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帝本纪第一.尧

By , 2020年4月14日 8:18 下午

帝尧者,放勋。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云。富而不骄,贵而不舒。黄收纯衣,彤车乘白马。能明驯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万国。

帝尧,也就是放勋了。听说他很仁德,也很聪明。这么些年,放勋的老爸、爷爷、祖爷爷、高祖爷爷到处猛揍,向其他诸侯收取保护费。到了放勋这一辈,轩辕氏族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仔细算来,放勋如果不是富四代,至少也是富三代了。因为手里有钱,放勋的生活比较讲究,坐车要坐红车,骑马要骑白马,戴帽要戴黄帽,穿衣要穿黑衣。按照太史公的说法,他应该是很会打扮的,就像是一只五百瓦的大灯泡,光彩夺目。

讲真,只要钱足够多,不管怎么花都算是节俭的。更难得的是,放勋虽然已经非常有钱,他还是非常努力工作。所以太史公说他“富而不骄,贵而不舒”。他做老大,七大姑八大姨都很和睦,诸侯之间也不互相打架。

乃命羲、和,敬顺昊天,数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旸谷。敬道日出,便程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中春。其民析,鸟兽字微。申命羲叔,居南交。便程南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中夏。其民因,鸟兽希革。申命和仲,居西土,曰昧谷。敬道日入,便程西成。夜中,星虚,以正中秋。其民夷易,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便在伏物。日短,星昴,以正中冬。其民燠,鸟兽氄毛。岁三百六十六日,以闰月正四时。信饬百官,众功皆兴。

要说放勋最大的成就,大概就是创造历法了。太史公介绍完放勋的衣服和帽子后就扯到了历法,可见这件事情的确非同寻常。放勋安排羲仲住在郁夷、羲叔住在南交、和仲住在西土、和叔住在幽都,每天看太阳什么时候上山下山、啥时候天上有什么星星、鸟儿什么时候长毛什么时候掉毛。就这么看了许多年,竟然就算出来一年有三百六十六天,竟然就算出啥时候是春分、夏至、秋分和冬至,竟然就会用“闰”的方法来调整四时误差。

放勋有了历法,就把它传授给被祖爷爷们揍过的诸侯,这样诸侯就知道啥时候耕种才能有更好的收获。就凭这一点好处来说,过去挨了那么多揍,恐怕是值得的。

尧曰:“谁可顺此事?”放齐曰:“嗣子丹朱开明。”尧曰:“吁!顽凶,不用。”尧又曰:“谁可者?”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尧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尧又曰:“嗟,四嶽,汤汤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嶽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尧於是听嶽用鲧。九岁,功用不成。

然后大洪水就来了。放勋大概是觉得自己有点老了,得找个能干活的。他就问百官:“各位老大,你们觉得谁有治国的才能吖?”

你们觉得百官会怎么回答呢?

放齐给了个标准答案:“你们家娃,就那个叫做丹朱的,很棒啊。”

放勋说:“唉,我这个娃吖,还是有点顽皮,爱打架,算了吧。要不,你们再说一个?”

讙兜说:“我看共工干活挺卖力呢。”

放勋说:“共工这个人嘛,人前人后很会说话,老天被他卖了都得帮他数钱,算了吧。”

大臣们都不说话了。

放勋叹了一口气,说:“哎呀呀,各位老大,洪水这么大,山都要被淹了,你们就不能救救百姓嘛?”

大家都说:“要不,让鲧上?”

放勋说:“鲧这个人不太听话,还窝里斗,算了吧。”

大家都说:“先试试看呗,不然也没有别人上啊。”

放勋只好让鲧去治水。鲧治了九年,好像没什么用。

讲真,治水这个事情,不能怪鲧没本事。从洪水发生和消退的规律来看,鲧只是治水的时机不太对而已。要是等到水快退了再叫他去治,说不准就没有大禹什么事了。

尧曰:“嗟!四嶽: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嶽应曰:“鄙德忝帝位。”尧曰:“悉举贵戚及疏远隐匿者。”众皆言於尧曰:“有矜在民间,曰虞舜。”尧曰:“然,朕闻之。其何如?”嶽曰:“盲者子。父顽,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奸。”尧曰:“吾其试哉。”於是尧妻之二女,观其德於二女。舜饬下二女於妫汭,如妇礼。尧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从。乃遍入百官,百官时序。宾於四门,四门穆穆,诸侯远方宾客皆敬。尧使舜入山林川泽,暴风雷雨,舜行不迷。尧以为圣,召舜曰:“女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舜让於德不怿。正月上日,舜受终於文祖。文祖者,尧大祖也。

放勋可能是真的觉得自己有点老了,试探地问百官:“各位老大,我当带头大哥七十年了,你们能干,我把带头大哥的位置让给你们吧。”

几位小弟简直没被吓死,赶紧出来澄清:“我们哪里有这个本事,还得仰仗大哥您啊!”

放勋又说:“要不,你们推荐些个亲戚,或者是有名的隐士也行啊。”

大家都知道放勋有两个女儿还没嫁人,隐隐地猜到了放勋的心思,就说:“民间有个叫做虞舜,口碑还不错呢。并且,还没结婚。”

放勋觉得这名字很耳熟,又问:“我好像也听说过耶。这人到底怎么样嘛?”

大家都说:“他爸爸是个盲人,很坏。他妈妈很坏,他弟弟也很坏。他跟这三个坏人住在一起,却能够和睦相处,可不得了呢。”

放勋说:“我且试他一试。”于是他把两个女儿嫁给舜,看他怎么怎么对待自己的女儿。舜竟然有本事让两个公主住在自己家里,一点都没有抱怨。放勋十分满意,就让舜来做官。舜的官做得很好,处理公务、待人接物,都很合大家的心意。有一回,放勋让舜在刮风下雨的时候到野外去,舜竟然没有迷路,这个本事让放勋很满意,觉得舜厉害极了。

放勋对舜说:“你跟着我已经三年了,挺棒的嘛。这样吧,我下,你上!”

舜害怕极了,说:“不行的不行的,还得靠您啊。”

不过放勋还是挑了个吉日,在太爷爷的祖庙里宣布退休,让舜来当天子。

於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舜乃在璿玑玉衡,以齐七政。遂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辩于群神。揖五瑞,择吉月日,见四嶽诸牧,班瑞。岁二月,东巡狩,至於岱宗,,望秩於山川。遂见东方君长,合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脩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为挚,如五器,卒乃复。五月,南巡狩;八月,西巡狩;十一月,北巡狩:皆如初。归,至于祖祢庙,用特牛礼。五岁一巡狩,群后四朝。遍告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肇十有二州,决川。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灾过,赦;怙终贼,刑。钦哉,钦哉,惟刑之静哉!

于是帝尧宣布退休,让舜摄政。所以帝尧完完全全地放弃了权力吗?“以观天命”,短短四个字,就不用多说了吧。

女婿摄政,丈人训政。

舜在考察期里头表现不错。(此处省略歌功颂德若干字。)

讙兜进言共工,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共工果淫辟。四嶽举鲧治鸿水,尧以为不可,嶽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故百姓不便。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於是舜归而言於帝,请流共工於幽陵,以变北狄;放兜於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於三危,以变西戎;殛鲧於羽山,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

当年讙兜推举共工,帝尧不喜欢,但是还是让共工当了工长,发现共工果然狡猾。各位小弟推举鲧来治水,帝尧不喜欢,但是还是让鲧去治水,发现鲧果然没本事。这时候正好三苗不太听话,在江淮一带作乱。舜出巡回来,就跟帝尧商量,把共工流放到幽陵区揍北狄,把讙兜流放到崇山去揍南蛮,把三苗流放到三危去揍西戎,把鲧流放到羽山去揍东夷。

共工、讙兜、三苗、鲧,严格地说,都是舜的政敌。这四个恶人给定了罪,天下咸服。

那是!不服是要挨揍的。

一个“请”字,不知道遮掩了多少刀光剑影,血海深仇。

读历史太考验想象力了。

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荐之於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百姓悲哀,如丧父母。三年,四方莫举乐,以思尧。尧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权授舜。授舜,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尧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尧崩,三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於南河之南。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後之中国践天子位焉,是为帝舜。

帝尧在位七十年才得到舜做女婿,过了二十年退休让舜摄政,又过了二十八年才去世。帝尧上位之前,还跟帝挚有过一段往事(挚不善,放勋立)。就算我们假设尧刚生下来挚就死了,那么尧至少活了118岁。

所以,在尧的年代,就能够精确地计算出一年有三百六十六天,就能够精确地计算出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就能够用“闰”来进行矫正,靠谱不?

会粤语的人大抵会说,母鸡啊。

帝尧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坏蛋,不能把天下传给他,于是把天下传给了舜。他说:“把天下传给舜,天下得利而丹朱遭殃;把天下传给丹朱,丹朱得利尔天下遭殃。这样,不好吧?”

看到这里,其实还是没看出来丹朱到底怎样坏了。大概是帝尧说丹朱坏,丹朱就一定得坏吧。

如果说帝尧把帝位传给舜就是禅让的话,考虑到受让者就是自己的女婿——还是两个女儿双重加持的女婿——帝尧真的是举贤不避亲的榜样呢。

帝尧不喜欢自己的儿子,但是肯定为两个女儿操碎了心。为了让自己的女儿不被自己的儿子欺负,帝尧也真的是拼了。

帝尧去世,三年丧期过后,舜还是想把帝位让给丹朱,就跑到南方去躲起来。但是诸侯办事都到南方来找舜,不去北方找丹朱。舜说:“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于是舜回到中原登上天子之位,从此,他就被称为帝舜了。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

 

Leave a Reply

Panorama Theme by Themocracy