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扬婉兮,生日快乐

By , 2004年11月30日 12:38 上午

清扬婉兮

姓名:清扬婉兮
性别:女
生日:2004年11月29日
体重:3350克
医院:海淀妇幼保健院

从确认怀孕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极其盼望要一个女儿,并且早就为这个尚未
出世的小生命起好了名字:清扬婉兮。事实上,熟知我们的朋友都知道,这
个名字在我们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眉目,例如在02年初Beauty版的
某个灌水帖子中就曾经提到过。清扬婉兮这个名字源自《诗经》中的《野有
蔓草》,虽然金庸等老前辈早已经将这经典名著演绎得淋漓尽致,我们并不
以为是拾了别人的牙慧,毕竟在每一个名字的后面都有一个独特的故事,都
是一段无法模仿的人生旅途。

那时节我们还住在西北小区后面的一片民舍里,门口是一条源自圆明园大水
法的龙须沟,旁边还有两条日夜喧哗的大马路。虽说走路到圆明园东门只有
不过两百米的路程,然而我们并不认为挺着个大肚子去逛这种阴森森的地方
是一个很有趣的主意,更何况在北京一个繁忙的十字路口过马路也是一件相
当危险的事情。经过再三考虑我们在六月底的时候搬进清华里面的一间教工
宿舍,比起以前的住处来要安静的多了。这里步行到荷塘一带只需要三五分
钟的时间,咪咪没事的时候就到荒岛那里去散散步,抑或是到工字厅前面去
做做操,日子倒也过的悠闲自在。

然而总有人说我们怀的不是女孩 — 事实上,是人们总说我们怀的是男孩。
工字厅前面的小树林里活跃着一群妈咪,每每到了阳光明媚的时候便不约而
同的抱了孩子聚在一起开Baby Show 。咪咪每天做操的时候就去看那些大大
小小的Baby,也向那些妈咪们请教一些关于Baby的经验。她们经常说:看你
的体型,肯定是个男孩。甚至有一次开Baby Show 的时候一个约摸有三五岁
的小女孩看着咪咪微微隆起的肚子说:看,这里还有一个小弟弟。旁边的人
都笑呵呵的附和,说是孩子的眼睛是最尖的,能够看见一些大人看不见的东
西。这使得咪咪非常的沮丧,回到家里摸着肚皮跟小宝宝商量了好半天:好
宝宝,你一定要争气啊,出来吓他们一跳。

说老实话生孩子光是听起来就是一件挺吓人的事情,例如说没完没了的疼,
甚至是被开膛破肚乃至难产致死啥的。本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精神我们报
名参加了新概念母婴俱乐部的培训,把产前产时产后的的种种注意事项通通
了解了个大概,关于分娩的那堂课我们还特地听了两遍。回来之后特认真地
按照讲课要求每天坚持到工字厅那里蹦蹦跳跳的做操,在那里散步的老太太
们每回看见了都要冲着咪咪大叫:还不赶紧回家休息去,都这样了还在这里
跳呢。唯一没有遵照医嘱去做的是数胎动这一极度无聊的任务,因为医生说
一个小时有四五次胎动就算正常了,然而我们超级好动的宝贝通常只用不到
十分钟的时间就达到或者超过了这一临界指标,导致我们画正字画得手都抽
筋了一个小时还没有到头。后来我们一致同意取消了这一活动,改成打坐或
者是瑜伽了。在临产的几周前,我们又翻看了好几本书把三个产程的特征、
发展演变以及对策复习了好几遍,还写了长达三页纸的分娩计划,以保证万
无一失。

然而麻烦还是来了。第一次去住院的时候,是深夜,叫的999 。其实规律宫
缩是当天早上就开始的,只是强度比较弱。到了凌晨一点的时候,宫缩已经
达到了每五分钟一次,每次持续半分钟以上,我们不敢怠慢,于是叫了急救
车直扑妇产医院。到了医院一看,宫口没开,但是医生要求住院,可是医院
竟然没有床,只好躺在一辆平板车上过了一晚上。那天夜里还断断续续的有
宫缩,但是比在家里的时候要弱,到了第二天的时候竟然就没了 — 不折不
扣是匹大灰狼。于是我们请求出院,然而医生不同意,说是要留院观察等候
处理。可是医院里有太吵,不分白天黑夜小孩哭大人叫的,咪咪实在没有办
法休息,只好半夜里逃回家来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半还没到手机就呱呱乱
叫了,医院的护士大声训斥我们没有组织纪律性勒令我们立即返回医院,我
们做错事的小学生般乖乖的回去,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在家里吃。那天我们
极力要求出院,然而宫缩又开始了,并且比前一次的强度更大。我们只好住
下,然而经过一夜的阵疼之后证明这是第二匹大灰狼。这时候住院大夫和门
诊大夫竟然在我们的预产期上有了分歧 — 住院大夫认为我们的预产期是18
号已经过了四天打算立即作引产,门诊大夫则认为我们的预产期是25号还可
以等三天。咪咪不愿意做引产,因为觉得危险性比较大,住院处又不愿意放
我们出院,于是我们再次选择逃跑。那天夜里住院处几乎要打爆我的手机,
我们两个躲在被窝里只是不敢接,第二天也不敢回去。到了傍晚的时候有个
大夫用手机通知我,说是统一我们出院,只是要签一个出院协议,说是病人
和家属强烈要求出院,后果自负。我和咪咪商量了半天,决定派我做代表到
医院去签字。到了医院,对方一看咪咪是死也不肯来了,于是五六个医生围
着我把我实实在在的恐吓了一顿,然后在出院协议上签了字,打道回府。

说老实话我们心里确实没有底,不知道这小家伙到底会什么时候来。25日一
天没有动静,我们的心里便有点发慌。耐着性子又等了几天,在我们差点失
去信心只打算再等两天便听候住院大夫发落的时候宫缩又开始了。星期天,
最早的征兆出现在早上六点,我们在揣揣不安中暗自猜想这会不会又是大灰
狼,然而又不敢贸然否认非大灰狼的可能性。熬到下午四点,我们实在忍不
住的时候又跑到医院挂急诊。当大夫告诉我们宫口还是没有开的时候我们简
直都要分特了,然而住院条已经开了出来,腹疼还在加剧,磨蹭了半天我们
决定再次住院。提着箱子到护士站那里分病房的时候,好几位护士都认出了
我们,热情地说:又回来啦。害的我们都怪不好意思的。

事实证明这一次的决定简直是英明神武。夜里十一点检查的时候宫口开了一
指半,我们总算看到了希望。一晚上咪咪疼得简直是死去活,早上七点再次
检查的时候竟然没有什么进展。产房的大夫当机立断决定人工破水,我们又
要求作无疼分娩。做了麻醉之后产程进展神速,从开了两指到宫口开全只用
了两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这期间因为产房里还有其他产妇在做破膜,我没有
能够进去产房,只能够坐在外面干着急。幸好产房的大夫每隔半个小时就会
出来通报一下进展,让我知道一切都很顺利。第二产程进行到30分钟的时候
大夫叫我进入产房,只看见咪咪躺在产床上,一脸的镇静,倒是我觉得腿有
点发抖。宫缩开始的时候,咪咪问大夫是否可以开始用力,等到大夫说可以
的时候咪咪便涨红了脸屏气咬牙使劲,我帮不上什么忙,就在一旁大声的喊
一二加油咪咪加油,在宫缩间歇的时候给咪咪擦汗和喂巧克力。经过五六次
宫缩之后似乎没有什么进展,大夫当机立断作了个侧切。做侧切的时候咪咪
相当的配合,一点都不害怕。做完侧切后的第一次宫缩胎头就娩出来了,我
立即将这进展告诉咪咪,本来已经非常疲惫的咪咪听到这消息就像是又涨了
力气似的,大夫又加了点腹压,于是在侧切后第三次宫缩的时候胎儿便完全
娩出了。那孩子,一脱离妈妈的身体立马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双眼睛盯
着任滴溜滴溜转,竟然还会吐舌头。我仔细一看,竟然真的是个女孩,不由
得大声的叫了出来:咪咪,真的是个女孩耶!咪咪也激动极了,差点就要从
产床上坐起来。站在旁边的大夫及时地制止了她,因为另外一位大夫正在缝
合侧切的伤口,并且太激动又可能会导致大出血。在确认母女平安之后,我
就被大夫请出了产房。

一点总结:

(1) 做妈妈真的好辛苦,看着咪咪疼得浑身发抖的时候,真的想要是可能的
话这个孩子我们不想要了。:-)

(2) 尽信书不如无书,每个人的产程都很特别,出现临产征兆的时候不一定
是真的临产。我们就因为判断失误,白白的多住了四天院,还好医院的
大夫真的很好,没有因为我们不听他们的指挥就不高兴。

(3) 孕期锻炼很重要。咪咪怀孕期间每天坚持锻炼一个小时以上,因此第二
产程非常的短,孩子生出来的时候APGAR评分达到10分。

(4) 陪产很重要,大夫说有个啦啦队也能够明显缩短产程。

(5) 无疼分娩真的棒极了,怕疼的准妈妈最好选这个,不要选刨宫产,那将
是你一生永远的疼。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