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

By , 2020年3月6日 4:14 下午

中国那边的新冠肺炎,至少在湖北以外,已经出现了好转的迹象。海南本来是一级应急响应的,现在已经改成三级了。

在中国以外,上升期才刚刚开始。

中国的社会组织,是极其严密的。政府就像是一个无限责任公司,具有接近无限的权力,对民众有接近无限的约束力,也导致民众对政府有接近无限的期望值。这个特点,使得中国具有非常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在疫病发生的时候,政府能够迅速采取行政手段宣传特定信息和隔离特定区域。以这一次新冠肺炎为例,在疫病发生的第一个月由于信息压制导致了疫病的大规模爆发,但是政府在意识到早期的错误之后所采取的抗疫措施也的确是富有成效的。

和中国相比,西方国家的社会组织,是极其松散的。政府就像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具有相对有限的权力,对民众只有相对有限的约束力,也导致民众对政府有相对有限的期望值。这个特点,使得西方政府具有相对较弱的社会动员能力,在疫病发生的时候,政府的宣传和隔离能力都是比较弱的。

凸凹这边,从官方公布的数据来看,已经能够看到指数增长的端倪了。

然而官方并不鼓励民众戴口罩。用官方的口径来说,是口罩并不能够提供防护。不过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这里的口罩根本就不够——其实也不是不够,而是根本就买不到了,在疫情发动的初期,几乎是全世界的口罩都被华人买来寄到国内去了。

不过这边官方口径也说,以后大家见面的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拥抱,握手也尽量避免,相视一笑就行了。

在深圳的某君在微信上问我,现在国内可以预定到口罩了,如果有需要的话,就用DHL给我寄来。

其实我家里是屯了一些N95的。不过听到故人这般说,心里觉得好温暖。

我组里有一位同事,听说是她先生所在的大楼有了一例确诊,现在大楼已经被关闭了。据她自己不停地跟同事们说,她先生这两天都待在家里,也有些不舒服,“不过不碍事的,他应该只是太累了”。

我家那明理的仙女说:“她应该是心里太紧张了。​”

凸凹的其它地方,大概也是如此吧。

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其实人的预期是比较低的。譬如我吧,其实早就接受了流感学说,得了病就去治呗。

咱现在还没到九十五,很大概率是不会挂的。就便是一不小心挂了,那一定是命中有此一劫呗。

就这么乱说几句,莫较真,莫杠精。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