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又发烧了

By , 2005年12月30日 2:41 上午

夜里11点多的时候注意到的,拿来温度计量了两次,都是39.6度。小人已经快烧傻了,但是
还认得爸爸妈妈 — 爸爸抱着的时候号啕大哭,妈妈抱着的时候小声哼哼。倒上一盆温水用
湿毛巾轻轻的抹遍全身做物理降温,不过很快温度又爬了上来。在额头上贴了个退热贴,小
人一把扯了下来扔在地上,只好作罢。12点的时候,口服了0.4毫升的Tylenol,又用温水作
了一遍物理降温,昏昏睡去。

晚上的时候爸爸搬到小人的屋里陪睡 — 这是小人生病时候的最高待遇 — 不过爸爸只能够
睡在地板上。半夜里小人又时不时地惊醒,放声大哭,爸爸又打来温水做物理降温,小人在
爸爸的怀里又昏昏沉沉的睡去,这时候爸爸就把小人扔回到小床里,然后自个躺在地板上数
星星。过不了两个小时,小人又再次惊醒,再次物理降温,再次睡去。如此往复多次,天色
就慢慢的亮了起来。

八点的时候,小人吃了早餐,温度就慢慢得降了下来。到了九点的时候,基本上就什么症状
都没有了。十一点的时候照常带出去晒太阳,问了小雨姐姐的奶奶,说是小雨姐姐出牙的时
候也一定会发烧,不过从来没有超过39度的。

哈里路亚,我们在天上的老爸,求你一定看顾我们家的小人。阿门。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