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百草园』

By , 2005年6月2日 6:08 上午

前天晚上正要睡下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了,是0898的区号,号码却不认得。按下接听
键后才知道是海南电台的李成老师,说是『百草园』节目5 月28日播出最后一期,
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了。问及关张的原因,似乎是电台新近换了个领导要对海南电台
作一个彻底的改版,而成月两人的意见和这位新领导的远大宏图有较大的分歧,因
此『百草园』节目就成了改革的牺牲品。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百草园』应该是89年暑假播出的第一期,那时节我刚上初
二,很偶然的就成了她的第一拨听众。节目播出的时间似乎是周末(记不起是周六
还是周日了)的上午,我们宿舍的同学就围着一台小收音机津津有味的听,偶尔还
会因为争夺一个较好的位置而发生争吵,因为收音机的功率比较小,离得远了就听
得不是很清楚。上了初三以后学校要求周末也要上自习,我便买了个小收音机,上
自习得时候戴着耳机听,听到精彩处便忍不住的笑出声来,惹得所有得同学都往我
这里看。戴着耳机听收音机总是提心吊胆的,因为班主任会时不时的过来巡查,看
看我们是不是在认真的作功课。那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就这么一直陪伴着我,一直到
94年夏天我离开海南到北京读大学。

跟『百草园』有过一些深入的交流,例如说在『百草园』征过笔友,有几篇小短文
在『百草园』播出过,也曾经在『百草园』做过录音。93年被清华免试录取的时候
『百草园』还做了一个长篇的报道 -- 我们那地方小,一年也只有十几个上清华
的名额,出了个意外总是要大张旗鼓的宣传一下。因为『百草园』的原因,我当时
在海南的学生圈子里还小有名气,在校园里逛悠的时候经常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说你看你看那就是某某某,也经常有其他学校的给我写信讨论学习经验或者是类似
的问题 -- 这在我高一的时候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我那老班主任有一天晚自习
的时候当着全班人的面虎着脸跟我说:你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我不希望今后还看
到你有这么多的信,不然的话我把你转到普通班去。还好老班主任是个刀子嘴豆腐
心的人,没有真的把我轰出教室 -- 当然我后来也收敛了好多,没有花那么多时
间来给外校的女生写信了。

到了北京之后,才想起『百草园』的好 -- 因为打开收音机的时候发现再也收听
不到海南电台了。在报纸上看到『百草园』节目获得“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广播
社教类一等奖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激动的拿着报纸给身边的同学看,说:你看,我
们小地方也有好节目听,我小时候就是听着这个节目长大的。到了后来,慢慢的熟
悉了北京的环境,对『百草园』的思念才慢慢的淡去。然而每次回到海口从海秀大
道一号路过的时候,总是会想起成月两人那极富激情的声音,想起他们是不是还在
昼夜焚膏的在录制节目。

说及『百草园』的关张,据说也是采用了温水煮青蛙的方法。去年夏天『百草园』
播出15周年纪念活动的前后便有要关张的传言,然而一直没有实施。到了九月份的
时候海南广电下属的『海南声屏报』收到通知禁止刊登『百草园』的节目预告,成
月两人只好在天涯社区发贴子来做节目预告,这在中国广电领域也可以说是绝无仅
有了。在坚持了大半年之后,一个坚持了16年的优秀节目最终还是免不了要尘埃落
定 -- 在中国,胳膊扭不过大腿,脑袋顶不过屁股,是永远的真理。

在天涯社区转了一圈,看到不少哀悼『百草园』的贴子,就象我们前些时间哀悼水
木一样,只不过我们哀悼的是一个网络社区,而他们哀悼的是一个电台节目。现在
的新水木,虽然似乎还没有拿到ICP ,但是大家已经在高高兴兴的灌水了,毕竟我
们的版面还在,我们的精华区还在,我们的朋友还在。然而『百草园』已经从空中
的电波中消声匿迹,那千千万万象我一般听着『百草园』长大的孩子,也许只能够
在记忆的最深处找回一些模糊的回忆,重温『百草园』带给我们的欢乐,鼓舞,信
心和勇气了。

记得成月两人还一起主持过海南电台的『听众点播』节目,每周日中午播出,也是
海南电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那天的通话里李成说成月两人现在已经不在海南电台
主持任何节目了,想来这个节目已经在早些时间被停播,或者是被其他主持人接手
了吧。

谨以此文,纪念我曾经的『百草园』。

PS:那时候海南大多数的村子还没有电,而报纸是那些认识字的人家的专利,因此
电台就成了海南人了解外面世界的主要手段 -- 即使是这一手段,也不是每个人
都能够享受的,因为买得起收音机的人也还不多。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