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汪伦

By , March 4, 2020 4:47 pm

汪伦

李白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打电话给父亲,向他请教其它古诗的唱法。父亲很欢喜,在电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我听,声音很大,就像是我小时候上他的课的样子。大概是怕我不认得字,又详细说明哪个字应该是哪个字。

“李白你知道吧,就是黑白的白叻。”

“这个舟字,就是船了,但是只写船的半边。”

“这个踏字,应该念做蛋,是从潮州那边来的。”

“这个千字,应该念做先,不能念做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的千。”

本来想让父亲录音后给我发过来的,然而父亲并不懂得怎样录音。于是我拿了两台手机,父亲在那头唱,这头一台手机放音另外一台手机录音。反复听了几遍,虽说音调能够听得出来,然而音质并不够好,只好自己依葫芦画瓢重新录了一遍。

父亲说:“我还会许多首诗的唱法,只是词句都不太拿得准了。刚刚从深圳回来,还得在家里隔离一个星期。等出了隔离期,就到中外文书店去买一本《唐诗三百首》,到时候你再打电话回来,我唱给你听。”

父亲说:“的确,这样的唱法,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记得了。这也是一种文化呢,要是丢了,也挺可惜的。”

3 Responses to “赠汪伦”

  1. wenyu says:

    慢慢的失去了,确实可惜,不过也只能怪会的人越来越少了吧

  2. qyjohn says:

    海南话,在语言学上属于闽南话的一个分支。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