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女杰谢飞:经霜红叶火样红 (李木)

By , 2016年5月17日 6:38 上午

xiefei_01

2013年元旦一过,我就赶忙给北京的谢飞家人打电话,询问谢老近况,去年2月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曾为99岁的谢老举办生日庆贺会,谢老因病住院未能到场,今年2月3日是老人家的百岁诞辰。谢老的儿媳妇刘思南告诉我:这一年来谢老一直住院,今年的百岁诞辰恐怕也只能在医院里过了。

由于15岁就离开家乡,谢老的主要革命经历不在海南,再加上其他复杂的原因,海南的父老乡亲对这位出自侨乡文昌而今仍健在的杰出女性了解不多,成为一个遗憾。像谢飞这样有80多年党龄的人在全国已经很少了,而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30名女战士如今在世的仅她一人了。

这位“长征英雄,海南女杰”的百岁人生,实在是一部传奇。

十四岁入党
小琼香敢和男生比高低

海南岛,风光旖旎,地灵人杰,孕育了一批又一批名留青史的英雄人物。谢飞,便是其中一个。谢飞,1913年2月3日出生在海南岛文昌茶园村,原名谢琼香,小名么尾。“么尾”在海南话里指家里最小的孩子,因为她上有四个姐姐三个哥哥。

谢飞从小活泼好动,5岁就帮家里干活,放牛割草;她性格倔强好强,爬椰子树、荡秋千、站在牛背上过桥,她敢于和男孩子比高低。

1921年,8岁的谢飞上学了,全校二百多名学生,她是唯一的女生。后来她随三哥谢冠洲到海口读书。在众多兄弟姐妹中,谢飞受三哥影响最大,这位曾担任农民自卫军连长、乡苏维埃主席、中共文昌县委委员的三哥,是谢飞走上革命道路的引路人。以至到了晚年,每次返乡,谢飞都要到三哥的坟前看看,嘴里常喃喃自语:“三哥,小妹来看你了”。

1926年,13岁的谢飞以优异成绩考上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也就是今天的琼台师专。在初中部,她是年龄最小的女生,但她积极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大同盟、妇女解放协会、学生会等进步组织。1927年2月她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8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当时谢飞才十四岁。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白色恐怖笼罩海南。谢飞与三哥谢冠洲等回到乡村,创办妇女识字班,组织农军,宣传和动员农民参加革命,她当上了区妇委书记。1928年底,在党组织的安排下,谢飞转移到了当时广东省委所在地香港。从此,谢飞离开了家乡,走上了一条职业革命家的道路。

北方局小红楼
见证谢飞与刘少奇爱情

离开海南后,谢飞先后在香港、马来亚、新加坡、福州、厦门等地从事地下党组织的保卫工作。1934年被调往江西瑞金中央苏区,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政治保卫局工作,10月便随中央红军踏上了漫漫长征路。谢飞与战友们用双脚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改变了他们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到达陕北后,22岁的海南姑娘谢飞,迎来了她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婚姻。对丈夫刘少奇,谢飞说,早在马来亚时就听到这个名字,知道他是中国工人运动的领袖;到中央苏区后,听过刘少奇作报告;长征途中,两人才真正接触,互生爱慕之情。在邓颖超等人的操持下,他们在陕北古镇瓦窑堡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毛泽东、周恩来和李维汉等十多位中央领导前来道贺。谢飞这个名字就是那时改的,不过人们还是习惯地叫她“阿香”。

新婚不久,谢飞夫妇便根据党中央瓦窑堡会议精神,乔装打扮,辗转到了天津。当时刘少奇是中共北方局书记,领导着华北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日理万机。妻子谢飞则身兼数职:任北方局机要秘书,协助刘少奇工作,保管党的机要文件;当家庭主妇,照顾刘少奇的生活,保护刘少奇的安全;当交通联络员,与有关人员秘密接头,传送情报文件。

有人说,在天津的这近一年,是刘少奇与谢飞作为夫妻在一起生活时间最长的一段日子,因此,位于天津市黑龙江路隆泰里19号———那座中共北方局的红色小楼应该是他们爱情的重要纪念地。中共北方局的出色工作受到党中央的高度赞扬,为刘少奇的革命生涯写下了光辉一页,而作为他的战友和妻子,谢飞在这其中也功不可没。

“文革”中,林彪、四人帮一伙诬陷刘少奇在主持北方局工作时叛变革命,要谢飞作伪证。当时谢飞与刘少奇分手已20多年,作为夫妻他们缘分已尽,但在原则问题上岂能颠倒黑白!她的回答始终都是:刘少奇同志没有被捕,更没有叛变革命。为此,谢飞经受了5年多的牢狱之苦。

浓浓母爱
心疼我的“谢妈妈”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谢飞夫妇回到了延安。长期的革命实践,使谢飞深知理论的重要、学习的重要。在延安的一年多,谢飞先从中央党校毕业,又成了马列学院的第一期学员。这期间,她以自己无私的母爱温暖着刘少奇的长女刘爱琴的心。

刘爱琴是刘少奇与前妻何宝珍烈士的女儿,从小被寄养在别人家,受尽磨难。1938年5月,11岁的她来到延安,这才第一次见到了父亲刘少奇,并从继母谢飞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母爱。

“有一天是礼拜六,她(谢飞)就到爸爸(刘少奇)那去了。爸爸告诉我说这是你谢妈妈,你的新妈妈。我心里想这个是我的新妈妈,那好啊。我觉得她端庄秀丽,她的确年轻时候特别漂亮。我看到她以后,没有什么陌生感,感到很亲切。她对我很好,每次去学校接我,跟我一起生活,跟我一起睡觉。有一次我在学校生病了,她来看我,当时我病了好长时间,发烧,不想吃饭。她把小米熬成粥,端来喂我吃。我说不想吃,我是南方人,没吃过小米。她说你就舔一舔,我舔一舔好像也挺好,完了她就喂我。她照顾我照顾得好,像对待自己亲生孩子一样。我刚从武汉到延安的时候,身体很不好。我爸爸就说让她(谢飞)带我去检查一下身体。她带着我去看大夫,检查完身体后没有什么特别的毛病,但是长得个子小,营养不良,大夫说肚子里有虫子,需要打虫。头一天吃了打虫的药,我说我想上厕所,她就领着我去了,一看我拉了一堆虫子,哎哟,她说真是的,你看孩子,你这样怎么长身体啊,把她可惜的,就是很心疼我。”(选自作者2006年对时年79岁的刘少奇长女刘爱琴的采访录音)

屡打胜仗
“我们的谢团长”

1939年初,从延安马列学院毕业后的谢飞,穿上新四军军装,奔赴抗日前线。先后在中共中原局、鄂豫皖区党委、路西省委工作。

1940年秋天,谢飞肩负刘少奇重托,渡过长江到皖南新四军军部送急信。完成任务后,形势进一步恶化,长江被敌人封锁,她无法返回江北。从此她与刘少奇天各一方,失去联系,5年的夫妻也无疾而终。从此谢飞没有再婚,一直过着单身的生活。

当年,抗日战争进入到相持阶段。与刘少奇同志分手后,深明大义的谢飞将个人情感压在心底,以更加充沛的热情投入工作。在苏南地区,她开办党员干部培训班,自己筹备教材,写教案,亲自上课,用延安精神武装干部群众。她任党领导的江南社副社长,亲自在《大众报》上写评论,鼓舞人民起来与敌人斗争。

“谢飞同志啊,在我们浙东纵队是非常有名的一位女英雄。她把延安的精神带到我们浙东来。她当党训班主任的时候,把党的建设、统一战线、武装斗争这三个方面都详详细细的讲给大家听”(选自2006年对时年84岁的新四军老战士林晖的采访录音)

她担任中共余上县委书记兼特务营政委,身穿新四军制服,腰挎驳壳枪,英姿飒爽,率领战士冲锋陷阵,打击日寇伪军。在谢飞的领导下,特务营屡打胜仗,成为新四军浙东纵队地方抗日武装中实力最强的部队,当地老百姓都自豪地称谢飞为“我们的谢团长”

“打仗呢,她也是很出色的,特别是她担任余上大队政委的时候,在一次作战中把顽军一个大队全部消灭了。这个大队的副队长说,我真没想到会败在一个女人的手上”,林晖说。

拒作伪证   
摧不毁的正义精神

1949年10月1日,谢飞和她的战友们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新中国的开国大典,她亲

眼看到广场上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看到自己为之奋斗多年的美好理想变成了现实。为了这一天,谢飞有十几位亲人先后被反动派杀害,在海南老家的房子也被敌人烧了三次。

谢飞是一位革命功臣,但是没有官位意识,她依然保持一名红军战士的优秀品质,她热爱学习,喜欢实干。她深知要建设新中国,光靠战争时期的经验是不行的,要学习新的知识。1950年,中国人民大学成立,她一面担任专修科主任,一面上夜大,刻苦学习文化。1952年,她39岁时成为新中国第一批法律专业的研究生,四年后毕业,被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任命为中央政法干部学校副校长,负责教学工作。除了审查教学大纲,她还亲自写讲稿,给学生上课,带学生外出考察学习,成了一名懂业务的领导干部。

“因为她在法律方面造诣比较深,她就搞法律教育,一直是这样的,自己写讲稿,自己收集材料,有同志问她,我也问过她:要不要秘书同志帮你写?她说‘不需要不需要,我自己来’,她从来不用秘书。讲法律课的时候,她深入到学员当中,与学员交流,听听学员在讨论当中领会了多少,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所以在教学这一方面,她受到学员的欢迎。不愧是我们第一代的法学教育的开拓者。”(选自笔者2006年对时年78岁的原中央政法干校办公室主任黄连荣的采访录音)

1957年1月15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接见中央政法干部学校学员,毛泽东拉着谢飞的手,亲切地与之交谈,新华社记者侯波按动照相机快门,摄下这历史瞬间,这张照片至今挂在谢老家中客厅。

这之后的十余年间,谢飞默默耕耘在政法公安教育战线上,甘愿做一名含辛茹苦的园丁,直到1968年一场“人祸”降临在她头上。谢冰是谢飞的养子,他回忆起那一幕:“在1968年3月13日深夜,她突然被抓走。12日晚上我还专门去看过她,她还在办公室里看书呢,一切都很正常。才过了一天,13日深夜,家里就我一个人,半夜我就听到那门当当当地敲,一看,冲上来十几个穿军装的人,亮了证件是北京市公安局军管会的,跟我宣布:你母亲已经被拘留审查。他跟我说的比较含糊,大概意思就是奉命搜查,结果就在我们家翻箱倒柜,最后一个军人拿着一张人民日报问我:为什么还存这个东西?我一看那张报纸,原来上面有刘少奇主席的像。那个时期,国家主席经常是头版头条,这很正常,而且那可能是1965年的一张报纸。他就认为这好像是个天大的罪证。从3月13日晚上之后,一切消息就全部断了,我呢昼夜之间从红五类变成了黑五类。”

有人统计过,“文革”中,因刘少奇冤案株连而造成的冤、假、错案二万多起,作为曾是刘少奇同志夫人的谢飞是其中最大受害者之一。她与刘少奇夫妻5年,“文革”中为此被关进监牢达五年多。尽管在牢中受尽折磨,但她仍始终拒绝为所谓的刘少奇被捕叛变作伪证,她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谢冰回忆,“应该是在1973年初,我和几个亲属到秦城监狱看她。几年没见,苍老多了,又瘦,穿得破破烂烂的,说话声音很小。这几年我们都不知道她在几个监狱,换了几个地方,提审她多少次。后来了解到,她被提审两百多次,面对面的斗争,坚持真理,相信正义。综观母亲这一生,她小时候很好强,战争年代很坚强,新中国成立之后很顽强。正因为好强、坚强、顽强,所以她的意志并没有被摧毁。”

1977年,著名画家、新四军老战士赖少其创作了一幅陈毅咏红梅诗的画,赠予谢飞,意喻她腊梅般的坚韧品德,不做违心事,不说违心的话,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

谢飞1973年在周恩来总理的过问下恢复人身自由;1978年彻底平反恢复组织生活;1979年重新回到中央政法干部学校副校长岗位上。当时已66岁的她再一次将个人恩怨得失抛至脑后,继续在自己热爱的法律教育园地里辛勤耕耘。直到1984年退居二线。

海南女儿
一生钟爱海南

谢飞是海南人,她对家乡怀有深厚的感情,尤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谢飞多次回到海南,或考察调研,或探亲访友,或参加海南举行的重大活动:1987年纪念琼崖纵队成立60周年大会、1988年海南建省的挂牌仪式、1993在海口举行的第三届世界海南乡团联谊大会上,都留下了谢飞的身影。1997年,84岁的谢飞在文昌老家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谢老的侄孙谢源潭回忆说:“1997年春节回来,她在家乡住了两夜,与大家聊天,谈生产啊生活啊,非常高兴。”邻居谢渊群用海南话介绍:“1997年回来过两夜,看琼剧,吃文昌鸡,与我们全家照相,说话是半咸淡半咸淡,也讲海南话也讲普通话,跟我爸他们说个不停,爱吃三层肉,啥都吃,特别爱吃鸡屁股,叫人切了个大大的鸡屁股吃。”

作为海南的女儿,谢飞时刻关心着家乡的发展,时常为海南的发展出力,希望把海南建设得更加美丽。1996年,笔者采访谢飞时,她满怀深情地说道:“海南啊建设好是有希望的,而且可以说是大有希望的。海南有23年红旗不倒的光荣历史。所以我们年轻这一代要继承革命的传统,不管多少困难都要想办法来解决,何况现在胜利几十年,解放几十年了。一个不大的岛上,人口才几百万,希望海南人民根据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办一切事业。特别是青少年,因为我是海南人嘛,希望他们好好学习,一定要从小就有爱国的思想,将来长大了要为国家为人民作贡献。祝海南的各方面的发展更好更快,我预祝海南各种事业都兴旺发达!”

2006年是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谢飞再度忙碌起来:参加纪念活动,与老战友聚会,接待来访者;介绍她坎坷人生的书《长征女红军谢飞》由宋平题写书名,长征出版社出版。海南广播电视总台少儿频道组织家乡少先队员给她写信、派代表到北京慰问她,为她拍摄专题片,老人家非常高兴。当时已是93岁高龄的她,虽然记忆力和语言表达已衰退,但精神很好,面对镜头大声说出了“我是海南人”“我爱海南”等话语,还托养子谢冰代笔给我省少先队员写了一封回信,亲笔签字。

如今,这位传奇百岁老人、这位“长征英雄,海南女杰”,正在北京安享晚年!

(本文刊发于2013年1 月28日的《海南周刊》。)

One Response to “海南女杰谢飞:经霜红叶火样红 (李木)”

  1. 御宅 暴君说道:

    如此传奇的女战士!震撼人心!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