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

By , 2020年3月29日 7:04 下午

《传染病防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医疗机构发现甲类传染病时,应当及时采取下列措施:

(一)对病人、病原携带者,予以隔离治疗,隔离期限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确定;
(二)对疑似病人,确诊前在指定场所单独隔离治疗;
(三)对医疗机构内的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病人的密切接触者,在指定场所进行医学观察和采取其他必要的预防措施。”

《传染病防治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已经发生甲类传染病病例的场所或者该场所内的特定区域的人员,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实施隔离措施,并同时向上一级人民政府报告;接到报告的上级人民政府应当即时作出是否批准的决定。上级人民政府作出不予批准决定的,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立即解除隔离措施。在隔离期间,实施隔离措施的人民政府应当对被隔离人员提供生活保障;被隔离人员有工作单位的,所在单位不得停止支付其隔离期间的工作报酬。”

我个人的理解,县一级政府有权决定隔离,但是被隔离人员需要自费是不合法的。不过第四十一条的确没有说明费用由谁承担的问题,存在争议。但是在湖北全面解除封城措施之后,是否可以继续将整个湖北省视为“疫区”,也存在争议。

另外,在写前面那篇记录的时候用到“歧视”这个词,其实还考虑了除了隔离之外的一些因素,但是在那篇记录里面没有讲清楚,我争取在后面的记录里面做进一步的阐述吧。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