 11:36 上午

ppja_1ppja_2

世界上最小的迷你胆机,由我哥哥亲手打造的。今天收到了哥哥从深圳快递过来两台样机,还没有来得及试用呢。不过光看这外观,就很有感觉。

型号代码 : PA0803A
使用管子 : 6J1 + 6P1
使用输出牛 : Z11/0.35mm/EI48*24
工作电压 : 176-264 Vac 或者 85-132 Vac
输出阻抗 : 8 欧
输出功率 : 2.5W + 2.5W (电脑桌面音响的黄金输出功率)
输出残余交流电压 : <0.8 mVac
外观尺寸 : 130 * 100 mm (全球最小)
主要用途 : 电脑桌面音响,书房音响,卧室音响

如果各位朋友需要关于此款胆机的更多信息,敬请参考http://www.ppj-acoustics.cn/

品茶作业(02)

By , 2009年8月27日 10:22 上午


去马连道的茶缘茶城拜访杨师兄,有幸遇到一位来自苏州的制茶大姐,与诸位师兄一同品到了一款来自大黑山的2006年野生紫芽。那茶饼条索匀整,肥壮结实,暗香浮动,紫气盈盈,一看就是片好茶。

茶具:紫砂壶(容量不详)
用水:桶装矿泉水
水壶:随手泡
水温:95度左右
茶量:7 克左右
水量:120 CC左右
冲泡:10秒到15秒

苏州的大姐亲自冲泡。因为茶客比较多的关系,两泡在公道杯内并做一泡后再分入茶杯。

第一泡:入口微有涩感,但是并不强烈。片刻之后舌面现苦味,一两分钟后舌底有生津的感觉。

第二泡:入口依然微涩,苦味转淡。第三泡与第二泡类似,无特别感觉。

第四泡:入口依然微涩,微苦,但是比前三泡要弱。舌面上甜味开始明显起来。

第五泡:入口涩感更轻,清甜。入口之后仔细回味,似乎有能够感觉到前面几泡遗留下来的涩感。舌头两侧生津不断,舌头有微麻的感觉,上颚有甘甜。

第六泡以及之后,茶汤的颜色和滋味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一直都有非常轻微的涩感,非常清甜爽口。每一杯茶,其味觉冲击并不强烈,却柔柔地在人的心里留下烙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茶特别耐泡,我们从上午11点喝到中午12点半,前前后后至少也有20泡以上了,依然茶汤澄澈,甘甜如露。吃过午饭回来,觉得不够尽兴,又用那茶底冲了三泡,还是微涩,清甜。

最后拿了那茶底出来看看,全都是带有两三片嫩叶的芽条,饱满肥壮,毫发无损,看起来就象是活的一样。

真真是款好茶。

象山一样疼

By , 2009年8月23日 9:06 下午

傍晚出门回来,清扬婉兮说是腹部有点疼。问她具体的位置,却又说不清楚。妈妈便问到底是怎么个疼法,是尖尖的疼,还是隐隐的疼。

清扬婉兮说:“是尖尖的疼,象山一样疼。”说完了,用手指头搭出一座小山的模样来。

吃过晚饭之后,还是有点不舒服,便早早地睡了。希望明天会好起来。

Taxi Driver with PhD from Stanford

By , 2009年8月21日 4:08 下午

I read, with tears, all the blog entries from this Singapore taxi driver — Dr. Cai Mingjie, an ex-PI at IMCB@ASTAR Singapore. I know that blogspot is blocked in China (I myself got there via VPN), but would recommend a read for those who are still able to access the site.

http://taxidiary.blogspot.com/

His blog entries make me think about a lot of things…

凤凰镇记(补)

By , 2009年8月19日 11:22 下午

这次去凤凰,完全在计划之外。第十届全国操作系统课程教学研讨会安排的旅游线路是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然而首都师范大学的孙卫真老师提起附近的凤凰镇,一下子就勾起了我的兴趣。研讨会结束之后,我们便离开大队踏上了前往枫黄的旅游车,同行的还有首都师范大学的刘羽老师,还有机械工业出版社的编辑王璐。

坦率地讲,之前对凤凰的所有印象都是来自沈从文的小说《边城》。到了之后,才意识到凤凰的美远远超出了沈从文的描写。

具有中国特色的城市化进程悉数抹去我们这个国家的历史。某些地处偏僻的小镇,由于种种原因竟然幸免于难,现在便成了国人趋之若鹜的文化古城。在这些“文化古城”的商业化过程中,有一些不同的现象,值得深思。

离杭州不远的乌镇,是一座没有生命的空城。从建筑上来讲,乌镇的建筑群确实很有代表性,我就是第一次在这里领会到了鲁迅所说的“院子里高墙上四角的天空”的真正含义。现在的乌镇已经没有居民,只有游客和商户。到了傍晚,游人散尽,整个小镇就空了,一片凄凉的感觉。这样的“文化名城”,其实文化的精粹已经被淘空,只剩下个臭皮囊了。

和乌镇相比,丽江有生命,但是似乎没有生气。丽江是有人住的,但是在街上活动的都是游客和商户。不管是大研还是束河,纳西人的老房子,基本上都是租给汉人作了店面。所以有人打趣地说,在丽江,除了晚上出来跳舞的老太太之外,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都是汉人。(对于这个论断,我个人认为应该将黎明等尚未开发的地区排除在外。)对于纳西族来说,纳西文字是需要顶礼膜拜的神谕,只有不敬神的种族才会将神谕画在T-Shirt衫上到处乱跑。丽江到处新建世界文化遗产的道场,可惜这些道场大都成了敛财的场所,总有把牛皮吹穿的一天。因此我对于丽江的所有好感,都是来自丽江的自然景观,譬如拉市海和黎明。

凤凰不仅有生命,而且有生气。因为沱江两岸还生活着很多本地人,他们日常的生活就是凤凰的景观。从这一点来说,我认为凤凰的保护是比丽江要更好的,尽管这里没有凤凰文字也没有凤凰教。除了缓缓流过的沱江和女儿墙顶上的凤头,凤凰没有装出很有文化很有历史的样子。也许,我所喜欢的就是这样一种谦卑与坦诚。

如果单纯地讨论发呆和流浪的话,丽江和凤凰倒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有时间、朋友和酒,就是在钢筋森林里,也是开心的。

凤凰镇记

By , 2009年8月19日 10:28 下午


经过五个小时的颠簸,我们的车在沱江边上的一个停车场停下。下了车来,隐隐约约地听见远处哗哗的水声。穿过停车场,便看到了那传说中的沱江。一座矮矮的木板桥上,缓缓走过一队拿着相机打着太阳伞的游客。上游不远处,伫立着一架颜色斑驳的水车,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没有动过了。在水车后面,两位衣着朴素的女子正蹲在水边洗衣服,看来是住在这里的本地人。

顺着木板桥的方向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古香古色的建筑。回过头来看江这边的建筑,也是同样的风格。这些建筑大都为砖木结构,依山而建,面朝沱江。从外墙和瓦片的颜色来看,建成的年代参差不齐。瓦片搭出的歇山式斜屋顶,是南方多雨地区常见的样式。也有悬山式的屋顶,只是用女儿墙取代了垂脊,在女儿墙顶上还用瓦片搭出一小条装饰性的屋脊来。在垂脊或者是女儿墙的末端,又有一凤头轻盈地挑起向天作飞翔状。在飞檐的下方,一些红色的灯笼在风中悠然自得地摇来摇去。

沱江的水,算是干净的。江面上有一些游船和皮艇,还有三五个孩子在水里游泳。一只蜻蜓悠闲自得地栖息在水面的水草上,全然不受游人的干扰。


红砂岩砌就的城墙,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各种建筑上高低不齐的女儿墙上挑起的凤头,在背后青山的掩映下更是别有一番韵味。城楼的风范依然威严,但是墙壁上的射击口已经不再有用。来自各地的游客占据了老炮手严阵以待的位置,用配备各式光学镜头的新大炮尽情地轰炸着古城的一切。在古香古色的街巷上,有客栈,有小吃店,还有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商店。几位年纪不大的孩子,团团围住路边一个卖小吃的摊子。一位光着膀子的小伙,拉着女朋友坐上了黄包车。卖小饰品的老太太,坐在街边等待下一个可能的顾客。屋顶上古旧但不破败的老虎窗,静静地吟唱着岁月的苍苍。几条牵牛藤子从女儿墙上方垂下来,没有花。那碧绿的叶子在风中微微地颤动着,是不是这首乐曲中最美的和声?


这座小城是活的。瞧,这位满脸笑容的胖子,正和对面的大爷杀得不亦乐乎。旁边有好多围观的,或面带微笑,或神情凝重,时不时地点评几句。那位守店的男子,就这样往躺椅上一靠,便发出了长短不匀的鼾声。那光着屁股趴在他身上安睡的娃娃,不知道正做着什么样的梦。拉着满车石头的车夫,大声喊着“借光借光”快步从石板路上走过。来自美院的女孩,静静地坐在路边写生,而她的身影又落在我们的镜头里。


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我们来到码头,登上一艘小船,顺流而下。水里有几位小孩在游泳嬉戏,看样子是本地人。男孩统统光着上身,女孩则穿着衣服。对于我们这些来来往往的游人,他们看来是早就见惯不怪了。一位游客模样的女子,小心翼翼地走到水中的石头上坐下来,把脚泡在水里接受这大自然的按摩。一对情侣相互偎依着泡在水里,旁若无人地享受全开放式的鸳鸯浴。女孩的手里拿着一块肥皂,男孩的将手伸进深进女孩的衣服里给她搓背。

住在这里的孩子们也许是幸福的。他们所习以为常的清水、蓝天、白云,对于城里人来说简直是奢侈品。来到这里的城里人也许是幸福的。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够抛开一切的束缚,无需顾忌他人的眼光肆意享受一回自由自在的生活。


夜色慢慢地由淡转浓。远处绿荫遮挡的房子里飘起了炊烟。水面上开始凝结起了水汽,渐渐地汇成若隐若现的雾,越来越浓。刚才还在水里游泳的孩子们已经全然不见,游船和两岸的建筑物在一片雾霭中也变得模糊起来。江边的建筑物依次亮起了灯光,在江面上投下五彩斑斓的倒影,唱着歌,跳着舞。我们几个吃过晚饭,坐在江边的西风瘦马酒吧里,点上蜡烛,要了一斤梅子酒,一斤糯米酒。看着那浅绿色的酒浆,不由得想起下面的诗句来:“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没有下雪,没有火炉,但是有酒,还有朋友。

天门山(3)

By , 2009年8月17日 1:51 上午

这位老居士,是值得单独记一下的。

老居士姓张,今年72岁。每周都要从山底下徒步爬上山来,到天门洞顶上的泉眼去取水,用来供养天门山寺的和尚。我们几位小年轻,坐着缆车到山顶来才走了一小圈就累得气喘嘘嘘,人家老先生可是脸不改色心不跳呢。

张居士并非独行,与她同行的是一位60岁的女居士。从天门洞顶给天门山寺去水,往返的山路有四公里左右。张居士每次要从山顶上背十多斤水到天门山寺去,而比较年轻的那位女居士要背二十多斤。

又另:我们在山顶上也参拜了天门山寺,同行的几位朋友还请了一份《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其实我最近也在学习《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呢。

天门山(2)

By , 2009年8月17日 1:39 上午

这些照片,都是用佳能的IXUS 75卡片机在微距状态拍摄的,手动对焦。照片质量当然没有办法和单反的效果相媲美,但是对于我这种傻瓜型用户来讲,已经是相当心满意足了。

照片上的大部分花花草草,还有小虫子们,都不知道叫啥名字。以后晓得了,再慢慢补上来。

天门山(1)

By , 2009年8月17日 1:21 上午

这几天在张家界参加第十届全国操作系统课程教学研讨会,顺便去了一趟附近的天门山。

天门山古称嵩梁山,隆起开始于燕山运动,再经喜马拉雅山造山运动,造就了天门山隆起的主体。后经强烈的剥蚀和淋溶作用,形成了现今的喀斯特 山地地貌。山顶因长期风化剥 蚀和断层作用,四周陡峭部分被剥蚀,仅保存了核部产状宽缓地地层。从而呈现出孤立台地地貌,台地峭壁以下有向下伸出的几条山峦及峰脊谷地。据史书记载,三 国吴永安六年(公元263年) ,因大地震,山壁崩裂,南北洞开,玄朗如门。景帝孙休以为吉祥,下令将武陵郡改称天门郡,将嵩梁山改称天门山。

我 们从张家界市乘坐缆车到达缆车上站,顺着悬于海拔1400多米的峭壁之上的栈道慢慢前行。这条栈道的头衔很大,相传纵横家的鼻祖鬼谷子曾在天门山隐居,因 此此地峭壁上的某个岩洞被命名为鬼谷洞,而修建于鬼谷洞之上的这条栈道就被命名为鬼谷栈道了。有介绍称闯王李自成败出京师之后其大将李过将巨额财宝秘密藏 匿于天门山,甚至有人在天门山的原始森林里发现过独角兽云云。这些宣传给天门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不过我个人感觉天门山的山景乏善可陈。这一路上,我的相机基本上都是固定在微距状态。栈道旁边的小花小草,以及栖息于花草间小昆虫,构成了这批照片的主题。

不过我对天门山的地质构造是充满兴趣的。从地质学上讲,天门山是完整的向斜构造单元。这一次上天门山,也是想看一看真实的向斜是什么样子的。在这里介绍几个地质学上的概念:

褶皱 — 变形作用在面状构造(如像岩层、层面、叶理,或劈理等)中引起的弯曲或扳曲。

背斜 — 一种上凸的,其核部由老地层组成的褶曲,岩层自中心向外倾斜。判别背斜不能简单根据其形态的上凸或上拱,要根据岩层时代自核部向两翼是否由老变新。若岩层时代不明,则泛称背形。背斜顶部受张力作用,岩性脆弱,易被侵蚀,在外力作用下形成谷地。

向斜 — 一种下凹的,其核部由新地层组成的褶曲,岩层自中心向内倾斜。判别向斜不能简单根据其形态的下凹或下拗,要根据从核部向两翼地层时代是否由新变老。若地层时代不明,则泛称向形。向斜底部受压力作用,岩性坚硬,不易侵蚀,在外力作用下形成山坡。

背斜在外力作用下反而成谷,向斜在外力作用下反而成山,这种情况称为“地形倒置”,是外力作用的典型体现。

在山顶转过一小圈之后,我们又乘坐缆车到达缆车中站,下了缆车改乘旅游专用巴士到达天门洞的下方。花了将近20分钟的时间爬了999 级台阶,终于爬到了天门洞。站在天门洞里,眼界扩然开朗,又有阵阵凉风吹拂,倒是十分惬意。

天门洞为南北对穿,门高131米,宽57米,深60米。天门洞的顶部有两块大岩石构成。站在天门洞里抬头往上看,能够清楚地看见左边那座山坡与底部那块岩石之间有一个明显的夹缝。一股细小的水流从洞顶滴落,又在半空中被风吹散,就像是阵阵花雨,轻柔地打着旋儿,亮晶晶地飘洒而下,因此又被称为“梅花雨”。这个景观,在其他地方是难得见到的。可惜的是手边带的相机实在太烂,没有办法把这个景象给拍下来。

站在天门洞里,近距离拍摄到了传说中的向斜。上面两张照片,分别是天门洞左右两个向斜的局部。因为岩壁很大而相机很差的缘故,没有能够达到我想要的效果,但是基本能够看出岩石的纹理走向来。


坦率地说,这999 级台阶对咱这久未活动的老胳膊老腿可是个不小的考验。好不容易爬到顶上的时候,我右腿的膝盖就已经感觉到疼了,下来的时候只能够扶着栏杆一步一步地挪下来。可是上面这只两三个月大的小狗可是自己爬上去又爬下来的。我在半道上碰到这小狗的时候人家正在休息,但是当我举起相机的时候还是神气活现地摆了个姿势。可是听见主人说要接着往下走的时候,马上摆出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来,眼神里甚至有那么一点点委屈。主人佯装着往前走了几步,它便趴在台阶上耍起赖皮来,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实在是招人喜欢。

这个贴子的照片太多了,花花草草就换一个帖子来发吧。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