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昨夜来入梦 (1)

By , 2003年1月10日 1:13 上午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雁过也,雁过也…), 信区: Beauty
标 题: 椰风昨夜来入梦 (1)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Fri Jan 10 01:13:45 2003), 转信

椰风昨夜来入梦 (1)

qyjohn@SMTH
(请勿转载)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四季春常在。海南岛上春风暖,好花叫你喜心怀。
三月来了花正红,五月来了花正在。八月来了花正香,十月来了花不败。
请到天涯海角来,这里瓜果遍地栽。百种瓜果百样甜,随你甜到千里外。
柑桔红了叫人乐,芒果黄了叫人爱。芭蕉熟了任你摘,菠萝大了任你采。

郑南 — 请到天涯海角来 1981

事实上,在阿飞关于童年的最早的记忆里并没有这首歌里面所描述的任何
一样东西。四季如春的海南岛,虽说一年里面的最低气温只有十摄氏度左
右,但是对于阿飞一家五口人仅有的一床破棉被来说仍然是过于严酷了一
点。在阿飞家那三分自留地旁边,确实常年都盛开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小
花,但是这些都毫无例外的进了阿飞家那头老黄牛的肚子里。在乡农的菜
地里,通常只有西红柿和豆角之类的时令蔬菜,当阿飞和哥哥终于可以在
地里偷到西瓜的时候,他们已经快从小学毕业了。椰林,沙滩,海涛,还
有那些无数次出现在歌里诗里小说里的令人神往的事物,对于阿飞来说是
那么的近,又是那么的远。

在阿飞最古老的记忆里面是家里那把竹扫帚。

扫帚,锅铲和锄头并称乡民家里的三件宝。扫帚可以拿来扫地,也可以拿
来轰鸟雀,不过它最主要的功能既不是扫地也不是轰鸟雀,而是拿来打孩
子。在乡下长大的孩子,如果没有能够记得他家里的那把破扫帚的话,恐
怕也很难记得他老爸老妈的名字了。阿飞从来都没有能够记住老爸老妈的
生日,但是老爸老妈的名字还是记得住的,所以阿飞从来都没有忘记家里
的那把竹扫帚。在阿飞还没有从小学毕业之前,似乎没有过连续两个星期
都没有被挨打的记录,不过让阿飞记忆最深的那一次挨打,却是在上小学
之前的事情。

阿飞的父亲是小学民办教师。民办教师的意思就是非正式的教师,他们没
有国家职工的身份,所以在教书的同时还要照顾地里的农活。他们是学校
里面最勤勉的一群人,因为那点微薄的薪水可以很容易的被校方剥夺。虽
说阿飞兄妹三个在上小学之前就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认字了,但是他们经
常看见父亲为他们练字用的本子发愁。那天阿飞从地里回来,发现家门口
有一个被撕成两半的本子。他先是楞了一下,然后蹲下去捡起来看,本子
上没有名字,里面几乎还没有用过。阿飞拿着本子高兴的想,今天可以多
写几个字了。这时候阿飞的父亲正好也回到家,看见阿飞手里拿着的破本
子,父亲不由分说的就给了阿飞一巴掌,然后抓起门口的竹扫帚劈头盖脸
的就打了过来。阿飞怕极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疼使得他本能
的往门后面躲,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但是父亲一手拉住阿飞的胳膊另
一手挥动竹扫帚不停的打,一边打一边怒斥:” 打死你这不成器的,我叫
你撕!我叫你撕。” 一阵又一阵的剧痛使得阿飞没有时间争辩,他只能够
一边设法躲闪父亲手里的竹扫帚一边更加大声的哭。但是抗拒更进一步激
起了父亲的怒火,同时也加剧了阿飞身上的疼痛。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
只听得啪的一声,父亲手里的竹扫帚断成了两截。父亲一手拉着阿飞一手
去够竖在门口的另外一把竹扫帚,阿飞见势不妙猛的一甩手挣脱了父亲直
奔村子外面的山林而去。

当父亲的叫喊声终于消失在身后,阿飞远远的看见了周边村庄上空袅袅升
起的炊烟。家里现在也应该开始升火做饭了吧,这么一想,阿飞便感觉到
肚子有点饿,但是家是万万不能回去的,尚没有被打断的扫帚,至少在家
门口有一把,在厨房还有一把。虽说山林里有各种各样的小果子,但是野
果总是填不饱肚子的,何况现在天已经有点黑了。白天里熟悉的山林逐渐
变得陌生,那些曾经挂着诱人野果的树枝,突然间都面目狰狞的向阿飞张
牙舞爪起来。阿飞知道在这林子有蝎子,蜈蚣,还有蛇,前些日子和村里
的小朋友一起来捡柴火的时候还看见过一条竹叶青。父亲说过大多数的蛇
都看不见静止的东西,看见蛇的时候只要象树桩一样站住不动,通常来说
是不会挨咬的。于是阿飞找了棵能够挡风的大树背靠着树桩坐在地上,双
手紧紧的抱在胸前以减缓热量的散失。四面八方都是秋虫尖利的鸣叫声,
在不远处的草丛里隐隐约约的能够看见萤火虫的磷光,冰冷的晚风从树梢
上缓缓掠过,使得阿飞所有保持静止状态的尝试都成为徒劳。在饥饿,寒
冷和恐惧中阿飞只能够默默的希望扑过来的那条蛇是个近视眼,并且最好
是一口咬中树桩之后所有的牙都被崩掉了。

当天际露出第一丝鱼肚白的时候阿飞就醒了。阿飞只觉得肚子很饿,虽说
家里经常都要用盐炒椰子条或者是咸虾酱来配稀粥喝,但是完全的不吃饭
对于阿飞来说还是第一次。强烈的饥饿感战胜了阿飞心中对扫帚的恐惧,
使得阿飞一步一步的向家里走去。在村口的晒谷场那里阿飞一眼看见了家
族里面最让自己害怕的堂兄京哥,京哥冲过来一把拉住阿飞的手就往家里
拽,同时大声的冲着阿飞嚷道:” 你这是干什么呢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
你啊?”

到家了,厨房的大锅里温着一小碗剩饭,小锅里有一只刚刚煮好的地瓜。
那只让他心惊胆跳的断扫帚,正在灶膛里静静的燃烧。看着父亲母亲眼里
红红的血丝,阿飞的心里感到有那么一点点内疚。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 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修改:·qyjohn 于 Jan 10 01:49:26 修改本文·[FROM: 64.166.188.155]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smth.edu.cn·[FROM: 64.166.188.155]

One Response to “椰风昨夜来入梦 (1)”

  1. 美娇鸾说道:

    啊!!可以出书了…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