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清华大学新年音乐会 — 民乐管乐专场

By , 2008年12月20日 2:59 下午

有话在先:咱是乐盲,并且是全盲。去听这场音乐会,完全是因为咱是军乐队家属。

第一次现场听民乐,感觉还是蛮不错的。之前一直以为民乐比较闹腾,听过之后才知道完全是错觉。不怕各位笑话,那么大一台子人,我最喜欢的是那四个打击的女生。最为印象深刻的,是那位带着眼睛个子比较高的女孩,打起鼓来红袖飘飘,满脸都是笑意。即使是不打鼓的时候,双手和头部也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颤动,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回去后和咪咪谈起这事,咪咪一口咬定军乐队的打击比民乐队的打击要更胜一筹,可见懂音乐的和不懂音乐的讲理完全是对牛弹琴。

军乐里面我比较喜欢的是《杰里科》,大概是因为比较熟悉这个故事的缘故。根据旧约圣经《约书亚记》记载,耶利哥城是把守迦南的门户,城墙高厚,守军精良,是古代极为强大的堡垒。耶和华吩咐犹太人抬着约柜,吹响羊角,每天绕城一次。到了第七日,犹太人绕城七次,约书亚一声令下,祭司同时吹响号角,犹太人齐声呼喊,耶和华以神迹震毁耶利哥城。乐队成功地演绎了战场上的刀光剑影,我却一直期待着那一轮惊天动地的号角。也许是由于过于期待值过高的原因,听到时却觉得缺了点什么 — 也许是耶利哥城分甭瓦解时的轰然巨响,也许是犹太人争奔夺城时的欢呼呐喊。

今天又重温了一遍《约书亚记》,依然不喜欢。反对基督教的都说你们的神太残暴了,今天毁掉一座城市,明天又毁掉一个民族。其实古往今来,出自人手的暴行比圣经上的记载要更加残暴千倍万倍。让我觉得不舒服的,是圣经如此坦然地记录了这些暴行,没有遮掩,没有羞愧,就像是我们人类的本性一样。

也许,这一切都是真的,只是我们没有勇气去面对。

3 Responses to “2009清华大学新年音乐会 — 民乐管乐专场”

  1. 雪刀浪子说道:

    “也许,这一切都是真的,只是我们没有勇气去面对。”
    这句话说得真好

  2. TomTom说道:

    我觉得和当时的道德观有关。当时就是一个纷争撕杀得世界,习以为常的。记得水浒电视剧初播,观众纷纷反映很多梁山好汉怎么看着是恶棍,被他们杀得反象好人呢? 就有历史学家说是因为社会得变迁,大家社会观念,道德 观念得变化。拿近的比,美国人现在认为打孩子是非常不好得,中国人就不认同,而美国人自己半个世纪前也是照样打孩子得。 圣经被很多基督徒,我发现特别是华人教会,当做放之四海而皆准,无时间空间约束得真理,一字不差的去遵循。我觉得很荒谬,其实是限制了自身得活力。 耶稣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圣经,后来得教会选择编辑使徒们得信件而成的,然后告诉大家这就是神得话,要逐字逐句得遵循。

  3. TomTom说道:

    而旧约本身就是犹太人得历史记录,后来被推为经书。所以其中直白的记录也是自然得。 又一次在一个教会读经班有人说,你看这个圣经多神奇啊,什么都用喻表来说,难道不证明这是神得话吗? 我只好苦笑,其实读过哪个时代得地中海地区得古文献得人都知道,用喻表就是哪个时期得写作特征。我最怕听其它教友做见证,每每都打击我的信心,真不知道他们在信什么。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