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烟民

By , 2004年11月10日 6:05 上午

他们无处不在,我们无处躲藏。

北京机场,刚刚飞了16个小时,还没有来得及倒一倒时差就晕头转向的
上了辆烟民的车。那位三大五粗的司机在高速上一手拨动方向盘以超过
100 公里时速的速度在车流中蛇行,一手从口袋里摸出根香烟来叼在嘴
里又摸出个打火机来喀嚓一声点上。在阔别北京四年之后我第一次感受
到了北京出租车的粗野与疯狂 — 直行要骑着线走,一分钟内要换五次
线,一路上不停的按喇叭同时用某种暧昧的语言问候路上其他司机的家
长 — 还有,不停的抽烟。虽然司机在我的极力要求下熄掉了烟,然而
车里沉积多年的烟味却无孔不入的侵蚀我紧绷的神经。三十多分钟的路
程里我一直用衣角捂紧鼻子,等到终于到了家里的时候,竟然浑身都是
烟味。

后来我们再次打车,都是先把车拦下来然后将鼻子伸进去嗅一下,如果
有问题的话就拦下一辆车。然而我们终究不是猎犬,因此屡屡有出现失
误的时候。后来我们干脆就锁定北气等几个大公司的出租车,因为据司
机介绍说公司有要求,要吸烟必须把车停下来到车外去,这样车箱里面
基本上就没有烟味了。

在北京住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悲哀地发现我们竟然无法下馆子 — 必须
承认在北京还是有无数馆子做的菜比我做的更好吃的,然而吃一顿饭要
来回换N 张桌子乃至无处可换的经历会让任何一个美食家都倒尽胃口。
每次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够在馆子里就餐的时候我都精神高度紧张的四处
了望,一旦发现火光或者是烟雾等敌情便迅速冲过去点头哈腰陪笑然后
问是不是可以把烟熄掉。多次实战之后我总结出的经验是:如果对方是
位女士或者是多位女士,那么我百分百是在找骂;如果对方是位女士旁
边还坐着位男士,那么我百分百是在找打;如果对方是位男士或者是多
位男士,那么我有三成成功的希望;如果对方是位男士旁边还坐着位女
士,那么我就有七成的把握了。

不过我们发现也有声明禁止吸烟的地方,半亩园,面爱面,还有一些素
食为主的馆子。不过去的次数多了,便逐渐觉得饭菜的质量平平,并且
偶尔还是会有烟民出没。后来我们发现西餐馆里面吸烟的人就比较少,
即使是那馆子里并没有禁止吸烟的标志,想来大多数上西餐馆的人都明
白在西餐馆里吸烟是相当不文明的标志吧。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把同样
的心得体会带到中餐馆去,大概是因为中餐馆的地位要比西餐馆低,或
者是上中餐馆的人的地位比上西餐馆的人的地位低,反正是中西有别就
是了。然而对于麦当劳和肯德基还有比萨饼这种垃圾,我们始终提不起
兴趣来。不过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去了季诺,发现了相当地道的意大利
面条,让我们大饱口福了一番。季诺在当代,中友还有华清嘉园都有店
面,当代和中友的条件都很不错,华清嘉园分店的布局要差一点,所以
我们不是很喜欢。

最为糟糕的事情,是我们发现我们楼下的邻居竟然在阳台上吸烟,或者
是在楼梯里吸烟。我想他们肯定知道吸烟对别人是有害的吧,不然他们
为甚么不在自己的家里吸烟而要跑到阳台或者是楼梯去呢?我们出门的
时候通常要记得关上阳台的门,不然的话回来了就是满屋子的烟味,这
些都是我们友好的邻居慷慨的赠与给我们的。小区的传达室那里经常有
一堆老大爷聚在一起吸烟,我们每次走过去的时候都要小心的捂着鼻子
屏着气。在工字厅抑或是荷塘散步的时候,在那狭窄的小道上冷不防的
会有一个吞云吐雾的人迎面向你走来。我们无法躲藏,无法呼吸。

要到哪里,才能够找到一片没有人吸烟的天空?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