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

By , June 7, 2018 8:12 pm

这两天读了林徽因的几篇散文,包括《悼志摩》《窗子以外》《纪念志摩去世四周年》《蛛丝和梅花》《文艺丛刊小说选题记》《究竟怎么一回事》《彼此》和《一片阳光》。读的时候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奇怪。在遣词用句上,总觉得是先用英文打了个草稿然后再翻译成中文的样子;在文章内容上,上学时老师总说散文是“形散神不散”,可是林徽音的散文竟然是形神皆散,完全就是意识流的样子。

林徽因和梁思成先生合著的《平郊建筑杂录》与《平郊建筑杂录(续)》,也被收录在同一个册子里面,读来则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册子里还收录了林徽因的小说和新诗,还未细看。粗粗地翻过几页,似乎也是很流畅利索的样子。

很奇怪。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