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植物也有感觉……

By , 2008年1月26日 9:24 上午

说来不可思议,第一次对原先的规划产生怀疑,不是出于技术上的原因,而是出于咪咪提出的一个问题。

说的简单点,就是在我原先的规划当中有一个植菌实验。这个实验需要在白木香树干上人为地造成一个伤口,在伤口部位植入诱导引子,利用植物的愈伤机理产生所需要的组分。若干年之后,这个受伤的部位要从树干上切割下来,剔除朽木和白木之后就是沉香。根据目前技术水平,诱导因子在促进沉香的形成的同时也会抑制正常细胞的生长。诱导生长的沉香被采走之后,原来的白木香就成了一颗残树,并且很有可能会枯萎腐烂。咪咪的问题就是:假如沉香树也有感觉(feeling),它们是不是会感到伤心呢?

诸位看到这里也许已经笑翻,但是我们严肃地讨论了两三个小时。

我们打算离开北京的原因,在前面一些时候的文章里面已经提到过:太脏,太累。工作上的劳累,固然是一个原因,不过更重要的是生存环境的不断恶劣。记得九四年我刚刚来到北京来读书的时候,白颐路(也就是现在的中关村大街)两旁全是双手环绕都抱不过来的白杨树,晴天的定义是站在清华大礼堂前面的草坪上能够看见蓝天。也只不过是十几年的功夫,那些曾经的参天大树大都变成了某家的木地板或者是衣柜,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眼眩的玻璃幕墙、张牙舞爪摩天大厦、以及屁股冒烟的钢铁洪流。不管天上是否能够找得到太阳,只要不下雨、下雪或者是下土,天气预报就会告诉你是个晴天。我不清楚我们每天吸入什么数量级的一氧化氮、二氧化硫、还有臭氧,不过听说政府早就承诺奥运会期间北京市的空气质量要达到国家标准 — 可惜的是如此难得的好日子看来我是没有机会去享受了,因为我们一家已经计划好了在这段时间离开北京去休假。

用我们家清扬婉兮的话来说,就是我想住在一个有花有草的地方,白天能够看见太阳,晚上能够看见星星。

对于一个正常的地球人来说,这样的要求算过分么?回想一下你上一回看见星星是什么时候。隐隐记得去年七月的某个夜晚,在香格里拉建塘宾馆,我们一家三口趴在客房的窗台上贪婪地久久仰望那瑰丽的星空,任凭冷风吹拂,不愿入睡。(是的,三亚的星空也很好看,当然还有我们家的。)

还需要问是什么让星星如此明亮吗?是花,是草,是树。

假如沉香树也有感觉,它们是不是会感到伤心呢?我对于未来的规划,是否已经和自己的目的地背道而驰?

4 Responses to “假如植物也有感觉……”

  1. Stella说道:

    假如植物也有感觉?
    嫂子真好心肠!
    Happy Chinese New Year!

  2. chb说道:

    请问您吃素吗,孟子的“君子远庖厨”您是怎么理解的。佛法精微,慈悲为怀。想那牛羊被杀之前,热泪盈眶,内心何能忍之。今感牛羊死伤之悲,而强自远庖厨,岂非“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您和您的老婆都是善良人,福德会无量的。

  3. tian说道:

    Are you serious? leaving Beijing?

  4. 杨德宁说道:

    岁月果真如歌
    发表于:2008年3月5日 1时33分7秒阅读(0)评论(0)本文链接:http://user.qzone.qq.com/568542808/blog/1204651987

    岁月果真如歌
    岁月果真如歌,因为挂念那些不在身边的朋友,总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个年代,那个尚且还是诗歌的年代,那时我们是海南广播电台的《百草园》节目最忠诚的听众,经常播出同龄人的诗歌散文,也就是在那个平台,我们有了笔友,有了同龄人的友谊。
    我的那个时代结束的时候是其他人上大学而我回家的时候,因为我总记不住那些“注定将来要忘掉的知识”,因为我不忍看着父母为了我的学业劳累,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对是错,于是就茫然的回家了。
    看着同龄人都离开了,我不知所措,我害怕极了····
    总是忘不了那段岁月,就常常记得那段岁月的朋友,试着打了个笔友的名字“蒋清野”,在谷歌搜到了他的博客(如果是他),竟然在洛杉矶····
    ····无语·····

    人生就是受伤的过程,我们都想知道别人的伤势如何,而自己却心甘情愿地受着伤害[img]ol6.photo.qq[1].jpg[/img]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