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列斯的统治

By , 2009年5月11日 9:18 上午

众神与战士 -- 爱尔兰神话与传说

布列斯的统治

努阿达带领达楠人赢得了第一次玛图里得战争,却不幸被斯瀛打断了一条手臂。达楠人的法律规定身体残疾者不能够当王,他们便将努阿达赶下王位。布列斯在年轻人中相貌出众,被达楠人立为新的王。人们赞美一个事物时,总会说“简直跟布列斯一样美丽”,不管它是一片平原,一座山丘,一条鲸鱼,一片火焰,一匹马,或者是一个人。布列斯的母亲叫艾丽,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尽管布列斯容貌出众,他的统治可没有给达楠人带来好运气。海里的扶摩族[1]要求达楠人向他们进贡,臣服于他们的权威。在爱尔兰,从来都没有比扶摩人更可怕的力量。他们天生残疾,面貌凶恶,只有一只眼睛、一只胳膊,或者一条腿,被一位巨人及其母亲所统治。自远古时期起,爱尔兰便被扶摩人的势力所左右。他们与福尔博人交好,乐于让福尔博人统治爱尔兰,而对新来的达楠人心存不满。

他们对达楠人征收重税,要求他们进贡三分之一的粮食、牛奶和子女。整个爱尔兰民不聊生。布列斯却任由扶摩人胡作非为,没有任何异议。

布列斯自己也向爱尔兰人征税。每个家庭必须将其纯色奶牛所产的牛奶献给布列斯。这些牛奶足足可以让一百个人享用。

有一回,那坦在巫师樊德的教唆下想了个办法来戏弄布列斯。他用蕨类植物的枝叶扎成火把,将爱尔兰所有奶牛的皮毛都烧焦,又用亚麻烟灰涂抹到奶牛身上,把它们都变成灰不溜秋的花奶牛。又有一回他做了三百只木头奶牛,在乳房的位置安上大木桶,里面装满尿屎。布列斯看到纯色的奶牛,又亲眼看到牛奶从奶牛身上挤出来,却没料到挤出来的全是尿屎。他拿起所谓的牛奶尝了一口,从此便彻底地对牛奶失去了兴趣。

布列斯为人吝啬小气。长老们抱怨说布列斯从来没有款待过他们 -- 连肉都没有,更别说是山珍海味了。他的宫殿里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从来没有召集过任何诗人、歌手、乐师、艺妓。以前达楠勇士之间经常举行格斗比赛,现在他们的王天天逼迫他们卖力干活。盛名远扬的诗人奥格玛分派到的任务是每天从一个小岛上给军队背回柴火。可怜的诗人饥肠辘辘,渡过海峡时大半柴火都被海水给冲走。达戈达被安排去给布列斯修建宫殿。他体弱气衰,又不得不为了些许食物屈服于布列斯。达戈达有个叫做克里登贝尔的工友,是个伶牙俐齿的瞎子。克里登贝尔觉得自己那份食物比较小,便设法骗取达戈达的食物。他对达戈达说:“慷慨好施的达戈达啊,能不能把你食物中最好的三小块送给我呢?”达戈达不忍心拒绝瞎子的肯求,可是那瞎子所谓的一小块就象一口肥猪那么大,三小块就拿走了达戈达三分之一的食物。剩下的那点食物,根本不够达戈达吃的,所以他每天都得饿着肚子干活。

一天,达戈达在壕沟里劳动的时候碰见了他的儿子安格丝。安格丝说:“看到你真高兴,为什么你的气色这么差呢?”达戈达说:“有个叫做克里登贝尔的瞎子,每天都从我的食物里面拿走最好的三块,我自己就不够吃了。”安格丝从袋子里拿出三块金子交给达戈达,说:“给你个建议吧。今天晚上把这些金子放在食物里,它们是盘子里最好的三块。那瞎子吃了这个后就会一命呜呼了。”

到了晚上,达戈达依计而行。克里登贝尔吞下了金子,没多久就死了。有人向王告发说:“达戈达用毒草杀死了克里登贝尔。”王听信谣言,怒火中烧,命令判处达戈达死刑。达戈达辩解道:“这不公平。克里登贝尔每天晚上都抱怨他的伙食比较差,要走我盘子里最好的三块食物。那天晚上我盘子里最好的东西是三块金子。我把那个送给他,然后他就死了。”王命令解剖尸体,找到那三块金子,证明了达戈达的清白。

第二天安格丝又来了,说:“你的工作就要完成了。王给你报酬时什么都别要,就要一头黑色的小母牛。我会告诉你那头牛长什么样子。”

达戈达完成了任务,布列斯问他想要什么报酬。达戈达听从安格丝的建议要了一头小母牛。布列斯认为这愚蠢之极,因为他以为达戈达会索要更多的报酬。

诗人易坦有个儿子叫克普里,是个游吟诗人。一天,克普里到布列斯的宫殿来寻求接待。布列斯把他安排在一间黑灯瞎火的小屋里。没有家具,连床都没有。给他的晚餐只有三块干瘪的小饼干,放在小盘子里送过来。第二天,诗人起了床,满腹牢骚,说道:

盘子没有食物,
牛奶不够喂猫,
黑夜没有灯火,
诗人没有报酬。
祝福布列斯的生活如此繁荣富足。

这是爱尔兰历史上的第一首讽刺诗歌。从那一天起布列斯就好运不再,每况愈下。

努阿达被击断手臂后大病了一场。医术高明的迪安彻给他安了一只银手臂,每一个指头都能够自由运动。从那以后人们就叫他银臂努阿达。

迪安彻的儿子弥亚卡[2]也是医生,他的医术比父亲更加高明。妲珐山有一位独眼的年轻人,他说:“如果你真有那么厉害,就把我的眼睛给治好吧。”弥亚卡说:“我可以把你怀里那只猫的眼睛给你安上。”那年轻人说:“听起来是个好主意。”弥亚卡将猫的眼睛安到那人的眼眶里,那人很快就后悔不迭了。晚上该睡觉的时候,眼睛就开始注意老鼠和飞鸟的动静,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大白天该做事情的时候,他却总是呼呼大睡。

弥亚卡不满意父亲给努阿达的治疗。他拿着被击断的手臂找到努阿达,关节对准关节,肌腱对准肌腱,一块一块接回原来的位置。第一天,弥亚卡用手扶着刚接上的手臂。第二天,弥亚卡用自己的胸口提供支撑。第三天,弥亚卡用灯心草的灰给努阿达敷疗。经过三天三夜,努阿达奇的手臂奇迹般地痊愈了。

但是迪安彻大为恼火。儿子的医术比自己更加高明,让他倍感羞辱。他拿出一把剑来,一剑刺中儿子的头。儿子受了点皮肉之伤,但是很快将自己治愈。迪安彻刺出了第二剑,这一回刺到了儿子的头骨,但是小伙子还是将自己给治好了。迪安彻恼羞成怒,一剑接连一剑,一直将弥亚卡的头颅劈开。在这样暴风骤雨般的袭击之下,任何医生也回天乏力了。

迪安彻掩埋了弥亚卡。弥亚卡的关节和肌腱变成奇花异草从坟头长出,一共有三百六十五种。从哪个部位长出来的,就能够医治那个部位的病痛。弥亚卡的妹妹暗地里记下了每一种花草的药效。然而迪安彻又将各种花草混淆,直到今天人们还不清楚各种花草的作用。

努阿达痊愈如初,达楠人又拥立他为王。他们来到妲珐山,要求布列斯立即退位。布列斯心怀不满,却不得不将王位交还给努阿达。

布列斯恼羞成怒,绞尽脑汁图谋报复。他到母亲艾丽那里询问他的身世,想要纠集军队和达楠人决一死战。

艾丽告诉布列斯,他的父亲其实是扶摩人的王伊拉汗。他乘着一艘银子打造的大船来向她求爱,但是她看不清楚那船的模样。他头披金发,穿着金子做的衣服,戴着五只金项圈。她曾拒绝过无数达楠族男子的求爱,却对这异族男子一见钟情,堕入爱河。伊拉汗离去的时候,她痛哭流涕。伊拉汗从手上取下一只戒指,吩咐她只能将其托付给手指合适的人,然后就象他来的时候那样神秘地消失了。

艾丽取出那只戒指交给布列斯,不大不小,正好适合他的指头。母子俩人带着亲信,来到艾丽第一次遇见那银色大船的地方,顺流而下寻找扶摩人的国家。

他们来到扶摩人的国家。在一片广阔的平原上,正在举行一个盛大的集会。他们走向最引人注目的那群人,主动介绍说自己从爱尔兰来。按照当时的习俗,本地人要给新来的外地人一个友好的挑战。扶摩人提议让双方的猎犬进行比赛,结果达楠人的猎犬战胜了扶摩人的猎犬。扶摩人又提议进行赛马,结果达楠人的马再次击败了扶摩人的马。最后扶摩人提议比赛剑术,达楠人推举布列斯参加比赛。当布列斯伸手拔剑的时候,站在人群中的伊拉汗认出了他手上的戒指。伊拉汗询问这个年轻人的来历,艾丽告诉他那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并且讲述了发生在爱尔兰的故事。

伊拉汗感到十分悲伤。他问:“是谁将你赶下王位,迫使你背井离乡呢?”布列斯说:“不是别的,是我自己的不公和冷酷。我从人民手里夺走了财宝、首饰和食物,而在我当王之前他们从来都不用交税。”

伊拉汗说:“这就是你的错了。子民的繁荣远比你的王权更加重要,他们的亲善远胜于他们的诅咒。”他又问:“你到我这里来,是想得到什么呢?”布列斯说:“我想要一支军队,把爱尔兰给抢回来。”伊拉汗叹了口气,说:“你没有通过正义的方式来保全你的王权,更没有权利通过不义的手段来夺取它。”

布列斯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呢?”伊拉汗说:“你去找我们的国王魔眼巴洛[3]吧,看他能够给你什么忠告和帮助。”

注释:

[1] 扶摩族(Fomorians, Fomors, 或者Fomori)是古爱尔兰神话中一个半人半神的种族。扶摩族代表混沌和大自然的野性,而达楠族代表萌芽阶段的人类文明。也有学者认为扶摩族的出现比神要早,类似于希腊神话中的巨灵神(Titan)。又有学者认为他们其实是盖尔族(Gael)之前某个民族所崇拜的神。

[2] 弥亚卡(Miach)是医神迪安彻的儿子。努阿达的手臂被击断之后,迪安彻给努阿达安装了一只银臂,但是弥亚卡将努阿达原来的手臂给接回去了。迪安彻出于妒嫉而将弥亚卡杀死。有的文献认为迪安彻有两个儿子,分别叫做弥亚卡和奥弥亚卡(Omiach)。兄弟俩人合作治愈了努阿达的断臂,但是弥亚卡的贡献更大,所以被父亲迪安彻所杀死。

[3] 魔眼巴洛(Balor of the Evil Eye)是扶摩族的王,据信他居住在托里岛(Tori Island)。幼年时代他看着父亲准备施行巫术,结果施加了魔法的烟雾飘到他的眼睛里,从此他的眼睛便具备了巨大的破坏力。他通常闭着眼睛,只有在战争中才让四名士兵掀开他的眼帘。他的目光所到之处,一切顿时灰飞烟灭。根据预言他会被自己的孙子杀死。为了避免这个命运,他将自己的女儿依琳(Ethlinn)囚禁在一座水晶塔里,不允许她与任何男子接触。但是达楠人启安(Cian)在巫师碧珞(Birog)的帮助下进入塔中,并与依琳生下三胞胎。巴洛在盛怒之下将三个孩子抛入海中,但是碧珞设法救起鲁格(Lugh),并送给马楠楠收养。在达楠族与扶摩族的战争中,魔眼巴洛被鲁格杀死。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