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圣战:序幕

By , September 30, 2008 10:11 pm

English Version

Linux阵营的大师们最近比较活跃。

今年7 月15日,Linus Torvalds在Linux内核邮件列表里将极度关注安全问题的OpenBSD开发人员戏称为“一群只会手淫的猴子”。9 月17日,著名内核维护人员Greg Kroah在Linux 开发人员研讨会(Linux Plumbers Conference 2008)上发表主题演讲,谴责维护Ubuntu发行版的Canonical公司对Linux 社区的贡献太少,是Linux 社区的“害群之马”。9 月24日,Linux基金会执行总监Jim Zemlin在一篇发表在InfoWorld的文章中断言“(操作系统)的未来属于Windows和Linux”以及“Sun 公司的Solaris已经濒临死亡”。该文章还“不小心”地一稿两投,同时出现在纽约时报的网站上。

是什么使得Linux 大师们干劲十足,不仅攻击开放源代码阵营里的其他成员,甚至包括同在Linux 阵营里面的兄弟姊妹?

Linus Torvalds和Jim Zemlin攻击OpenBSD和Solaris自然有其充分的理由。Linux不是Unix,而是Unix的竞争者。尽管Linux基金会的首席平台战略家Ted Tso认为ZFS和DTrace出类拔萃,并不影响Jim Zemlin将其贬得一文不值。Linux基金会的白金赞助商毕竟囊括了一大票Sun公司的竞争对手,譬如HP、IBM、Oracle和Novell。尽管近些年来Sun公司在财务上不太景气,Solaris操作系统的总装机量依然超过市面上任何一个Unix/Linux商业发行版。2005年Sun公司发布OpenSolaris项目之后,原本属于Linux阵营的一大票开发人员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转向OpenSolaris作为开发桌面。在Solaris市场份额逐步增长的当头发出“Solaris已经濒临死亡”这样的断言,只能够被解释为Jim Zemlin正在演练其新近从微软那里学到的恐吓与怀疑(FUD)战略。

可是Greg Kroah为什么要向Canonical开火呢?难道Ubuntu不是Linux大家庭中的兄弟姊妹么?

“依赖于Linux的公司必须向Linux社区作出贡献,不然就是Linux社区的害群之马。”就如同一位严厉的父亲训斥他顽皮的小孩,Greg Kroah鼓励那些“工作在不鼓励贡献的公司的开发人员”尽快跳槽。为了支持他的观点,Greg Kroah列举了过去三年来各个公司对Linux内核所作出的贡献。在总共99,324个内核补丁中,Canonical以100个补丁排名79,而Greg Kroah所在的Novell公司以7222个补丁排名第五。很可惜的是,Greg Kroah忘记了Canonical一共只有130名领取薪水的雇员,而Novell一共有4100名(RedHat的总雇员数是2200)。此外,Suse Linux出现于1994年,而Ubuntu Linux出现于2004年。

由于无法确切地知道一家公司当中哪些雇员从事开发工作或者是市场和销售方面的工作,更无法确切地知道哪些雇员是从事内核开发或者是其他领域的开发工作,因此,泛泛地用平均每个雇员对某个领域所作出的贡献可能是一种比较合理的评估方法。 根据Greg Kroah所给出的数据,我们可以更深入地比较一下Redhat、Novell和Canonical的雇员平均对Linux内核所作出的贡献:

Redhat: 11846/2200 = 5.38
Novell: 7222/4100 = 1.76
Canonical: 100/130 = 0.77

以上数据表明,虽然Canonical雇员人均对Linux内核方面所作出来的贡献确实比较小,但是和Novell基本上是一个数量级上的。最突出的是Redhat,对Linux内核的人均贡献是Novell的3倍,当之无愧是Linux内核方面的老大。考虑到近些年来Redhat和Novell研发投入的重点都在服务器领域,涉及到内核的部分比 较多,对内核方面的贡献比较大是理所当然的。而Canonical作为一家新创公司,其兴趣点则集中在桌面领域,涉及内核的部分相对来说比较少,所作出的贡献比较少也是可以理解的。由此可见,Greg Kroah在演讲中所给出的数据非常具有误导性,过分地指责Canonical显然并不公平。

根据Richard Stallman的定义,自由软件中的“自由”包括如下含义:

  • 0:运行该软件的自由。
  • 1:学习、研究和修改该软件源代码的自由。
  • 2:重新分发该软件的自由。
  • 3:发布该软件之修改版本的自由。

也就是说,只要Canonical公布了他们的源代码,就算是合法地使用GNU/Linux了。事实上,Canonical做到了这一点。如果我们试图要求Canonical更多一点社会责任感,更加积极主动地将他们的修改提交到上游的项目中,那么我们提供给Canonical的可能是嗟来之食而不是自由软件了。

如果继续争论Canonical是否应该给Linux社区作出更多贡献,我们可能已经错过了问题的焦点。过去几年中,Redhat和Novell两家公司投入巨资以提高Linux操作系统在服务器端的性能。他们相信未来开放源代码经济的主流必定是服务器所带来的服务合同。出乎意料的是,Ubuntu凭借相对友好的桌面吸引了大量初级和中级开发人员,迅速成为Linux市场的一匹黑马。Canonical对于Linux社区的贡献,不是往Linux内核、glibc或者是X.org提交了多少个补丁抑或是多少行代码,而是数以万计的开发人员在Ubuntu的影响下从Windows桌面转往(或者是考虑转往)Linux桌面。只要你对Ubuntu感兴趣,你就可以免费索取一张 -- 甚至是多张 -- Ubuntu安装光盘。这一举措不仅赢得了入门级Linux用户的欢心,也从Redhat和Novell那里抢走了不少铁杆粉丝。

如今的开放源代码运动已经全然不是十年前的那个样子了。就如Greg Kroah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在一个Linux发行版中见到的大部分组件 -- 譬如说Linux内核、glibc、gcc、X.org、binutils等等 -- 大都是由那些从商业公司领取薪水的开发人员维护的,来自业余爱好者的贡献仅仅占很小的比例。商业公司投资开放源代码项目的目的与非盈利性组织或者是业余爱好者有较大的不同。他们更在乎的是经济回报而不是道德水平的提高,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2006年Novell与微软公司那笔臭名昭著的交易了。这种经济上的回报可以具体化为公司形象或者是知名度的提升,市场份额的提高,或者是对销售额的影响。长年以来,Novell和少数几个主流发行版占据了Linux市场份额的大部分,剩下的则有一些非主流的发行版瓜分。2004年Ubuntu加入后,尽管使用Linux操作系统的开发人员越来越多,Redhat和Novell都有不少市场份额丢给了Canonical。Canonical还推出针对Ubuntu用户的企业级服务,其售价Windows Vista的企业级服务还要贵一些。更让Novell感到恼火的是,这么贵的服务竟然还有公司要买!

Canonical老兄,因为你对Linux社区的贡献实在是太少,所以我们只能够将你当作外人。假如你仅仅是用Linux赚一点小钱养家糊口,我们也不好说你什么。问题是你竟然想要用我们的劳动成果来赚大钱,这也太过分了一点。

这就是被Ubuntu这个害群之马所破坏的Linux生态环境。

越来越多的公司已经意识到开放源代码是推销其产品和技术的有力武器。当OpenSolaris加入开放源代码的阵营,开发人员在Linux和BSD家属之外又多了一个选择。同时又有象Canonical这样的公司涌现出来,紧紧把握住那些不为其他厂商所注意的市场机会。操作系统这个领域的竞争,必将是愈演愈烈。所谓Windows(在桌面端)与Linux(在服务器端)和平共处的美好愿望,只能够是贻笑大方而已。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仅仅是Linux圣战的序幕。更精彩的战争,还远远没有开始。

尾注:尽管本文作者就职于Sun 公司,本文仅代表作者自己的观点,而不代表其雇主Sun 公司的观点。

2008.09. 30,初稿
2008.10.01,根据wonzi@newsmth所提供的额外数据修改

5 Responses to “Linux圣战:序幕”

  1. liusong says:

    其实我很奇怪为什么开源阵营自己打起来了?

  2. ptptptptptpt says:

    您好!我想转载您的《Linux圣战:序幕》 一文到 ubuntu 中文论坛 (http://forum.ubuntu.org.cn),不知可否??

  3. ptptptptptpt says:

    “如果我们试图要求Canonical更多一点社会责任感,主动地将他们的修改提交到上游的项目中,那么我们提供给Canonical的可能是嗟来之食而不是免费软件了。”

    是不是这样说更合适些: “那么我们提供给Canonical的可能是嗟来之食而不是自由软件了。”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