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911

By , 2005年9月11日 6:25 上午

911那天,我正在与纽约毗邻的新泽西州小镇Picatinny出差。当时我所在的公司跟位
于Picatinny的美国陆军武器研发与工程中心(Armament Research, Development and
Engineering Center,ARDEC)有一些在人工智能、惯性导航、控制方面合作。这次出
差的主要目的是与其他的合作单位一起集中调试一个基于神经网络的智能地雷系统。

911 的早上8:30,我们按照预定计划抵达ARDEC。和往常一样,整个基地静悄悄的就
像是一个人迹罕见的公园,入口处的警卫连我们的证件都没有查看便让我们直接把车
开进了研发中心。ARDEC 方面的两个研发人员简单的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当天的工作计
划,然后我们直接把我们的笔记本电脑接入ARDEC 的局域网开始工作。

大概是10:00点的时候,基地大楼拉响了警报。几位荷枪实弹的士兵进入实验室宣布
立即实行戒严,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所在的房间,所有非ARDEC 的计算设备被
要求立即从ARDEC 的局域网上断开。ARDEC 的工作人员被要求将出入证佩戴在胸前的
明显位置,而所有的来客都被要求出示身份证件并登记社会安全号码。一位ARDEC 的
工作人员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得到的回答是机场出事了,the tower was hit。 当时
我还不知道the tower 指的是纽约市的世贸大楼,竟以为是飞机起飞的时候出现了意
外撞中机场的导航与观察塔了。过了一小会,实验室内的大屏幕电视被接通,NBC 正
在播放新闻,出现在屏幕上的是熊熊燃烧的世贸大楼。

那时节我到美国也才两年多一点,从来没有见过活着的世贸大楼。纽约市离ARDEC 也
就20分钟的车程,我们飞到Picatinny 来的时候还说晚上有空的时候开车去看看世贸
呢,没想到这时节它竟然就烧着了。然而最让我吃惊的不是那波音飞机横空穿过世贸
大楼的场面,而是NBC 播音员的一句话。

那位播音员明确无误地说:联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从Neward 国际机场飞往
三藩国际的93号航班在匹兹堡附近堕毁。

我和同事们不约而同地掏出兜里的回程机票,上面明白无误地写着:9 月12日,联合
航空公司,93号航班,Neward国际机场到三藩国际机场。我们将从三藩市转机飞回洛
杉矶。

请原谅我的自私与冷漠,那一刻我从心底里说了一句:哈里路亚,感谢赞美主。

11点,实在忍不住了,要求上洗手间。一位荷枪实弹的士兵护送我上洗手间,然后又
将我护送回实验室。在上洗手间的途中,不小心从窗户那里看到研发大楼外面有几辆
坦克轰轰的开过。所有的房间都在播放NBC 的新闻,那位士兵阴着脸,偶尔恶狠狠地
蹦出个F 打头的单词来,但是对我还算nice — 这时节,竟然能够被恩准上洗手间,
这难道还不够nice么?

12点,所有的人都饿了,但是没有能够离开实验室。一位ARDEC 的工作人员出去买来
了汉堡和可乐。大家心事重重地吃,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想打个电话给洛杉矶
的咪咪,但是基地内部的固定电话不允许我们使用,只好作罢。等到下午两点,终于
被获准离开实验室,但是在研发中心的门口又和警卫发生了一点纠纷 — 事实上是警
卫与接待我们的研发人员发生了纠纷,因为我们在进入实验室之前都没有办理来宾证件。

警卫:Why didn’t you apply for visitor’s badge before taking them into the
lab?

研发:Why didn’t you ask us to apply for visitor’s badge before allowing
them enter the lab?

最后的结果是研发中心的老板出来向警卫道歉,遭到警卫的严重警告,但是最终允许
我们离开。开车驶出基地大门的时候,发现那里多了几道路障,先前我从实验室窗户
里见过的一辆坦克正雄赳赳气昂昂的蹲在那里,炮塔的顶上站着一位手持冲锋枪的士
兵。基地门口的警卫似乎和研发中心那里通了个电话,但是仍然没有查验证件 — 那
七扭八拐的路障真不是一般的难走,但是足足开了将近十分钟才得以通过。

回到旅馆,得知全国的飞机停飞,我们返回洛杉矶就成了问题 — 其实就算是飞机不
停飞的话,我们也绝对没有胆量去乘坐的。拨了个电话回洛杉矶给咪咪,发现不能够
直接拨长途,手头有没有电话卡,只好用AT&T的信用卡拨了个collect phone ,寒碜
死了。咪咪已经知道了飞机撞大楼的事情,但是没想到掉匹兹堡的飞机就是我明天要
乘坐的那一班,急得都差点哭了。又说及现在被困在新泽西暂时回不去了,两个人互
相安慰,都说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不安全。跟咪咪打完电话又给玉米地的菩萨姐姐拨
了一个,互相报了个平安,也都说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晚上简单得吃了个晚餐,通宵的看电视,看那些触目惊心的镜头,等待与交通管制有
关的任何信息。

第二天,公司催促我们尽快设法返回洛杉矶。尽管机场还未开放,出差的同事明显分
成了三派,一派建议尽快飞回洛杉矶,一派建议开车返回洛杉矶,一派则建议继续等
待到安全的迹象出现。争执了一天,未果。

晚上的时候,前台的小姐通知我们到旅馆门口举行烛光悼念仪式。大多数的同事害怕
惹事没有去,但是我去了。仪式很简单,每个人的掌心里捧着一枝蜡烛,默哀,不断
有路人加入我们的仪式。仪式的最后每个人谈了一点祝愿,我没有听到针对某某种族
或者是针对某某宗教的仇恨,更多的是呼吁和平和恳求主的看顾。

第三天,仍然没有开放领空的迹象。从旅行社得知火车票已经卖光,我们于是决定再
休息一天然后从新泽西开车到洛杉矶 — 这将是一次横穿美国大陆的旅行。

第四天,一大早开车离开新泽西,中午的时候到达槟州。这时候收到洛杉矶的电话,
说是已经帮我们订了次日凌晨从Ohio飞往洛杉矶的机票,要求我们必须在当天晚上赶
到Ohio。于是我们几个轮换着开车,除了加油的时候车就没有停下来过,终于在当天
晚上7 点之前赶到了Ohio。吃饭,洗澡,打电话给咪咪告知最新的行程,简单的作了
个祷告,睡觉。

第五天,一大早赶到Ohio国际机场,那一个戒备森严阿,所有的警卫都是带枪并且打
开了保险的。验票的时候要报社会安全号,所有的行李必须当场打开然后重新打包,
笔记本电脑要当场启动检查……终于上了飞机,满舱的乘客一路上没有说话的,一
个个都绷着脸,连吃饭都没有声音。半夜9 点多的时候,飞机终于安全降落在洛杉矶
国际机场,满舱的乘客都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哭。

将近半夜12点的时候,我的老板开着车将我送到家门口。轻轻的敲开门,咪咪红着眼
睛迎过来接去手边的行李,然后把我拉到饭桌边,轻声地说:咪咪,吃饭。

那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难忘的一顿饭。

One Response to “我所经历的911”

  1. […] 《我所经历的911》这篇乱记,写于2005年9 月11日的凌晨。​即使是在写下这篇乱记的时候,我也未曾想过,当年站在显示屏前目瞪口呆的那一时刻,便是一个全新时代的起点。 […]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