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茶作业 — 竹君

By , September 9, 2017 9:51 pm

Zhujun_00

这一款竹君,是周一那天在广州转机到悉尼时从泽攀师弟那里打劫得手的。同时打劫到的还有金鸡洞肉桂一泡,金針眉一小筒,据师弟说都是茶商惠让的茶样。肉桂和金針眉尚未启封,竹君则只有一小段,用餐巾纸小心翼翼地包起来。今天到Tea Journal来喝茶,考虑到已经开封的竹君不好保存,就先拿它来做作业了。

茶具:110 CC白瓷盖碗
用水:市政自来水
水壶:随手泡
水温:80度到100度之间
茶量:5.0 克
水量:80 CC左右
冲泡:5秒到30秒

Zhujun_01 Zhujun_02

这一款茶,呈圆柱状,干净清爽,条索分明,触感坚硬,清闻基本无味。用茶刀顶住圆柱体表面缓缓撬入,撬下的茶叶呈层片状,清闻基本无味。用沸水冲洗白瓷盖碗,趁热将撬下的茶叶投入盖碗中震荡数次醒茶。温热的茶叶烟味浓郁,无异味。冲洗茶具及醒茶后不再烧水,直接用随手泡中的热水冲第一泡茶。从第二泡起,每泡茶均重新烧水,使用滚水进行冲泡。出汤时将茶汤注入公道杯,又由公道杯分注入茶杯。

第一泡:水温85度,缓慢浇注,注水10秒后出汤,目的在于醒茶。茶汤浅黄,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基本无味。叶底湿润但是尚未舒展,清闻有浓郁烟味,略带花香。 茶汤入口不苦不涩,无香无味,如饮清水。两三分钟后,觉得舌尖和舌底有些许甜味,不明显,不持久。

第二泡:水温100度,急冲点注,注水10秒后出汤,目的依然在于醒茶。茶汤鹅黄偏浅黄,底部有些许碎末,清闻基本无味。叶底开始舒展,清闻有浓郁烟味,花香更显。茶汤入口不苦不涩,无香无味,平平淡淡。三两分钟后,舌底和双颊出现轻微的生津和回甘,此后生津和回甘略有加强,但是三两分钟后又逐渐减弱。

第三泡:水温100度,急冲点注,注水20秒后出汤。茶汤鹅黄,清闻有些许香气,不明显。叶底基本上全面舒展,清闻尚有些许烟味,花香不显。茶汤入口带有轻微涩感,涩感转瞬即逝;茶汤不苦,也不甜。静心体会五分钟左右,由舌尖开始出现明显的生津,伴随着微弱的回甘。生津和回甘主见增强,口腔也开始产生舒张感。三五分钟后,生津、回甘和舒张感均慢慢转弱。

第四泡:水温100度,急冲点注,注水20秒后出汤。茶汤鹅黄,清闻基本无味。叶底全面舒展,烟味极淡,花香不显。茶汤入口略涩,涩感不强烈不持久;略甜,极轻柔;微苦,不明显,不持久。三五分钟后,舌尖、舌面、双颊、喉咙均出现明显的生津、回甘,口腔有舒张感。生津、回甘和舒张感并不强烈,但是相对持久。

第五泡:水温100度,缓慢浇注,注水30秒后出汤。茶汤鹅黄,清闻无味。入口甘甜,又带些许苦涩,苦涩均不明显不持久。饮后迅速出现生津、回甘和口腔舒张感,明显但不强烈,大概三五分钟后消失。静心回味,又觉得满口都是甜味。

从第六泡到第九泡,基本上都采用了第五泡的冲泡方法,总体的感觉与第五泡也类似。如下图片,分别是第一、二、四、五泡的茶汤。

 

Zhujun_03 Zhujun_04 Zhujun_05 Zhujun_06

最后看一下叶底。总的来说,叶片较小较瘦。由于茶叶压得比较紧,在撬动的过程中破坏了茶叶的完整性,有许多碎片。

Zhujun_07

这是一款让人惊喜的茶。前面三泡,平平淡淡,乏善可陈,大概是因为茶叶尚未醒开的缘故。第四泡后,茶叶完全舒展,开始出现明显的生津、回甘和口腔舒张感,很温柔。从第五泡开始,每一泡都是饮后迅速出现生津、回甘和口腔舒张感,明显但不强烈,此后整个口腔都是甜味。饮这款茶,除了茶汤没有明显香气之外,颇有当年栋雨云飞版纳卡古树顶芽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茶叶的具体年份和明确来源,但是根据以往的品饮经验来判断应该是古树纯料,存放条件干净干燥。

这一款茶,本来是先放在竹筒里存放的。但是看师弟提供的外包装图片,却是纸筒,应该是经销商将茶叶从竹筒中取出重新包装了。这样重新包装之后,竹筒的香气逐渐消失,不能不说是这款茶的遗憾。如果能够找到这款茶的竹筒原装版本,定有惊喜。

 

《紫贝拾遗》新书首发仪式花絮

By , September 7, 2017 6:49 am

640

公元353 年,在会稽山阴的兰亭,有一场盛大的聚会,著名的书法家王羲之写下了不朽的篇章《兰亭集序》。2017年9 月3 日,文昌河畔,紫贝山阳,我们也迎来了一场“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盛会,为记录我们文昌人集体记忆的《紫贝拾遗》一书举行首发仪式。

钱钟书说:“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很好,何必一定要去找下这只蛋的鸡呢?”

不过,我们就要先通过视频来认识一下《紫贝拾遗》第一、二册的八十八位作者。他们散落在世界各地,我们见或不见,他们都在那里。

640-01

入场签名

640-02

最年长的作者

640-03

最年幼的读者

640-04

现场全景

640-05

副主编陈文宣讲述“编辑部的故事”

《紫贝拾遗》一书由蒋清野担任主编,陈文宣、陈晓洁、张大雁、张寒冰担任副主编,选录了来自88位作者的169篇文章,共计66万字,由南方出版社正式出版。在《紫贝拾遗》一书出版前,所有被确认收录的文章均已通过“紫贝拾遗”公众号陆续发布。8 月18日,我们通过“紫贝拾遗”公众号发布了《紫贝拾遗》一书正式出版的消息;8 月23日,《紫贝拾遗》一书同时在文昌市新华书店和文昌市中外文书店正式上架。

这里没有令人目不暇接的旖旎风光,没有扣人心弦的传奇故事,没有惊世骇俗的丰功伟业。然而,这里的每一篇文章都带着文昌的温度,都激起了无数文昌人的共鸣。因为,这是我们文昌人的集体记忆。

640-06

作者吴亚利介绍文昌近代文化文学活动

吴亚利老师近期赴广州市中山图书馆查阅史料,在此基础上以《光荣与梦想》为题介绍文昌近代文化文学的发展历程。

640-07

作者蔡雅婧分享创作过程

蔡雅婧的文字有着90后的不羁和超出她年龄的成熟与犀利。感谢蔡雅婧与我们分享她的创作背景和创作过程,她的思考、迷茫和感悟。听了她的发言后再重读一次《一饮难尽女儿红》,一定能从中品出不同的滋味。

640-08

谢忠老师用文昌话朗读林文静创作的《醉酒公和落牙嫲》

林文静的《醉酒公和落牙嫲》是一篇充满情趣和文昌风情的文章,而谢忠老师的文昌话代表着文昌话的最高水平。原汁原味的文昌话配上乡土色彩浓郁的家庭故事,真是有趣又有意义的结合。

“口头为语书面为文”,我们用文字记录文昌人的生活,用《紫贝拾遗》留住文昌人的集体记忆。但是,倘若有一天,我们不会说文昌话了,我们用什么证明:我们是文昌人?

谢老师希望我们文昌人共同努力,说文昌话、用文昌话,留住我们的乡音,让文昌话永远活在我们文昌人的生活里。

640-09

作者李乙帆用文昌话朗诵古诗《将进酒》

李白的诗气势磅礴,文昌话也可以这么气势磅礴!如果说谢忠老师的故事是意料之中的风趣幽默,李乙帆的诵读和清唱则令人惊喜、拍案叫绝!

640-10

陈晓洁朗诵韩逸畴创作的散文《文昌琐忆——清泉》
“他在书店里跟外国人打电话时说smile,smile……字正腔圆。说话时,他还转头朝妻子微笑。世界很美好。”

640-11

李成老师朗诵胡元武创作的诗歌《大树》

不朽的大树,静静流淌的文昌河,多少文昌人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多少文昌人心中割舍不下的情结。李成老师用他那浑厚饱满的嗓音和富有韵律的朗诵为我们展现了大树的沧桑和小城的变迁。

640-12

邢月老师朗诵张寒冰创作的的诗歌《紫檀之园》

这是学子对母校的倾情诉说,有紫檀花开时的繁华美丽,有青春时代的爱恋离愁。

640-13

编委会部分成员

640-14

设计团队

640-15

编辑团队

640-16

读者代表庄光师

“这里有他们的故事,但何尝不是你的故事,我的故事?”

这是一场奇妙的相逢相聚,有作者、有读者、还有故事中的人物。

640-17

符兴先生发言

德高望重的符兴先生一直关注《紫贝拾遗》的成长。他殷切希望我们将《紫贝拾遗》建设成一个具有更广泛功能的海内外文昌人互动的平台。

640-18

副主编陈晓洁采访《洪雨,您在哪里?》作者蔡亲吟(笔名野下秋草)

《紫贝拾遗》的作者中有旅居海外的华侨,有留守文昌的教师,有退休的国家干部,也有在校的青春少年……而这一位,尤为特别。

640-19

作者签名

640-20

作者签名

640-21

两个半小时太短暂,《紫贝拾遗》第一、二册的六十六万字,留待大家细细品味。

《紫贝拾遗》不是几位编辑的事,不是一个小群体的事,而是所有文昌人的事,因为,它记录的是文昌人的集体记忆。

希望《紫贝拾遗》能够成为土壤,能够让很多的花朵和树木盛放。我们的文昌,就是这么一片温热的土壤。无论你长相厮守或者游历归来,这片土壤都将你接纳。

640-22

640-23

640-24

留下来的,伤感更浓烈。而那些离去的,乡愁更绵长久远。

不管你是留下来的,或是离去的,都跟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吧!

下面是正儿八经的广告:

  1. 《紫贝拾遗》第三册已经开始征稿,请各位作者将文章通过电子邮件投稿到 editor@zibei.io 。
  2. 《紫贝拾遗》第一、第二册的购书途径:1)文城镇 新华书店 2)文城镇 中外文书店 3)扫描或长按如下微店二维码购买

640-25

征稿启事

 

《紫贝拾遗》证明了乡土文学是可以在民间自发地萌芽、生长、开花、结果的。与此同时,我们也意识到乡土文化的兴盛远远不是一时、一人、一地的事情。要形成一个有利于乡土文学成长的氛围,既需要大量的作者持之以恒地写作和讨论,也需要大量的读者持之以恒地阅读和批评。

我们欢迎所有作者继续给《紫贝拾遗》编辑团队投稿。所有来稿都会经过“一稿、二稿、定稿”这样一个严格的审稿、修改和校对流程。被《紫贝拾遗》编辑团队接受的文章,首先会通过微信公众号“紫贝拾遗”发表,并会被收录到我们正在规划的《紫贝拾遗(三)》一书中。

 

投稿邮箱:editor@zibei.io

 

主    编:蒋清野

副主编:陈文宣  陈晓洁  张大雁  张寒冰

640-26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