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兩次再邂逅(曾纪川)

By , January 23, 2016 8:49 am

每次返鄉,總有回一趟文中的念頭,但是畢業二十多年了,正兒八經地回去印象中竟然只有兩次!一次是大學畢業工作之後跟幾個高中死黨回去看望班主任,另外一次是走馬觀花、帶隊交流。閒來無事,老友催促、特作此文、如有造假、定為老來多忘事、望多包涵。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第一次回文中竟然是畢業十年的時候,坐上老友的座駕,離開兩旁種滿椰子樹的主校道向左轉,透過車窗我們的視線從高大巍峨的潘正洲教學樓轉到了最為熟悉的老圖書館,哪裡可是標榜為文中精英中的精英班——6班的教室所在地,每到晚自修小息時,一幫腳踢天鵝王、無所事事的男學霸就坐在草坪上對路過的女生行注目禮,用於緩解學習的巨大壓力還有腹中的飢餓感。

車子穿過東側校道,左側的女生宿舍樓在高大的鳳凰樹陰裡若隱若現。車子顛簸地轉過被台灣思想樹及風樹遮掩住的小小校醫院,再右轉上一條相當陌生剛填好紅土的泥路上,記憶中的胡椒園突然消失了,矗立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排新建的教師樓。“×××,還是一點沒有變化”,“×××,現在工作可好?”……剛坐下來,兩鬢蒼白的老班任竟然把畢業快十年的我們名字都叫了出來,讓我們都大吃一驚。在回來的路上,不知道誰冒出一句:“班主任教完我們這一屆就再也沒有擔當6班班主任了,一直在普通班教語文,也是最近才分了房子。”“是不是我們那一屆比下一屆差太遠了?”我問了一句。“聽說是不會做人,太木訥的他得罪了某大人物,也是猜測,不能做實。”車外的椰子樹被黃昏的北風吹得呼呼做響,西邊的最後一抹斜陽也慢慢地消失在學校排球場側邊的圍牆後面。

“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第二次回文中竟然時光又過了另一個十年。“歡迎光臨!”剛跨過文中大門,校長就帶領一眾學校領導在校道上歡迎我們,畢業二十年的我這次步入校園可算是“衣錦還校”。借校間交流的機會,我再次踏進因掛上一大堆金光閃閃的各類牌子而顯得陌生的校門。坐在電瓶車上,透過椰子樹蔭,很多年輕的學子們身穿整齊的藍白運動服在快樂地奔跑著、跳躍著,往昔南風一吹就漫漫黃沙的籃球場、大雨一衝就泥濘遍地的排球場已是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鋪上紅顏色泰坦地膠的操場,整齊劃一、筆挺嶄新的籃球架及排球網。

電瓶車繞過主樓轉入主校道,兩排排列整齊、間隔均勻、樹葉茂密的印度紫檀把一直沉睡在大腦某處的文中回憶一下子喚醒了起來,我激動地對坐在前面的校長說:“文中變化真大啊!唯有這條主校道沒有太多的改變。”“哦,不過這樹落葉太多,經受不了颱風的,明年我們決定要換種上名貴的非洲楝”,“太可惜了!”我脫口而出,繼而不由自主的低下腦袋,陷入一陣沉默。當我再次抬頭張大眼睛轉向路旁,剛才在微風吹拂下,裊裊多姿彷彿列隊少女向我們招手致意的紫檀突然間幻變成低頭垂淚的少婦在那裡傷感地回憶年華的流逝,歲月的無情!

“占地面積近千畝,全國中學排名第二,建築面積15萬平方米,高標準的教學樓、圖書館、科學館、運動場、……,配備先進的教育教學設施。學校現在職教師4百多人,在校學生6千多人,每年一本上線率超過50%,近幾年每屆都有600多位學生考上北大、清華等國家重點大學,辦學成績在海南排名第二,僅次於海南中學,曾獲得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的“全國先進單位”“五一勞動獎狀”,中央組織部授予的“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等國家級榮譽稱號70次……”坐在98年重建的王兆松樓裡面,回頭看著同行們一邊聽校長滔滔不絕地介紹文中威水史一邊發出驚訝的讚歎聲,時空在這裡發生了相當的混亂,記憶一會兒回到20多年前我坐在舊圖書館的三樓教室裡,聆聽謝晉華老師在講台上手腳起舞在講英文語法,一會兒又回到西邊圍牆旁邢詒雄老師給我們上完物理課之後回到師娘開的飯堂給我們炒一碟煎雞蛋。

“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在兩次再邂逅之後,一次偶然的機會翻閱了文中校友送的印刷裝訂極為普通的《文中舊事》一書,一口氣看完後對文中老校友們有關符芹英校長、鄭心伶老師、戴家寶老師、林樹基老師等眾多名師的回憶,深受感動。那是一個沒有電燈的年代,煤油燈是伴隨老師們備課到深夜的工具;那是一個沒有投影機的年代,一支粉筆就是老師們講課的工具;那是一個沒有大魚大肉、海鮮野味的年代,老師跟學生一起用番薯飯、椰子鹽、蘿蔔幹、鹼蝦醬填肚子。在符校長的帶領下,遠處祖國邊緣的文昌中學名師們鬥志昂揚,“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率領一群農民子弟兵,勇奪多項榮譽:“61年高考海南第一、廣東第三,69%的大學升學率遠超全國平均的10%,64年全國中學排球冠軍並換來了廣東省獎勵5萬元建起全島第一座體育館……”“名校之所以成為名校,不在於歷史,不在於佔地面積及建築面積,甚至不因為有名學生、名校友,而在於有名老師、名校長!”60年代的文中用青春的激情及熱血詮釋了什麼是“文中培育我成才”。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文昌河畔柳依依,紫貝山陽光華在。鴨子阿飛走四方,何時再來添光彩!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