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作业(栋宇云飞版纳卡古树顶芽)

By , May 15, 2010 3:50 pm

这一份作业,拖欠的时间有点长。这一款茶从北京寄过来的时候俺还在准备年货,而现在俨然已经是仲夏了。还好这皱巴巴的包装纸和狗啃般的茶饼都可以证明这茶俺是不止一次喝过迪(不象某些人整整齐齐地放在书柜里展览,嘿嘿)。云飞大哥的这四块饼,不管是热泡还是冷泡都极具韵味。这一篇茶记,仍采用传统的热泡程序,请云飞大哥与各位茶友指正。

茶具:110 CC白瓷盖碗
用水:自备井水,经粗纱网、细绵网、活性炭三层过滤
水壶:随手泡
水温:80度到95度之间
茶量:5.0 克
水量:80 CC左右
冲泡:5秒到120秒

Naka_Leave_01Naka_Leave_02
Naka_Leave_03Naka_Leave_04

这一块茶饼,表面干净清爽,条索分明。茶叶黑褐色夹带鹅黄,无紫芽。通体带短毫,银白色。清闻有细微烟味,无异味。掰下茶叶适量置于茶荷内,茶叶大小匀整,以完整叶片为主,带些许细屑。用沸水冲洗白瓷盖碗,趁热将茶叶投入盖碗中震荡数次醒茶。刚刚掀开碗盖时烟味明显,片刻之后烟味消散,剩下淡淡的花香。冲洗茶具及醒茶后不再烧水,直接用随手泡中的热水冲第一和第二泡茶,然后重新烧水冲第三泡茶。从第三泡茶起,每三泡茶重新烧水一次。出汤时将茶汤注入公道杯,又由公道杯分注入茶杯。

第一泡:水温大概为90度,注水后立即出汤,主要目的是醒茶。由于没有使用滤网的缘故,茶杯底部有些许碎屑,但是茶汤澄澈,无悬浮物。茶汤颜色橙黄略带橙红,较浅。(与栋宇云飞版的南糯、景迈和帕沙相比较,这第一泡的颜色是比较深的。)茶汤入口时有极淡的清香,不明显。不苦,不涩,不甜。回味30秒左右,有极轻微的生津及回甘。

第二泡:水温大概为90度,注水10秒后出汤,主要目的是醒茶。茶汤底部依然有些许碎屑,颜色橙黄,比前一泡的颜色略深,橙红不现。入口微苦,微涩。片刻之后即有回甘,但是涩感并不消逝,口腔有些许舒张感。

第三泡:重新烧水,水温大概为95度,注水10秒后出汤。茶汤底部依然有些许碎屑,但是比前两泡要少好多。茶汤澄澈,颜色橙黄,花香显扬。入口有较明显的苦涩,但是并不强烈。片刻之后苦味转轻,生津明显,回甘涌现,持久但不强烈,与轻微的涩感交织在一起。

第四泡:水温大概为90度,注水10秒后出汤。茶汤橙黄,清澈透亮。入口时苦涩依然,不过有了前面一泡的经验,感觉上似乎不甚强烈。片刻之后苦味转轻,涩感转弱,回甘与生津明显,持久但不强烈。

第五泡:水温大概为90度,注水10秒后出汤。茶汤橙黄,清澈透亮。入口时苦涩转弱,花香也转弱,甜味涌现。回甘与生津明显,持久,不强烈。

第六泡:重新烧水,水温大概为95度,注水10秒后出汤。茶汤橙黄,与前面三泡基本上没有区别,清澈透亮。入口时苦涩感已经极轻微,花香不现,口感更甜。

第七泡:水温大概为90度,注水15秒后出汤。汤色橙黄,清澈透亮。入口清甜,基本上没有苦涩。口感柔和,生津与回甘持久,不强烈。

从第八泡往后,慢慢地增加冲泡时间,从30秒,45秒,60秒到120秒左右。汤色始终没有变淡,入口时始终是淡淡的清甜,回甘轻柔。

最后看一下叶底。茶叶肥壮鲜嫩,颜色鹅黄,极具活力。

如下图片,分别是第一、第四、第七和第十泡的茶汤。

Naka_Tea_01Naka_Tea_04
Naka_Tea_07Naka_Tea_10

云飞大哥的这四款茶,个人以为南糯的表现最为出色,品饮时苦涩张显,回甘汹涌,高潮迭起,对口腔的冲击极为强烈。(这一块饼,建议招待英雄。)景迈春芽则温柔婉转,花香显扬,舒缓细腻,感人置深。(这一块饼,建议赠送知己。)帕沙顶芽甘甜醇厚,涩感较强,个性鲜明。(这一块饼,最宜狐朋狗友聚会。)唯有这纳卡甘甜不如南糯,花香不如景迈,醇厚不如帕沙,但是它平平淡淡,清甜悠长,冷热皆宜,倒成了最近俺家掰得最勤快的一块。(这一块饼,还是独饮的好。)

花了半年的时间,总算把云飞大哥的四块茶饼一一点评完毕。俺是刚刚学习泡茶,在冲泡技巧方面定然有许多不足之处,还望云飞大哥与各位茶友多多指正。

荔枝熟了

By , May 12, 2010 12:53 pm

IMG_3804IMG_3807
IMG_3806IMG_3809

今年大旱,村里的野生荔枝没结多少,不过今天又给我们逮到机会了。邻村有一棵野生的荔枝树结了些果子,还没有完全熟透。但是前两天下了写大雨,果子吸足了水分就裂开了,如果再不摘就会烂掉。今天吃过早饭之后,我们就开着车去摘果子。

树挺高,只有顶上的树梢结了些果子,绿中透红。俺现在是爬不动树了,正好叫了个小青年来帮忙。小青年带着竹钩轻手轻脚的就上了树,伸出钩子一拉,一大枝荔枝就从树上掉下来了。不用洗,直接摘了一个剥了皮往嘴里送,酸甜酸甜的,真好吃。

十多分钟的功夫,就摘了一车。拉回家里往石桌石凳那里一放,敞开肚子开始吃啊,午饭都给省下了。

PS: 去年也干过开车进村的事情,在这里。当时去的是另外一个村子,荔枝的品种和这个不太一样。(顺便又打听了一下,那个村子的荔枝也快要熟啦。)

菠萝熟了(Riping Pineapple)

By , May 9, 2010 9:47 pm

IMG_3735IMG_3738

08年夏天种下的菠萝,经过两年的等待,终于结出了硕大的果子。我每天都要在园子里来回看看,寻找可以采摘的菠萝。这不是,今天总算让我们找到一个能吃的啦。

第一个菠萝,让清扬婉兮去摘。这家伙,叶子上全是刺,果子上也全是刺,简直没有地方下手嘛。在爸爸的指点下,清扬婉兮双手抱住,往一个方向使劲转。一下,两下,好多下,这家伙还挺坚强,摘不下来。都快放弃了的时候,菠萝倒了。再用力一拧,下来了!把这大家伙抱起来,拍个照片 -- 这可是俺清扬婉兮的劳动成果。

把菠萝抱回厨房,立马就切了。刚刚经过烈日暴晒,菠萝还是热乎乎的。不过,真好吃!

We planted about 200 pineapples in 2008. After two years of waiting, they finally bear big fruits. Everyday I walk around the garden searching for fullgrown pineapples. Well, we finally got one today.

Wanqing volunteered to ripe the first one. Wow, what a big guy, with fiece stings all over the leaves and the fruit. There is hardly any place to put her hands. With father’s advice, Wanqing held the fruit with two hands, and rotated it in one direction. One, two, three, many tries — this guy just didn’t want to come down. When Wanqing almost gave up, the pineapple fell from the leaves. With another pull, the fruit now came to her arms. Hold it –yep, nice shot!

We brought the pineapple to the kitchen, and couldn’t wait to slice it and eat. The pineapple was still warm (after being roasted under the sun for the whole day), but it was really delicious!

汪兄威武

By , May 6, 2010 2:36 pm

今天有一位自称是玩了几十年香的客人到寒舍来,想看看我这有没有什么东西。说老实话,俺们家的东西实在是拿不出手,所以被批评得很惨。

俺先是拿了一点伊利安的木头给他看,上面用英文写了产地。这位香友端详半天,说:“你这个肯定不是海南的。”

俺又拿出一根虎斑棍子给他看,上面同样用英文写着产地。这位香友端详半天,说:“这个是越南的,俺不要。”

俺只好拿出一块打洞的人工香来。这位香友端详半天,欢喜赞叹道:“这是越南的老货啊,不错。”

俺看这位香友举止非凡,忍不住问:“您买这些东西做什么用呢?”

这位老兄得意洋洋地说:“不做啥,就是玩。俺玩沉香几十年了,什么香都见过。你听说过北京的汪某某吧,是我的好朋友。”

俺只好指着身边一棵二三十公分大小的白木香树说:“那您看看这是什么香?”

这位老兄不屑地说:“我只对沉香感兴趣。”

俺彻底晕菜,心想真是世外高人啊,一定得看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弄到手的。于是问道:“那您家里肯定有很多沉香吧。”

这位老兄指着俺们家那辆下地的破皮卡说:“光是沉水的,你这辆车也装不完!”

俺真是后悔当初没有买一辆东风啊!遂问:“那,有没有可能卖一点点?”

这位老兄说:“笑话,你买得起吗?”

也是,俺满面尘灰,容颜枯槁,饭都吃不饱的样子,怎么可能有钱买香。不过嘛,好香在前,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俺硬着头皮指着俺的寒舍说:“要不,我把这园子抵押给你,让我看一看?”

这位老兄说:“切!你这园子,能值几个钱!”

俺实在是汗颜了。尴尬之中,突然想起英明神武天下无敌的汪兄。于是掏出手机说:“俺跟汪兄商量一下,看他要不要。”

这位老兄拂座而起,说:“你这里的东西太烂,不要了。我走了。”随即扬长而去。

汪兄威武!

小熊和小鸟(Wanqing’s Story: Bear and Bird)

By , May 3, 2010 5:23 pm

清扬婉兮自己讲的故事:小熊和小鸟。(双击画面自动播放)

Wanqing told us a story — bear and bird. (Double click on the image to pla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