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

By , March 25, 2020 7:22 pm

看台湾电视剧《瑰宝1949》,看到海儿爸爸死去的时候,很是感慨。

我说:“我真的很不喜欢这样的编剧。戏里有钱有权的人争斗,却要让最卑微的角色死去。”

我们家的仙女说:“可是这就是真实的生活啊。”

想了一想,觉得挺对,又说:“我在写文章的时候,总是想着要对笔下的人物好一些,不舍得让他们受太多苦。”

仙女说:“那你的人物不都成了木偶了吗,你就是那个拉木偶的人。”

想了一想,也觉得对,又说:“是的,总是觉得自己在写的时候总是想要表达点什么。”

仙女说:“但是每一个人物都有自己的性格,自己的行为方式。你总是按着自己的想法去写,当然就不对劲了。你还记得《三体》里面那个写作的故事吗?”

这个故事我当然记得。

在写《春雨淅沥》的时候,有许多事情,总是不忍心写。当时以为,没有把笔下的人物写得很惨,就是慈悲心了。现在转念一想,其实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物,本来就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把它写成没有发生,才是活生生地杀死了人物呢。

《山林寂寂》写到一半的时候停下来了,也是因为类似的顾虑。今天听了我家仙女一席话,似乎又可以接着写下去了。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