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心声 (黄有存)

By , 2016年5月31日 8:16 下午

我是生于柬埔寨皇国的一位海外华裔,自出生就跟随着离乡背井、流落他乡异国的父母亲生活在一起,从小就一直聆听父母用心良苦的叮咛:“谨记祖籍家乡地址:中国海南岛文昌县龙楼墟歧山村(现改为“西山村”)。”

日子如泉,潺潺流逝。童年与青年时光,我就一直背着书包勤奋读书,快乐生活。在父母亲艰苦奋斗和努力呵护下,我一直深受良好文化教育环境的浸泡,终于在上世纪1970年完成了中、柬、英、法等语文课程,基本通晓这四国文字。我感觉自己是海外游子中快乐度过童年和青年美好时光的幸运者之一。

学业有成,我踌躇满志。正当我大踏步跨入社会谋求发展的时候,1970年代,柬埔寨发生政治动乱,派别纷争不断,四面战火连绵。1975年,柬国不幸演变成一场践踏人伦、绝世凄凉的政治阶级斗争的悲惨结局——红色高棉的残暴专制统治(1975-1979)。当时,幸好父母亲先知先觉,预感到柬国局势恶化,事先安排、催劝我前往法国留学。但由于我感恩父母的信念和酷爱家庭的观念浓重,不愿离开父母,最后才决定临时逃离烽火干戈之地,远走越南胡志明市避难,幸运地躲避了那几年发生的一波又一波劫难。

离乡背井、飘浮于异国流浪的我,直到1983年柬国获得解放后,才有机会回到柬埔寨的家。那时,我返柬寻觅家人心切,探听家人信息后,只身返回金边市。真是天公不负有心人,我恰好找到了母亲和唯一的亲妹妹,我们相拥而哭,一把辛酸泪,几年离别情,一时难以诉说清楚,我们全家终于再次团圆。但最令人心痛、遗憾的是父亲已经在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病逝,连尸首都没有找到。我变得默默寡言,担负起“父母养我大,我养父母老”的为人子女之责任,一直呵护老母亲和家庭直到如今。

我重返金边与家人团聚时,正是柬埔寨刚刚重获解放,首都金边的社会环境非常落寞,市区街道行人稀少,到处是垃圾如山,一片狼藉。商铺店面寥寥无几,生意萧条,更多是开设在路边的食物摊档,整个社会环境都变得那么的陌生。昔日的朋友、同学与邻里熟人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看着那些穿着潦倒破旧,仍然默默生活的人们,我感到情景非常凄凉,民不聊生,特别无助。柬埔寨政府当时还没有自己的纸币(国库全空,红色高棉当权时期宣布钱币作废),一切生活买卖全靠黄金和大米做交易。在政府部门工作的那部分人,每月靠领取大米作为公务员的酬劳;其他大部分人是依靠前往柬泰边界,走私货物运回金边做买卖;还有另一部分人是从金边市场将泰国货物带往越南边界交易。全部是走私买卖,所有交易都是以黄金计价。国家百废待兴,处于混沌、无序的状态。

我从越南返回柬埔寨,在金边生活3个多月,对金边的现实环境有深入了解后,才吩咐老婆从越南带孩子过来柬埔寨。当时觉得单身是不能作业营生的,只有夫妻一起相互照应才能有力量满足一个所谓“成家立业”的条件。刚回柬国,我们一家三口根本没有住所,只能在妹妹住宿的天台顶楼暂时用30多片茅草盖顶栖宿。实在是苍天有眼,天公作好。在越南逃难期间,我跟别人学会了煮制食品牛油(土制品)的工艺,便将手上唯一的3钱黄金进行投资,开始煮制牛油供应市场、金边的咖啡庄和饼干厂,生活就在这样非常恶劣的环境中艰难蹒跚。这项生计一直维持到1986年。后来,柬埔寨社会逐渐发展进步,国家开始有了进口货物,食用牛油被进口商从马来西亚带进,价格与质量都比我们自己生产的好。故此,煮制牛油的小生意也就结束了。经营3年煮制牛油的生意,我积攒了一些美金,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就购买一块地,兴建现在所居住的楼房,拥有一个完好的家。

1989年,我和友人合作开设 “迎宾茶家”茶楼,经营了一年,租赁合同到期后又收摊结束。后来,我担任房地产中介大约4年,由于柬国的政事未能稳定,经济发展缓慢,业务不尽如人意,最后还是放弃了房产中介行业。失业一段时间,直到1996年,我经友人介绍到一家大赌场(HOLIDAY CASINO 假日大赌场)担任老板的私人秘书,一年后辞职转行开设翻译室,投入到自己喜欢的文化事业上来,一直到现在。想起以往生活如此的波折和坎坷的人生道路,我一方面努力去谋求生计,一方面全力去照顾子女。孩子们一天天地成长,几十年间,我积极提供条件,帮助子女(黄志远、黄立新、黄小玲和黄小娟)完成了华文中学教育,并逐个主持他们完婚,扶助他们成家立业。如今,我已经65岁了,算是勉强地完成了为人父母应尽的义务与责任,同时也能对祖先有一个完好的交代。自拟一首《无日天》,以写史实,抒发衷情,展望未来,祈求福祉。

无日天

风云翻天覆地,黑蚁起猖狂,
暴政踏遍野,伤亡命数万千,一场腥风血雨,
惨绝人伦,古今绝后,留下人间千古恨。
三十八年已过,屈指一瞬间,
忆沧桑岁月,仍是惊魂动魄,人心缺安无比,
历史见证,莫可前辙,让人寰同享太平。

一直到公元2004年,我才实现父亲有生之年所吩咐的遗嘱:“孩子,你长大以后,一定要带妹妹‘回家’!”在当年的秋季,按照父亲以往所叮咛“家”的地址,我和妹妹黄爱芳两人买了机票飞往海南岛。一路探问文昌县龙楼镇歧山村的归途,最后终于在一位黄姓兄弟的引领下回到“家”。我们心情激动,狂欢热泪。老家的兄弟姐妹们更是欢喜若狂。大家手拉着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真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兴奋的心情简直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乡亲们在家门口点燃鞭炮来迎接我们兄妹俩。面对着未曾谋面的兄弟姐妹,有如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有亲切感,一点都没有陌生的感觉。大家尽情地欢聚一堂,畅谈着“家”与父辈们的故事。在老家期间,我们一起去祭拜母娘陈连珍的坟墓和父辈们的祖墓,几张黄纸,些许香烛,几多泪水,诉说着海南家庭的变迁,倾吐着对亲人的思念。返回柬埔寨后,爱芳妹妹一家就去美国定居了。

时光荏苒,事隔11年后,于公元2015年秋季,我再次携手太太、女儿一起“回家”。我们夫妇既能在祖宗台前见证一下正式的夫妻身份,也能诚心抚慰父母的在天之灵,这也就恪守了我为人夫的婚姻原则。

此次“回家”,今非昔比。老家盖起了两层小楼,通电、通讯、通路,城镇化进程突飞猛进。西山村到处都是新房子,邻里宗亲头笑面春,兄弟姐妹其乐融融。弟弟黄有利、黄有宝申请休假带我们到祖国最南端的国家级五A级旅游胜地三亚,游览“天涯海角”和“南山圣地”,观赏南山佛教文化、历史古迹、民族风情,参观带着热带海洋风光为一体的旅游度假区,瞻仰海岸边竖立着一位佛门尊者——海上观音。这108米高的“南海观音菩萨”和许许多多旅游景区的美好风光令人流连忘返。“天涯海角”和“南山圣地”人山人海,来自世界各地的游人如织,展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皆大欢喜的景象,使人瞬间忘掉了凡尘的世界!

在观赏海边椰林途中,尤其是参观了具有“椰乡”美誉的东郊镇时,一片绿野般的椰林和微带海洋气候的凉风扑面而来,美丽清澜湾的海滨景点,具有清澈的海水与天际相连,洁白的细沙构成一幅引人迷恋忘返的画面。回返途中宽广的柏油大道和两边美丽的建筑、市集与油绿绿的园林村庄呈现出社会进步、和谐的一种景象,真实佐证了祖国小康社会改革政策所带来新农村崛起的丰盛硕果。

我的祖籍龙楼镇位于文昌市东部,距离文城镇40公里的铜鼓岭山脚下,有一个村庄名叫歧山村,如今被称为“西山村”,那便是我的故乡。那里流传着我父亲、兄弟姐妹和祖辈们的故事。村的周围都被椰子树围绕着,原有多栋传统古老建筑群,全村有60多户人家,只有黄、林、何三种姓氏。几年来,故乡龙楼镇的发展实在是不同凡响,祖国最南端的火箭发射场——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正好就建设在西山村斜对面的一块三面环海的宽阔地盘上,与海南著名景点铜鼓岭遥相呼应。2016年6月,国家将在此发射场发射“长征七号”火箭,届时将吸引各方国际人士的关注,一定是非常热闹。龙楼镇也正在创造条件,为八方贵宾做好接待准备。从文昌县城通往龙楼镇的道路全部以国道标准工程建设,四通八达。西山村的周围及沿海地带已经吸引了国内外多家大型国际级企业纷至沓来,投资开发房地产,将龙楼镇西山村的风水地势铸造成具有山海天一色的南国风光旅游休闲度假胜地。如今,央企鲁能国际集团在龙楼镇西山村周围进行大力投资开发,建造时尚住宅、商场、写字楼、地产、度假村、酒店休闲等特色产业。在拐弯进入西山村路口处,我们看到一栋栋款式新颖的大厦楼群,绿树成荫,花草争妍。一排排挺拔的野生槟榔中间点缀着花卉,车道小径光滑平坦,里面还装饰着许多大块雅石,参杂种着透红的牡丹,更加展现出该区域堂皇高雅的气派。

山东鲁能国际集团给西山村展现一片靓丽的风光美景图。西山村后面靠近海滩的土地,现建筑有花园草坪别墅、楼房和许多带有西方文明风格的建筑物群,还有一幢金碧辉煌的观海大酒店,呈现出与前面建筑群不同的格调,风景优美,令人身心感到愉快、舒畅。据说,钟灵宝地铜鼓岭也已被海南亿隆城建投资有限公司进行前期规划,准备投资开发“铜鼓岭国际生态旅游区”。如此,三亚有寿比南山南山景区,龙楼有福如东海铜鼓岭景区。东南呼应,天下一绝。想想也醉了。

海南岛自从父辈们所述说的岛屿,直到公元1988年4月,中央政府成立海南省,设立海南经济特区以后,她真的成为一个不平常的省份,她的土地面积(包括陆地与海洋)却是中国第一大省,海南经济特区是中国最大的省级经济特区,也是唯一省级经济特区,她是仅次于台湾岛的中国第二大岛。在地理位置上,海南岛北部有琼州海峡与广东省临界,西与北部湾、广西省和越南相对,东濒南海与台湾对望,东南和南边与南海、菲律宾、文莱和马来西亚为邻,她的海域范围还包括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海南岛是中国的南大门,具有丰富的资源,更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

这就是我成长过程中聆听父亲讲的有关家乡的故事,我的创业发展史以及两次回到西山村老家后凭记忆书写的真实感慨。在此,留下我对故乡一直以来怀念与祝颂的两首诗:

乡 愁

乡愁是数不尽的年头,
乡愁是念不完的信收。
静静地我不时常回首,
抬头瞻望故乡的月钩。

寻梦故里

故里重游温旧梦,
别后情怀写心声。
万感乡愁心头起,
一曲豪歌送秋风。

2016年5月28日 于柬埔寨金边

Huang_Youcun

【作者简介】黄有存,祖籍海南省文昌市龙楼镇西山村,生于海外,长于南亚,少年时曾在柬埔寨华文学校学习汉语,现旅居柬埔寨金边,通晓中、柬、英、法等四国语言,从事翻译、文印业。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