绢索手

By , May 2, 2004 2:19 am

发信人: qyjohn (Sweet Potato – 清扬婉兮,适我愿兮), 信区: Wisdom
标  题: 绢索手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un May  2 20:51:20 2004), 站内

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很喜欢。在双安商场,琉璃工房,在一个不甚起眼
的格子里,在射灯的衬托下发射出清凉的辉光。温柔的手势,宛如三月里
的潭水,正静静的等待着下一轮春风或者是下一束柳条的吹拂。轻盈的莲
华索,就那么随意的搭在中间三个手指上,从容、慈祥而又不失稳重。圆
润的曲线使得绢索手从掌心到每一个手指头都是恰到好处的丰满,很明显
是唐代佛像的风格,就像水一般的流畅,没有一丝一毫的矫揉造作。细细
揣摩间没来由的记起林洙在梁思成《中国雕塑史》之前言中提到梁先生最
为钟爱的那双踩在莲花上的小胖佛脚,想来也是这般可爱的让人望而生怜
吧。

琉璃工房的千手千眼观世音手印系列琉璃,是杨惠姗以敦煌莫高窟第三库
之元代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壁画为原型创作的。最初的目的是制作一尊与
该原型一样大小的琉璃塑像(九十五公分),法相有千手,各执一种吉祥
法器,千手掌心有千眼,千眼遥观,千手接应,救度众生。不幸在塑造的
过程中遇到九二一(二零零零年)台湾大地震,第一尊千手千眼观世音泥
塑原型从工作台掉到地上,摔裂成数段。艺术家并没有被着巨大的灾难击
倒,仅仅两天之后即开始塑造新千手千眼观世音泥塑,其高度竟然是琉璃
界从未有过的三公尺四十七公分。由于琉璃窖炉尺寸上的限制,这一尊新
千手千眼观世音至今仍停留在彩塑阶段。根据同一原型创作的三十六具琉
璃佛手佛手形态各异,风情万种,刚柔并济,栩栩如生。然而我独爱绢索
手之温柔、清凉与稳重。这或许是因为绢索手是我见到的第一具琉璃工房
佛手,后来在东方广场、世都和晨曦等地方又见到几具别的,再剩下来便
仅限于画册上的相片了。《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经》之第二
手相云:若为种种不安求安稳者,当于绢索手。我本不信宗教,只是在闲
暇的时候胡乱读些相关的东西,并且不管是佛教基督教还有伊斯兰教照单
全收。在烦躁不安的时候我也曾轻声念诵心经和金刚经,抑或是戴上耳机
闭上眼睛听梵唱的MP3 。梵语我自然是不懂的,然而在那单纯、清澈、温
柔的声音中能够感受到一种清凉渐渐的由心底升起,逐渐的扩张直至充满
我的身体,直至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慢慢的浮上嘴角来。

温柔,要温柔,象水一般的温柔。张毅(杨惠姗的丈夫)在千手千眼观世
音三十六佛手画册《大愿化生》之《绢索手》一节写道:平时若能把心放
柔软,软得像水,则不论遭遇到任何逆境,自己都能保持如水清明,如水
般流畅自在。然而要时时做到如水一般的温柔又谈何容易呢?这个时代有
太多令人烦躁的东西,阴沉的天空,肮脏的街道,拥挤的公车,可疑的行
人,永远也赶不上变化的工作计划,电子邮箱里成千上万的病毒,琳琅满
目的货架上的价格标签,还有体育彩票发售处的天文数字。即使是绢索手
本身,也曾经在我的心田里激起一阵阵的涟漪。那一天我和咪咪在那座精
美的博古架前徘徊良久,最终决定买回一本《大愿化生》画册和一朵价钱
要便宜好多的莲花。既然供养一具绢索手能够明净我们的身心,那么一起
供养三十六具佛手应该能够成就更大的功德吧。我们口上这么说着,然而
每次到双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到那具真的绢索手前面欢喜着,感叹着,
然后眼神便慢慢的变得温柔起来。偶尔我们也会想起佛家“先以欲勾牵,
后令入佛智”的善巧来,然而泡泡的生命力终究是不持久的,至少在可以
预见的未来里,我们仍将继续在那座博古架前渴望并温柔着。

温柔,要温柔,象水一般的温柔。就像张毅在《大愿化生》之《绢索手》
一节所写下的赞叹:

不安的人
要求大安心
佛手上的莲华索
能源满各种清静的善愿
让不安远离如风
大安心长住如磐石

唵,矶哩囉囉謨捺囉,吽泮吒。


(“`-”-/”).___..–””`-._                           云与清风常拥有,
`6_ 6  )   `-.  (      ).`-.__.`)                  冰雪知音世难求。
(_Y_.)’  ._   )  `._  `. “-..-                   击节纵歌相对笑,
_..`–’_..-_/  /–’_.’ ,’                          案上诗书杯中酒。
(il),-”  (li),’  ((!.-’                              2000.12.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Responses to “绢索手”

  1. [...] PS: 写完这一篇文章之后,不由得想起了两年前写过得《绢索手》。 [...]

  2. [...] Chinese lady greeted me with charming smile on her face. It was a great pleasure to see my favorite 娟索手 designed by Lady Huishan Yang on the shelf, but I gave up the purchase when looking at the price [...]

  3. [...] and a Chinese lady greeted me with charming smile on her face. I was delighted to see my favorite 娟索手 designed by Lady Huishan Yang on the shelf, but gave up the purchase when looking at the price [...]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