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记

By , 2020年3月31日 7:51 下午

昨天所记关于歧视的观点,颇有一些争论。

活到这把年纪,已经不再拘泥于所谓的好坏、真假、对错、善恶了。记录中所表达的观点,仅仅是彼时彼刻的感受而已。我深切地明白,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即使是同一个人,对同一件事物的感受也可以是不同的。因此我并不试图辩称这些观点是正确的,也不妄想这些想法可以影响到任何个体或者群体。

有些朋友问了,那么思考与记录又有什么用呢?

坦率地说,没什么用,不过是确认一下脑子还在而已。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