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杂记 -- 红掌拨清波

By , June 29, 2010 8:43 pm

材料:

活田蚌三斤,面粉四两,鸡蛋四只,鹅油适量,食盐适量,橄榄油适量,胡椒粉适量。

做法:

将三年左右的老鹅肉一大块(约一斤左右)放入锡纸中包好,放入烤箱中用180摄氏度烤90分钟左右。烤好的鹅肉改做它用,留下烤出的鹅油即可。

将田蚌在清水里静养8 小时左右,清水中加少许食盐(也可以加柚子皮、柚子叶等稍带刺激性的物品),促使田蚌吐尽肚中泥沙。将田蚌表面刷洗干净,用刀子顺着贝壳的夹缝处将田蚌切开,用小刀顺着贝壳的内侧将田蚌肉仔细刮下,连同贝壳内的汁水一同放入小盆内。田蚌肉中有一处暗黑色的鼓包,是田蚌尚未消化完毕的食物,应用小刀切下弃去。

取面粉适量,放到一个大盆中,又将田蚌肉连同汁水一同加入,用筷子搅拌成糊糊状。加入鹅油,又将鸡蛋打入糊糊中,加入食盐,继续搅拌成稀泥状。搅拌好的面糊有较好的流动性,但是并不渗水离析。如果面糊的流动性不够,则加入少量清水。如果面糊出现离析迹象,则加入少量补面。

热锅,改小火。倒一小勺橄榄油于锅底,待其充分受热后加入面糊两大勺。轻轻转动炒锅,让面糊均匀地贴在炒锅表面,成薄饼状。盖上锅盖,两分钟后掀开锅盖,将薄饼翻一下,向上的一面洒上少许新鲜磨制的胡椒粉,再次盖上锅盖煎三分钟左右。在确保田蚌已经熟透的前提下,喜欢吃软一点的就少煎一分钟,喜欢吃脆一点的就多煎一分钟。

又另:

此菜中的田蚌,只在干净的溪流和田野中生长。一只老鹅带着几只小鹅,在田野中嬉戏觅食。将此菜命名为“鹅掌拨清波”,想来还算合适。

小女问:“爸爸,为啥在薄饼中没有吃到鹅掌呢?”对曰:“中国的文化,原是写意为上,写实为下。要是薄饼中真的有了鹅掌,这饼不仅卖相大煞风景,吃起来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一道菜,并非独创,灵感实来自青岛蛤蜊节的蛤蜊煎饼,特此说明。

昨天咪咪亲自主厨,为我和小女炮制西式比萨饼一块。竟因我与小女玩耍过度,致使比萨饼在烤箱里多烤了些时间,功亏一旦。某深感惭愧,今后定当多读菜谱,多做好菜,将功赎罪。

上面的菜谱中没有加入葱花,是因为今天家中没有青葱的缘故。如果有大葱或者小葱,切点葱花洒到薄饼表面,味道定然更佳。

鱼眼睛(Fish Eyes)

By , June 5, 2010 11:47 pm

中午吃鱼。

清扬婉兮喜欢吃鱼眼睛。我们先给她夹了一只鱼眼睛,小家伙吃完了之后问:“真是奇怪,难道这条鱼只有一只眼睛吗?”于是她又得到了一只鱼眼睛。

我们问:“要是弟弟妹妹也喜欢吃鱼眼睛怎么办呢?”

清扬婉兮说:“那我就把一只鱼眼睛让给她。我吃一只,她吃一只。”

我又问:“要是妈妈也想吃鱼眼睛怎么办呢?”

清扬婉兮说:“那就妈妈吃一只,我吃半只,弟弟妹妹吃半只。”

听起来很公平嘛,还很心疼妈妈。我想了想,狠心地问:“要是弟弟妹妹想吃一只怎么办呢?”

清扬婉兮说:“那我就跟她讲道理,要心疼爸爸妈妈,不能够吃一只。”

We had fish for lunch.

Wanqing loves fish eyes. We gave her one of the two eyes first. She finished it, then said, “Strange, this fish has one eye only?” Then she got the other one also.

We asked, “What if your younger brother/sister also want to eat fish eyes?”

Wanqing said, “That’s easy. I get one, and she get the other.”

I asked, “What if mom also want to have one?”

Wanqing said, “Then mom get one, I get half one, and younger brother/sister get the other half.”

That sounds fair enough, with love for mom. I thought for a while, then asked, “What if your younger brother/sister want to have a whole one.”

Wanqing said, “I will tell her that is unreasonable. You need to love your papa and mom. You can’t have a whole one.”

图伊力安的儿子们

By , June 5, 2010 11:31 pm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图伊力安的儿子们

扶摩人的船队扬帆起航,乘风破浪直抵康那特郡西部的东达拉港[1]。康那特郡的领主是达戈达的儿子波得昂。扶摩人突然而至,把波得昂打了个措手不及,一败涂地。

那时鲁格正在妲珐山作客,信使来报扶摩人已经在东达拉港登陆。他立即备好战马前去朝见努阿达,告知扶摩人入侵并摧毁波得昂领地的消息。鲁格恳求努阿达借兵相助,好和扶摩人打上一仗。努阿达觉得波得昂遭受的损失与自己无关,不愿出兵为波得昂复仇。鲁格对努阿达的答复深感失望,只身匹马离开妲珐山疾驰往西。在路上他遇到了父亲启安及其两个叔叔楚和塞潭,个个全身披挂。他们问:“您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鲁格说:“扶摩人已经到了爱尔兰,并且洗劫了波得昂的领地。我现在就要去和他们打一仗,你们能给我帮什么忙呢?”

他们说:“我们每个人都能够以一挡百。”鲁格说:“这太好了。不过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帮我把西荷各地的骑士们都召集起来。”

启安兄弟立即分头行动,去召集西荷各地的骑士。楚和塞潭一起前往南方,启安独自前往北方。在穿越暮易赫姆纳平原[2]时,奇安远远望见前方有三个全副武装的武士。他们是图伊力安的孩子,奥格玛的孙子。那时图伊力安家族与凯恩特家族相互憎恨。他们的族人一旦窄路相逢,必定免不了一场恶斗。

启安暗想:“要是我那两个兄弟也在这的话,我们一定会勇敢应战。现在他们不在,我还是躲避一下为妙。” 他环顾四方,看见附近草地上有一大群猪。他就用魔法棒往自己身上一指,把自己变成猪的模样,象其他的猪一样拱起土来。

图伊力安的孩子中有一位名叫布莱尔。他问其他两位兄弟:“你们刚才看到一位武士从平原上走过吗?”两个兄弟说:“是啊,我们都看到了。”布莱尔又问:“你们知道他现在哪里去了吗?”两个兄弟说:“我们不知道。”布莱尔说:“正是打仗的时候,你们在这么开阔的平原上还不保持警惕,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们看,那里有一群猪。他用魔法把自己变成猪的样子,和其他的猪一样拱土呢。不管他是谁,断然不会是咱们的朋友。”两个兄弟说:“这些猪是我们达楠人的,我们不能随便伤害。再说了,就算我们把这些猪都杀了,那只会魔法的猪也有可能侥幸逃脱的。”

布莱尔说:“难道你们的老师没有教你们如何分辨一般的猪和施了魔法的猪吗?”说完这话,他拿出魔法棒朝两个兄弟一指,把他们变成两条精悍的猎犬,冲着猪群狺吠不已。其他的猪都若无其事地继续拱土,只有那头施了魔法的猪窜了出来,奔向一片树林寻找藏身之地。当它快要钻进树林的时候,布莱尔投出一支标枪,径直穿透猪的身体。那猪惨嚎一声,大声叫道:“你们分明认出了我,却用标枪来刺我,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布莱尔说:“看来这头猪会说人话呀。”那猪说:“我的确是人。我是凯恩特的儿子启安,请你们饶了我吧。”布莱尔说:“我向天起誓,就算你有七条命,今天我也要结果了你。”启安说:“要是这样的话,请允许我变回原形吧。”布莱尔说:“这倒是可以,杀一个人总比杀一头猪更容易。”

启安变回原形,恳求道:“现在饶了我吧。”布莱尔说:“我们断然不会的。”启安说:“其实我已经知足了。要是被你们当成猪杀死的话,你们只需要付一头猪的血钱。以我的原形被你们杀死,你们要付出的代价,古往今来都没有人比得上。你们用什么武器来杀我,这些武器就会将真相告诉给我的儿子。”

布莱尔说:“我们不用任何武器,这些石头就够了。”他们拣起石头,一块接连一块砸向启安,直到地上只剩下一堆模糊的血肉。他们将启安的尸体埋到地里,大地也不愿接受这残忍的谋杀,又把尸体顶了上来。连续六次,布莱尔兄弟把启安的尸体埋到地里,大地又把尸体顶了上来。直到第七次的时候,大地才接受了启安的尸体。布莱尔兄弟继续赶路,加入鲁格的军团。

鲁格与父亲分手之后,径直往西进发。他马不停蹄,穿山越岭,来到满目仓癔的康那特郡。刚刚打了胜仗的抚摩人正驻扎在那里。

伊拉汗的儿子布列斯早上起来,远远望见西面地平线上光芒四射。他说:“真是奇怪,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平时它都是从东边出来的呀。”巫师们说:“如果那真是太阳的话就好了。”布列斯问:“那不是太阳是什么?”巫师们说:“那是依琳的儿子鲁格灿烂耀眼的脸。”

鲁格来到布列斯的营地,向扶摩人致意。扶摩人问:“你为何对我们这么友好呢?”鲁格说:“因为我只有一半是达楠人,另外一半和你们一样是扶摩人。请你们把爱尔兰人产奶的奶牛归还给我们吧。”抚摩人被鲁格的话所激怒,说:“你休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任何牛,不管它们产奶还是不产奶,我们都要留着。”

鲁格在布列斯的营地附近停留了三天三夜。第四天,达戈达的儿子波得昂带着两千九百名西荷骑士前来与他会合。波得昂问:“你为何迟迟没有跟他们动手呢?”鲁格说:“我是在等你们。”

爱尔兰的酋长、头人和骑士披上盔甲,标枪高举过头,盾牌组成屏障。他们从向抚摩人发起进攻,扶摩人立即给予回击。交战双方先是相互投掷标枪,尖利的标枪带着寒光飕飕飞过天际。标枪折断了,他们又拔出剑来近身砍杀。一时间战场上刀光剑影,哭叫连天,血肉横飞。

鲁格向布列斯发起猛攻,布列斯身边的两百多名卫兵都被他悉数杀死。布列斯迫于无奈,只好向鲁格求饶。他说:“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向太阳、月亮、大海和大地起誓,回去以后我一定将所有的扶摩人都带来和你决一死战。”

鲁格答应放布列斯一条生路。布列斯的巫师们也向鲁格求饶。鲁格说:“我起誓,只要扶摩族愿意接受我的保护,就不会被我所毁灭。”布列斯和巫师们狼狈不堪地离开爱尔兰,返回扶摩人的老窝洛克兰。

战斗结束之后,鲁格找到他的两个叔叔,问他们有没有在战场上看到自己的父亲。两个叔叔都说没有看见过启安。鲁格说:“他肯定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发誓,不找出父亲的死因,我不吃任何东西。”

鲁格带着西荷骑士们四处寻找。从他们与启安分手的地方一直追寻到启安与图伊力安的儿子们相遇并的平原。这时,大地在鲁格的面前裂开,说:“鲁格,你的父亲在这里遭到不幸。他遇到了图伊力安的三个儿子,将自己变成猪的模样,但他是变回原形之后被杀死的。”

鲁格找到埋葬父亲的地方。他吩咐士兵挖掘启安的坟墓,好知道图伊力安的儿子们是如何杀死他的。启安的尸体血肉模糊,遍体鳞伤,惨不忍睹。鲁格说:“图伊力安的儿子是把我的父亲当做敌人杀死的。”他三次亲吻父亲的尸体,说:“哀伤堵塞了我的耳朵,泪水遮掩了我的眼睛,悲痛阻碍了我的心跳。我的神啊,为什么这罪行发生的时候我不在这里呢?这件罪行事关重大,达娜女神的子民相互背叛,他们将永久地为此付出代价,日渐式微。爱尔兰全境,由东到西,将从此永远纷争不断。”

他们将启安重新埋到地里,向他的坟墓跪拜。他们在坟前立起一块墓碑,用欧甘文刻着启安的名字。鲁格说:“就用启安的名字来称呼这片土地吧,尽管他已经身无完皮,尸骨寸断。这罪行是图伊力安的儿子们犯下的。他们祖祖辈辈都会为此感到烦恼和痛苦。我勇敢的父亲启安不在人世了,我的心里简直是肝肠寸断啊。”

鲁格吩咐随从们在前头带路返回妲珐山。他说:“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直到我自己说出来。”

鲁格回到妲珐山,径直坐在国王的位置上。他环顾四方,看到了图伊力安的三个儿子。在妲珐山的所有骑士当中,要数他们三个身手敏捷,技艺超群,容貌出众,盛名赫赫。

鲁格吩咐他的随从抖响链子以示肃静。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鲁格说:“达楠人,你们在想些什么呢?”他们说:“我们想您一定有什么吩咐。”鲁格说:“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你们会怎样报复你的杀父仇人呢?”

众人听了这话,大为惊讶。一位头人问:“是您自己的父亲被杀了吗?”鲁格说:“正是如此。我的杀父仇人就在这间屋子里。他们比我更清楚我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国王说:“如果有人杀了我的父亲,他一定不得好死。我会每天割掉他的一只臂膀,让他受尽苦楚,生不如死。”所有的头人,包括图伊力安的三个孩子,都说了同样的话。

鲁格说:“杀了我父亲的那三个人也是这么说的。趁着你们都在这里,就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吧。就算他们拒绝,我也不会放弃对达楠人的保护。但是他们别想在和我达成一致之前离开这屋子。”

国王说:“如果是我杀了您的父亲,我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图伊力安的孩子们暗中商议:“鲁格这些话是针对我们说的。”路差和尤查巴说:“我们就承认了吧,是我们杀了他的父亲。”布莱尔说:“我怕他只是想让我们在众人面前承认这个事情。就算我们为此付出了代价,他还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路差和尤查巴说:“我们最好还是承认了吧。在我们当中你最年长,就让你来说吧。”

布莱尔向众人说:“鲁格,您对这番话是针对我们的吧,您知道我们家族和凯恩特家族素有世仇,以为是我们杀死了你的父亲。我们并没有杀您的父亲,但是我们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就象您的父亲确实被我们所杀一样。”鲁格说:“我所索要的代价是你们所不能够想像的。我会在众人面前告诉你们这些代价是什么。如果你们觉得太多了,我可以免去其中的一部分。”他们说:“那就请您告诉我们吧。”鲁格说:“我要三只苹果,一张猪皮,一支标枪,两匹马,一驾马车,七头猪,一只小狗,一口煮锅,还有山顶上的三声呼叫。这就是我为我的父亲所要的罚金。如果你们觉得太多了,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减免其中的一部分。如果你们不觉得太多的话,就设法把这些东西拿来给我吧。”

布莱尔说:“不多,哪怕是百倍于此也不算多。这个罚金实在太小,我们想你是不是摆下了什么阴谋诡计。”鲁格说:“我不觉得这个代价太小。我以达楠人的名誉起誓,我不会向你们索要其他的代价。我会忠于我的诺言,请你们也同样向我起誓吧。”布莱尔说:“您提出这样的要求,也太瞧不起人了。要知道,我们的誓言和世界上其他的誓言一样珍贵。”鲁格说:“光有你们自己的誓言是不够的。象你们这样的人,总是许下诺言之后就反悔了。”

于是图伊力安的儿子们指着爱尔兰的国王、达戈达的儿子波得昂、以及达楠所有的头人们起誓,他们会偿付鲁格所索要的罚金。

鲁格说:“在你们离开之前,我最好跟你们说清楚这些罚金的详细情况。”众人都说:“的确应该这样。”

鲁格说:“我要的三只苹果生长在东方的花园里,没有其他的苹果能够代替它们。在世界上所有的苹果中,它们的长相最为完美,它们的营养最有功效。它们的颜色犹如煅烧过的金子,它们的形状就象婴儿的脑袋,它们的味道赛过新采的蜂蜜。不管是谁吃了这苹果,任何病疼都立即烟消云散。就算是人们一直吃下去,它们也不会有任何减少。”

“我要的那张猪皮,属于希腊国王图易斯。它能够治愈世界上所有的伤口和疾病。一个人不管面临多大的危险,只要他一息尚存,这猪皮就能保他安然无恙。那只猪游过的的河流,河水就会变成甘醇的美酒,一直到九天之后才恢复原状。那只猪碰到的伤口,都能够神奇地得到医治。希腊的巫师们说这神奇的功效不是从那猪而来,而是从那猪皮而来。他们就剥了那猪的皮。永远保存在希腊。不管你们能不能够活着离开希腊,得到它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要的标枪也被叫做龙吟,是波斯国王的宝物。它身经百战,战绩赫赫。它的枪头终年被浸泡在冷水里,不然它的火焰就会把房屋烧毁。”

“我要的两匹马和马车是西欧盖尔岛[3]国王多巴的爱马和座驾。它们奔驰在海面上也如履平地。世界上没有比它们更快的马,也没有任何马车比这辆马车更加坚固精美。”

“我要的七头猪属于金柱子国王伊阿萨。不管你怎样杀掉它们,第二天它们定会复活如初。吃了这猪肉的人,永远都不会得病。”

“我要的小狗是极寒之国国王易欧卢艾的爱犬。它比火红的太阳还要美丽。只要远远看到它,世界上所有的野兽都会乖乖地俯首臣服。”

“我要的煮锅在银发女儿国。我还要你们在洛克兰北边米欧晁英的山顶上大喊三声。米欧晁英家族起誓不让任何人在山上叫嚷。对了,米欧晁英是我父亲的老师。就算我能够原谅你们,米欧晁英家族也绝对不会。就算你们能够渡过种种险境去到他们那里,他们也一定会为启安报仇的。这就是我向你们索取的罚金。”

听了鲁格的话,图伊力安的儿子们都黯然失色,哑口无言。他们去到父亲那里,告诉他鲁格向他们索取的罚金。图伊力安说:“这个消息真是坏透了。让你们去寻找这些东西,就是让你们去找死。不过,只要鲁格愿意帮助你们,你们还是可以成功的。世界上除了马楠楠和鲁格,没有其他人能够帮助你们。你们去请求鲁格将马楠楠的马借给你们。如果他非常希望得到这些罚金的话,他就会把马借给你们。如果他不是真心想要这些罚金,他就会说这马也是他借来的,他不能够把借来的东西再借出去。这时候你们再向他借马楠楠的小艇。他会把这小艇借给你,因为他不能够拒绝你们第二个请求。实际上,这小艇比那马更有用。”

图伊力安的儿子们去拜访鲁格,向他致意。他们说如果没有鲁格的帮助,无论如何也无法获得这些罚金。因此他们希望鲁格能够将马楠楠的马借给他们。鲁格说:“这匹马也是我借来的。我不能够把借来的东西再借出去。”

布莱尔说:“那么,就请您把马楠楠的小艇借给我们吧。”鲁格说:“这个我可以借给你们。”他们问:“那这小艇在哪里呢?”鲁格说:“停在布卢戈湾呢。”

图伊力安的儿子们回到父亲那里。他们的姐姐伊斯正和他们的父亲在一起。他们告诉父亲鲁格已经允许他们借用马楠楠的小艇。图伊力安说:“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鲁格当然希望得到他所要求的全部物品来对付扶摩人。但是他更希望你们在寻找这些罚金的过程中死去。”

图伊力安的儿子们离开家门,姐姐伊斯也去给他们送行。留下图伊力安独自留在家里,心里满是悲伤。兄妹四人到了布卢戈湾,马楠楠的小艇就停靠在那里。布莱尔先登上小艇,抱怨说:“这小艇实在是太小了,只能够再坐一个人的。”伊斯说:“哥哥们,你们不要对这小艇吹毛求疵。你们杀了鲁格的父亲,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管你们遇到什么危险,都是罪有应得。”他们说:“姐姐,别这么说。我们都有一颗勇敢的心,都会做出英勇的事迹。我们宁可被杀死一百次,也不愿意象懦夫一样死去。”伊斯说:“哥哥们,我不是责怪你们。只是,看着你们被逐出家园,我实在是太难过了。”

在爱尔兰清澈洁白的沙滩上,兄弟三人推着马楠楠的小艇下了水。他们一起商量道:“我们应该先去找什么呢?”布莱尔说:“我们先去找那只苹果吧,这是鲁格问我们要的第一件东西。马楠楠的小艇啊,请您将我们送到东方花园吧。”

小艇遵命起航。他们乘风破浪,越过深邃的海沟,直达东方花园的港口。

布莱尔问两个弟弟:“你们说我们怎样才能进入那花园呢?我想那里的国王一定带着他的将士时刻不停地守在那里。”两个弟弟说:“我们应该直接攻打进入。不是我们抢到苹果,就是我们死在那里。反正我们还有那么多危险,不管死在哪里,我们总归是免不了一死。”布莱尔说:“我们死后,最好是人们争相传说我们的英勇和机智,而不是取笑我们是笨蛋和懦夫。我们现在变成老鹰的样子飞到花园那里去。卫兵们肯定会向我们投掷长矛。我们小心飞得高一点,免得被他们的长矛刺到。等到他们把长矛都扔光了,我们马上飞下去,摘下三只苹果就飞走。”

兄弟们一致同意布莱尔的主意。布莱尔用魔法棒指了指自己和两个弟弟,他们就变成了三只美丽的苍鹰。他们飞进花园。卫兵们注意到了他们,顿时喊声振天,长矛和飞镖如雨点一般向他们射去。苍鹰们按照布莱尔的吩咐,小心翼翼地保持高度和距离,直到士兵们用完了所有的长矛和飞镖。这时候兄弟三人果断地俯冲下去,每人摘下一只苹果,毫发无损地飞走了。

苹果被抢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城市。东方花园的国王有三个女儿,个个多才多艺,机智多端。她们变成鱼鹰,紧紧追赶布莱尔兄弟变成的苍鹰。在海面上,她们召来雷电将苍鹰团团围住,烧焦了它们的羽毛。

布莱尔的两个弟弟说:“真是糟糕透顶,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变成灰烬了。”布莱尔说:“别怕,我想想办法。”他用魔法棒指了指自己和两个弟弟,他们三个又变成了三只天鹅。他们迅速降落在海面上,进入马楠楠的小艇。三只鱼鹰找不到苍鹰的痕迹,在空中盘旋了几圈,懊恼地飞回去了。

布莱尔兄弟一起商量,决定接下来前往希腊寻找那张神奇的猪皮。他们立即出发,一直来到希腊国王的王宫附近。

布莱尔说:“我们应该打扮成什么样子去朝见希腊的国王呢?”两个兄弟们说:“除了我们自己的模样,我们还能够打扮成别的模样么?”布莱尔说:“这恐怕不太合适。我建议我们假装是爱尔兰的游吟诗人,这样才能够得到希腊贵族们的尊重。”两个兄弟说:“这恐怕不太容易。你知道我们对诗根本就一窍不通,更别说是作诗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是决定要试一试布莱尔的主意。他们在头上梳出游吟诗人的发髻,到王宫那里去敲门。卫兵出来询问他们是谁。布莱尔说:“我们是爱尔兰的游吟诗人。我们要给你们的国王献一首诗。”

卫兵进入王宫,向国王报告说门口来了几位爱尔兰的游吟诗人。国王说:“快快请他们进来。他们离开自己的国家,不远万里到我们这里来,肯定是想要寻找一个好主人。”国王又下令仆人把王宫精心装扮一番,好让客人觉得这里比他们的旅途中见过的其他地方都要壮观美丽。

布莱尔兄弟图装出游吟诗人的样子进了王宫,一刻也没有耽误就开始饮酒作乐。他们从没见过如此高大美丽的宫殿,也从未在任何地方受到过更好的招待。

酒足饭饱之后,国王的诗人出来朗诵他们的诗歌。布莱尔吩咐两个弟弟也向国王献一首诗。两个弟弟说:“我们对诗一窍不通,就别叫我们出丑了。我们还是象以前一样靠我们双手的力量吧。如果我们更强,猪皮就是我们的。如果他们更强,我们就死在这里。”布莱尔说:“这首诗可不怎么样。”他站起来,向众人示意,说是他要给国王献一首诗。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侧耳倾听。布莱尔说道:

“噢,图易斯。乌云遮挡不住你的威名不可遮挡。众王之中的榛树啊,我们歌颂赞美你。慷慨地送出你的猪皮吧,那是我渴望已久的奖赏。”

“谁听不进邻居的好言相劝,邻居就会与他争斗不休。谁慷慨地将财物赠与他人,他的庭院永远都不会匮乏。”

“谁要反抗,就会遇到狂怒的大军,犹如大海中的狂风巨浪。噢,图易斯。慷慨地送出你的猪皮吧,那是我渴望已久的奖赏。”

国王说:“这真是一首好诗,虽然我一点都听不明白。”布莱尔说:“那我就跟您解释一下吧。‘噢,图易斯。乌云遮挡不住你的威名不可遮挡。众王之中的榛树啊,我们歌颂赞美你。’榛树比森林里的其他树木都更高贵。您的显赫和慷慨,也远远超过世界上的其他君王。”

“‘慷慨地送出你的猪皮吧,那是我渴望已久的奖赏。’也就是说,我希望您将您的那张猪皮赠送给我,作为对我这首诗的奖赏。”

“‘谁听不进邻居的好言相劝,邻居就会与他争斗不休。’也就是说,咱们两个会为这张猪皮决一死战,除非你同意我把它带走。”

“这就是这首诗的意思。”布莱尔说。

国王说:“如果不是你喋喋不休地提起我的猪皮的话,我会赞美你的诗。诗人,你简直是疯了,竟敢觊觎我的猪皮。我决不将这猪皮送给任何人,包括诗人与智者。没有我的同意,也没有人能够将猪皮从我这里拿走。不过,作为对您的诗的奖赏,我要送给你满满三猪皮的金子。”

布莱尔说:“国王,多谢您的美意。我知道我所索要的奖赏会让您为难,但是我确信好心会得到好报。我实在太羡慕您的猪皮了,如果您可以让我亲眼看着你们用那猪皮来称量奖赏给我们的金子,我就会感到心满意足了。”

国王答应了布莱尔的请求,指派仆人带着布莱尔兄弟三人到宝库去称量金子。布莱尔说:“请你们先给我的两位弟弟称量,然后再好好给我称量,因为那首诗是我作的。”

仆人拿出猪皮,开始称量金子。突然间,布莱尔左手抢过猪皮,右手拔剑将自己身边的仆人一劈两半。他拿着猪皮高举过头,与两个弟弟迅速冲出宫殿。他们所过之处,前来阻拦的武士非死即伤。国王也从宫殿里冲了出来,与布莱尔兄弟展开一场恶斗。国王以一挡三,敌不过布莱尔兄弟三个的猛烈攻势,终究死在布莱尔的剑下。

兄弟三人稍事休息,商量下一步应该去寻找哪件物品。布莱尔说:“接下来我们去波斯,寻找彼琪尔国王的标枪。”

他们进入小艇,离开希腊的蓝色海岸。他们说:“现在我们有了苹果和猪皮,就好办多了。”他们一路不停,一直到达波斯国境。

布莱尔说:“这回我们还是装成诗人去见国王吧,就象我们在希腊一样。”两个兄弟说:“非常乐意。尽管作诗很难,不过做诗人的结果还算不错。”

他们在头上梳出游吟诗人的发髻,前往彼琪尔国王的宫殿。就象在希腊一样,他们受到了很好的款待。轮到他们献诗的时候,布莱尔站起来,说:

“对于彼琪尔来说,任何标枪都微不足道。敌人已被攻陷,彼琪尔君临天下。”

“紫杉木秀于林,也被称为木中之王。波斯王的标枪,是标枪中的王者。它飞入人群,直取性命。”

国王说:“爱尔兰的诗人啊,这真是一首好诗。不过我不明白为何我的标枪会在里面。”

布莱尔说:“因为我希望您将标枪送给我,作为给我这首诗的回报。”国王说:“胆大无礼,竟敢觊觎我的标枪!我的卫兵没有立刻杀死你,就是他们对诗人的最大敬意了。”

布莱尔听了这话,将手中的苹果用力掷出,正好击中国王的眉心。国王倒在地上,脑浆从他的脑后流了出来。布莱尔又拔出剑来,攻击周围的卫兵。两个弟弟也毫不迟疑,拔出武器来帮忙。没过多久,宫殿里除了兄弟三人,没有留下其他活口。他们国王的仓库里找到了那支标枪。标枪的枪头正泡在一口大锅里,不然它的热度就会把宫殿给烧掉。

他们稍事休息,决定继续去寻找这巨大罚金的其他部分。他们一起商量接下来应该往哪里去。布莱尔说:“我们现在到西欧盖尔岛去。那里的国王有鲁格要的两匹马,还有一驾马车。”

他们带着苹果、猪皮和标枪,前往西欧盖尔岛。对于他们的巨大成就,三位勇士心里充满自豪。他们马不停蹄,一直到达西欧盖尔国王的宫殿。

布莱尔说:“这一回,我们要打扮成爱尔兰的雇佣兵,并和国王成为朋友。这样我们才能够知道马和马车在哪里。”他们商议一致后,走到国王宫廷门口。

国王和头人们站起身来,穿过宫廷前面的集市,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兄弟三位向国王致意。国王问起他们的身份,他们说:“我们是爱尔兰训练有素的武士。我们为世界各地的国王服务,领取薪水。”国王问:“你们愿意为我服务一段时间吗?”他们说:“非常乐意效劳。”他们三个与国王达成协议,做国王的卫士。

他们在宫廷里住了一个月零两个星期,一直都没有见到鲁格所说的马和马车。布莱尔说:“这样可不妙,我们连马的影子都见不到。”两个弟弟问:“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布莱尔说:“收拾我们的武器和行李,一起到国王那里去。跟他说除非是让我们看看那两匹马,不然的话我们就离开这里,到其他国家去。”

他们收拾停当,一起到国王那里去。国王问他们为何突然要准备旅行。布莱尔说:“尊敬的国王,你也许听说过,我们爱尔兰武士总是被他们所保卫的国王们所充分信任。我们已经习惯于我们服务的主人将他们的秘密和隐私告诉我们。但是,您不是这样对待我们的。我们听说您有世界上最好的两匹马和一驾马车。可是我们在这里住了一个月零两个星期,从来都没有见过它们。”国王说:“要是让你们因为这点小事就离开的话,那实在是太遗憾了。我如果知道你们想要看看它们的话,在头一天就给你们看了。如果你们还愿意的话,我马上就安排你们去看。要知道,我从没见过比你们更好的爱尔兰武士。”

国王吩咐仆人带来马和马车。它们疾步如飞,犹如春风,就是跑在海面上也如履平地。布莱尔死死地瞪着那两匹马。突然他拉住马车,将车夫一把扯下来,摔在路边的石头上。他自己跳上马车,坐到车夫的位置。他紧接着使出波斯王的标枪,一枪穿过国王的心窝。兄弟三人驱散挡在面前的人群,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我们现在到金柱子国,问他们的国王伊萨尔要那七头猪。”他们登上小艇,刻不容缓地驶向金柱子国。

那时侯布莱尔兄弟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他们为何被驱逐出爱尔兰,又如何将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据为己有的经历被人们蔻蔻相传,蔚为传奇。因此,金柱子国的将士们都满怀恐惧地看守在港口,等待布莱尔兄弟的到来。

国王伊萨尔亲自来到港口迎接布莱尔兄弟。他问:“我听说你们杀死了一路上所有国家的国王,并且夺走了他们珍爱的宝物。这是真的吗?”布莱尔说:“不管我们是不是愿意这么做,事实就是如此。”伊萨尔又问:“你们为何要这么做呢?”布莱尔说:“因为我们受到了一个严酷的惩罚。”他告诉伊萨尔事情的原委,以及在此之前他们如何杀死了那些抵抗他们的国王。

伊萨尔国王问:“那你们为什么到我们国家来呢?”布莱尔说:“您的那些猪是鲁格所索取的罚金中的一部分。”国王问:“你们打算怎么样得到它们呢?”布莱尔说:“如果您自愿把它们送给我们,我们会满怀感激地收下。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已经准备好与您和您的子民决一死战。您会被我们杀死,我们还是会把那些猪带走。”国王说:“如果这样的话,将我的人民带入一场战争,将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布莱尔说:“的确如此,非常不幸。”

国王与他的谋士们低声商议,他们一致同意自愿地将那些猪送给布莱尔兄弟,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人能够与对方相匹敌。

布莱尔兄弟向伊萨尔国王表示感谢。对于能够轻易获得这些猪,他们自己也深感惊奇。要知道,他们需要经过苦战才能够获得其他的物品。更重要的是,他们为每一样物品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当天晚上,伊萨尔国王将布莱尔兄弟带到自己家里,为他们准备了美味佳肴,好床好被,以及他们需要的一切物品。第二天,兄弟三人起了床,国王便将那七头猪带到他们那里。布莱尔说:“国王,您把这些猪送给我们,真是帮了我们的大忙。在别的地方,我们都要经过苦战才能够得到那些物品。”他为国王做了一首诗,极力称颂国王的所做的一切。

伊萨尔国王问:“接下来你们要到哪里去呢?”布莱尔兄弟说:“接下来我们要到易欧卢艾国去,那里有一只小狗等着我们去拿。”伊萨尔国王说:“请你们带着我到伊汝艾国去。那里的国王是我的女婿。我希望能够说服他将小狗送给你,避免战祸。”布莱尔兄弟说:“这真是太好了。”

国王备好船只,跟随布莱尔兄弟的小艇来到易欧卢艾国的海岸。易欧卢艾国的将士和百姓战战兢兢地守着港口。他们认出了布莱尔兄弟,并向他们大声呐喊。

伊萨尔国王平静地登上岸,找到他的女婿国王。他向女婿从头到尾讲述了布莱尔兄弟的故事。易欧卢艾国王问:“他们到我们国家来做什么呢?”伊萨尔说:“他们来问你要你那只小狗。”易欧卢艾国王说:“你真是糊涂透顶,竟然和他们一起来问我要这小狗。神从来都没有给任何觊觎这小狗的人任何运气,不管他们是用武力还是礼节。”伊萨尔说:“我想你最好还是让他们把小狗带走,因为他们已经杀死了那么多国王。”

不管伊萨尔怎么劝说,易欧卢艾国王都置若惘然。伊萨尔回到布莱尔兄弟那里,告诉他们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布莱尔兄弟听了伊萨尔国王的话,毫不迟疑地披挂停当,要求与易欧卢艾的军队决一死战。

战斗开始了,交战双方都非常勇敢。布莱尔兄弟分成两队往前冲,布莱尔在一边,两个弟弟在另外一边。他们每走一步,都是危机四伏;他们所经之处,都是死伤无数。战斗中布莱尔与易欧卢艾国王窄路相逢。两个勇士展开一场恶斗,互不相让。最终布莱尔战胜了国王,把他绑起来,穿过大军的重围,将他带到伊萨尔面前。布莱尔说:“这是您的女婿。我以我勇猛的双手向您起誓,就是杀死他三次,也不如把他活着带给您这么难。”

经伊萨尔国王的调停,易欧卢艾国王答应将小狗送给布莱尔兄弟。布莱尔将易欧卢艾国王松了绑,他们彼此握手言和。一切都处理停当之后,他们与伊萨尔以及其他的人告别。

鲁格得知布莱尔兄弟已经拿到了他赖以对付扶摩人的所有武器。他施了一个魔咒,让图伊力安的儿子们忘记了罚金的其他部分,又让他们心里升起强烈的思乡之心。布莱尔兄弟以为他们已经拿到了罚金中的所有物件,思乡心切,立即启程返回爱尔兰。

那时鲁格正和国王一道在妲珐山外的草坪上参加一个集会。随从来报说布莱尔兄弟已经在布卢戈湾登陆。鲁格马上进入妲珐山,紧闭大门,穿上马楠楠的盔甲,戴上斗篷,又将兵器紧紧握在手里。

布莱尔兄弟来到妲珐山,受到了国王和达楠人的热烈欢迎。国王问他们是否拿到了鲁格所索要的罚金。他们说:“我们拿到了。鲁格现在在那里呢?我们需要当面将这些东西交给他。”国王说:“他刚才还在这里呢。”众人到处寻找鲁格,但是没有找到。

布莱尔说:“我知道他在那里。他知道我们带着这些致命的武器回到爱尔兰,就到妲珐山里躲起来了。”

信使进入妲珐山向鲁格通报。鲁格说他不愿意出来,请布莱尔兄弟将罚金交给国王。布莱尔兄弟一一照办。罚金交给国王之后,布莱尔兄弟一同进入妲珐山。鲁格这才走到草坪上来,从国王那里拿走罚金。他说:

“古往今来,没有任何人配得上比这更多的罚金了。但是,你们是不是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带来呢?我问你们要的煮锅呢?你们是不是还没有在米欧晁英的山顶上大喊三声?”

布莱尔兄弟听了这话,阴霾满面,几近崩溃。那天晚上,住在父亲家里。他们向父亲述说了他们的英勇事迹,还有鲁格的冷酷无情。

图伊力安满心酸楚,哽咽难言。他们在一起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兄弟三个起床后径直走向马楠楠的小艇。姐姐伊斯跟在他们身后,放声大哭。她愤恨地说道:

“亲爱的布莱尔,经历了这么多烦恼和磨难,你还是不能留在妲珐山,我也不能跟随在你的身后。”

“啊,生命之河的鲑鱼。我不能够将你留在身边,我不情愿离开你。”

“啊,乘风破浪的勇士。最坚强的战士啊,你的归来让敌人感到胆战心惊。”

“啊,图伊力安的儿子们。你们也会疲惫地靠在绿色的盾牌上,还有比这更令人悲伤的事情吗?你们的离去就是悲伤的根源。我的心已经被悲伤所充满,所占据。”

“昨夜你们还住在这里,悲伤的清晨已经来临。从勇士手中夺取珍宝的人哪,是你让我们如此悲伤。”

“哀哉布莱尔。你们即将离开妲珐山,离开欢乐的平原,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哀伤呢?”

布莱尔兄弟重新踏上征途。他们在海上整整航行了三个月,也没有见到陆地的影子。

布莱尔穿上潜水服,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他在水底走了好久,终于找到了银发女人们居住的小岛。他进入宫殿,看见好多女人正在做针线活。在一堆凌乱的杂物边上,就放着他所梦寐以求的煮锅。布莱尔径直抓起一只煮锅,转身往门口走去。女人们看倒布莱尔拿走了煮锅,纷纷大笑。她们说:

“年轻人,你的胆子真不小。就算你的两个兄弟也在这里,我们这些女人也能把你们留下。但是,不管怎么说,你把煮锅拿走吧,因为你敢于无视我们的存在。”

布莱尔向女人们告别,游上水面寻找自己的小艇。两个兄弟正焦急万分地等着他,因为他下水的时间实在太长了。正当他们准备放弃的时候,布莱尔终于浮上水面。兄弟三人再次相逢,都欣喜万分,勇气倍增。

布莱尔上了小艇,兄弟三人寻路前往他们开始寻找米欧晁英山。他们来到山脚下,主人米欧晁英出来察看动静。布莱尔二话不说,径直向米欧晁英发起攻击。受到突袭的米欧晁英大为震怒,奋力还击。两个勇士象两头狮子一样展开殊死搏斗,直到布莱尔的利剑船头了米欧晁英的胸膛。

米欧晁英有三个儿子。他们听到米欧晁英的死讯,从山上冲下来为米欧晁英报仇。这一场战斗的悲壮与惨烈,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米欧晁英的三个儿子投出标枪,穿透了布莱尔兄弟的心窝。然而布莱尔兄弟也用尽最后的气力投出标枪,同样穿透了米欧晁英三个儿子的心窝。尘埃落定,米欧晁英的儿子们命丧黄泉,布莱尔兄弟也是奄奄一息。

布莱尔问:“弟弟们,你们现在感觉怎样?”两个弟弟说:“我们离死不远了。”布莱尔说:“我们起来,在死之前爬到山顶上大喊三声。”两个弟弟说:“我们已经没有气力了。”布莱尔咬紧牙关,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扶着一个弟弟。他们不顾浑身血如泉涌,艰难地爬到山顶,连续大喊三声。

布莱尔扶着两个弟弟上了小艇。他们在海上航行了很长时间。终于有一天,布莱尔说:“弟弟们,我看到父亲的城堡了,还有国王的妲珐山。”两个兄弟说:“亲爱的哥哥,请您将我们的头靠在您的胸前,让我们再看一眼爱尔兰。只要再看一眼可爱的家乡,我们也就死而无憾了。亲爱的哥哥,你就象火焰一样英勇和正直。我们宁可现在死去,也不愿看到您浑身伤痛,无人医治。”

他们在布卢戈湾靠岸,回到父亲家里。布莱尔向图伊力安说:“父亲,请您到鲁格那里去。将这只煮锅交给他。以友谊的名义,请他借那猪皮来救我们。看在我们都是达楠人的份上,请他不要以恶还恶。父亲,请您不要去得太久,不然的话我们就等不到你了。”

图伊力安前往妲珐山。他找到鲁格,把煮锅交给他。他肯求鲁格将猪皮借给他,以拯救自己的儿子们。但是鲁格坚决不愿将猪皮借给他。图伊力安回到家里,实话相告自己没有借到猪皮。布莱尔说:“父亲,请您将我带到鲁格那里去,看看我是不是能够向他借来猪皮。”

图伊力安和布莱尔一同去见鲁格,恳求鲁格将猪皮借给他们。鲁格回答说:“即使是给我地球那么大的一块金子,我也不会收下。你们必须为你们的所做所为付出死的代价。”

布莱尔听了这话,一言不发地回到家里,躺在两个弟弟的中间。最后一丝呼吸悄然地离开了他,也离开了他的两个弟弟。

他们的父亲大哭不已。不久之后,他也怀着满心的哀怨与愤恨郁郁离世。人们把他和布莱尔兄弟合丧在同一座坟墓里。

注释:

[1]东达拉港(East Dara)。

[2]暮易赫姆纳平原(the Plain of Muirthemne)。

[3]西欧盖尔岛(Siogair)。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