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尔蒂战争

By , July 21, 2010 8:24 am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苔尔蒂战争

盖尔人登陆后的第三天,遭到了太阳支派麦克格雷纳和艾瑞的狙击。两军窄路相碰,双方都损失惨重。这是盖尔人与达楠人争夺爱尔兰统治权中发生的第一场战争。

尤尼[1]的妻子菲丝[2]被杀死在一座峡谷里。这座峡谷后来也被称为菲丝峡谷。弥勒妻子斯珂妲[3]也死于这场战斗,被埋葬在海边一座山北面的峡谷里。盖尔人大概损失了三百名将士,但是杀死了上千名达楠人。艾瑞的人马被击退到苔尔蒂,与其他的达楠人会合,喋喋不休地诉说盖尔人如何杀死了她最好的将士。盖尔人没有紧追不舍,而是停留在战场,埋葬他们死去的将士。他们为战斗中牺牲的两位巫师埃尔和艾蒂斯[4]举行了盛大的葬礼。

盖尔人稍事休息,继续行进到莱恩斯特的戈尔巴村,与赫里盟的队伍会合。他们向达楠人的王(也就是达戈达的三个孙子)派出信使,要求举行决战永久决定爱尔兰统治权。

达楠人最优秀的将士都奉命结集到苔尔蒂。盖尔人提起伊提被达楠人杀害的故事,调动了将士们复仇雪恨的决心。这又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双方僵持了很长时间,难解难分,不分胜负。但是盖尔人最终冲破重围,达楠人则节节败退。盖尔人趁胜追击,在乱军中将达楠人三个支派的主神[5]和他们的妻子[6]悉数杀死。达楠人看到首领被杀,更是溃不成军,四处逃窜。盖尔人穷追不舍,直到达楠人毫无还手之力,只好拱手将爱尔兰让给盖尔人。

在这场战斗中盖尔人也失去了两位优秀的将领。他们是布列阿甘的儿子楚艾格纳和付阿达。他们死去的地方现在分别叫做楚艾格纳村和付阿达村。

弥勒家族在爱尔兰重新划分势力范围。赫贝尔得到了曼斯特的两个省,又把其中的一部分送给阿弥尔金。赫里盟得到了莱恩斯特和康那特。埃尔的儿子艾木赫[7]和另外一些头人瓜分了尤斯得尔[8]。 艾木赫家族中有一个叫做卢德艾赫的支派,他们在玛姹城堡[9]生活了九百多年。后来这个支派中出现了诸多在爱尔兰叱咤风云的人物,包括络夫[10]的儿子菲格斯[11]和红色支派的康纳尔[12]。

伊提是第一位死在爱尔兰的盖尔人。他有一位直系后代名叫法特阿德[13]。他曾经周游世界,听得懂自然界的各种声音。

古爱尔兰的诗人曾经总结道:盖尔人英勇善战,行胜于言;达楠人爱好音乐,精通巫术;福尔博人、董哈楠人[14]和盖里安人[15]缺乏公正,喜欢撒谎吹牛。不过董哈楠人中也有杰出的武士,譬如说在争夺楚艾格纳[16]之公牛的大战中与丘库林对战的菲迪亚[17]。在那场战争中盖里安人也有不俗的表现,但是盖尔人并不喜欢他们。后来盖尔人的巫师将董哈楠人和盖里安人尽数驱逐出境。

注释:

[1] 尤尼(Un),盖尔人。

[2] 菲丝(Fais),尤尼的妻子。

[3] 斯珂妲(Scota),弥勒的妻子。

[4] 埃尔(Aer)和艾蒂斯(Eithis),盖尔人的巫师。

[5] 太阳支派的麦克格雷纳,耕犁支派的麦克彻迪,榛树支派的麦克丘伊尔。

[6] 太阳支派的艾瑞,耕犁支派的波地亚,榛树支派的斑芭。

[7] 艾木赫(Eimher),埃尔的儿子。

[8] 尤斯得尔(Ulster),爱尔兰地名。

[9] 玛姹城堡(Emain Macha)。玛姹城堡是前基督教时期古爱尔兰的权力中心之一。虽然被称为是一座城堡,考古学家倾向于认为它是一个祭祀的场所。

[10] 络夫(Rogh)。

[11] 菲格斯(Fergus)。

[12] 康纳尔(Conall Cearnach)。

[13] 法特阿德(Fathada Canaan),伊提的直系后代。

[14] 董哈楠人(Domnann或者the Fir Domhnann)。董哈楠人是活跃在不列颠和西欧的凯尔特人。他们活动的年代在铁器时代到撒克逊时期之间。

[15] 盖里安人(Gaileoin)。

[16] 楚艾格纳(Cuailgne)。

[17] 菲迪亚(Ferdiad)。

盖尔人登陆

By , July 20, 2010 4:40 pm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盖尔人登陆

没有人知道达楠人在爱尔兰统治了多长时间。不过他们的日子终于到头了。

盖尔族[1]是银甲骑士盖哈尔[2]的后代。他们原先居住在南方,接受弥勒[3]家族的统治。最早来到爱尔兰的盖尔人是伊提[4],后来他被达楠人杀死。盖尔族大举入侵爱尔兰,就是打着为伊提报仇的名义来的。实际上盖尔人的巫师早有预言说:“除了西面的那个岛,没有任何地方更适合我们盖尔人居住了。如果我们不能够征服那个岛,我们的后代一定会的。”

盖尔人来到爱尔兰,试图从莱恩斯特北面的斯兰纳村[5]登陆。达楠人发现了盖尔人的船队,用魔法招来乌云浓雾笼罩住整个爱尔兰。盖尔人在迷雾中看到一群看起来象猪的庞然大物,却找不到登陆的方向。他们并不气馁,沿着海岸坚持航行,最终在曼斯特西面的塞伊纳村[6]靠岸。

盖尔人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岛内行进,一直来到弥斯山[7]。他们遇到一位达楠女王,带着一队侍女、巫师和智者。阿弥尔金[8]上前询问女王的名字。女王回答说她是榛树支派主神麦克丘伊尔[9]的妻子斑芭。

盖尔人继续行进,抵达艾伯莱恩山[10]。他们又遇到一位带着侍女、巫师和智者的女王。盖尔人询问她的来历。她回答说自己是耕犁支派主神麦克彻迪[11]的妻子波地亚。

盖尔人继续行进,来到尤伊斯涅山[12]。在这里他们遇到一位让他们大为惊奇的女人。她一会是位大眼睛的漂亮女王,一会又是尖嘴猴腮的白发老妇。她径直走到伊尔曼[13]的面前坐下来。伊尔曼询问她的来历。她说:我是艾瑞,太阳支派主神麦克格雷纳[14]的妻子。

这三位女王的名字,后来都成为爱尔兰的别称[15]。

当时爱尔兰由达戈达的三个孙子轮流统治。盖尔人抵达妲珐山时,他们正为如何瓜分父亲的遗产争吵不休,差点就要大打出手。盖尔人看到达楠人的王相互争夺财产,大感惊奇。在他们看来,爱尔兰简直是流蜜流奶之地,国土辽阔,作物繁茂,空气清新,冷热适宜。人们生活在壮丽的宫殿里,享用充足的蜂蜜、牛奶、橡果、鱼类和玉米。

盖尔人走进达楠人的王宫。阿弥尔金向达戈达的三个孙子说:“你们立即放弃爱尔兰的统治权,不然就和我们盖尔人决一死战。很久以前,我们有一位叫做伊提的兄弟来过这里,但是被你们达楠人设计害死了。我们现在是来给伊提报仇的。”

达戈达的三个孙子听到如此可怕的言语,大为震惊。自玛图里得大战以来,达楠人的军队已经好久没有打过仗了。因此,他们一致同意与盖尔人和解。他们说:“我们议和吧。请你们提出一个公正合理的条件。如果你们的条件不够公平,我们就用魔法消灭你们。”

阿弥尔金吩咐随从们返回塞特纳村,登船与其他盖尔人会合,并且驶离海岸九个波浪那么远。然后他向达楠人提出和解条件:“如果达楠人能够阻止盖尔人登陆,盖尔人就返回自己的国家,永远不再进犯爱尔兰。如果盖尔人成功登陆,达楠人必须放弃爱尔兰的统治权,向盖尔人称臣进贡。”

达楠人听了阿弥尔金提出的条件,都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们自信单是凭着他们呼风唤雨的魔法就能够阻止盖尔人再次踏上爱尔兰的土地。

盖尔人听从阿弥尔金的吩咐退回船上,驶离海岸九个波浪那么远。达楠人等盖尔人离了岸,立即发动魔法。海上刮起暴风,吹散了盖尔人的船队。他们的船被暴风雨推来扯去,完全失去了方向。盖尔人一片忙乱,不知所措。阿冉楠[16]爬上桅杆了望,被一阵大风吹掉下来,当场毙命。董楠[17]乘坐的指挥船被吹离船队,在风浪中被撕成碎片。船上包括董楠在内的二十四位盖尔人全部溺水身亡。埃尔[18]的船也被巨浪击沉,他的尸体被波浪卷到岸上。人们将他埋葬在米吉尔岛[19]上。埃尔原本是盖尔人中大大有名的英雄。在每一场战斗中他都身先士卒,一马当先。敌人一听到他的名号,无不闻风丧胆。

赫里盟[20]的船队被暴风雨刮到爱尔兰的左侧。他们经过九死一生,终于踏上爱尔兰的土地。和他乘坐同一条船的兄弟戈尔巴[21]在登陆的时候溺死,因此这个地方后来被称为戈尔巴村[22]。在这场艰难的登陆中,弥勒一共失去了五个儿子[23],只有赫伯尔,赫里盟和阿弥尔金得以生还。

董楠被卷入大海前疾呼道:“我们的智者没有降服这暴风雨,难道他们背叛了我们?”他的兄弟阿弥尔金说:“不是他们背叛了我们。”他在狂风巨浪中奋力站起,虔诚地对着大海祷告道:

愿在大海中颠簸受难的人平安抵达陆地。
愿他们在平原、高山、峡谷和森林中找到丰富的坚果和水果。
愿盖尔人爱尔兰的泉水、河流、湖泊和大海上生生不息。
愿盖尔人的王入主妲珐山,让妲珐山成为盖尔人的财产。
愿弥勒家族的成员遍布这片大地,愿他们的舰船找到平静的港湾。
这片土地正被黑暗所笼罩。我们祈求得到这片土地。让我们的头人和他们睿智的妻子们能够来到伟大贵妇人艾瑞的身边。

他做完祷告,暴风雨就停了下来,大海也归于平静。盖尔人跟随阿弥尔金从塞伊纳村登陆。

阿弥尔金第一个踏上爱尔兰的土地。站在爱尔兰的海滩上,阿弥尔金说:

我是大海上的暴风,
我是大海上的波浪,
我是战役中的公牛,
我是岩石上的苍鹰。

我是耀眼的阳光,
我是植物中王者,
我是强壮的野熊,
我是水里的鲑鱼。

我是平原上的湖泊,
我是智慧的代言者,
我是战斗中的枪头,
我是头上戴火的神。

是谁在集会上传播火种?
是谁知道月亮的芳龄?
是谁启示太阳的栖息地?

注释:

[1] 盖尔族(the sons of Gael)。

[2] 银甲骑士盖哈尔(Gaedhal of the Shining Armour)。

[3] 弥勒(Miled)。

[4] 伊提(Ith)。

[5] 斯兰纳村(Slane Inver)。

[6] 塞伊纳村(Sceine Inver)。

[7] 弥斯山(Slieve Mis)。

[8] 阿弥尔金(Amergin),盖尔人弥勒的儿子之一。

[9] 麦克丘伊尔(Mac Cuill),榛树支派的主神。

[10] 艾伯莱恩山(Slieve Eibhline)。

[11] 麦克彻迪(Mac Cecht),耕犁支派的主神。

[12] 尤伊斯涅山(the hill of Uisnech)。

[13] 伊尔曼(Eremon),盖尔人弥勒的儿子之一。

[14] 麦克格雷纳(Mac Greine),太阳支派的主神。

[15] 根据凯尔特神话,斑芭、波地亚和艾瑞是达戈达的三个女儿,分别是掌管榛树、耕犁和太阳支派的女神。盖尔人入侵爱尔兰时,三姐妹之间正相互争夺爱尔兰主神的地位。她们都向盖尔人许诺说只要让自己成为爱尔兰的主神,就会帮助盖尔人征服达楠人。盖尔人以欺骗手段分别答应让斑芭、波地亚和艾瑞成为爱尔兰的主神,从而顺利征服了达楠人,成为爱尔兰新的统治者。后来盖尔人同时敬奉斑芭、波地亚和艾瑞为爱尔兰的主神,不分上下高低。因此,斑芭、波地亚和艾瑞三姊妹的名字都被后世用来作为爱尔兰的别称。

[16] 阿冉楠(Arrannan),弥勒的儿子之一。

[17] 董楠(Donn),弥勒的儿子之一。

[18] 埃尔(Ir),弥勒的儿子之一。

[19] 米吉尔岛(Sceilg Michill)。

[20] 赫里盟(Heremon),弥勒的儿子之一。

[21] 戈尔巴(Colpa of the Sword),弥勒的儿子之一。

[22] 戈尔巴村(Inver Colpa)。

[23] 这五个人包括阿冉楠、董楠、埃尔、戈尔巴。第五个儿子的名字不确定,根据前面文字的推测可能是伊尔曼。

鲁格的行踪

By , July 19, 2010 9:22 pm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鲁格的行踪

玛图里得大战后,鲁格被达楠人拥立为王。没有人知道他当了多长时间的王,反正这个时间肯定不短。后来,鲁格将王位让给达戈达。

此后,鲁格离开爱尔兰。有人说他死在尤伊斯涅克[1]。尤伊斯涅克是爱尔兰五省交界的地方,也是爱尔兰烧起第一把火地方。这把火是由弥迪[2]点燃的,足足烧了六年之久。爱尔兰每一个部落的火,都是从这里取的火种。

但是在丘库林[3]出生的时候,康楚巴[4]和红色支派[5]的人紧随一群白鸟向西,在波伊尼[6]又看见了鲁格。又据称在争夺楚艾格纳[7]之公牛的大战中,在丘库林大睡三天三夜的时候,就是鲁格在护卫着他。

在此之后,身经百战的康楠[8]也看见过鲁格。故事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时候康楠是爱尔兰的王,住在妲珐山的王宫里。一天清早,康楠在日出的时候带着三个巫师[9]和三位诗人[10]来到宫殿的围墙附近。他每天都要到那里巡视,唯恐有西荷人悄无声息地来到爱尔兰。那天他不小心在墙根底下踩到一块石头。石头大声叫嚷起来,尖利的声音传遍了妲珐山,甚至在很远的布列吉亚[11]都能够听到。

康楠向巫师们询问这块石头的来历,还有它的叫声所代表的含义。大巫师回答说他需要五十三天的时间来揭开石头的奥秘。五十三天后,康楠再次向巫师提出同样的问题。大巫师说:“这块石头叫做命运之石。它被达楠人从珐城带到妲珐山,并将永远留在这里。只要妲珐山还有国王,这里就是举行运动会的场所。如果在运动会期间国王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这一年就会有灾祸发生。当命运之石在您脚底下叫唤时,它所叫唤的次数预示着在您之后我们种族还有多少个王能够继续统治爱尔兰。但是我自己没有能力告诉您这些王都是谁。”

这时,在他们身边升起一团迷雾。周围一片黑暗,他们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身在何处。然后他们听到了马蹄的声音,似乎有一位骑士正快速向他们冲过来。康楠想:“要是我们被掠往一个陌生的国度,那可就惨了。”那骑士向他们掷出三枝标枪,一支比一支更加迅猛。巫师们壮起胆子说:“谁胆敢伤害妲珐山的康楠,就是谋杀国王。”

骑士听了巫师的话,不再向他们投掷标枪。他来到他们身边,向康楠表示欢迎,并邀请他们到他的家里作客。康楠一行走上山坡,来到一片美丽的平原。他们看到一座国王的山寨,门口种着一颗金色的树。山墙里面是一座巨大的屋子,屋顶是用白铜铺的。康楠一行进入屋子,那骑士就坐在王位上等着他们。在妲珐山,没有任何人比他更加英俊美貌,神采飞扬。

屋子里还有一位年轻女子。女子手腕上戴着一只金手镯。她的身旁放着一只套着金箍的银桶,里面装满了红色的麦芽酒。一只金碗挂在桶沿上,桶口放着一盏金杯。她问年轻的骑士:“我应该先给谁敬酒呢?”骑士回答说:“先敬给康楠吧,他这一生要赢得上百场战斗。”随后骑士又吩咐年轻女子给康楠的儿子敬酒。然后他一一说出康楠之后即将统治爱尔兰的所有王的名字,以及每一个人的寿命。年轻女子将银桶、金杯和金碗一起送给康楠,同时递给他一块牛排和一块猪排。那牛排整整有二十四英尺那么长。

骑士告诉康楠一行那年轻女子是爱尔兰永远的王,又说:“至于我呢,我就是依琳的儿子,无所不能的鲁格。”

注释:

[1] 尤伊斯涅克(Uisnech),爱尔兰地名。

[2] 弥迪(Mide),他是布拉斯(Brath)的儿子。

[3] 丘库林(Cuchulain)。

[4] 康楚巴(Conchubar)。

[5] 红色支派(the red branch)。

[6] 波伊尼(Boinn),爱尔兰地名。

[7] 楚艾格纳(Cuailgne)。

[8] 康楠(Conn of the Hundred Battles)。

[9] 这三位巫师是Maol,Bloc和Bhuice。

[10] 这三位诗人是Ethain,Corb和Cesarn。

[11] 布列吉亚(Bregia),爱尔兰地名。

玛图里得大战

By , July 19, 2010 7:07 pm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玛图里得大战

不久,布列斯果然带着扶摩人的军队卷土重来,在塞特纳[1]附近登陆。这一回扶摩人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布列斯、伊拉汗、德董楠和魔眼巴洛都亲临前线。

鲁格派出达戈达察看敌情,请扶摩人宽限一段时间,好让达楠人结集到战场。

达戈达来到扶摩人的营地,要求他们暂缓开战。扶摩人胜券在握,同意了达楠人的要求。扶摩人听说达戈达喜欢喝汤,就做了一大锅汤让他来喝,想让达戈达当众出丑。他们往大锅里倒入各八十加仑的牛奶、玉米粉和油,又加入山羊肉、绵羊肉和猪肉一起熬煮。等汤煮好了,他们把这一大锅统统倒到一个大坑里,叫达戈达来吃。德董楠的儿子尹迪彻说:“敞开肚皮吃吧,省得巴洛责怪我们轻慢了客人。要是你胆敢剩下任何东西,我们就杀了你。”

达戈达拿来一只铁勺。那勺子很大,足以让一男一女并排躺在里面。他先舀出半头猪来,一口咬下半边嚼了嚼,说:“要是这汤都这么好吃的话,可真是难得的美食啊。”他一勺紧接一勺,把坑里的汤全都舀出来吃了,连最底下的骨头也没有剩下。

达戈达喝完了汤,困意顿生,索性躺在地上呼呼大睡。他的肚子涨鼓鼓的,简直有一间屋子那么大。过了好久,达戈达才勉强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回走。他披头散发,破烂的斗篷刚刚盖过胳膊肘,棕色的外套前长后短,脚上套着一双马皮靴,那模样简直可笑极了。他拖着一把重重的大圆耙,要八个壮汉才能抬起来。他晃晃悠悠地往回走,大圆耙歪歪扭扭地在身后划出一道壕沟来,就象两省之间的界线那么深。达戈达走到半路,遇到了正在乌尼乌斯河里洗澡的莫里姑。莫里姑一脚踏在河的南岸,一脚踏在河的北岸,头发分成蓬松的九缕垂到河里。莫里姑说:“达戈达,尹迪彻竟敢威胁你,我要拿他的心头之血给我们达楠人祭旗。”

在达戈达与扶摩人周旋的时候,鲁格召集爱尔兰所有的巫师、匠人、医生、律师、车夫来制订作战计划,逐一询问他们能够为这场决战做点什么。

大魔法师曼特[2]说:“我能将爱尔兰所有的山石都掷向扶摩人,让他们溃不成军,满地找牙。爱尔兰的十二座大山都会成为我们的帮手,为我们作战。”

捧杯侍者们说:“我们会让扶摩人口干舌燥,又将爱尔兰的河流与湖泊都搬离他们。不管他们有多渴,都找不到水喝。至于我们爱尔兰人,就算是连续战斗七年,也不会没水喝。”

巫师邳高尔[3]说:“我能用火攻打扶摩人的阵地,让他们的士兵和马匹受到病痛的折磨,失去三分之二的勇气和力量。我还能让爱尔兰人胆气倍增,就算是连续战斗七年,也不会感到累。”

巫婆贝楚勒和迪安娜说[4]说:“我们会给花草树木施加魔法,将它们变成全副武装的幽灵,让扶摩人心惊胆战,一败涂地。”

诗人卡普列[5]说:“等太阳升起的时候,我要作一首讽刺诗。在一个北风呼啸的清晨,我站在山顶上,背靠棘刺,一手握着石头,一手拿着棘刺,对着扶摩人大声诵读。扶摩人听了这有魔力的讽刺诗,就会感到羞愧难当,无力应战。”

铁匠高伯纽说:“我可以源源不断地为爱尔兰人制造新的标枪和刀剑。我所敲出的枪头,决不会错过任何目标,被它刺中的人也绝没有生还的机会。扶摩人的铁匠多巴[6]可做不到这样。”

铜匠克里德努斯[7]说:“我能够提供标枪的铆钉,宝剑的护手,还有盾牌的边框。”

木匠路可拓[8]说:“我能够提供标枪的长柄,还有制作盾牌的木头。”

医生迪安彻说:“任何受伤的士兵,除非是没了脑袋或者是被一劈两半,我能让他第二天就完好如初。”

达戈达从扶摩人那边回来,听了众人的话,说:“你们自吹自擂的这些事,我一个人就能够办到。”众人勇气百倍,大声笑道:“那是,因为你是我们的好神!”

鲁格又向所有的将士发表讲话,增加他们的士气,使他们每个人都象酋长一样意气风发。

双方约定的时间到了。扶摩人与达楠人的军队迎面进发,在玛图里得平原相遇。这里并不是第一次玛图里得战争发生的地点,而是往北一点,靠近伊斯达拉[9]。

双方的军队相互逼近。布列斯向尹迪彻说:“达楠人真是自不量力,竟敢与我们决战。”尹迪彻说:“我有话在先,如果他们不继续向我们纳税进贡的话,只有粉身碎骨一个下场。”

达楠人为了保护鲁格,决定不让鲁格参加决战。他们认为如果鲁格在决战中战死,对达楠人的损失就太大了。他们让九个勇士护卫在鲁格的周围,以免鲁格参战。

战争开始的时候,上阵的都是普通士兵,双方都没有派出酋长或者是王子参战。

战争一天一天地进行下去,双方都没有占到明显优势。不过扶摩人惊讶地注发现他们废弃的武器堆积如山,但是达楠人的武器始终完好如新。他们受伤的将士再也无法重返战场,可是受伤的达楠人第二天又没事一般英勇作战。

爱尔兰有一眼叫做斯莱娜[10]的泉水,由西往东流经从玛图里得平原,在洛克阿泊[11]汇入大海。迪安彻带领儿子和女儿用魔法和草药对河流进行改造。受伤的达楠人被送到这里治疗。奄奄一息的伤员进入河里沐浴一番,出来的时候就完好如初。不仅如此,他们还获得了新的精力,比以前还要敏捷勇敢。

达楠人每天都能得到新的武器。铁匠高伯纽、铜匠克里德努斯和木匠路可拓密切配合,一刻不停地制造新的标枪。铁匠高伯纽挥动大锤,只需要三锤子就敲出尖利的枪头,整整齐齐地堆放在城墙边上。木匠路可拓只需要三刀子就切成一杆枪柄,又一刀切出连接枪头与枪柄的环扣。枪柄和环扣做好之后,他将枪柄和环扣同时掷出,正好和高伯纽打造的枪头纹丝密缝连在一起。最后由铜匠克里德努斯用铆钉将枪头和环扣紧紧钉死在枪柄上,一杆标枪就这样做好了。

所有这些都对扶摩人非常不利。他们派布列斯的儿子卢阿达[12]到达楠人的营地去作暗探。因为卢阿达也是达楠人的后裔,能够轻易混入达楠人的营地。卢阿达看到了达楠人的秘密,并回来向扶摩人报告。

扶摩人听了报告,认为铁匠高伯纽是他们最大的障碍,命令卢阿达回去杀死高伯纽。高伯纽回到达楠人的营地,请求高伯纽、克里德努斯路可拓分别给他一只枪头,一些铆钉和一杆枪柄。他们看到卢阿达也是达楠人,便答应了他的要求。邳安卢格[13]的母亲克蓉正好在那里帮工。她为卢阿达安好标枪并打磨锋利。没想到卢阿达接过标枪马上掉转枪头掷向高伯纽。高伯纽受了伤,但是强忍剧痛拔出枪来掷向卢阿达。卢阿达被标枪穿透身体,当即死了。波丽吉得知儿子被杀的消息后,来到卢阿达的尸体前,长跪不起,尖叫号哭。

高伯纽来到斯莱娜泉水,治愈了身上的伤。不久,尹迪彻的儿子欧特里亚拉叫扶摩人搬来大量石头扔进泉眼里。泉眼被石头堵住,泉水就干枯了,地面上堆起了一个大石堆。后来,这个石堆又叫做欧特里亚拉的石堆。

有一回,高伯纽正在打造枪头的时候,他的妻子受到别人的控告。高伯纽听到这个消息,怒火大发,就对手里拿着的一杆枪柄施了魔咒。任何人只要被这标枪刺中,就象被火烧了一样灸痛不已。

到了决战的日子,扶摩人倾巢俱出,排出宏大的阵势。每个士兵都身着硬甲,头戴铁盔,手持长茅,腰佩重剑,肩负木盾。与这样装备精良的扶摩人作战,简直就是以头撞岩,飞蛾扑火。

达楠人同样全军出动,只留下九名士兵保护鲁格。米启尔[14]、波得昂、迪安彻、芭妲、玛姹、和莫里姑都加入战斗。

这是一场艰苦异常的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形势对达楠人非常不利。魔眼巴洛杀死了玛姹和达楠国王银臂努阿达。欧特里亚拉杀死了卡斯米尔[15]。巴洛的妻子塞丝澜[16]掷出的标枪又重创了达戈达。

鲁格设法摆脱身边的卫兵,纵马冲到达楠人的队伍前面。他为达楠人唱了一首歌,鼓励达楠人宁可战死沙场也不向扶摩人称臣纳贡。鲁格的歌声大大提高了达楠人的士气。他们大声呐喊,争先恐后冲入扶摩人的阵地,与扶摩人展开近身肉搏。

这是一场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多少美丽的男子在杀戮场上倒下。他们的尸体在山沟里堆积如山。荣誉、耻辱、悲愤、恼怒的情绪在这里纠缠、交织与碰撞,就象年轻战士白色皮肤上纵横交错的鲜血。标枪呼啸,盾牌撞击,刀剑交错,剑鞘互格,伴随着士兵沙哑的呐喊,震耳欲聋。多少年轻人因为踩到脚底的鲜血而滑倒,他们的头相互撞在一起。鲜血的河流载着朋友与敌人的尸体,滚滚向前。

鲁格在战场中遇到巴洛,大声谴责扶摩人的残暴统治。恼怒的巴洛对随从说:“把我的眼罩掀起来,让我看看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随从们掀起巴洛的眼罩,但是鲁格迅速向巴洛掷出一支红色的标枪。标枪击中巴洛头部,将他的眼睛从后脑勺带了出来。巴洛的眼睛掉在地上时正好朝着扶摩人的军队。二十多个看到这一幕的扶摩人被魔眼引燃,当场灰飞烟灭。鲁格赶紧砍下巴洛的头,挖出他的眼睛,不然的话恐怕整个爱尔兰都会被烧成灰烬。

扶摩人尹迪彻在战斗中踩到脚下的鲜血,滑倒在地。他在乱军中被众人踩踏,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的尹迪彻躺在地上,呼唤他的诗人李格拉斯[17]。但是李格拉斯也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莫里姑来到尹迪彻死去的地方,双手捧起尹迪彻的血,交给山脚下的达楠人祭旗。从那时起,尹迪彻死去的地方就被称为毁灭之地。

巴洛被杀之后,扶摩人溃不成军。达楠人步步逼进,将扶摩人包围在海边,一举歼灭。布列斯孤身突破重围逃向陆地,但是被鲁格和随从们追上。布列斯哀求说:“饶了我吧。如果放我一条生路,我能让爱尔兰的奶牛永远都不会停止下奶。”鲁格说:“让我听听达楠智者的建议。”他将布列斯的话告诉大法官马尔汀[18]。但是马尔汀说:“他的法力只对现在的奶牛有用,对他们的后代一点用都没有。”

布列斯又说:“如果你们饶了我,我能让爱尔兰人的玉米每个季度收获一次。”但是马尔汀说:“春天耕种,夏天生长,秋天收割,冬天享用。这是众神定下的规矩。”

鲁格对布列斯说:“恐怕这也救不了你。”他念及布列斯也是达楠人的后裔,便找了个赦免布列斯的理由。他说:“告诉我们,最好的耕种方法是什么。”

布列斯说:“最好是在星期二那天耕地、播种和收割。”鲁格说达楠人会听取他的建议,并放了他一条生路。

奥格玛在战斗中缴获了抚摩酋长特拉[19]的宝剑。这是一把有魔力的宝剑。奥格玛把宝剑从剑鞘中取出,细心清理。宝剑被清理干净后,一片幻影从剑锋升起,向新主人显现了它以前的卓越功勋。

达戈达有一把有魔力的竖琴。除非是得到达戈达的命令,它拒绝发出任何声音。这把竖琴有时被叫做花信之琴,有时又被称为四角乐师。在战斗中扶摩人抢走了达戈达的竖琴。鲁格、达戈达和奥格玛紧追不舍。他们追到一座宴会厅里,厅里坐着布列斯和他的父亲伊拉汗,墙上挂着达戈达的竖琴。达戈达看到墙上的竖琴,说:“来吧夏天,来吧冬天。我的竖琴,放声歌唱吧。”竖琴听了达戈达的吩咐,从墙上弹出来飞到达戈达的怀里,一路上撞死了九个扶摩人。

达戈达抱起竖琴,弹起催眠、欢乐与哀伤三首曲子。当他弹奏哀伤的曲子时,多愁善感的女人们都忍不住大声哭泣。他又弹起欢乐的曲子,直到女人和孩子们都笑得合不拢嘴。最后他弹起催眠的曲子,厅里所有的人都昏昏睡去。趁着扶摩人都睡着了的时候,达戈达三人带着竖琴悄然离去。

达戈达用竖琴唤回他在布列斯统治时期做苦力挣来的那头花奶牛。花奶牛回到爱尔兰后,大声呼唤它的小牛。被扶摩人掠走的奶牛听了花奶牛的叫声,成群结队地回到爱尔兰。

银臂努阿达的巫师彻[20]受了伤。他又累又怕,离开战场往南走去,一直走到阔尔斯列贝平原[21]。他看到面前有一片广阔的草地,开满鲜花。他强忍伤痛走到那片草地上。一阵强烈的困意从他的心底升起。他躺在花丛中,闭上眼睛,安然辞世。人们为他修建坟墓时,大地从他躺下的地方坍塌,整片平原变成了一个大湖。这个湖因此被叫做彻湖。

大战之后,爱尔兰全境只剩下四个扶摩人。他们四处逃窜,破坏爱尔兰人的庄稼、果树、牲畜和渔船。但是他们最终被莫里姑和安格丝赶出爱尔兰。从此以后,扶摩人再也不敢出现在爱尔兰。

达楠人赢得了玛图里得大战。莫里姑将胜利的消息传遍了爱尔兰的高山、河流和湖泊。她说:“让和平上达天空,下至大地。让爱尔兰人充满勇气和力量。”

经过这次大战,扶摩人和达楠人都损失惨重。死去的战士赛过天上的星辰,飞舞的雪花,草地上的露珠,平原上的野草,或者是在暴风骤雨中驰过海面的李尔的马群。

鲁格被达楠人拥立为王。他在纳斯[22]盖起自己的宫殿。在鲁格统治期间,他的养母大平原帝国公主苔尔蒂去世了。苔尔蒂去世之前,她让丈夫杜阿察[23]为自己建造陵墓。杜阿察叫一批达楠人用镰刀和短斧砍掉妲珐山前面的一片灌木丛,又在那里堆起一个大土堆。他们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才把苔尔蒂的陵墓修好。这个地方现在也叫做苔尔蒂陵[24]。为了纪念苔尔蒂,鲁格下令每年夏天都在苔尔蒂陵前举办运动会。举办运动会的场地也以苔尔蒂命名。

玛图里得大战后,鲁格的亲生母亲依琳也移居到了妲珐山。鲁格将他嫁给努阿达的儿子拓德格[25]。他们生下了芬尼亚[26]的母亲穆伊妮[27]和布拉安[28]的母亲图伊冉[29]。芬尼亚后来成了爱尔兰芬族[30]的酋长。

注释:

[1] 塞特纳(Scetne)。

[2] 曼特(Mathgen),达楠人的大魔法师。

[3] 邳高尔(Figol),达楠人的巫师。他是马诺斯(Marnos)的儿子。

[4] 贝楚勒(Bechulle)和迪安娜(Dianan)是达楠人的巫婆。

[5] 卡普列(Carpre),达楠人的诗人。他是伊坦(Etain)的儿子。

[6] 多巴(Dolb),扶摩人的铁匠。

[7] 克里德努斯(Credne),达楠人的铜匠。

[8] 路可拓(Luchta),达楠人的木匠。

[9] 伊斯达拉(Ess Dara),爱尔兰地名。

[10] 斯莱娜(Slaine),爱尔兰泉水名称。

[11] 洛克阿泊(Loch Arboch),斯莱娜河的入海口。

[12] 卢阿达(Ruadan)是布列斯与波丽吉(Brigit,达戈达的女儿)的儿子。

[13] 邳安卢格(Fianlug),达楠人。他是克蓉(Cron)的儿子。

[14] 米启尔(Midhir)。

[15] 卡斯米尔(Cassmail)。

[16] 塞丝澜(Ceithlenn)。

[17] 李格拉斯(Leat Glas),扶摩人的诗人。

[18] 马尔汀(Maeltine),达楠人的大法官。

[19] 特拉(Tethra),扶摩人的酋长之一。

[20] 彻(Ce),达楠人的巫师。

[21] 阔尔斯列贝平原(Cam Corrslebe),爱尔兰地名。

[22] 纳斯(Nas),爱尔兰地名。

[23] 杜阿察(Duach the Dark),暗黑神。

[24] 苔尔蒂陵(the Fort of Hostages)。

[25] 拓德格(Tadg)。

[26] 芬尼亚(Finn)。

[27] 穆伊妮(Muirne)。

[28] 布拉安(Bran)。

[29] 图伊冉(Tuiren)。

[30] 芬族(Fionna)。

音韵学入门

By , July 15, 2010 8:34 pm

咪咪从解放西路的新华书店买了本《音韵学入门》。薄薄的一本书,放在音乐的那一堆里。 不过说实在话,若不是咪咪说起,我也不知道这书应该放在哪里。没学问哪~~~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