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想做个大贼头

By , 2005年6月20日 6:20 下午

咪咪出去跟大学同学聚会,说起自己没有上班在家带孩子,同学非常惊讶的
问:真的呀?你家先生是不是很有钱?

说句老实话,我真的很没钱。自从家里多了奶粉和尿布的花销后,咪咪的脂
粉钱和裁缝钱就被那混世魔王克扣殆尽,乃至于咪咪至今仍穿着几双上大学
时候买的袜子,脚趾头上的大洞洞眨巴眨巴眼睛的笑我,那个汗呐!然而没
钱归没钱,我一直固执地认为,养家糊口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应该让男人来
担当的,圣经上又没有说女人也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不是么?

前段时间到处瞎逛,看到一首贵州的民谣:

吃菜要吃白菜头
嫁郎要嫁大贼头
半夜听得钢刀响
妹穿绫罗哥穿绸

坦率地说我真的想当个大贼头啊,想我们家这般貌如天仙温柔贤慧学富五车
的咪咪,要嫁个大贼头真的是一点都不过分。自从错嫁给我之后她也就白菜
头还吃得上,绫罗和丝绸都变成了奶粉和尿布。不过为了让咪咪少受点委屈
我们家半夜里也有刀响啦 — 如果菜刀也能够算是一种刀的话。

BTW: 今天清扬婉兮会扶着栏杆走啦。

One Response to “真想做个大贼头”

  1. 日本刀说道:

    日本刀在日本於独自在展了的方法造了的刀 特征 折回作材料是成了制成了的刀的内部芯子(茎)和一体的刀身体,日本刀茎打子孔用鍛錬法”日本刀造起了的在形状和尺寸更刀,在打刀(刀)和短腰刀(腋指)和短刀等分在广,日本刀成卷和柄大刀和刀和矛也等入古来同具有作武士的魂的象征的的意作武器的分配任美的姿,作美品的价高的西也多日本刀,
    日本刀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